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到达卫国
    即将要崩溃的安子晨,却把自己即将要倾斜而出的情绪,硬是慢慢的收敛回去。

    十几秒后,安子晨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青年,但在林梦雅的心中,他却有了不一样的评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许多事情,她也渐渐了解。

    “我也没那么高尚,我父亲出身宫家,地位并不高,是入赘到安家来的。只不过,他的性格跟品质很受祖父的欣赏。所以,我才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四叔跟九叔他们已经势同水火,董叔是四叔的左膀右臂。我除掉了他,也是为了让祖父跟九叔多看重我一些。是人,都有私心,我也一样。”

    林梦雅抿了抿嘴,最终漾出了一朵笑来。

    这人,还真是坦诚得有些可爱。

    大概是他觉得,利用了旁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始终不是君子所为吧。

    所以,他才给自己的品性,抹了一层泥。

    真君子也是真小人,她对于安子晨这样的人,从来都是升不起什么太过怨恨的心思。

    但小小的报复他一下,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不是现在。

    “也好,他们被困在那里,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你就不怕他们勾结当地的家族,当那里的土霸主么?”

    安子晨看着她,眉头轻轻蹙起,随后看着她一脸的笑意,眼中现出几分无可奈何。

    “看来,我是不得不答应你的条件了。”

    林梦雅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还可以。

    “我也实话跟你说,无论你答不答应,董叔一伙人,我都是要弄死的。只不过,你没办法把我灭口。所以,我提的条件,你还是尽量答应的好。”

    “你,这是在威胁我?”

    安子晨哭笑不得,哪里有这样威胁别人的?

    “对呀,没错。”

    林梦雅点头,眼神真诚得让他难以忽视。

    “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其实在来之前,祖父也曾经叮嘱过我,一定要告诉你实情。安家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我祖父跟九叔为首的温和派,他们主张维持现状,扶持你重掌宫家。这样,两家世代交好,共同抵御外敌。另外一派,是由四叔为首的激进派,他们主张趁机吞并宫家,好成为十大家之首。”

    情况,还真是有点棘手。

    “我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为何这次找我回去,宫家没有派任何人来呢?他们,不会不知道,安家四叔那一派,对我不怀好意吧?”

    当不当家主,其实她是不在乎的。

    但如果宫家没有一个向着她的话,那她岂不是羊入虎口,被人嚼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宫家现在势力已经大不如前,就连他们的封地,也被周围的家族侵吞了不少。而且现在,宫家的一些分支,都对嫡出一系虎视眈眈。他们要是出来,只会给你打来更大的麻烦。”

    还真是...惨啊!

    林梦雅不由得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还记得刚回来那阵,她也是一穷二白的状态。

    现在好不容易牛x风光了一回,却还是个样子货。

    大概,她生来就是个自力更生的命。

    “好吧,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一问到宫家的情况,你都会回答我。可我一旦问道宫家对我的态度的时候,你就从来都不会正面回答我呢?”

    ‘咳咳’安子晨轻咳了一下,眼珠心虚的移到了另外一边。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宫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你自己体会就知道了。”

    又是这样的答案,林梦雅现在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宫家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点,就连安子晨也不忍心说。

    但思来想去,又觉得这家伙的态度怪异得很。

    看来,有些事情还真的要自己见到才知道了。

    转身,回到了她所居住的船舱内。

    墨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送了回来,此刻,正安睡在她床前的一张小小的摇篮里。

    紧走几步,林梦雅扑到了墨言的摇篮前面,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那小子雪白娇嫩的小脸蛋。

    “小家伙,没想到还是你来陪着姑姑一起走。”

    才半年没见而已,这小子的变化惊人。

    即便是睡着了,可是五官也透出难得一见的艳丽来。

    想必长大了,又是一枚小妖孽。

    不由得,想起家里那只大妖孽,跟更小的迷你妖孽来。

    好想他们,思念如同利刃,只把她的心,翻来覆去的搅得支离破碎。

    海上的航行有些无聊,尤其是因为条件的限制,在靠近他们这边的海域内,几乎看不到任何船只的踪影。

    刚开始的时候,林梦雅还会一天天的记着天数,以至于到了后来,她都懒得去计数。

    一晃,过了十个月。

    他们从盛夏之时出发,又在初夏到达。

    当阿瑾笑着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梦雅却是愣了一下。

    时间,还真的过的好快。

    “姑姑,姑姑!”

    小小的声音从门外呼啸着跑了进来,然后一头撞入了她的怀中,也撞碎了她的愣怔。

    低下头来,抱起这个红色的小肉丸子。

    墨言嘟起红艳艳的小嘴巴,毫不吝啬的在她的脸上香了一个,然后,把手里的东西,献宝似的给她看。

    “姑姑,良叔叔给我的,给你!”

    小家伙雪白的掌心里头,躺着一只小小的海龟幼崽。

    虽然外壳还不是很坚硬,但是却也初具规模。

    尤其是那上面,纵横交错的红色花纹十分的稀罕。

    经过差不多一年的相处,船上的安家子弟,都十分的疼爱墨言。

    小家伙的容貌也越发的艳丽,林梦雅时常用胭脂,在他的眉心处点上一点红。更显得他唇红齿白,妖孽似的勾魂夺魄。

    即便是白苏,也常常在看到墨言后,忍不住发出赞叹。

    尤其是林梦雅抱着墨言的时候,一大一小,俱是风采绝色,倾国倾城。

    而墨言也黏林梦雅黏得厉害,时时刻刻都‘姑姑、姑姑’叫个不停,不是亲生,也胜似亲生。

    “你良叔叔既然是给你的,那你好好收下,有没有跟良叔叔道谢?”

    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顶,林梦雅柔声说道。

    点点头,墨言转身,把小海龟放在了桌子上的竹筒内。

    转身,再次跑到她的身前,抱着她的小腿。

    “姑姑,子晨叔叔说,我们马上就要都卫国了,你高兴么?”

    是啊,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去了那么久。

    把墨言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膝头,林梦雅的目光,却不知投到了哪里。

    “大概是高兴的吧,我每一天都盼着早一天到,却又每一天都盼着不要到。还说这些做什么呢?走吧,姑姑带你出去看看。”

    甲板上聚集了不少的人,林梦雅带着墨言来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脸上,各个都洋溢着动人的笑。

    对于他们来说,前方是归途,是一生所恋的家园。

    而对于林梦雅来说,却是她怨恨的归结之处。

    大概,这也是个轮回。

    外祖母当初费尽心思的逃离了这里,却把纷争带到了远方。

    她,则是带着这些恩怨而来,只为了做一个了结。

    终究,是没逃过去。

    “不出三日,我们就能到港。你还是提前准备一下,宫家一定会来人接你。有我们在,你莫怕。”

    安子晨清瘦了不少,眸中也难掩疲惫。

    在海上航行,他们虽然没碰到什么敌手,都大海,则是最难缠的敌人。

    多少次,他们险象环生,把一身的安危,系在那在自然面前,显得脆弱的船体之上。

    好在,虽经历了大风大浪,可他们还是达到了彼岸。

    她与安子晨之间,也多了几分信任与默契。

    毕竟,他们现在可是横跨过大海的交情。

    “嗯,有劳了。”

    林梦雅侧头微笑,眸中有跟安子晨一样的坚定在。

    这一趟,他们势在必行。

    他们的船,在五天后悄悄的靠了岸。

    虽然本应该三天就到了的,但是港口的船只太多,他们又不想惊动旁人,只好在外面多等了两天。

    从前在安子晨的口中,她只是初步的对卫国有了了解。

    但是在亲眼见识到之后,她才明白,为何阿瑾会说他们是井底之蛙了。

    从前,临天国的港口她也是看过的。

    大多数都是渔船不说,像是这种可以跨海的大船,她可是一艘都没见到。

    但是在这里,她们的船,却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艘。

    “这些都是名门望族所有的船只,咱们这艘是姑奶奶来的时候叫人藏起来的所以,有些破旧。”

    安子晨显然是见惯了这种场景,在她的耳边低声解释。

    林梦雅却抱着墨言,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眼前的港口,船只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

    各色各样的船体,与桅杆交相呼应,不过每一艘大船,悬挂的旗帜却各不相同。

    或是威猛的豺狼虎豹,或是精致的花草鱼虫,总之,他们似乎是穿梭于船的世界。

    渺小,丝毫不起眼。

    好不容易他们的船靠了岸,时隔十个月之后,她再一次踏上了陆地,只觉得掺杂了土味的空气,分外的令人心旷神怡。

    一颗选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安定了下来。

    果然,她还是适合在陆地上生活的人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