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发现密室
    林梦雅不错眼珠的盯着自己手中,那枚开启密室的钥匙。

    钥匙是黑色,质地像是玉石之类的,但是又比玉石坚硬。

    且柄部依旧是一朵极为精致的梅花,她眼熟得很。

    至于她是怎么下来,白苏又是怎么安排好剩下的事情的,她一概都忘记了。

    现在,她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手中的这枚钥匙上。

    “白苏,原来,我真是宫家的后代。”

    白苏最是明白主子心中的担忧,所以,当她真的靠着夫人遗留下来的东西,找到了宫家的钥匙后,她也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千斤重担。

    没有什么,比知道自己是谁,会更加让人心安的事情了。

    比起自己来,主子无人可以依靠。

    但自己,却可以依靠着她。

    “恭喜主子,如果夫人跟老夫人知道的话,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的,哪怕当初外祖母逃离了家园,母亲也是为此才英年早逝,但是这里,则是她从娘胎开始,就无法脱离的根。

    “走吧,我们去找一下那个传说之中的密室。”

    幽幽的吐出了一口气,如今,她才算是有踏实的感觉。

    昨日祖母到底为何那样决绝的离开,今日,她总会找到那个,最为合适的答案。

    “好。”

    白苏跟在自家主子的身后,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堪比皇宫的深宅大院。

    找了半天,两个人差一点迷路。

    最后,还是凭借着要打颤的双腿,回到了属于家主的卧房。

    “院子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说宫家人,没事建那么大的院子干嘛?”

    趴在桌子上,林梦雅一脸的生无可恋。

    白苏的体力远远超过她,看到自家主子脸上的疲惫,忍不住一阵阵心疼。

    “要不,我替你去找吧。”

    摆摆手,既然是密室,那么入口一定会在非常隐秘的地方,一般人肯定找不到。

    要不,明天去问问曾祖,毕竟他可比她们连个,了解宫家的这座老宅。

    “行了,咱们俩还是洗洗睡吧,明天再说。”

    林梦雅拖着两条腿,把自己扔在了大床上。

    白苏立刻去外面搬些热水过来,心里想着,明天该跟主子说,多找几个人过来服侍。

    倒不是她偷懒,而是这院子实在是太大了。

    “哎呀!”

    正想着呢,里面传来了一道惊呼。

    白苏放下水盆立刻跑了进去,就看到屋子里,已经没了她家主子的影子了。

    “主子!主子!”

    惊呼了两声没有回应,白苏的心头掠过千万种可能,从不离身的长剑,也横在了胸前。

    难道,有贼人把主子掠走了?

    不过片刻之后,她家主子却从一尊黄铜的镜子里,飘然的走了下来。

    白苏,瞪大了自己的一双眼。

    她...她没看错吧?

    主子,竟然从镜子里走出来了!

    “没事没事,别紧张,是我。”

    林梦雅安慰了白苏几句后,回头一脸复杂的看着那面黄铜的镜子。

    能发现这个机关,她也觉得有些意外。

    要知道从前在家里的时候,龙天昱他们也给自己弄过来一块一人多高的水银镜子。

    但是这块镜子摆放的地方,却有点怪。

    它是镶嵌在卧室的墙上的,几乎半面墙都被这个黄铜的镜子给占了,除非卧室的主人是个自恋狂,不然,没人会喜欢这么大的镜子。

    但是,这个镜子怎么...

    林梦雅伸出手来,却摸到了一片坚硬冰冷。

    的确是镜子没错,可她怎么总觉得,这镜子有点不一般呢?

    圆形的大镜子,上面是黄花梨木的镶嵌摆设,看起来就透着一股子雍容华贵。

    听大哥说,于家到底没敢来这院子里住,但却是改动了不少的陈设。

    林梦雅把灯移得近了一些,她发现了这镜子的异常。

    与其说是一面镜子,倒不如说是一扇门来的更妥当一些。

    这个位置,大小,也太像是门了吧?

    林梦雅想了想,开始对镜子进行仔细的检查。

    在墙上镶嵌得很紧密,几乎看不到缝隙。

    不甘心的又看了一圈,这一次,她就是一厘米一厘米的看,甚至还搬了个椅子过来,连上面都没放过,哪里有些没擦干净得灰都看得清清楚楚。

    终于,让她在镜子的顶部,发现了一个浅浅的痕迹。

    如果不是她的手指敏感度异于常人的话,只怕还难以发现那个小小的,长方形的痕迹。

    轻轻的敲了敲,声音倒是没什么特殊的。

    又用指甲从周围划了一下,同样也是一无所获。

    灵光一闪,她稍微用力的按了下去。

    立刻,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后,镜子旁边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凹槽。

    这下子,林梦雅立刻傻眼了,这算什么,意外收获?还是,灯下黑?

    总之不管是什么,林梦雅都觉得宫家的机关,总是会让人有些摸不到规律。

    仔仔细细的检查过凹槽之后,林梦雅却发现,那里面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黑色的平面,甚至于,都没有插钥匙的地方。

    难道,她弄错了?

    不应该啊!

    实在是不甘心的她,伸出手来,仔仔细细的研究着凹槽的内部。

    质感像是墙壁,但,怎么有些小小的凹陷呢?

    纤长手指的感触能力,再次帮了林梦雅一个大忙。

    犹豫了片刻之后,她又按了下去。

    但是这一次,她却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于是,不由得加大了力气。

    终于,凹槽里面的砖石被她给推动了。

    与此同时,刚才那个被她按下去的小木块又再次拱了起来。

    林梦雅看了看宫家的这两处机关,内心却是无比的复杂。

    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东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家伙,一定是个蛇精病!

    当她再次站上椅子的时候,林梦雅已经可以看到,自动弹起来的小木块已经翻到了一侧。

    一个黝黑的洞口,出现自她的眼前。

    这下次,几乎没做任何犹豫的,她把那枚钥匙,捅了进去。

    在仅仅剩下顶部的梅花的后,镜子突然裂成了四部分,然后各自收缩了起来。

    林梦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镜子下面,显露出来的空间。

    怎么又是一面镜子?

    不对!

    她将信将疑的伸出手去,可手,却在‘镜子’里,穿了过去!

    那是,一面画上去的镜子!

    而‘画镜’的原材料,竟然是一根根极细无比,却又柔韧十足的丝。

    如果在烛火昏暗的灯光下,那画成的镜子,的确是可以以假乱真。

    她又手试了试,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老祖宗,可太会玩了!

    分开丝线,她迈出了自己的一只脚,可没想到,里面确实阶梯,没预料到的她,差一点就摔了过去。

    尽管如此,慌忙之中,她整个人还是穿了过去。

    忍不住惊呼一声,等到她扶住墙壁,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之后,白苏已经冲了进来。

    心头涌起一阵狂喜,终于,被她给找到了。

    “快来,我们一起去看看!”

    拉着白苏的手,在那个丫头近乎惊讶的目光下,两个人一同‘穿’到了‘镜子’内。

    “这东西,好神奇啊!”

    两个人手上的灯,把两人多宽的甬道照亮了。

    回过身,看着那又变成密不透风的状态的丝线,白苏发出了由衷的惊叹。

    “宫家的人,果然各个脑回路都跟一般人不同。”

    在林梦雅发出这样感慨的同时,白苏也看了看身侧的主子。

    嗯,主子说的有道理。

    这条甬道是通往地下的,没走几步,她们就又遇到了一个大门。

    大门是由十分坚硬的岩石制成的,但是这一次,她很快就发现了开门的关键。

    因为,钥匙孔就在正中央。

    而这一次,她几乎没怎么犹豫,就把那枚印章钥匙给插了进去。

    现在,她才明白宫家的这套机关的思路到底是如何的。

    没有印章钥匙,她就拿不到上面那扇门的钥匙。

    而打开了上面那扇门,要是没有这个印章的钥匙,也是打不开下面的这道门的。

    两把钥匙弄丢了任何一把,大门都不会被轻易的打开。

    但实际上,印章的钥匙才是最重要的。

    也就是说,最重要的钥匙,其实都握在宫家家主的手上,只是旁人,并不知道罢了。

    大门被打开,白苏率先走了进去。

    很快,两个人就发现了镶嵌在大门旁边的墙壁上的油灯。

    里面还有些残余的灯油跟灯芯,等到大门周围的油灯都被点燃的时候,她们才转过身来,看向大门内。

    可没想到,展现在眼前的,就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金银元宝堆成的两座山!

    林梦雅跟白苏楞在了原地,这...这意外,太刺激了!

    好不容易收起了那副花痴似的表情,林梦雅立刻意识到,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现世!否则,宫家面对的,会是无穷无尽的贪欲。

    **,是没有能填饱的那一天的。

    所以,之前的计划,她得做一下小小的改变。

    至少这个宝库,绝不能让外人知晓。

    看来,只能委屈她的几位哥哥当免费的劳动力了。

    至少要悄悄的伪造出来一个明面上的‘密室’,唯有如此,才能让宫家平稳的发展起来。

    “白苏,你去把三哥跟四哥请过来,记住,悄悄的,不要惊动其他人。”

    白苏点头离开,不是林梦雅信不过其他人,而是宫家五子里头,三哥跟四哥的心思都偏属缜密,而且他们两个,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