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打发访者
    拉着她家主子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百遍,直到盯得林梦雅都觉得浑身发毛了,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我没事,宫家对我很好。倒是你跟墨言,没遇得什么意外吧?”

    宫家都是妹控的事情,林梦雅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不过白苏也是个聪慧的人,一看到自家主子跟宫家五少爷相处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对主子还算是不错。

    一双水眸里的浓稠担忧,也冲散了些。

    “你没事就好,我跟墨言也很好。安子晨临走之前,给我们留了些银两。我们昨日就住在客栈里,一步都没有出来过。”

    “他走了?那四哥,是如何找到你们的?”

    按照安子晨的性格,她把白苏和墨言托付给他,至少在自己没有派人来之前,安子晨会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们。

    “安公子没说,但是我感觉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他走的很匆忙,只说自己留下了口信,能找到我的,只能是宫家人。宫四公子是拿了你的一枚发钗来找到我们的,还好,主子你没事。”

    这么匆忙,难道说,是安家出了什么事么?

    在白苏的帮助下,林梦雅随意换了身衣裳。

    之前宫家的情况不好,所以衣服的面料,也并非华贵。

    但却十分的精致,看得出来,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在里面的。

    至于哥哥们那些珍藏的东西,林梦雅并不打算收下,因此还是带着之前简单的发钗。

    不过稍微一大半,立刻艳光四射。

    “五哥哥,大哥跟二哥呢?”

    食寮的正厅内,因为最近需要商量的事情不少,所以林梦雅决定,大家都先在食寮院内用餐。

    她刚进来,剩下的三个兄弟,眼神就死死的黏在了她的身上。

    “我,怎么了么?”

    她看了看自己,还好啊,卫国的服饰风格,跟晋国那边差异不大。

    唯一的不同,就是面料更加轻盈,颜色也更加艳丽,款式也就更加繁琐。

    但她今天穿上身的这件,却是件豆绿色的素色衣裙,应该不至于出了什么错才是。

    “像,真的是太像了!”

    宫家五哥梦游似的走到了小妹的面前,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她的手臂。

    “像什么?五哥哥,你没事吧?”

    在宫五的面前挥了挥手,林梦雅觉得这气氛,有些太过怪异了。

    还是宫三跟宫四有见识,两个人上前一人一把把神游太虚的宫五给驾了过去。

    “别理他,你五哥就是这样。除了打架之外,什么脑子都没长。小妹,他的意思是,你真的很像前代家主。”

    宫三摸了摸林梦雅的头发,柔声说道。

    “前代家主,是我外祖母的姐妹么?”

    她记得,那时候宫家还是有女孩的。

    但宫三却摇了摇头,跟她解释。

    “是你的曾外祖母,余下的,都是代家主,不算是真正的家主。就像是曾祖一样,我们都等着你回来,把家主的位置,再交还给你。”

    曾外祖母么?说实话,她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

    “你们,见过她?”

    宫三摇了摇头,眼神却看向了远方。

    “我们出生的时候,前代家主就已经过世了。不过,族内还留有她的一幅丹青。等到北岭州的宫家带过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了。”

    北岭州算是宫家保留的最后的火种,而那些余下不多的产业,也都是花在养活余下的宫家人身上了。

    而且,昨晚宫四也跟她说过,在北岭州生活的宫家子弟们,大多是未成年的孩子,跟他们的母亲。

    只要稍稍有些谋生能力的宫家汉子,都会自谋生路。

    就像是她说的那样,这次的波折,也不全然都是坏事。

    至少,宫家子弟们,可比那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强得多了。

    “对了,你们还没说大哥跟二哥哪去了呢,怎么,也不见曾祖?”

    宫三跟宫四对视了一眼,嘴角带了一抹冷笑。

    倒是口直心快的宫五没含糊,抢着答到。

    “还不是因为昨天小妹你的壮举,今日就传遍了宫家的封地。只不过,那些小家族还以为我宫家没什么起色,凭着他们,也敢给宫家的新任家主下帖子。不过,曾祖说现在还不好得罪他们,所以就带着大哥二哥去应付了。对外,就说你旅途劳累,要现在家里歇息。”

    听完,林梦雅倒是没觉得有丝毫意外的地方。

    那些昔日靠着宫家存活的小家族,恐怕也因为宫家前段时间的没落,而另投明主了。

    这倒是也不怪他们,毕竟,时移世易,忠心也需要本钱。

    但给她下帖子这种事情,也多亏他们能做得出来。

    身为宫家的家主,哪能不选择个合适的场合一鸣惊人呢?

    “推了好,告诉曾祖,不必太客气。墙头草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当日他们踩在我们宫家头上获得了多少利益,以后就要受多大的气。我们宫家,可没那么好说话。”

    三个人一听,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这个妹妹就是厉害,字字句句都说道了他们的心坎里了。

    “我这就去告诉曾祖!”

    宫五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跑腿的角色,且还跑得不亦乐乎。

    看着那家伙风风火火的离开,余下的几个人只有摇头的份。

    不过,家族里还真的需要他这样热热闹闹的人。

    “三哥哥四哥哥,你们可曾听说,安家出了什么事没有?”

    宫三跟宫四一起摇头,但宫四又仔细的想了想,似乎想起点什么来。

    “前几日听说安家的那位家主病了,不过,他们家老家主今年不过才五十几岁,身体一向康健,也不知怎么,说病就病了。”

    林梦雅不由得多看了宫四一样,同样是没落子弟,但显然,宫家四哥的消息网,就比其他几个哥哥灵通得多。

    看来,她没看错人。

    “病了?是什么病?”

    宫四眉头微蹙,显然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白苏说,那天安子晨急急忙忙就离开了,会不会是宫家的那位家主——”

    她的意思很明显,但是却被宫三跟宫四一起否认了。

    “不可能,如今安家虽比不得从前,但在十大家之内,还是有些地位在的。如果他们家的老爷子真的病的不轻的话,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了。安子晨在安家的地位并不高,依我看,应该是有别的事情。”

    对于安子晨,宫家的几个人显然并不陌生。

    而且那天在码头上,别看宫五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但是后来她特意看了一眼,挨打的好像是在做戏,而打人的也没真的用上十分的力气。

    本来他们之间就可能有着血缘关系,相互了解也算是正常。

    会是什么事情呢?林梦雅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敏锐。

    把她给找回来的事情,说起来,也算是安家家主一力促成的。

    所以,在她回来之后,安家一定会对她有所图。

    不过眼下,显然安家也不天平。

    心里头不由得浮起一丝丝的不安,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邀请她的人,或者是说,想要真的确定宫家家主是否平安归来的人还真是不少。

    一直到了掌灯时分,林梦雅才有功夫,跟白苏两个出来散步消食。

    在林梦雅有意无意的引到下,两个人走到了前院。

    看着四下无人,林梦雅突然把白苏,给拽到了一旁。

    “咱们两个出去一趟,去前门,别惊动任何人。”

    白苏点点头,她们两个十分有默契,显然从前这种事情干得多了,也是有好处的。

    带着林梦雅,两个人从高墙翻了出去。偷偷摸摸的来到前门,看着夜色里,显得黑黢黢的大门,白苏一个提气,就带着她翻身上了房顶。

    宫家的门楼还算是气派的,至少她们两个趴在上面,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你在这里等我,我下去看看。”

    林梦雅的手脚灵活得很,再加上有白苏随时等着救驾,艺高人胆大,抹黑就往牌匾的方向爬了下去。

    周围有门柱,也就有了落脚的地方。

    不过灯光太暗了,她看的不是特别的清楚。

    伸出手来,细致的摸了又摸之后,终于发现,在那块挂着牌匾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凹槽。

    咦?怎么觉得有点熟?

    林梦雅越摸越心惊,丝丝喜悦缠绕在心头,可心一痒痒,脚下就不稳了。

    “唉...”

    还没等招呼出什么声音人,一个踏空,人就往地下摔去。

    “主子!”

    白苏一声呼叫,人也瞬间飘了下去。

    但林梦雅本就在她的下方,速度上显然有些来不及。

    电光火石之间,林梦雅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巨大的疼痛。

    “哎呀我的妈呀!”

    呃...好像,没想象中的疼么?

    刚才,是什么声音?

    林梦雅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被白苏给抓住了。

    离地面,多说也就半米的距离吧。

    可在她的身子的下方,怎么有一瘫...

    “我说这位小姐,您这是干嘛呢?大晚上的,吓死人怎么办?”

    声音十分陌生,惊魂未定的林梦雅,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

    好像,是个男的,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你是——”

    “在下,安如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