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夺回老宅
    宫乾丰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孩子,一张沧桑的老脸上,却渐渐的涌出了几许光辉。

    真是好孩子啊!

    从前,宫家的这五个孩子,虽然各有所长,但却碍于家族的事情,做事都有些畏首畏尾。

    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如果不是家族的拖累的话,这几个孩子,各个都能闯出一片天来。

    只是...

    但现在好了,雅儿的回归,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一个亲人那么简单。

    而是给了他们,可以纵情施展的理由。

    宫家人重情重义,但并非是软弱可欺。

    雅儿给他们的,是一种对他们的支持。

    有了雅儿之后,他们才真正有了主心骨。

    转过头,老人家颤颤巍巍的,给供奉在桌子上的宫家老祖宗上了香。

    有这五个孩子,有雅儿在,宫家,不该亡啊!

    林梦雅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几个哥哥,带着十几个年迈的家丁,每个人都拿了一条手臂粗细的棍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等着她。

    “咱们就这么点人么?还有,这些大叔真的能打得动么?”

    不是她看不起这些大叔,有几个明显比曾祖的岁数还要大。

    去干嘛?碰瓷么?

    估计他们这老身子骨,没碰就碎了好么?

    “咱们不是去抢宅子么?你放心,大家就算是把命搭上,也会把宅子给抢回来的!”

    宫羽兴奋的挥动着一只木棍,这么多年受的这些鸟气,今天,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林梦雅白了自家的傻五哥一眼,脑袋有点疼。

    “什么叫抢啊,砸坏东西不心疼啊,那是咱们家的好么?二哥三哥,你们去联络本家其他的人,咱们宫家虽然讲理,但也不至于没落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煽动我不管,中心思想就一句话,人家都骑在咱们头上拉粑粑了。要是不怼他们个菊花残满地伤,算我们的棍棍不饥渴!”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开始飙车的林梦雅,在忽悠着一群根本没懂她什么意思的古代人后,居然,还忽悠住了。

    宫角跟宫徵虽然不知道她话里头的意思,但莫名的觉得某处一紧,怎么觉得,有种淡淡的忧伤呢?

    但林梦雅的话,他们还是领悟了。

    带着自己的手下,冲出门去煽动其他人去了。

    “大小姐,我们...我们知道自己没用。但是,我们都是在宫家老宅生活了一辈子的人,即便是拆了我们这把老骨头,我们也要跟您一起去。”

    看来,她刚才的一番话,有点伤了这些老人家的心了。

    赶紧露出一抹她哄老师的甜笑,林梦雅真诚的说道。

    “老人家哪里的话,其实你们才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咱们想要夺回祖宅,最后,全得靠你们了。只是,需要吃一些苦头,不知道各位老人家,可否能承受。”

    那十几个老家丁,立刻点头答应。

    只要能夺回自己的家园,别说是吃些苦头了,就算是要他们的头,他们都会答应的。

    “那我在这里,替后世子孙谢过诸位老人家。宫雅,多谢各位鼎力相助!”

    说完,她冲着各位老人长鞠一躬到底。

    那些家丁都有些吓到了,毕竟,眼前的大小姐,那可是他们的家主啊!

    “使不得使不得!家主言中了!我们本就是府中的家生奴才,得宫家庇佑,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家主只要不嫌弃我们老迈,纵然是粉身碎骨,我们也是在所不辞的!”

    林梦雅的举动,完完全全的收服了这些家丁们的心。

    宫家不同于其他家族的,便是对下人从不打骂,且都是以理服人。

    所以不管其他分家如何,但是主家从上到下,可都是根生苗红。

    短短相处,林梦雅就感觉了出来,至少这几个宫家人,都是可以结交的好人。

    既如此,那她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这个世道,坏人猖獗,好人总是会受到欺负。

    既如此,那她就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

    比恶,她还真没怕过谁!

    “那就请各位附耳过来,大家这样去做...”

    如此这般的嘱咐了一边之后,那些宫家的老家奴们,早已经是两眼放光。

    “家主放心,这等小事,我们一定能做好。”

    点点头,林梦雅也放心了。

    看了剩下的三位哥哥一眼,林梦雅小手一挥,痞气十足的喊道。

    “走!抢房子去!”

    许久没有如此底气的宫家人,这回昂首阔步,走在街上也挺起了自己的腰杆子。

    尽管除了领头的四个人之外,其他的都是老弱残兵。

    但是他们的精气神回来了,看起来比从前,可是活跃了不少。

    在街面上招摇过市,不断有人投以惊讶的目光。

    林梦雅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带着自己的人,快速的往祖宅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祖宅外面,正好赶上祖宅内,于家的家丁,集结了人手出来。

    在看到外面的林梦雅一行人之后,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愣怔了片刻。

    随后,便冷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宫家的那几个废物。怎么,如今你们终于过不下了,想要来我们于家讨饭了么?好,如果你们要是跪下向我们于家的人认错,大爷我就赏你们一口饭吃。不然,就拆了你们所有人的骨头!”

    那恶奴是于家的一个小总管,平日也是个欺男霸女的流氓头头。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着门外面得意洋洋的那么一堆人,冷哼了一声。

    “拔了这只恶犬的牙,我看你还怎么吠!”

    女子的一声冷喝,却换来了那些流氓的哄堂大笑。

    那恶奴头头,笑得更为夸张,一口黑牙都露了出来。

    随后,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子。

    “妈的,从哪来的小贱货,居然敢骂你于大爷!今日,我就先拆了宫家的这些废物,再让给我好好的松松骨头!”

    周围的人,都露出不怀好意的淫笑,那恶奴头头一声口哨,足有几十人,从朱红色的老宅门口,源源不断的跑了出来。

    “宫家子弟听令,今我宫雅,以家主之名,命你们驱逐刁奴,清理门户。凡是我宫家子弟,打死一人,我奖黄金十两!余下罪责,我宫雅一并承担!”

    她站在门口,俏脸冷峻。

    于家恶奴们笑得厉害,怕是以为她是傻子。

    他们平常欺负宫家惯了,如今自然是不相信宫家,真的敢反抗。

    所有人的恶奴,如同恶犬一般向林梦雅围了过去。

    可今天,宫家所有人,却没有一人退缩。

    “宫家子弟宫斌,领家主之命!”

    一向沉稳的宫斌,这一次却被林梦雅彻彻底底的点燃了心头之血。

    而在那些恶奴们的嘲笑声中,另外一道声音,也跟着响彻云霄。

    “宫家宫角,宫徵,领命!”

    “宫家宫雨泽,领命!”

    ...

    宫家子弟此起彼伏的应和声,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林梦雅傲然挺立在混乱之中,在那些于家恶奴惊恐万分的面容之中,从容的踏上了第一级阶梯。

    “我宫家,岂会容你们在此撒野!”

    周围的两趟街,不断的有宫家之人涌现出来。

    他们或是穿着破旧的衣裳,或是花白着胡子跟头发,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家族,那便是宫家。

    “走!他们疯了!疯了!”

    在人数上不占任何优势的宫家恶奴,哪里敢跟宫家的这群血性男儿再战。

    但是他们刚想要关上大门,却看到一道银光闪过。

    林梦雅回头,看到的却是她那位四个,宫徵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后。

    那人手持一把雪亮的长剑,脸上,唯有如月光一般柔和的笑。

    关门的手,跌落在地。

    那人血流如注,但是却没人敢把他抬起来。

    于家的恶奴只敢踩着同伴的身体逃进去,那人就横在那里,活活的被踩死了。

    “家主,请进。”

    宫徵依旧是那个温柔和顺的四公子,但是他的那柄长剑,却散发着锐利的寒光。

    林梦雅点了点头,信步走到了大门口。

    抬起头来,却看到大门上,居然悬着一个好笑的‘于家’二字。

    “咣当”一声,于家的牌匾掉落了下来,正好砸到了那个被踩死的人身上。

    那是于家,加诸在宫家人身上的耻辱,如今,已经被宫徵一下子劈了开来。

    “不自量力。”

    林梦雅毫不犹豫的踩着我那牌匾,进了宫家的大门。

    “今日我来收回我宫家大宅,宫家的人都给我听好,凡是不属于宫家之物,都给我尽数扔出来。有人敢阻拦,那就打到他不敢阻拦,听清楚了没有!”

    “是!”

    身后,宫家人的回答震天响。

    宫家五子率先带着人冲了进去,林梦雅缓缓走到了宫家大院内。

    宅院依旧古色古香,抱持着昔日的盛景。

    只是有几处,被人故作风雅的改造了过了,破坏了大宅整体庄重儒雅的美感。

    鸠占鹊巢么?今日她倒是要看看,那于家有何厉害!

    “住手!你们这是做什么?反了你们了!我是于家的家主,是这里的主人你们这样做,是私闯民宅!来人,来人啊!把他们给我赶出去,乱棍打死!”

    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