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金山银山
    当宫三跟宫四通过那扇镜子门到达地下的时候,表情也没比林梦雅的淡定到哪里去。

    只不过,他们一来是比林梦雅年长,二来又从小生活在宫家,所以,比林梦雅多了几分坦然。

    如果,他们没被那几个金块也绊倒的话,林梦雅一定会相信的。

    “呼呼...”

    看着两个同样捧着脚痛呼的哥哥,她终于平衡了。

    就连见多识广的宫家人都是这个反应,那她就放心了。

    “这,就是我们宫家的密库?”

    还是宫三谨慎,在金银堆成的山前来回踱步,却还是难以置信。

    “没错了,不过有这个规模也不夸张,宫家世代积累的财富不少。而且我们家很少参与到那些纷争之中。有这样的密库,并不奇怪。”

    林梦雅赞赏的看着自家的四哥,果然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

    所谓闷声发大财,说的就是宫家这样的家族。

    只怕除了历代的家主之外,知道这个地方的人也不多。

    不然,别说五十年了,能忍五年就算是不错的了。

    “小妹,只怕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想要全部都拿出来的话肯定很困难。而且,宫家才刚刚历经磨难,人心正是该凝聚的时候,这些银两只怕祸福难料。所以,此时除了我们四人只外,绝不能再被第五人知晓。”

    宫三跟宫四的激动,也不过是极短的一段时间内。

    就像是林梦雅所说,人要驾驭财富,而不是要成为金钱的奴隶。

    在滔天巨富的面前如果依旧能够坚守本心的话,这样心志坚定的人,还怕成不了什么大事么?

    当然,即便是宫三跟宫四如果起了贪心,林梦雅也不会阻拦。

    毕竟,这是宫家的,不是她的。

    她能做的,只是打开这扇门而已。

    还好,他们没有让她失望,头脑依旧清醒。

    “一切都听三哥的,但我之前跟曾祖商量了一件事,想要以我们宫家的名义,给皇族捐赠一半的财产。不过现在是不能让人知道密库里的事情了,但是这事不能不办。所以我想,三哥跟四哥能不能替我把这事办妥?”

    林梦雅的话,让两个人低头沉思了几分钟。

    良久之后,他们才吐出淡淡的一口气,尤其是宫四,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多了许多的敬佩。

    “我原以为几个哥哥的心胸豁达,无人能及,现在看来,我们的心境,还是不如小妹。好,这事就这么办了。送多少,怎么送,我会跟三哥商量着来。兜里有钱好办事,以后咱们家的人,也不至于再风餐露宿。”

    就知道,叫他们来准是没错的。

    “从明天开始,两位哥哥就负责教导我卫国的礼仪跟文化,总得有个事情,让你们能常来常往吧。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我就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对了,还有,我倒不是心疼钱,只是我觉得,人还是要自力更生的好。”

    她考虑事情面面俱到,且都是真心为宫家着想,两个人也颇为感动。

    四个人又商量了一番之后,约好了明日要继续的事情之后,四个人再次回到了卧房之中。

    宫三跟宫四立刻离开,到底这里是自己小妹的房间,深更半夜的不合礼数。

    倒是林梦雅跟白苏睡意全无,一个躺在里屋一个躺在外面,各有所想。

    林梦雅躺在陌生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想如果墨言在就好了,至少还能看着那孩子的睡颜,不知不觉就觉得困。

    不知道宁儿现在怎么样,算起来,宁儿也满一周岁了。

    他离开自己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现在应该会走了吧?

    龙轻寒他们,应该对他极好,那龙天昱呢?是不是也回到了晋国,跟他们的宁儿生活在一起。

    眼泪,不自觉的沾湿了枕巾。

    她很想他们,那一大一小,还有远在海的另外一边的所有人。

    白天她尚且可以靠着别的事情,压抑这种想念,可到了一个人的寂静无眠的黑夜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远方的一切。

    到底什么时候,她才能再见到他们呢?

    一夜辗转难成眠,堪堪熬到天亮,林梦雅还没梳洗,就跑到了临时帮她带墨言的宫家人的院子里。

    “姑姑,姑姑!”

    早起的小小人儿,像是一颗小小的球,圆滚滚的扑到了她的怀中。

    包子似的雪白小脸蛋委委屈屈的,那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闪烁着水光。

    “大小姐,这孩子有些认生。”

    跟在他身后的,是个年轻的小媳妇。

    长得还算是清秀,不过人却显得有些娇羞,在她的面前显得十分的拘谨。

    “没事,这孩子跟我惯了。昨天多谢你照看他,以后我若是没时间的话,少不得要麻烦你。”

    墨言只是因为一天没看到她的原因,所以才分外爱娇些。

    这点,林梦雅也明白。

    那小媳妇越发不好意思,忍不住垂下了一颗脑袋,紧绞着衣角。

    “你今年,多大了?”

    “我...我今年二十三。”

    小媳妇还是放不开,说话怯生生的。

    林梦雅看闻到了一股子香甜的清香味道,原来是从小墨言的嘴巴里头传出来的。

    嘴角还留着湿/濡的痕迹,这会子抱了她的脖子,蹭了又蹭。

    原来,是在吃饭呢。

    “你刚喂他吃什么了?让姑姑看看,你这下肚子鼓鼓的,到底吃了多少?”

    小家伙身上的奶香味,似乎安慰了她的心。

    顺势抱着墨言,跟在那小媳妇的身后进了屋。

    “是婶婶给我煮的甜粥,里面放了果干,可好吃啦!”

    墨言眯了眼睛,奶声奶气的回答她。

    撒完娇了之后,终于想起了甜粥的美味,一个劲的要下地。

    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门口的桌子上,放着两个碗。

    一个碗里盛着方才墨言所说的甜粥,但是另外一个稍小碗里头,只有些小米粥。

    墨言够不着桌子,只好再去抱她的大腿。

    顺势把孩子抱在怀中,用勺子去喂他,却看到一个比墨言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从屋子里探头探脑的往她这里看。

    “过来,一起吃粥吧。”

    她招了招手,小男孩却只用渴望的眼神,看向那个小媳妇。

    女人笑了笑,柔柔的唤了一声。

    “这位是咱们宫家的大小姐,你过来,给大小姐行礼问好。”

    小男孩听了,这才慢吞吞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不过,林梦雅却看到,小男孩的右臂的位置,却是空空荡荡的。

    “宫远泽见过大小姐。”

    宫远泽跪在地上,给林梦雅有模有样的行礼。

    “快起来,都是一家人,以后你跟弟弟一起玩,好不好?”

    她也是个做娘的,远泽长得又十分的可爱。一双水灵大眼,更是可怜兮兮的,就像是只小狗。

    轻轻的把孩子拉了过来,让他跟墨言一样坐在自己的腿上,逗弄着两个孩子,没一会儿的功夫,远泽就抱着林梦雅的颈子,看来是十分喜欢她。

    “嫂子不知该怎么称呼?”

    林梦雅抱着两个孩子,看着那个有些手粗无措的小媳妇。

    后者显然是怕远泽冒犯了她,但又不敢开口,只得紧紧的盯住自己的孩子,生怕她不悦。

    但渐渐,想必是也发现了林梦雅是真心的喜欢自己的孩子,这才退到了一旁,还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笑意。

    “我...我男人叫宫哲,他们,都喊我远泽娘,我娘家姓孟。”

    尽管不似刚才那么拘谨,但孟氏在回答林梦雅的问题时,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那我以后就叫你孟姐姐吧,对了,你家大哥去哪了?这么早,可是上工去了?”

    其实林梦雅也只是随便一问,她是看这个孟姐姐人不错。

    刚才那甜粥是专门煮给墨言吃的,但是孟氏并未给自己的孩子吃,而且远泽这孩子,也十分的听话懂礼。

    她的院子里头正缺一个可心的人,能住进来的,想必都是信得过的。

    与其去外面找,还不如就从家里头挑一个过来。

    但是孟氏,却是浑身一震。

    整个人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怎么了这是?快起来!”

    她赶紧把两个孩子放下起身去扶,却没想到,孟氏却连连叩头。

    “大小姐,求您放过我家男人吧。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求你,饶了他吧。他,他也是有苦衷的啊!”

    这是怎么回事?林梦雅也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先起来,有什么事情,你慢慢跟我说。”

    “小妹,你怎么在这里?”

    门外,传来了宫三的声音。

    林梦雅试过几次想要把孟氏给扶起来,可对方,却说什么都不肯。

    最后,甚至远泽也跟着哭了起来,那母子两个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林梦雅也不知该如何的劝慰,却也不敢轻易的答应什么,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宫三及时赶到了。

    “我来看墨言,三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孟姐姐,求我救她的男人,她的男人,到底怎么了?”

    原本宫三还是一脸的笑,但是在听到林梦雅的话之后,却意外的阴沉了下来。

    “他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如今他在于家,可有想过你们母子半分?我们把你留下来已经是怜悯你们母子不易,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