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夜半偷走
    董叔眸中的阴狠不断翻滚,林梦雅知道,像是他这样野心十足的人,必定不想被人,困在这处。

    “我即刻派人,加强守卫!”

    “慢着。”

    林梦雅却叫住了董叔,她知道他们必然归心似箭,但有些事情,急不来。

    “要是现在增派人手,恐怕会打草惊蛇。而你们又怎能分辨的出来,谁是忠,谁是奸么?”

    “难不成,你要我们坐以待毙!困死在这穷山恶水之间么?”

    董叔的脸上已有不耐,林梦雅摇摇头,继续说道。

    “依我看,想要让这种大船,彻彻底底的沉下去,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所以,他们稍微长了一些脑子的话,想必会选择一处,既不会让人轻易的察觉,又能让船彻彻底底的沉没,而且在此之前,你们也没办法修理的地方。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董叔跟安子晨看着林梦雅,深色之间有少许的犹豫。

    大概是不能了解,为何林梦雅会主动帮他们。

    毕竟,她本身的意愿,是不想离开这里去卫国的。

    “你们不用怀疑我,我之所以要帮你们,是不想留下什么祸患。你们卫国人的招数我算是领教过了,想要过清净的日子,那就得跟你们走一遭才成。”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有些淡淡的厌烦的情绪。

    董叔跟安子晨眼中的疑惑渐渐打消,按照她的性子,愿意协助他们,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不过,这一次林梦雅的回答在情理之中,两个人也就没有了怀疑的理由。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既然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你,这几天,你还是不要轻易出门的好。”

    语气里暗含着警告,意思再清楚不过,是让她不要碍事。

    说到底,董叔还是不相信她。

    不过林梦雅丝毫不在意,毕竟,他们本就不属于一路人,她也懒得去管这些家伙们的闲事。

    “我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出门,但二位,有些事情我先说明白。你们留在这里,是死是活我不管,我可不会轻易的跟你们去送死。”

    话已至此,林梦雅也没有再跟他们啰嗦下去的必要,带着白苏,从容离开。

    一路上,所有安家的人的目光里,都深埋着某些东西,蠢蠢欲动。

    林梦雅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极其的危险。

    一旦船被毁掉,按照董叔的个性,说不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再造。

    而她,则是这里唯一的筹码。

    那些安家子弟们,若是留在这里,也会拿她来要挟。

    走与不走,与她来说,都是险境。

    默然回到北院,林梦雅与白苏端坐在正厅内。

    “实在不行,我就带着主子杀回去!”

    白苏满脸肃杀之色,并非是她莽撞,而是那些人,在利益的面前,恐怕会难以保存理智。

    “还没到鱼死网破的时候,安家既然派人来回收我,你觉得,他们会没有后招么?”

    “可那个董叔,即便是咱们平安上了船,他也会对主子你不利的。”

    林梦雅抬头,看向了白苏,唇边勾起一抹复杂的弧度。

    “谁说,那个后招是董叔了。”

    “不是他,难道是——不对吧,这几天我看得分明。除了阿瑾之外,安子晨能调动的人手极其有限。要不是这样,他又怎么可能,受那些人的欺负?”

    白苏说的没错,但她说的,都是表面上能被所有人看到的。

    眸光流转,一道精光一闪而逝。

    就连白苏,她也没把那件事情给说出来。

    火光冲天之时,她只嗅到了空气里,属于木头跟火油还有棉花的焦味,至于粮食的焦香味,她可是半点都没嗅到。

    “看着吧,事情,总不会那么简单的。”

    物资没了,想要重新筹措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年辛家供奉的银钱不少,所以安家才能这样肆意挥霍。

    林梦雅一直安守本分,跟白苏在北院里几乎是寸步不离。

    每日三餐,也是由别人端进来,然后她们吃完以后,再送出去。

    不过这几日,给他们送餐的人,则是换成了一个安家的仆从。

    林梦雅着意打听了几句,只说董叔戒严了门户,以防外贼进去。

    这人到不算是蠢到家了,兴许还有救。

    回身,到了内堂。

    今时不比往日,大概是因为她们两个从来不出门的缘故,饭食越发的清汤寡水。

    不过今天送来的各色菜色,却是浓油赤酱,肉香菜美。

    “安家不知道想起什么了,给我们拿来这么多好吃的。”

    于口腹之欲上,林梦雅跟白苏差不多,都没什么具体的要求。

    但是也知道,对方是在有意怠慢她们。

    这种小事,自然不会是安子晨或者是董叔下的令。

    看着这些饭食,林梦雅摇了摇头,有这样的小辈,安家不完都难。

    “嗯,也算是他们的好心吧。你去后面,给我拿些热水来。”

    白苏不疑有他,立刻照办。

    看人离开了,林梦雅这才悄悄的拿起筷子,在几盘菜里面,细细的扒拉出几粒花椒模样的东西出来。

    “这卫国人还真奇怪,做菜怎么喜欢放这么重的料。”

    总体来说,总体来说,烈云跟大晋的菜色,多以咸鲜为主。

    这几天他们吃的清汤寡水,如今又送来了这些东西,所以,白苏才会觉得奇怪。

    “十里不同俗,这大概是他们那边的特色。也别拂逆了人家的好意。我不是叫你拿水来了么,多喝些水,省得口舌生疮。”

    ‘花椒’们,被她有意的扔在了一方帕子上。

    趁着白苏不注意的时候,林梦雅收到了自己的袖口里。

    二人吃饱喝足,白苏照例去还这些餐具,林梦雅这才起身,把帕子轻轻的丢在床下,用了薄薄的细土埋上,并为声张。

    一连三天,皆是如此。

    外面依旧是一片风平浪静,但是对于林梦雅来说,却没那么太平。

    刚刚入夜,主仆二人坐在廊前乘凉。

    虽说北院的建筑很通透,不管在哪一处都有徐徐清风吹过,但白天的温度却是渐渐扬起。

    她们两个如今话也少了,毕竟是在敌营,前有狼后有虎,她们所透露的信息越少越好。

    不过,好在她们两个早就默契十足,一个人想做什么,只要用眼神知会给另一人便可。

    白苏正站在她的身边,给自家主子剥桔子,就听到墙那边,好像是传来了什么声音。

    人影迅捷如风,一下子就蹿了过去。

    林梦雅也随时扣住了袖中暗弩的机关,另外一侧,花鬼小蛇肆意游走于袖中。

    “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白苏的剑偏了半寸,落在阿瑾的脖颈上。

    那小子今日穿了件夜行人,鬼鬼祟祟的翻墙而入,一看,就没干什么好事。

    “有话进来说,白苏,别紧张。”

    林梦雅倒是没露出什么意外的情绪出来,似乎已经预料到阿瑾的到来似的。

    到了她身前,她才看到,阿瑾的背上,还背了一个小包袱。

    “你们快点把这两件衣服换上,快,时间不多了!”

    阿瑾利落的结下包袱,从里面翻出两套同样的夜行衣出来,交代了白苏的手上。

    后者询问的看向了林梦雅,却看到自家主子,自动自发的接过一套,往屋子里头去了。

    没用上几分钟,她们就打扮得跟阿瑾一模一样。

    “你们俩跟我走,千万不要出声,不要惊动那些人!”

    阿瑾压低了声音说道,林梦雅点点头,白苏一样。

    不过三个人并没有翻墙头,而是到了北院最里面一个小院子里头。

    阿瑾轻车熟路的抽出了几块青砖,然后在里面掏弄了一阵之后,一道半圆形的小门,无声的出现了。

    冲着两个女子做了个‘走’的手势,阿瑾率先进入。

    小门,在他们的身后关闭,里面漆黑一片。

    白苏下意识的握紧了林梦雅的手,护住了她的身前。

    这里很安静,只听得到他们三个的脚步声。

    空气很湿润,而且走着走着,她还能听得到海浪跟海风的声音。

    不知道走了多久,阿瑾终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可以照明的火折子。

    虽然只能照亮一点点,却不至于让人心中惶惶不安。

    她们,是在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里穿行。

    直到前面,再次传来其他的动静之后,他们三个,也渐渐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前方,火光盈盈,十几个人拿着火把跑上跑下,然后,她看到了一艘船。

    那是一艘足以横跨海洋的大船,尽管林梦雅没有什么航海的经验,却也知道,这样规模的大船,在古代来说,已经融合了相当先进的造船技术了。

    在阿瑾的引导下,她们两个终于踏上了大船的甲板。

    “你们来了,一切还顺利么?”

    安子晨出现在她们的面前,这一次的他,再也没有在董叔的面前,那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眼角眉梢,皆是自信。

    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还好,不过接下来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

    林梦雅意有所指,打着只有他们二人才知道的哑谜。

    安子晨笑了笑,眉目依旧儒雅亲切。

    “外头冷,还是去船舱里暖和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