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迎回牌匾
    所有人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宫羽哭丧着脸,看着小妹。

    “五哥哥,走,跟我去接曾祖去!”

    林梦雅却不想给宫羽安排任何任务,白苏不在,她得找个保镖傍身。

    一听到去接曾祖,宫羽也立刻兴奋了起来。

    虽然不能跟几个哥哥一样为家族分担,但是,他可是能跟小妹独处!

    顿时,笑得屁颠屁颠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往他们临时落脚的宅子走去。

    消息传播的速度,比林梦雅预想的还要快。

    等到她再次出现在街面上的时候,所有人都用别样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

    尤其是林梦雅,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宫家小家主。

    宫羽独占性十足的把妹妹护在自己的身后,谁看就瞪谁,还冲人呲出一口锋利的牙。

    这可是他妹妹,乱看什么?

    外宅门口,宫家曾祖在几个宫家小辈的搀扶下,忧心忡忡的倚着门口,望向他们的方向。

    林梦雅立刻紧跑了几步,转眼两个人就到了曾祖的面前。

    “曾祖,我们来接您回家!”

    宫乾丰瞪大了自己浑浊的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

    “你们,难道真的...”

    宫羽重重点头,笑得像是个孩子似的。

    “是的曾祖,小妹已经带着我们,把宅子给夺回来了!你刚才没看到,小妹特别的厉害,几句话,就让对方乖乖的让出了宅子。还有,曾祖您老人家是没看到,今天咱们宫家的人,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那些曾经欺辱过咱们宫家的人,都被我们给打趴下了...”

    听着宫羽的聒噪,宫乾丰一副老怀安慰的模样。

    起先林梦雅还有些担心,怕曾祖不同意自己的做法,毕竟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她的确是冒进了一些。

    不过现在看来嘛,曾祖他老人家的反应,还不错!

    “你们呀,真的要的好好的谢谢雅儿。如果不是她的话,只怕咱们这辈子,都只能活得窝囊。雅儿,你做得很好。”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头,心里头也放松了不少。

    她其实还是怕不能完全掌控宫家,而且曾祖虽是个男人,但是在宫家的影响力重大。

    别看现在的宫家是一盘散沙,她要是真的想要收服,曾祖可是不可或缺的关键。

    想必,曾祖也知道这个道理,以至于在旁人的面前,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意见。

    “多谢曾祖夸奖,这都是我们宫家子弟的功劳。对了曾祖,您可知道,我们宫家那块牌匾的下落?”

    于家的那块匾,让林梦雅叫人给扔到柴房去了。

    对于家族来说,牌匾就是自己的脸面。

    当初于家让宫家蒙羞,今日她让于家彻底没脸。

    宫乾丰有些激动,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后,招了招手,让几个年轻人,跟着他一起去后院。

    院子已经很破旧了,眼前的小房,也是颤颤巍巍,仿佛风一吹就会刮倒了一样。

    “打开吧,这里面有我们宫家最重要的东西。”

    宫羽从宫乾丰的手里头,接过了一把钥匙。

    等到他把门打开的时候,里面之后一张破旧的桌子。

    而桌子上面,则是用一块红布蒙住了。

    “咱们家的牌匾就在这里,当初我们被人从老宅里赶出来的时候,只带走了这块匾。现在,它终于到了可以回家的时候。”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把红布掀了下去。

    偌大的‘宫家’两个字,依稀可见昔日的辉煌。

    古朴的匾,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光辉,可它代表的,却是代表着宫家无数先人所走过的岁月。

    不自觉的,摸上了那两个字。

    冰冷却温润的触感,让林梦雅不由得感慨万千。

    “你们先出去,我跟雅儿要说。”

    意外的,宫乾丰赶走了几个年轻人。

    看着眼前的小家主一副感叹的模样,宫乾丰的心里,却是欣慰不已的。

    “雅儿,其实这牌匾还有其他的用处。你也听到了,那于明竹之所以把我们逼到如此的地步,其实,是为了拿到我们宫家最重要的东西。”

    林梦雅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曾祖。

    “我们宫家传承了几百年,积累起来的财富无穷无尽。再加上前几任家主最是擅长经商,这巨额的财富,也引起了有心人的觊觎。只怕,就算是那位皇尊,也想要我们宫家的这笔财富。”

    这倒是,她对皇尊跟其他家族了解得不多。

    要是宫家这么富有的话,也难怪其他人,像是恶狼一般,盯着宫家了。

    但,于家盘亘老宅那么久,怎么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呢?

    似乎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宫乾丰的脸上,露出了几许幸灾乐祸。

    “你以为其他家族,为何会让于家一个跳梁小丑得逞呢?无非是想要他当这个出头鸟,把我们家的东西给找出来,然后,再争夺。可惜,他们谁都不知道,我们宫家的财富,其实都埋在我们的祖宅底下。而钥匙,就在这牌匾上。哼,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眨眨眼,林梦雅不由得在心里头,给自己的小老头竖起大拇指。

    不得不说,人老精马老滑,以曾祖父的年纪,要不是家主不在,他又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于家欺负。

    “我猜,这钥匙,曾祖也不知道怎么打开吧?”

    宫乾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道。

    “宫家当初请了无数的能工巧匠,设计了那个地下的密室。如果想要往里面送东西的话,只需要家主屋子里的一个小机关就可以。你机关,任何活物都都进不去。在先代家主过世之前,她也仅仅告诉过我,唯有家主才会知道那钥匙的所在。为了防止其他人无法生活,家主让我截留下一部分,其他的,继续放入库中。如今,物归原主了。”

    林梦雅心生敬佩,如果不是曾祖的话,只怕谁也受不住宫家的财富。

    何况,这样大的一个家族,几十年的时间,所产生的财富,只怕也不是个小的数字。

    但为了筹措资金,居然还要让她的五个哥哥去变卖私产,说明曾祖并没有以权谋私。

    如果她找到了这笔财富的话,宫家就会再次成为十大家之中的佼佼者。

    回头,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牌匾。

    不知何时,曾祖也消失在小屋门外,独立了林梦雅一人,研究这牌匾的奥秘。

    可她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摸了多少遍,也没看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心里头,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曾祖是没必要骗她的,哪怕是他们心怀不轨,故意想要让她找出钥匙的话,告诉她的,也该是真正的消息。

    但是,她却一点收获都没有,甚至牌匾上,都没有任何的机关。

    真不知道她的那位曾外祖母,是怎么想的。

    眼看着外面天下渐暗,林梦雅还是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先出去叫人,把牌匾给抬回老宅。

    “都小心些,这可是我们宫家的宝贝!”

    宫羽在外面指挥着人抬,大哥宫斌也派了不少人过来,想来是来收拾小院里的东西,这就搬过去住。

    倒是一路上,林梦雅都低垂着脑袋,默默的思考着问题。

    “孩子,如果实在是想不到就别想了,不要为难自己。我们宫家,没有那些东西也是一样的。”

    趁人不注意,宫乾丰轻声安慰着这个后辈。

    林梦雅吐出一口气,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宫家的老宅。

    抬起头来,看着空空荡荡的大门,突然间,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小妹,咱们现在就挂起来么?”

    宫羽亲自拉着车,把牌匾给运了回来,笑着问道。

    林梦雅闻言,先摇了摇头。

    “先放到院子里去,我们宫家的牌匾跟我们宫家的人一样金贵。这样,让曾祖挑选个好时间,我们敲锣打鼓放鞭炮,再把牌匾给挂上去!”

    现如今,林梦雅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不听。

    况且她说的在理,众人也觉得,不应该就这样轻易的挂上去。

    宫乾丰跟宫羽,小心翼翼的把牌匾运到了后院的祠堂。

    林梦雅则是一个人,站在大门口,抬起头看那扇门。

    如果是她想的那样的话,应该是没错了。

    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林梦雅迈进了宫家的大门。

    “大小姐!”

    负责看门的青壮年,都是这次抢回老宅的主力军,林梦雅笑眯眯的冲着他们点了点头。

    “咱们家的大门,你们可一定要看好,再不能让什么阿猫阿狗的闯进来了,知道么?”

    眸光瞥向门外的某个方向,她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也让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家伙们,听得清清楚楚。

    “是,大小姐放心。”

    “嗯。”

    走到院子里,宫家的五个哥哥,已经在正厅内等候她多时了。

    说起来,她也是第一次进来。

    灯烛把正屋照得亮亮堂堂,看得出来,许多事情是重新布置过的,应该是已经恢复了原样。

    至少在这里,看不出半点浮夸与奢靡来。

    所有人都站在那里,就连曾祖都是一样,挺胸抬头的看着她。

    “家主,请上座!”

    曾祖恭敬的笑着,林梦雅暗暗吸了一口气,从容不迫的慢慢的走到了主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