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野心十足
    “不过,太子再怎么没落,也不至于让于家扶持吧?还是说,这于家有什么特殊的能耐?”

    不是林梦雅看轻于家,其实她那时候来要宅子的时候,就是做的两手打算。

    如果于家势弱,那她趁机拿回宅子。

    但于家如果是个很强悍的家族的话,那她一定是见好就收。

    事实证明,于家的一撮人,不过是个纸老虎而已。

    “的确是不至于让于家扶持,但于明竹的手腕很厉害,她跟三王之中的萧王最得宠的庶出女儿关系亲密,之前的三年,她更是住在萧王的府邸之中。不过,最近萧王的嫡出女儿历练归来,那位庶女也被打压,所以她才回到本家的。”

    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

    林梦雅明白,凭借着这样的出身,于明竹居然能熬到现在,也算是个厉害的对手了。

    看来,有些事情,她还得从长计议。

    “那位哥哥,现在在哪里?”

    听了她的话,宫四的脸色稍稍有些晦暗。

    眸中有些犹豫,林梦雅明白,自己触碰到了人家的伤口了。

    “抱歉,算了,我又何必提他呢——”

    “他,他失踪了。”

    林梦雅‘哦’了一声,没敢再细究下去。

    如果按照排行的话,那一位才是真正的宫四,只是,现在连提都不能提的话,只怕当初,那一位也造了不少的孽。

    “说起来,我还见过几位叔叔伯伯呢。”

    她虽然认了宫家的姓氏,但是该有的礼数不能忘。

    宫四的脸上的忧愁不减,后知后觉的林梦雅发现,她,好像又问了些不该问的事情。

    “我...那个...总之,很抱歉。”

    难道是今晚吃了太多的东西,导致大脑都开始罢工了么?

    这么明显的问题,怎么她就是没想到。

    如果宫家的长辈还在的话,曾祖又何必硬撑,而宫家五子们,也不用再受这样的委屈。

    “十五年前,家父跟叔伯们,战死沙场。”

    他的语气轻轻柔柔的,明明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可那些悲伤,却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的减弱。

    当初父亲跟哥哥驻守边疆的时候,其实她也该是这样的心情。

    “当时宫家的情况并不好,除了安家之外,所有的家族,都想要分一杯羹。此时,一直臣服的藩国开始犯上作乱,皇尊要调遣精兵强将前去镇压。我父亲他们,为了让宫家有个喘息的机会,便自告奋勇。我想,他们也觉得自己,是死得其所了吧。”

    林梦雅眨了眨眼睛,说句实话,到了现在,她还是不是特别能理解,为何他们能为了自己的家族,牺牲奉献到这种地步。

    但是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家人的话,也许她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宫家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切。

    她虽然不赞同,却也并不能就说他们是错的。

    “宫家不会忘记他们的付出,其实,这个家主的位置,我原本就是不想要的。”

    “小妹,你不能丢下我们!”

    “你听我说完。”

    眼看着四哥哥就要激动起来,林梦雅立刻安抚他说道。

    “当初我外祖母一走了之,想必其中必有缘由。但四哥哥,宫家的家主,为何只能传女,不能传男呢?你先不要急着说什么老规矩,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就能被人更改。为何这五十年中,你们都没有动过这个心思呢?”

    宫家生不出女儿来,旁人都认为是警示,但林梦雅却觉得,这更像是老天爷的一个提示。

    既然女子能当家主,那为何男子就不行?

    男女本应平等,不然迟早,宫家会因为家主的无能,而遭到更加致命的打击。

    所以,无论男女,有能者居之,这才是一个家族,长盛不衰的奥秘。

    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早晚有一天,宫家会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绝不是现在。

    “这个,是初代家主定下来的。小妹,你还是不要在意这件事了。总之,你当家主,我们都开心。”

    看着自家四哥哥的傻笑的脸,林梦雅感觉到有些头疼。

    好吧,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男女平等的思想大概是有点超前了。

    既如此,她还是潜移默化的好。

    “于家的事情,他们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但我估计,百里家也不会轻易的为他们出头。如今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收服我们可以掌握的所有力量。四哥哥,宫家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其实这些事情,问老大宫斌是最合适的。

    但宫斌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看来看去,之后她这个四哥哥最合适。

    宫四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想了想,开口回答她。

    “原本,我们的封地有十二个州府。但是被周围的几个家族,强行占去了四个。剩余的八个,除了北岭州还在我们的人掌控之下,其他的,都各自为营。我们的店面跟田产,也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还在自己人的手上。其它的,不是阳奉阴违,就是直接耍赖皮,着实可恨。”

    这种情况林梦雅早就预想到了,曾经的宫家兴盛无比,所以那些人还没有暴露得这么彻底。

    如今宫家成了一头病虎,那些人早有异心,必定会跳出来当跳梁小丑。

    余下的事情,宫四也都事无巨细的,报告给了林梦雅。

    在宫家的第一夜,林梦雅几乎没睡。

    跟宫四连夜商量了一些事情的对策,知道天色放亮,她才想起来,舒展一下酸疼的四肢。

    “都怪我,怎么忘了你才刚回来。时辰还早,你先去睡一下。”

    宫四看着妹妹的脸色有些憔悴,一脸的自责。

    “我没事,从前...算了,我先去睡一会儿,要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们再叫我。”

    揉了揉肿胀的眼睛,林梦雅进入家主的内室。

    这里所有的被褥都是新换的,从小院带来的那些东西,也都被妥妥当当的归置好了。

    卧房很宽敞,这里使用的每一个物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黄花梨的椅子,红檀的桌案,鎏金的香炉,就连上面放着的茶杯,都是晶莹剔透的青玉。

    可惜,她没有那个时间跟心情去欣赏,去品玩。

    脱了外衣之后,一头扎在柔软的被子里,呼呼大睡。

    林梦雅是在一张小嘴湿漉漉啃噬下清醒的,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墨言那张娇艳可爱的小脸蛋,放大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哈哈,小子,你居然敢偷袭姑姑!”

    把那小子揽在怀中,掐了一把他手感超好的小脸蛋。

    墨言对林梦雅从来都是不恼不怒,被掐了也不生气,只是‘咯咯咯’的笑着,但是小身子却往她的怀里头拱去。

    大约是因为之前被人拐走的关系,这娃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却知道谁跟他是最亲近的。

    才一天一夜没看到姑姑而已,就已经想的吃不下睡不着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不等林梦雅哄他,小家伙就靠在她的臂弯里,香香甜甜的睡了过去。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把墨言塞到被子里舒舒服服的继续睡。

    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林梦雅走出了自己房间的大门。

    “主子。”

    被白苏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她才看到,她家忠心不二的小白苏正如一颗青松般守在自己的门口。

    “白苏,你终于来了?安子晨有没有为难你,你吃走饭了没?”

    刚睡醒的林梦雅,反应相对来说也有点迟钝。

    别的不说,她家冰雪美人似的白苏,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就不是重逢之后的标配状态。

    “小妹,你这个侍女实在是太嚣张了!”

    几步之外,宫家五少爷,宫羽一脸的气愤。

    他刚才只是想要去叫小妹起床用饭,结果就被这个家伙,给挡在了外面。

    更过分的是,这个小小的侍女,居然敢跟自己拔剑。

    他也不是打不过她,只是四哥交代了,听说这个侍女可是从那边带回来,关系十分的亲近。

    若不是怕小妹伤心,他早就好好教训那个丫头了。

    看到宫五的一脸委屈,林梦雅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白苏可是她的好姐妹,她自然是要更向着白苏一点的。

    笑眯眯的看着自家的五哥,初来乍到,她也不好让白苏树敌不是。

    “五哥哥,你就冤枉了我的白苏姑娘了。我从前身子不好,体质弱。要是睡不好的话,起床就容易晕眩。白苏不让你进去,是怕我难受呢。都怪我,没把事情说清楚。”

    这些理由什么的都不重要,林梦雅一声甜软的五哥哥,一下子就让宫五的心里头,再也没有半分的怨言了。

    “原来是这样,我记得了。姑娘,抱歉,是我鲁莽了。”

    白苏愣了愣神,她没想到,同为世家的宫家的少爷,居然会这么有礼貌。

    “无妨。”

    不过,白苏高冷惯了,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

    林梦雅知道这丫头的性子,问了宫五有没有要紧的事情后,把白苏给带到了卧房内。

    “主子,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方才还是浑身是刺的刺猬,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就成了柔软的小绵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