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宫家五傻
    林梦雅的语气已经放得极其柔和,但落在宫乾丰的耳朵里,依旧如同雷击。

    这些话,其实他早就应该意识到的。

    只是,多年来的隐忍,早已经让他习惯了凡事忍耐的处事方法。

    他何尝不清楚,那些人对他们这些宫家人,早就想要赶尽杀绝了。

    如今真的是不同,因为他们宫家的家主,已经再次回到宫家了!

    看着眼前的女子,他不由得想起年少时,那位执掌宫家,成为卫国女子第一人的传奇女子。

    终究,是那人的后代,宫家,有救了!

    “是,宫乾丰谨遵家主之命!兴我宫家,驱逐外贼!”

    年过古稀的老人家,跪下行礼,本已是垂垂老矣的他,在这一刻,却被林梦雅给点燃了雄心壮志。

    林梦雅立刻把老人家给搀扶了起来,脸上带着惶恐的笑容。

    说起来人家这位老人家可是老祖辈分的,给自己下跪,她实在是怕自己折寿。

    “曾祖快请起来,以宫家现在的情况,光靠我一个人是不成的。想要让宫家稳定下来,您还需多劳累一些,替我坐镇才行。”

    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她之所以敢下手,无非是因为,现在的她,还没有接触到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而且,即便是有人想要来兴师问罪,也因为宫家现在的情况,她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没人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几句话的功夫,宫家五子把人都料理好了,一脸兴奋的跑了进来。

    现在,他们对于林梦雅这个小妹的态度,不仅仅是喜爱,还有不可磨灭的崇拜。

    自家小妹,果然是个巾帼英雄!

    “这几个臭小子,你们还真听话啊。”

    看到几个曾孙脸上的扬眉吐气,宫乾丰在心头,也不免觉得有些愧疚。

    这五个孩子都是好样的,只是生在了宫家,所以才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终究,是他对他们不住。

    “这是自然,曾祖不是说过,小妹便是宫家的一家之主。我们既然身为宫家之人,听家主的准没错!”

    宫家老五年纪小,性格也没有几个哥哥那么沉稳,对林梦雅这个妹子,更是崇拜得不得了。

    多少年了,自他懂事以来,好像宫家就没这么硬气过。

    “唉,我老了。终究是没有你们年轻人的心气儿了,不过老五有句话说得对,你们是宫家人,梦雅又是宫家的家主。以后,不管她说什么,你们都必须要听从。”

    宫家五子立刻郑重其事的点头,眼神热切的看向了宫家小妹。

    林梦雅笑容有些尴尬,这个...她实在是有点不习惯。

    “梦雅,你既然回到了宫家,就不能再叫从前的名字了。自从知道你的消息时候,我已经在宗谱上添了你的名字。按照我们宫家的宗谱上的规矩,你名字应该叫宫雅。这也是个缘分,明日,你就改了这名字吧。”

    林梦雅把反对的意见,吞回了肚子里。

    她方才耍了宫家家主的风头,现在想要反悔,只怕是来不及了。

    宫雅,林梦雅,说起来不过是代号罢了。

    “是,我知道了。曾祖放心,大敌当前,我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犯糊涂。”

    宫家的人心,这才落了地。

    毕竟,林梦雅,不,现在应该叫宫雅了,在外飘零了那么久,对于宫家,她总归是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

    而且现在的宫家,早已经不是从前的宫家了。

    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能够毫不犹豫。

    看来,宫家的血脉,无论到何时,都是一样的。

    “小妹,小妹真的回来了。”

    听到她答应,宫家的几个男人,却红了一双双眼眶。

    曾经,他们备受欺凌,为的不过是希望小妹能有重新归来的那一天,宫家,终于有了期盼。

    看几个大男人突然激动得跟孩子似的,林梦雅也觉得心里头泛起阵阵的酸意。

    这样的坚守,绝不是外面那些贪得无厌之人能理解的。

    她能理解他们的泪水,也能明白他们的喜悦。

    一群被抛弃的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归宿,怎能,不让人激动呢?

    “这里,并不是宫家的祖宅吧?”

    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先笨拙的转移一下话题。

    宫羽狠狠的点了点头,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们宫家世代都是居住在祖宅之中的,谁知道,半年前于明竹得到了于家的支持,他们趁着趁我们不备,把祖宅算计了去。”

    “于家,也是十大家族之一的么?”

    林梦雅眉头微皱,觉得如果真的是十大世家的话,倒是有些棘手了。

    这样,就说明那些人是真的要对宫家动手。

    宫斌却摇摇头,接着说道。

    “那于家并不是十大家之一的,说起来,他们不过是依附十大家族之中的百里家,但是因为他们前任老家主的正妻,曾今是我们宫家的人。他们大概是得到了百里家的授意,所以,才设计陷害我们。”

    百里家?林梦雅心头泛起了一道疑影,虽然她知道,这只是个姓氏而已,代表不了什么。

    但百里并不是大姓,而且真的是跟老师有关系的话,老师也绝对不会隐瞒她的。

    大概,只是她想多了吧。

    “大哥哥的意思是,这个于家的于明竹,也是个女孩?所以,她才觉得自己,有资格做宫家的主人么?那你们,是如何被陷害的?”

    虽说这些年,宫家没有一个女娃降生,但是嫁出去的宫家女人们,还是有后代是女孩的。

    只是,嫁出去的女人,不管出嫁之前,在家里头有多高的地位,多么得长辈的欢心。

    但是,她们终究不再属于宫家。

    所以,她们生下来的女孩,也就没有了继承宫家家主的资格。

    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否则各大家族多有通婚,那岂不是要乱套了?

    她问道这里,屋子里的几个人,却有些别扭,谁也不肯回答她的问题。

    “怎么?可有什么不能说的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不管有什么事,都别瞒我了。”

    林梦雅心里头‘咯噔’一下子,心想这些家伙们,不会真的上了人家的当,把祖宅都给卖了吧?

    最后,还是宫斌长叹一声,他是大哥,自然是要承担的。

    “其实,是要寻回你的事情。两年前,安家家主来找我们,他说知道你在哪里,而且可以替我们把你给寻回来。但曾祖说,我们宫家从来不欠任何人,所以,这一次出海的所有费用,都由宫家一并承担。可因为家主不在,我们不能动用中馈之物。所以,我们变卖了自己所有的私产,交给安家。那于家先是假意想要资助我们,被曾祖婉拒。后来,他们居然拿出了一个假冒的租赁书,那上面,居然还有曾祖的私印。我们这才明白,当初变卖私产的时候,居然被他们给算计了。”

    “所以,大宅就被他们给强租了?”

    林梦雅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几位老先生,白眼差一点就要翻出天际去。

    几个人羞愧难当的点了点头,气得林梦雅差一地跳起来敲他们的脑子。

    “你们多少也要长些脑子吧!钱是死的,人是活的。即便是要寻找我,也可以先让安家去找,找到了再给他们钱,找不到,屁都不会给他们。”

    她一生气,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

    几个武威的男子,却地垂下一颗颗脑袋,就像是小学生受训。

    “还有,安家找我,那是为了讨好宫家,好给他们带来利益。咱们以后带给他们的利益,可比这些银子要多得多。你们给他们钱,人情不还是欠下了么?与其如此,还不如多使唤他们一些。”

    林梦雅继续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还有那个租赁书,那就更夸张了。谁会没事,把自己家给租出去?他们,就是欺负你们老实而已。那印章既然是私下印的,你们不承认不就行了。就说我们家主不在,这件事情我们做不得主。一个个这么老实过头,怪不得让几个恶奴给制住了!”

    她这样从头骂到尾,宫家的五位少爷,除了点头称是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

    宫乾丰看得合不拢嘴,想当初老家主还在的时候,就时常教训她的那几个兄弟。

    没想到,雅儿这丫头,跟她曾外祖母一个脾气。

    “小妹,我们错了。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好不好?”

    宫商急了,越来越怕宫雅会嫌弃他们笨,会再次离开。

    赶紧好言好语的讨好自家小妹,武痴,变成了花痴。

    “怎么做?当然把宅子抢回来了!当君子有什么用,还不是斗不过那几个小人。给我把能叫的人都叫上,什么板凳砖头的都给我拿上。今儿,我就教教你们什么叫做流氓地痞!”

    五个人愣了,方才还一脸严肃的女子,说起这些话来的时候,天然流露出来的一股子痞气,就连他们,都觉得有些意外。

    “看什么看?没耍过流氓,还没见过么?”

    她横了宫家五个傻子一样,后者立刻老老实实的去叫人。

    “曾祖,您就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

    说完,林梦雅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