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蛇精病们
    “这里叫千钧港,算起来是离宫家跟安家的封地最近的港口。”

    安子晨依旧在为她介绍卫国的一切,这十个月内,她已经大致把卫国的情况摸了个透彻。

    十大家的封地,基本上都是从祖上流传下来的。世袭罔替,家主为封地的掌权人,但却跟王侯一样,平时必须要在自己的封地内管理,不得随意游走。

    封地内,银税自理。

    除了每个季度,都要给皇尊,也就是那位天子缴纳一部分的税款之外,其他的都可以属于本家族。

    所以,每个家族都是传承了百年以上的大富豪,尤其是宫家,因为历代家主都是女人的原因,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都发展得尤为顺利。

    且宫家的家规极其严格,每一任家主在继承以前,都要被送到试炼地,去进行严格的训练。

    所以,每一任家主上任之后,都是励精图治,勤勤恳恳。

    这也成了,那些家族,紧盯着宫家的原因。

    毕竟,这么大块肥肉,谁吞下去,都会成为卫国首屈一指的霸主。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他们那位皇尊,可是个手腕厉害的人物。

    宫家家主之事,悬而未决这么多年,主要是因为,皇尊陛下,也在盯着宫家。

    林梦雅明白了,原来,她就是一大块金元宝,怪不得那么人喜欢惦记她。

    “咦,怎么没来?”

    他们上了岸,安子晨并未急着找马车雇轿子。

    而是站在不远处,翘首期盼。

    “谁,是安家的人么?”

    林梦雅觉得,如果真的是安家的人话,那她还是回避一些的好。

    但今天早上,安子晨却特意叮嘱她,一定要打扮得华贵逼人,不管是衣服首饰还是鞋子妆容,一定要用最好的。

    但...她们出来的匆忙,除了随身必须要携带的东西之外,就连衣服跟鞋子,也都是带了几身最常穿的。

    虽然是干净整洁,却跟华美没有八分的联系。

    除了她这张脸之外,其他的都普通得要命。

    所以,安子晨很惆怅,甚至她无意中还看到,他跟阿瑾站在船头唉声叹息。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杀了我?”

    “大概不会...算了,三哥你还是逃命要紧。”

    “唉,失算了。但愿那几个家伙,看在是我把人带回来的份上,能网开一面吧。”

    “三哥,别想了,反正也逃不掉,勇敢的面对吧。”

    这些对话,更是让林梦雅云里雾里,丝毫摸不到头绪。

    难不成,不穿好衣服,宫家就不让进门?

    要真是这样肤浅的家族,那还是覆灭了好吧。

    “不是安家的人,阿瑾,你去前面看看,他们也该到了吧。”

    安子晨显得有几分焦灼,打发了阿瑾去前面查看之后,就有些回避林梦雅的目光。

    搞得林梦雅跟白苏越发的紧张,难不成,她们刚下船,就要被人灭了么?

    “三哥,快跑,他们来了!”

    去而复返的阿瑾,气喘吁吁的喊道。

    安子晨一脸的愁云惨雾,但眸色之间,还有些挣扎。

    “来了几个?”

    阿瑾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五根手指,根根分明。

    “全来了,三哥,你死定了!”

    安子晨脸色瞬间惨白,半晌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算了,我也不逃了!”

    等一等,林梦雅觉得自己的脑袋完全不够用了。

    不是卖她么?怎么现在感觉,安子晨才是最惨的那一个。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她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谁知道在船上还跟她谈笑生风的安子晨,此时却是一脸的晦暗,就连阿瑾,也是垂头丧气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们,来了。”

    他们...又是谁?

    林梦雅顺着港口的路,往远处看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走来一队人马。

    在人群最前面的人,则是有五人骑马并排而走。

    走进了,她才看到,那五人虽然年岁上有些区别,但一定都有亲缘关系。

    他们的五官,都有些相似的地方。

    而后,在离她约有五米远的时候,五个人动作整齐划一的翻身下了马。

    “姑娘,可是姓林?”

    五人里最年长的一位,看起来约有三十岁左右,俊朗成熟,下巴上,还带着一圈小胡子的蓝衣男子,低声问道。

    林梦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她总觉得,这五人气势逼人不假,可她却没有几分惧意。

    “是,我的确姓林,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成熟型的美男,突然...哭了!

    天!林梦雅瞬间瞪大了双眼,盯着他眼角滑下的泪水!

    妈妈呀,她不会遇到蛇精病了吧?

    “说话了!说话了!你们看到没有,她,跟我说-话-了!”

    成熟美男紧紧的盯着她,然后嘴里头说出来的话,却比她怀中的墨言还幼稚几分。

    后面的四个美男一拥而上,一下子把成熟美男给挤到一边去了。

    “也跟我说说话吧!”

    “还有我!”

    “瞧你们这点出息,算了,还是跟我说吧。”

    “你们...别忘了我!”

    四个人你争我抢,好不热闹。

    而林梦雅只能拼命的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她透过这四个人,却看到那个成熟美男,又哭又笑,如同疯魔。

    糟了,她一定是遇到了一群蛇精病。

    “你...你们好,请问你们是?”

    她的声音被吓得细细小小,甚至有些颤抖。

    但那四个人,却如闻天籁。

    “真的是女孩子!”

    “是我们家的女孩子!”

    “我们家终于有女孩子了!”

    “...”

    别误会,不是最后那位没感慨,而是他已经转身,跟刚才那位成熟美男抱头痛哭了。

    林梦雅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敢情这五只蛇精病,居然是宫家的子弟!

    心,终于踏实了不少。

    起码对于她来说,这情况,不算最坏不是么?

    不就是热情了一点,激动了一点而已嘛,对于收买人心,她还是有一套的。

    “我是林梦雅,不知道各位,如何称呼。”

    她露出了礼貌的微笑,声音也婉转动听,瞬间,那五个人就立刻在她的面前,站成了一排。  “我是你大哥,宫斌!”

    “我是你二哥,宫商!”

    “我是你三哥,宫角!”

    “我是你四哥,宫徵!”

    “我是你五哥,宫羽!”

    看着这五位美男报数似的在她面前报名,林梦雅突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羞耻感,有点爆棚!

    “五位哥哥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她想给这五个人留下点好印象,尤其是因为前途渺茫,她对于宫家,则是能拉拢就拉拢。

    可她哪里想得到,已经连续五十年未曾有过女丁出生的宫家,从下到下都是恋女狂魔。

    而她,就是这几十份堪称深沉浓密的爱的唯一落脚之处。

    从未受过这种待遇的林梦雅,开启了每天都被刷新底线的日子。

    “当然!以后,你便是我们宫家唯一的女孩!若是谁敢欺负你,便是与我宫家为敌,宫家,必群起而攻之!”

    说话的,是个着玄衣的男子。

    比起成熟美男大哥宫斌来说,二哥宫商,则是个十足十的武痴。

    武功之高超,堪称变态。

    对任何人都是木着一张俊脸,堪称卫国第一冰山美男。

    没想到,妹控狂魔有了妹妹之后,笑得却比蜜都甜,这要是让他那些手下败将看到了,一定会哭着自刎。

    他们,居然输给了这货,没法活了啊!

    “那梦雅,就先谢过二哥哥了。”

    林梦雅礼貌的谢过了宫商,没想到,抬起头,却看到对方,一脸的震惊。

    “你...你方才叫我什么?”

    “二,二哥哥,我叫的不对吗?”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会吧,宫家人居然如此的喜怒无常?

    谁知道,宫商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我可是有妹妹的人了!你们听到了么,我妹妹叫我二哥哥!”

    一惊一乍间,林梦雅觉得自己的三观炸裂,节操尽碎。

    神啊!谁能来治治这群蛇精病啊!

    “好了,你别理他们。大哥跟二哥,从小就压抑,长大了难免会这样。妹妹,以后你就跟在你三哥我身边。但凡是你想要什么,三哥我都会给你弄到手!”

    说话的宫角,样子英俊,但性格看起来似乎温和敦厚的多。

    一身灰色的衣衫,既不扎眼,却也不会让人看轻了他。

    面如冠玉,气质超群,像是个稳妥之人。

    林梦雅看他为自己解惑,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看来,宫家还是有正常人的嘛。

    “多谢三哥哥,梦雅谨记在心。”

    “对了,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林梦雅对他印象好,自然是有求必应,可她现在是个穷光蛋,要什么没什么的。

    只见她那位文雅的三哥,温和的眼睛,落在了她的一头乌发上。

    “咳咳,妹妹可否赠与我一缕丝发?我...我想放在我的荷包里面,当个护身符。”

    越说,宫角的声音就越小。

    最后,他说完则是捂住了自己的脸,一脸的红色,但视线却还是勾在了她的发梢。

    林梦雅面无表情的拔出头上的簪子,撩起自己的秀发,割了一小段,递给了三哥宫角。

    “够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