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宫于旧闻
    “大哥,此事与你无关。”

    宫三皱着眉头,打断了宫斌的话。

    宫斌叹息一声后,拍了拍三弟的肩膀。

    “小妹,当初我父母还活着的时候,作为宫家这一辈的老大,我父亲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其他的家族都想要吞并宫家,为了不让他们得逞,我父亲出了一个昏招。”

    这里面的事情,林梦雅虽然并不了解,但大致上,也能推测得出来当时宫家,到底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人在困境之中,能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足为奇。

    更何况,宫斌的父亲,也未必是为了自己。

    “当时,前任家主已经仙逝许多年,各方家族也都在蠢蠢欲动。在此之前,他们曾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吞并我们的产业。曾祖也曾经带着我父亲他们看抗争过几次,但我们始终处于劣势。所以,我父亲想要从宫家外嫁的女子后代里,找出一个人来继承家主的位置。”

    宫斌说出来的答案,丝毫没有让林梦雅觉得半点的吃惊。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选择还不算是那么糟糕。

    至于为何选择于明竹,她也大概猜到了。

    “于家当时还没有露出他们的狼子野心,而且于明竹小时候常常来我们家玩。她是个很聪慧的女孩子,很得我父母的喜欢。更重要的是,当时我父亲觉得,即便是于明竹成为家主,我们也能控制住于家。所以,我父亲就让她过继到宫家,还上了族谱。按照族谱上的名字,她应该叫宫云佳。不过,因为在办完这事时候,我父亲就跟几个叔叔一起上战场了,这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所以,在宫家失事以后,于明竹敢明目张胆的来抢东西。

    也是,如果她不出现的话,于明竹的确算是宫家唯一的女性传人。

    既如此,那家主之位,早晚也得到她的手中。

    “可是,于明竹为何没在这里住呢?”

    他们在收拾之前大致的统计了一下,来住的于家人并不多。

    这倒是个蹊跷的事情,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大宅院,他们又怎么可能不享受?

    “因为于明竹自己并不想当家主,只是当时,于家是被百里家给控制的。于明竹称病,留在于家的老家养病去了。”

    竟然是这样,这么一说,这个于明竹还挺明白事理的。

    “哼,她明明是别有所图,一个小小的宫家,怎么可能会容得下她呢?”

    宫五冷哼一声,语气里对于明竹别样的不屑。

    “五哥哥,这个于明竹,可是做了什么让人不齿的事情么?”

    “她...”

    “行了五弟,天色已晚,我看还是让小妹早些休息吧。小妹,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宫四截住了宫五的话茬,宫五也没做太多的反抗,老老实实的退了下去。

    林梦雅心存疑惑,却还是跟着四哥哥出了园子。

    从食寮出门之后往东走,绕过几条路,就到了历代宫家家主居住的‘宁安居’。

    这里的改动是最大的,同时也是最俗的。

    林梦雅觉得,与其他们这么乱改,还不如直接搬了金子来铺地。

    “小妹,你五哥哥口无遮拦,以后这事,万万不可在你三哥的面前提起,知道么?”

    乖巧点头,林梦雅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更何况,是宫家这样的情况。

    看着她的样子,宫四轻叹了一声。

    眸光柔和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几许宠溺。

    “要是能早一点寻回你就好了,省得你在外面受那么多的苦。放心,以后哥哥们一定争取,再不让你吃一点苦头。”

    五个哥哥里头,四哥哥给她的感觉最是温柔亲切。

    当然,也并不是说其他的几个人对她不好。

    只是,宫四的性格使然,自然是与她更加贴近的。

    两个人站在院子里头,天上明月高悬,林梦雅没有半分的睡意。

    偌大的院子,只有她一个人住,颇有些冷清与寂寞。

    有点怀念在流心院的日子,至少,还有大家的陪伴。

    “四哥哥,以后你跟五哥哥先搬进来住。”

    她只是不想自己一个人,何况这院子这样大,住三个人尚嫌太过空荡。

    宫四转头,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我们都是男子,怎么能与你同住呢?这样,明天我去找几个家世清白的侍女来照顾你,也省得你一人孤单。”

    说起来这个,林梦雅也想到了白苏。

    刚开始,她是怕宫家人耍手段,才安排白苏去安家等消息。

    如今,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不用了,其实,我过来的时候,倒是带了个人。她跟我关系很亲密,如同姐妹一般。对了,我还带了个孩子过来。”

    宫四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不是不好,而是...有点难以置信。

    “你,你居然有了孩子!小妹,谁干的!谁!”

    这个眼神,林梦雅大概可以理解为,想要杀人。

    自动自发的把龙天昱个宁儿的事情咽回了肚子里,现在,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安家跟宫家,并没有完全的资源共享?

    否则的话,她觉得宫家的几个哥哥,完全有可能冲到海的另外一边,把自家男人给大卸八块了。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得徐徐图之。

    “没,是我们林家的哥哥的孩子,被坏人给拐卖了,我顺便那他给救了出来。”

    宫四这才收敛起可怕的表情,再次变得温柔可亲。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你的侄儿,也以后也是我们宫家的人了。我明日就去接她,你安心便是。”

    林梦雅立刻道谢,暗地里却擦了一把冷汗。

    看来明天得嘱咐一下白苏,让她千万不要说出自己已经结婚生娃的事情。

    宁儿应该没什么大碍,主要是龙天昱。

    哥哥太多,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

    “四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三哥跟那个于明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提到这个问题,宫四的表情稍稍凝滞。

    视线延伸到远方,落在不知名的某处。

    她看到宫四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眸中情绪翻腾了许久之后,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不是三哥发生了什么,在我之前,其实三哥还有个孪生的弟弟。三哥跟他是一文一武,年少成名不知道有多风光。于明竹的父母,当初为了抱紧宫家这棵大树,曾经跟二伯母家订了娃娃亲。本来应该是三哥迎娶于明竹,可后来,那个人却告诉三哥,他爱上了那个女人。三哥本就对于明竹无意,当然是会退让。谁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算计好的。”

    于明竹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从她当初小小年纪,就能讨好宫家大伯的手段来看,已经可见一斑。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于明竹可不仅仅满足,当一个小小的宫家的家主。

    她的目标,放得更远,那便是远在皇城的那个家族。

    的确,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皇族永远凌驾于这些家族之上。

    而想要成为皇族的一员,首先,就想要一个良好的出身。

    她并非十大家之一,于家其实也不算是寒酸,是以能够更加容易被皇族接受。

    但是,婚约却是她最大的一个障碍。

    为了除掉这个障碍,她开始了一系列的运作。

    “于明竹勾引了三哥的弟弟,却又对他若即若离,后来,还撺掇他想要谋夺家主之位。只是,被二伯跟曾祖差距后,大发雷霆,将那个人永远的赶出了宫家。从此之后,宫家跟于家的婚约也不再算数,于明竹,也算是得偿所愿。”

    看着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兄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相信他们,肯定会觉得被人背叛了。

    而他们,也一定会把所有的罪过,都归结到于明竹的身上。

    说白了,宫三哥哥的那个孪生弟弟,也只是于明竹野心的牺牲品。

    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识人不明,怨不得他人。

    “所以,于明竹为了成为皇族的媳妇,她是不能当这个家族的家主的。只是,百里家却知道宫家跟她的关系,才变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宫四点点头,事情,的确是她说的这样。

    “倒是那位皇尊,我听说他不是已经年过六十了么?这于明竹还真是生冷不忌呢!”

    皇尊,是卫国真正至高无上,站在权力顶端的男人。

    对于皇尊,她从安子晨的嘴里面,也听说了不少。

    皇尊的姓氏为御,可以说是整个卫国,独一无二的姓氏。

    现任的皇尊是个很有能力很手段的人,尽管十大家都发展得还算是顺利,却鲜少有人,敢惹怒皇族。

    卫国的疆土十分辽阔,能统御天下之人,又怎么可能会简单?

    尤其于明竹这样的身份,简直是异想天开。

    “你回来的晚不知道,现在的皇尊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太子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说起来,也有十几年不曾看到他了。甚至曾经还有太子殿下已经病故的消息传出来,只是后来,在皇尊的五十岁寿宴上,太子匆匆露了一面。这才打破了传闻,不过,尽管如此,太子的威望也日益没落。只怕,很容易出乱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