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再造宫家
    曾祖的语气有些感慨,宫家落难的时候,只有城中那些念旧情的少数老人,对他们施以援手。

    剩下的人,大概都忘了是谁让他们再次安居乐业的了。

    “人啊,总是会这样轻易的遗忘。既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曾祖,我们除开要上缴的财产之外,余下的钱,就留着把非叶城所有的地方,都再次买下来。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可以留下,剩下的,我们会给他们银两让他们离开。这事,我看交给四哥和五哥办就好。”

    宫乾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忍住。

    “丫头,这样不太好吧?虽说他们忘记了我们宫家的好处,但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岂不是等于强占人家的家产么?”

    叹了一口气,林梦雅觉得,宫家人就是太厚道了,所以才被一再的欺压。

    “曾祖,这地从前就是我们宫家的。我们给他们住可以,收回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我收地不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给我们宫家一个更稳定的生存环境。以后,所有宫家的嫡系,都必须居住在这里,服从管教。这里,要成为我们宫家封地的心脏!”

    小小于家都敢动宫家的主意,除了宫家本身的问题在,也跟家族居住得没有那么紧密有着直接的关系。

    所以,她要把这个小城,直接变成宫家的大本营。

    “可是,一旦有敌人攻入,那我们不是很容易被一网打尽么?”

    看到曾祖还是不同意,林梦雅也只能按下心思来解释。

    “您想想看,如果我们只是几百人的话,那当然很容易被人给一锅端了。但如果我们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还有着自己的武装力量,只怕一般人,难以攻克吧?而且,皇族那些人,会任由这样大规模的动乱产生么?”

    于家尚且不敢真的让人过来跟他们火拼,又何况是别人。

    宫乾丰想了又想,虽然他还是不怎么同意,但是宫雅说的,他都没有坚决反对的立场。

    “唉,你想怎么就怎么做吧!我终究是老了,只想图一个安稳。你大哥方才还夸你来着,他说有你在,宫家只怕是要一飞冲天。我等着这一天呢,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去做,我们一定支持你!”

    “曾祖,谢谢你们。”

    林梦雅一个激动,就扑到了曾祖的面前,用力的抱了抱他。

    “咳咳,这丫头...注意些,以后,你可是咱们宫家的家主,卫国最有权势的女子。”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吐了吐舌头。

    权势什么的她倒是不在乎,只希望自己别把宫家带到沟里就成了。

    “是,多谢曾祖。话说回来这个安如初,曾祖对他熟悉么?”

    宫乾丰点了点头。

    “嗯,他跟子晨一样,是宫家年轻一辈里比较出众的。这是他的出身不太好,父亲只是安家的一个没落的分支的小辈。不过他跟子晨一样,从小就跟你几个哥哥关系不错。小时候常来常往的,长大了,事情大概也多了吧。”

    看来曾祖,对这个安如初还是比较放心的。

    “白苏跟我提过,安子晨是匆匆忙忙离开的。他办事向来很稳妥,应该不会忘了通知家里。”

    宫乾丰看了看曾孙女身边,那个不苟言笑的小姑娘。

    “她,是最后见到子晨的人么?”

    点点头,林梦雅也看向了白苏。

    “白苏,你们分开之前,可曾发现什么异状?”

    白苏这冷美人,除了林梦雅的话之外,其他人的话,她是一概不听的。

    低了头用力的想,半晌才缓缓的摇了摇头。

    “安公子什么都没说,看样子的确是很匆忙。对了,我们之前乘坐的那艘船,好像消失了。”

    那艘船?原先林梦雅没觉得这船有什么特殊的,跟其他的船只一比,她们做的那个,就像是玩具似的。

    “船...难道是!走,跟我去找安如初!”

    林梦雅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脚步匆匆的带着白苏去了后院,正好跟四哥五哥碰上。

    “这个安如初,当初跟我们也是极好的。就算是这一年内,他也托人送了不少的东西来,怎么今天半点都不开窍呢?”

    宫五粗声粗气的抱怨,而宫四也懒得理他。

    倒是看到了几乎是小跑过来的林梦雅后,宫四立刻迎了上去。

    “何事这样慌张,可是于家来捣乱了?”

    “安子晨可能出事了,四哥五哥,带我去见安如初!”

    听得林梦雅的话,两个人再也不敢怠慢。

    带着人就到了后院的客房,此时,宫家其他的三个人,正准备些酒菜,不过坐在当中的安如初却是一脸的苦色,显然是有难言之隐。

    “安如初,你们安家,是不是出事了?”

    她进来,就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问话,却让安子晨,楞在了当场。

    “宫小姐,你是的意思是——”

    “你不用在我这里试探来试探去的,安子晨是我们宫家的恩人,我不会害他!”

    这人,还真是谨慎。

    但是十分轻重缓急,林梦雅也不想再做过多的解释。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我那位四叔,提前发难了而已。”

    他说的是轻描淡写,可其他的几个人,却是满色一变。

    “你四叔,不是早就有篡夺家主之位的心了么?可是,安家老爷子跟安九叔,也并非泛泛之辈,他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未必有这个胆吧?”

    宫斌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

    安如初却露出了一抹苦笑,借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

    “这是家主让我给宫老前辈带的信,你们一看就明白了。只是现在,怕是用不上了。”

    信,被宫二直接拿给了林梦雅。

    拆开来之后,她又把信交给了几个哥哥传阅。

    其实信上的内容很简单,简单来概括,竟然是想要宫家余下的人,并入安家。

    看完这封信后,宫家五子已然是怒发冲冠。

    “荒唐!亏得我们还以为你们安家与别家不同,哼,没想到,都是趁火打劫的小人!”

    宫五说得直白露骨,其他的几个人,想来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安如初却并未露出什么愧疚之情,只是他脸上的无奈,越发深重。

    “你们都误会了家主的意思,其实,安家已经是风雨飘摇,唯一的盟友宫家的状况也不好。所以家主才想要暂时让两家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外敌。纵然家主有私心在,但也绝不会如此的龌龊!”

    宫家五子对宫家有感情,安如初又何尝不是。

    但是宫家的人,却是最最讨厌那些一心想要吞并自己的敌人。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最终,还是被林梦雅打破了。

    “你九叔发难的理由,是否为了一个人?”

    安如初看了看她,长叹一声,语气里却有几分恨铁不成钢。

    “九叔就是知道,他跟董叔有仇,才故意派了他们一起去的。可是你们的船到港之后,九叔派过去的人,就知道船换了,董叔没回来。这下子,他就有了理由发难。”

    这种事情,其实可大可小。

    但显然,安家的那位九叔,就是想要把这件事情给闹大。

    “安子晨绝不是那种逃避的人,我想,他之所以匆匆离开,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董叔不是他亲自处死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但如果,你九叔铁了心的想要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的话,那现在,安子晨可就危险了。”

    安子晨要是完好如初的回到安家,那这事可就有的辩了。

    但他回来,是众人皆知的,如果并未按时回家的话,那能做的文章,可就大了去了。

    “原来真的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会跟你们在一起。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早日找到子晨,家主就能早一日安心。各位,后会有期。”

    安如初坚持告辞,宫家五子也没挽留他。

    久别重逢变成了不欢而散,看着安如初离开的背影,宫家五子,觉得心头有些异样。

    “终究,大家还是跟以前不同了。”

    良久,宫四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林梦雅看着兴致不高的几个哥哥,摇了摇头。

    重情的确是好事,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又像是平白多了几根枷锁。

    “安如初的确是个人物,可惜了。”

    林梦雅语气里,有着淡淡的惋惜。

    宫家五子也挨着她坐了下来,想要听听自家小妹,有什么独特的见解。

    “的确,如初的出身并不好,这一点要是在我们这种家族来说,是致命的弱点。”

    世家之中,更加讲究门当户对。

    就拿宫家五子来说,他们的父亲自然都是出身更加嫡系,而母亲,也都是世家的嫡女。

    所以,他们即便是落魄了,但是旁人也不敢轻易的小瞧了他们去。

    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飞冲天了。

    但是安如初却不同,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只能成为旁人的助力。

    “不,并不是他的出身耽误了他。而是这人,不够坦荡。那封信,可是他暗示给我的。而且,他做出这一系列的动作来,都是别有用心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