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救安子晨
    “够了够了!多谢妹妹成全。”

    宫角强忍激动的泪水,颤抖着双手,接过了林梦雅递过来的那一缕黑发。

    “请问,你们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

    没有,她可就要走了。

    陪这一群蛇精病玩,她还不如直接葬身深海之中好一点。

    眼看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妹妹,五个人的反应实在是太过热情了一些,林梦雅虽然浑身麻酥酥的,可还是没直接跑回去。

    不是她接受了,而是因为,她实在是退无可退。

    无语望天,这,一定是个阴谋。

    三位原本成熟稳重的哥哥们洋相百出,倒是让后面的两个稍微年轻一些的宫徵跟宫羽,也觉得面上无光。

    在那三人正涕泪纵横之时,宫徵伸手来,悄悄的把林梦雅给拉到了一旁。

    “一路过来,累坏了吧。你也别怪他们,这么多年了,你是咱们家的第一个女孩,他们自然是格外激动些。你放心,到了家里就好了。曾祖父断然是不会让他们如此胡闹的。”

    宫徵的声音,十分轻柔温和。

    虽然模样清隽,身材瘦弱,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春风细雨,温柔如水般细腻。

    “还好。”

    这样温柔的人,恰好能抚慰林梦雅受到惊吓的心。

    “我们先走吧,曾祖他们已经在家里头等了好多天。”

    最小的宫羽,完全一副天真活泼的模样。

    俊朗的容颜上,那灿烂的笑容,如同盛夏的日光,明晃晃的,容不得有半分的昏暗之处。

    因为年纪最小,人也是最不拘小节的。

    拉了林梦雅的手,眯起眼睛,冲着她笑得比蜜糖都甜。

    “还是妹妹好,小妹的小手好小哦!”

    她柔嫩洁白的手,放在宫羽宽阔的大掌之上。

    但林梦雅却没有觉得半分的不适,也不会觉得,对方是在故意轻薄她。

    其实,她刚刚只是被他们过分的热情吓了一跳而已。

    现在想想,其实五个人并没有对她有过什么过分的举动。

    “咳咳,五弟,别这样。”

    宫徵低头,有些无语的假装咳嗽了一声。

    他们宫家五子,也曾经在卫国之中颇有名望。

    只是——

    跟妹妹相比,什么名声都不重要了。

    “真的是跟咱们家的男人不一样呢,咦?”

    林梦雅强忍着想要抽回自己手的**,被宫羽小心翼翼的翻来覆去的看。

    只是在看到她的掌心之后,宫羽却在瞬间,变了脸色。

    “谁干的?!”

    方才还笑得如花灿烂的男子,冷声问道。

    林梦雅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在看到自己的手上,两道蜿蜒的疤痕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他生气的原因。

    “没什么,是我不小心,已经好了。”

    “什么不小心!这分明是刀伤,安子晨,你好肥的狗胆!”

    说着,宫羽就脸色肃杀的直奔安子晨而去。

    而其他的四人,在听到宫羽的话之后,也把目光,齐齐的转移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小妹,给我们看看。”

    五人里,本应该最为沉稳的宫斌,也拧起了眉头。

    林梦雅下意识的把手缩回到了自己的身后,而四个人,才终于发现,自家期盼多年的小妹,身体瘦弱不堪不说,甚至身上穿的,竟然只是破旧的粗布衣裳。

    这下子,可是捅了宫家人的马蜂窝。

    “姑娘,救命啊!”

    身后,传来了阿瑾的哀求。

    林梦雅转身,就看到武功还算是不错的安子晨,居然几招就被宫羽捏住了脖子。

    而暴躁的宫羽,似乎正考虑是捏死他再扔海里,还是直接扔海里淹死他的好。

    林梦雅立刻出声,拦住了宫羽。

    “五哥哥,不是他干的,跟他没有关系。”

    “小妹,你不用为他求情。这厮定然是在船上,公然用带你回来的交情,让你为他求情吧。安子晨,我们兄弟五个,之前可告诉过你。若你在我小妹的面前乱嚼舌根,必定把你五马分尸,挫骨扬灰。现在你又有护佑不周,苛待我小妹的罪状在身。我收你一条命,不为过吧?”

    安子晨的手脚垂了下来,因为他清楚,宫羽的天生神力,武功又是这一代世家子弟之中的佼佼者。

    宫羽想要他的命,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刚刚粘好的三观又碎了,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刚才安子晨跟阿瑾会如此焦急了。

    这差事,办不好真的容易要命啊!

    救人要紧,林梦雅只好捧着自己的手,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五哥哥手下留人,安子晨信守承诺,这十个月之中,从未提过你们一句话。而且,刚刚你这么一拽,我似乎觉得,手心有些疼呢。”

    话音未落,暴戾的宫羽一把把安子晨给甩在了一旁,如风般跑到她的面前,捧起她的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登时给他急的,额头冒了一层的汗。

    “哥哥们,快点回家!小妹说她疼!”

    天大地大,妹妹最大。

    片刻之前还气势汹汹的五个人,现在立刻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一路簇拥着林梦雅,几乎把她当成了重病号。

    看着这一群人风风火火的离开,受惊不轻的安子晨,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三哥,你没事吧?”

    阿瑾面色惨白,他们都知道宫家五少爷的脾气,也知道刚才,宫五是真的动了杀心。

    “你还是别让他说话了,那个宫五少爷的手劲儿不小,只差一点,就可以捏碎你三哥的喉咙。还是给他找一些,可以活血化瘀的药吧。”

    一旁抱着抱着墨言的白苏,此时才淡淡的开口。

    安子晨冲着她感激的点点头,阿瑾此刻,却有些不满。

    “大小姐既然已经被宫家给接走了,为何你还留在这里?我告诉你,我们对大小姐客气,不代表一定会对你客气!”

    白苏冷清惯了,何况她跟林梦雅之前的默契,绝不是阿瑾简单的几句话能打破的。

    但安子晨,却拉住了阿瑾。

    冲着白苏轻轻点头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带着他们剩下的这些人离开。

    他知道林梦雅的意思,宫家现在的情况不明,所以白苏跟墨言,还是需要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地方。

    这是林梦雅对他的信任,也是他刚才,能在宫羽的手下逃脱的理由之一。

    照顾好白苏,对于他来说,才是真正让林梦雅选择与安家合作的条件。

    被人小心翼翼的安置在马车里,里面的内饰焕然一新,但车子,却是半新不旧的。

    五个人在外面的骑着马,喜气洋洋的护送着她。

    但是,却没有几个常随。

    被五个人被搅乱的脑子,渐渐的回复了冷静。

    她看人向来很准,是真情还是假意,她一眼就能够看明白。

    宫家的五个人是真的很期待她的到来,可是,场面并没有多隆重。

    并非是她贪慕虚荣,只是按照宫家五子那恋妹成狂的习性来看,除非是条件不允许,否则,他们一定会极尽所能的欢迎她。

    看来,宫家的日子,比她想象的还要艰难一些。

    唇角微微弯起,她猜到便猜到了,却不会觉得失望。

    人心,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在宫家五子的身上,她终于体会到了,做一个得宠的小公举,到底是个什么样感觉。

    现在的体会嘛,确实还不赖。

    马车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我跟宫商去禀告曾祖,老三跟老四去看看各家的情况,老五,你带小妹先去休息。记住,不可贪玩,累到小妹。”

    宫斌不愧是大哥,许多事情都能安排得有条不紊。

    几个弟弟也都会听从他的安排,各自行事。

    “小妹,现在你已经到家了,一切都不需要担心。稍后,我带你去给曾祖请安。”

    此时,林梦雅已经从马车里钻了出来。

    宫斌笑着安抚着她,林梦雅也只好乖巧点头。

    剩下的三个哥哥,冲她微笑点头,转身离开。

    很快,她的身边就剩下了一个宫羽。

    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样世代传承的宫家,宅邸不说恢弘大气,却也该是有些底蕴的。

    但没想到,这宅子比当初的林家的镇南侯府还小一些。

    门外倒是干干净净,通过院门,也能看到里面井井有条。

    只是,要说是个外宅的话,她还勉强能信。

    心里头始终存个疑影,不够却并不影响她的行动。

    “你的房间早就打理好了,小妹,你过来看看,可还满意?”

    宫羽带着她快速的穿越宅子,这里面,更是小得让她有些意外。

    伺候的侍女跟随从也就那么几个,而且年纪看起来至少都在四五十岁左右。

    给她准备的房间,看起来是这个院子里,最好的正房里。

    即便如此,里面的家具跟摆设,也有些不太登对。

    好像,是临时拼凑在一起的。

    但宫羽却是献宝一样,给她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不少花样别致的珠宝首饰出来。

    林梦雅虽然不善辨认珠宝,但她也是被龙天昱他们几个用重金砸出来的,眼界还是有一些。

    这些东西,随便拿出来一样,恐怕比这屋子还值钱。

    而且,这些首饰有许多像是翻新过,有的,更不像是她这个年龄能佩戴的东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