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宫家安排
    “呼——”

    宫四吐出一口气来,摇了摇头,脸上也露出了几许释然。

    “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他的笑容依旧文雅温和,但其中却多了些林梦雅也看不透说不明的情绪出来。

    总之,她之前的感觉是没错的。

    宫家五子之中,四哥哥才是其中最有心计的那一个。

    但这并不代表其他的几个笨,只是,宫家五子,各有所长。

    “如果他真的那么着急找到安子晨,那么着急安家的现状的话,这封信他绝对不应该拿出来。但是他在跟曾祖说话的时候,手护住胸口的位置,眼神也状似不经意的瞧了三次。这些手法,他做得都很巧妙。一般人是观察不到的,但我们家四哥,可就不一定了。”

    宫四点点头,算了应了她的话。

    他们自忖对安如初十分的了解,但是安如初又何尝不是知道他们兄弟几个人的状况,所以,安如初想要算计他们,也是易如反掌。

    “那他,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来?难不成,他竟然能忘了父母惨死的仇恨,去攀附权贵!”

    ‘咚’的一声,宫五的手,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他们的品性纯良,且对于家族,对于亲人,对于朋友,都有着自己的理解跟坚持。

    所以,他们是看不上那些,出卖自己的一切,只为了往上爬的人的。

    但有些时候,原则并非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尽管她也不喜欢,但却没有资格去评论对错。

    活在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也有自己的选择。

    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坚守自己的本心而已。

    “我想,他应该是不想让宫家掺和进去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宫家老大宫斌,一开口就说到了重点。

    “难道,他真的背叛了安家家主跟安九叔么?”

    宫二眉头紧紧的拧住,除了私交之外,宫家与安家更是唇亡齿寒的盟友。

    一旦安家的四叔真的上了位,只怕对宫家有百害而无一利。

    现在的宫家,可经不起这样腹背受敌的折腾了。

    “我看未必,安如初在宫家老爷子这边尚且算不上重用,更何况,是在奸诈狡猾的安四叔的手中。我看,他应该是另有打算。”

    宫四看着林梦雅,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林梦雅也同意宫四的看法,要说背叛,对于现在的安如初来说,可是最愚蠢的选择。

    安家老四那边未必能真心的接纳他,而安家老爷子这边,肯定更不会放过他。

    鸡飞蛋打的事情,他只要还长着脑子,就能想明白。

    “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宫五的挠了挠头,疑惑万分的说道。

    林梦雅与宫四对视了一眼后,才悠悠的开口说道。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安如初无非是想要在安家老爷子这边的势力里,获得更高的地位。如果这次,他能力挽狂澜,或者是立下汗马功劳的话。说不准,在家主之位的角逐上,他也就有了一线生机。”

    安如初被他的出身给框得死死的,他这辈子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唯独有一件事,是他如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那就是,成为安家的家主。

    但人的**,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明明知道自己无法做到,去还是拼了命的,想要捞出水中花镜中月。

    往往这样的,还都是所谓的聪明人。

    安如初,就是这样的一个聪明人。

    “痴心妄想,他也不想想,现在安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要是他成了家主,安家就会下一个宫家!”

    宫二说话很不客气,都句句都是实话。

    到底是宫三比他们都务实,半天了也没插一句嘴,但是在看到几个兄弟的反应后,也不得不把问题抛给了林梦雅。

    “小妹,我们现在,该如何应对?”

    是啊,不管安家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宫家如何应对。

    沉吟了片刻之后,林梦雅才试探着说道。

    “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们会怎么做?”

    宫家五子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老大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说,不管安如初怀揣着什么样的目的,但是他算计的是我们宫家。而且,还是只有我们五个在的宫家。”

    笑着点了点头,林梦雅越发觉得,有这么五个哥哥在,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没错,你们该如何反应就如何反应,就当我不存在。只是有一点,密切注意人的动向。不过除了安家之外,还要看看其他家最近都在做什么。”

    她眸光闪动,又像是当初那个,连续算计了好几国的国君的小妖女。

    但是,宫家五子听了她的话之后,脸上却露出了几分苦涩的笑。

    “那个...小妹啊。”

    “嗯?怎么了?”

    宫家老大搓了搓手,脸上的表情,也越发显得有些窘迫。

    “不是我们不去做,而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咱们家现在吃的用的,尚且还是于家遗留下来的。等到北岭州的那些族人们来了之后,我们还要想办法供养他们。所以,现在实在是捉襟见肘。”

    林梦雅恍然大悟,她还以为什么事了。

    “银钱方面你们不要着急,最迟不超过半日,宫家就会变成从前的宫家。对了,明天晨起,五位哥哥都出去*些东西。不管是吃的用的,都要买卫国最好的。城内有的话,就选最优等的。要是城内没有,就找商队给咱们定。”

    这...五个青年同时心头一紧,得多少钱啊!

    林梦雅一看就明白,敢情这几个货,还不知道自家守着座金山银山呢。

    也难怪,这五十年宫家的情况每况愈下,他们都是从苦日子里过惯了的,突然间变成了土豪,这心理落差,有点忒大了。

    “钱这种东西,不管多少,也只是个数字罢了。我们要学会驾驭钱财,而不是让它来摆布我们。”

    五个人同时低下了头,心里懊悔,这思想觉悟,就是没他家小妹的高超。

    “我们知道了小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宫斌带头承诺,让林梦雅心情重新变得愉悦了起来。

    但是,刚教育完五个哥哥的林梦雅,很快就体会到了,话,还是别说的太早了。

    不然,脸疼。

    “白苏,你掐我一下。”

    面前眼前的状况,想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林梦雅,使劲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跟她是同样表情的白苏,最终也没舍得掐她,反而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疼,主子,是真的!”

    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总之,林梦雅犹如梦幻一般,往前走了三步。

    ‘哐当’一声,脚边传来的是金属清脆的碰撞声。

    而林梦雅也终于在‘呜嗷’一嗓子过后,犹豫脚趾头疼得钻心,也找回了自己的意识。

    捂着脚,一屁股坐在地上,林梦雅一边揉,一边龇牙咧嘴的笑。

    “这下子,咱们可发了!”

    就连白苏也是目不暇给,好多好多的金银啊!

    在她们的面前,有两座真的金山银山。

    没夸张,的确是山。

    虽然凌乱,但是规模十分的客观。

    起码她们两个的身高加起来,也就堪堪能够到个顶吧。

    而刚才伤了她脚趾头的那个东西,则是几块分量十足的金块!

    纯金的,不掺假!

    “主子,这些钱,我看都能把整个烈云给买下来!”

    “何止啊,我看连大晋也扛不住这样猛烈的攻势!”

    林梦雅这辈子其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但这样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她还是第一次直面感受到的。

    在她面前,一眼望不到头的地下密室之中,像是她眼前的这座金山银山规模的,不在少数。

    她们往里面走了走,发现靠在门口石壁上的架子,放着一个个檀木的盒子。

    抽出一个来打开看了看,竟然都是房产跟地契!

    她们今天,可真的是开眼了。

    其实发现这个密室也算是偶然,送走宫家五子之后,她们两个一商量,就又偷偷翻墙去了前门。

    不过这一次,林梦雅可算是十分的谨慎,不仅让白苏拿绳子捆住了她的腰,而且全程,她们都没用灯笼不说,还提前把大门上的几个都给弄灭了。

    这一次,牢固的固定在大门上的林梦雅,伸出手来,仔仔细细的描绘着那个凹槽的位置。

    越摸,就越觉得熟悉。

    这个长度跟宽度,似乎在哪里见过。

    对了,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外祖母是最清楚宫家看重女儿的事情,所以,那些东西如果是她带走的话,那么也一定会传给自己的女儿。

    幸好,她走南闯北的时候,已经习惯了把她娘遗留给她的东西,贴身收好了。

    如今从白苏的手中又要了过来,林梦雅用力的握了握那枚小小的印章。

    那个东西,曾经打开了林家小池塘里,龙龟背上的机关盒子。

    如果,能再次打开这个东西的话,那她——就再也无法怀疑,自己是宫家后代的身份了。

    印章被她小心翼翼的安放了进去,‘咔嚓’一声脆响,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随后,她感觉到手底下按着的那块木板,似乎有些松动。

    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才缓缓的把木板给掰了下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