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大船起航
    “走吧白苏,我们可别耽误了人家的事情。”

    她从善如流,安静而乖巧。

    阿瑾引着她们到了船舱,舱里还算是宽敞,有床有桌椅,旁边还有个柜子,算是个不错的地方了。

    “待会,不管发生什么。大小姐跟白苏姑娘,也千万别出来。外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

    阿瑾还是一如以往,眉眼弯弯,笑得讨喜又可爱。

    点点头,林梦雅坐在了桌子边上,看了看那上面燃烧的油灯,若有所思。

    一路上,她没有跟白苏解释,而白苏,也并没有去问。

    ‘轰隆’一声,船体突然震动了一下,随后,在船舱里的她们,明显的感觉到了船,在一点点的移动。

    白苏下意识的站在了她的身边,却被林梦雅,给强行按在了椅子上。

    “别慌,是船下水了。”

    白苏心存疑惑,明明主子跟她一样,从没出去过。

    可这里的事情,怎么件件都知道呢?

    但她,已经习惯了相信林梦雅。

    主仆二人稳坐在船舱之中,没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喧闹更甚。

    “好像,打起来了!”

    白苏的耳目过人,林梦雅也是如此。

    她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叫骂之声此起彼伏。

    忍不住,还是打开了船舱的门。

    但是这一刻,她们却已经沐浴在夜空之下。

    “大小姐,您怎么出来了?”

    原来,阿瑾一直守在她的门外。

    “没什么,出来看看。”

    阿瑾并未阻拦她,反而是让开了自己的身体。

    她看到身后,有一个如同野兽巨口般的大山洞,而他们的船尾,则是刚刚脱离巨兽的口。

    安子晨,站在船尾。迎风而立,身姿更为挺拔。

    林梦雅走了上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不远处的海岸边上,那些打着火把的家伙们,咒骂不停。

    但是船,却已经越开越远。

    “夜里风凉,小心身体。”

    安子晨没回头,视线依旧落在不远处的人群。

    那些人,甚至已经开始跳海了,拼了命的往他这边游。可惜,结果却是令人绝望的。

    这艘船,绝不会再承载他们任意一人。

    “无妨,这是我第一次坐这样大的船。他们,犯了什么罪?”

    “偷盗奸/淫,贪心不足。”

    安子晨的声音很冷漠,但林梦雅却能听得出来,他隐藏于心中的痛楚。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作为交换,你告诉我安家的底线。”

    她轻声说道,语气里带着十分的笃定。

    安子晨终于侧过了自己的头,略带几分惊讶的落在林梦雅的身上。

    “你都知道?”

    微笑,无所谓的点头。  林梦雅比他还淡定,而眼神之中,是让人无法躲藏的透彻。

    “这有什么难猜的呢?”

    冲着安子晨眨了眨眼睛,这是林梦雅第一次,对安子晨没有那么重的防备心。

    “你对我毫无恨意,甚至在旁人面前,你也对我多加维护。但是,董叔的人对我下了蛊,你却不闻不问,甚至可以说,是你故意露出的破绽,给了他们机会。于是,他们就成了罪人。谋害宫家家主,别说流放了异国,就算是处死也毫不为过。”

    安子晨的眼神黯然了片刻,良久才轻轻吐出一句。

    “抱歉。”

    “不用,反正你知道他们的性格。如果没有给我下蛊的话,那么自然是给我一些清淡的吃食。一旦下蛊,为了掩盖,他们必定会在菜的口味上做文章。想必,这些之前就在你的算计之内吧。我也不傻,世上,可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好。”

    这话说完,安子晨的脸上,唯有苦笑。

    没错,他的确是利用了林梦雅。

    但是,他却丝毫不后悔。

    “从我们踏上这条路开始,劫杀我们的那些人,其实都是冲着你跟阿瑾来的。你想要除掉董叔,董叔又何尝不想除掉你。而我,不过是你们的战利品罢了。死在我屋子里的那两个人,其实只是想要绑走白苏,让我孤立无援。至于死的其他人么,则是董叔跟他的合作者,为了屠杀你的人,做出来的障眼法。不过,那些‘死人’,现在恐怕都在这条船上了,对么?”

    现在,安子晨除了安静的点头之外,已经做不出其他的动作。

    “所以,我配合了你,主动去找董叔说出了那天的事情。你拿出的那个绿翠牌,是属于董叔的人的。他以为要行迹暴露,所以才配合我们演了下去。而我的话,也提醒了董叔,他以为我身后的人,和你的人,会趁机去破坏船最重要的那一部分。所以,盯住你的人变少了,你也可以抽出不少的空闲来,寻找你们来之前就那藏好的这艘船。你的人表面上都死了,所以行动更加的迅速跟隐蔽。那些物资早就被你转移了,那场大火,也是你派人去放的。也因为这场大火,让董叔开始起了疑心,才有后面的这些事。也许,我说的会跟真实的情况有所纰漏,但应该差不多吧。”

    她笑容浅浅,安子晨却在她说完之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以前辛家的人传过消息来说,说你冰雪聪明,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只是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发现我们的破绽。”

    “我在你们养着药的那个山洞里面,发现了一个玉牌的碎片。这东西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证明身份,很重要的东西。如果不是有性命之忧的话,谁又会打碎呢?除非这个人,身遭不测。山洞是辛家在经营不假,但是幕后之人却是你们。所,最不可能死的,也是你们的人。阿瑾,混入了那些孩子当中,不仅仅是为了看药跟考验我,其实,他是在逃命。而我相公之所以没进来,是因为发现了你们的行踪。你们之所以没有为难他,不是因为你们心善,而是因为,你们已经丧失了这个能力,所以你们没急着抓我,不是么?”

    一枚小小的玉片,就能让她推测出当时所有的情况。

    安子晨只能苦笑,但他却并不知道,林梦雅之所以能熟记每一个细节,是因为脑海之中,有神农系统的帮忙。

    也就是说,只要她愿意,她是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的。

    从她捡到玉片开始,一直到她发现那个跟玉片有几分相似的绿翠的玉牌,一切都串联成了一条线,让她可以在瞬间,把所有的情况都联系了起来。

    “天成之所以死,是因为,她知道那孩子很重要,所以以此来要挟董叔。董叔恼羞成怒,才把她给杀了。但是孩子,却并没有在他们的手上。现在,你能把他还给我了么?”

    如果天成拿着孩子跟安子晨谈条件的话,即便是不成,安子晨也会留她一条命在。

    但董叔不会,在他们的人的眼中,天成再厉害,也不够是下贱的奴隶,所以,对她下手,董叔绝不会手下留情。

    更何况,天成是什么人?

    她即便是想要劝自己把机会让给她,也绝不会冒险带着孩子出来见面。

    约她出来的人,是董叔那边的。

    而她能平安归来,则是因为安子晨的人,牵制住了董叔的人。

    所以,他们在路上逃命的时候,才一直没有人来帮忙。

    安子晨也没有告诉董叔,他们具体到的日期跟路线,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董叔的人再次下手。

    这些事情,想通了一件,其他的也会迎刃而解。

    安子晨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孩子就在船舱里面,他很安全,你不用担心。我安子晨就算是再卑鄙,也绝不会拿一个孩子来要挟你。”

    果然,她就知道,以安子晨的性格,他是绝不会伤害一个孩子的。

    知道墨言平安无事,她也放下了半颗悬着的心。

    她有半年多没看到那个小不点了,也不知道,这孩子还认不认得她。

    一想到墨言,林梦雅的心,就不由得柔软了下来。

    她是很爱那孩子的,尤其是在异国他乡,除了白苏之外,就只有那个小不点跟她息息相关。

    安子晨看到她的表情后,眼中却浮现出几分的落寞。

    “如果,如果静轩还在的话,应该跟你差不多大了吧。早该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是你的兄弟么?”

    安子晨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他是安家一个家奴的孩子,生在安家,长在安家。我小时候身体不好,都是静轩在照顾我。”

    “你们的感情很好?”

    “嗯。”

    安子晨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对过去的回忆。

    大仇得报,有些记忆,也终于有了开启的理由。

    “静轩是个很乖巧的孩子,父亲曾经许诺,等我成人之后,就可以请祖父,让静轩脱了奴籍,然后收为义子。他对我有大恩,他的父母,都是我了救我而死。我们两个从小在一起长大,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但是,就在我十三岁的时候,静轩突然失踪了。我跟父亲怎么也找不到他,半个月之后,董叔以一株百年难寻的药,成为了四叔的心腹。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养着那株药的泥土之中,埋着的,就是静轩的头颅。”

    林梦雅看到,安子晨的五指,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