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暂居北院
    一群安家的男人只觉得脸上无光,连看林梦雅的眼神里,都多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友好。

    林梦雅就当看不到,而白苏默默的走到自家小姐的身后,手中的长剑横在面前。

    意图跟明显,她们,不好惹。

    董叔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最终归为一片慈和。

    他收敛起自己所有的不满,转而变出了一副和善的模样。

    “宫小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这里的确也有宫家的一部分。您说的对,如何处理,也得是要宫家发话还行,我们倒是僭越了。还请,宫小姐原谅。”

    林梦雅听得他的话,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个董叔还真是个人物,不过她也无意把脸面完全丢下。

    “董叔说的有道理,我一个小辈,哪里会怪罪您呢。的确是我手下人不懂事,白苏,给各位道歉。”

    白苏冷下一张脸,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剑,冷硬的抱拳说道。

    “给各位赔礼了。”

    林梦雅挑起自己的眸子,看向了董叔。

    那群安家的男人们也不敢再惹事,纷纷把目光,也投向了董叔一人。

    “既如此,这小小的误会,也就可以消除了。大家都散了吧,宫小姐,里面请。”

    “董叔请,还有件事,我姓林。”

    她淡然一笑,带着白苏大摇大摆的进了宅子。

    剩下安家的那群男人们面面相觑,董叔阴沉了一张脸,半晌才吐出一句话。

    “走。”

    那丫头怕是在告诉自己,宫家是什么,她并不稀罕。

    宅子跟外面一样,是林梦雅想象不到的奢华。

    虽然她之前在昱亲王府的院子也是精雕细琢,但更多的大家的匠心独运,而并非是一味的堆砌摆阔。

    所以,这宅子美则美矣,但却没有半点的美感。

    她着意瞧了瞧,发现那些烂俗的装饰,还很新。

    看来,很有可能是那群安家人搞的名堂了。

    品位这东西,还真是因人而异。

    “大小姐,这边请。”

    阿瑾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双眼睛,含着笑意弯弯,给她引路。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我先声明,要是跟那群人住一起的话,那我宁可还住在马车上。”

    林梦雅撇了撇嘴,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厌恶。

    阿瑾立刻摇头,眼神里,还有几分对林梦雅的崇拜之情。

    “不不不,这宅子是宫家跟安家一同修建的。要论规矩的话,安家住在南院,宫家住在北院。只不过,宫家这次没来人,所以,稍稍有些破旧。不过大小姐别担心,我跟三哥已经提前带人打扫过了,绝对干净。”

    林梦雅点点头,带着白苏,放心的跟在了阿瑾的身后。

    一路上,阿瑾活泼得很,就是不停的偷看林梦雅跟白苏两个人。

    搞得她们两个,一头雾水。

    “阿瑾,我们俩,怎么了?”

    少年笑嘻嘻的转过身子倒着走,声音却压得很低。

    “您真厉害!这一路上,董叔仗着自己是四老爷那边的人,可给三哥我们不少气受呢。就是在族中,也没人敢让董叔,吃这么大的亏呢!”

    林梦雅无语了,其实她也没做什么。

    安家对她无礼在前,即便是真的有宫家人再次,她也会这么做。

    但有一件事情,她必须注意了。

    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她得谨防着董叔,会动什么手脚。

    不过明面上,董叔应该是不敢的,毕竟,他还是忌惮着宫家。

    “我们到了!”

    说是北院,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大院子而已。

    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来过了,院子门口的匾额上头,偌大的‘北院’二字,已经有些斑驳掉落的痕迹。

    但从整体的风格来看,更见端庄大气。

    打开院门进去之后,干净而又清爽的布局风格,倒是让林梦雅颇为喜爱。

    跟着阿瑾走到了主屋,却发现里面除了家具之外,没几个装饰之物。

    整个屋子显得格外的空荡,几个橱子的格子里面,空无一物。

    林梦雅扫了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贪得无厌的人,总归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大小姐,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我跟三哥会尽量帮你想办法。”

    阿瑾有些不太好意思,虽然不是他做的,但到底都是安家的人。

    不过,他能做的事情有限,倒是真心想要弥补。

    林梦雅摇了摇头,这里只是个中转站而已又不会常住,她也没什么太多的要求。

    “我们大概,要在这里待多久?”

    按照宫家的形势,她越晚回去,情况就会越糟糕。

    而且,这一来一回在路上就需要差不多两年,她真怕自己要是耽误个几年的话,会因为过于思念这里的人,焦灼而死。

    所以,还是越快越好。

    “最多不会超过五天,因为之前我们回来的日子不定,所以在海上航行的一些物资并没有提前购置。淡水跟食物,都需要补充。”

    这些她都清楚,别的不说,在海上航行如果没有淡水的话会很麻烦。

    不得已,她只能按捺住自己的性子,等五天再说。

    “我知道了,这几年我跟白苏都是深居简出。要是没有什么事,你跟安子晨也不要常来这里。我们会自己小心,你们也需要多加注意。”

    别的不说,就冲着刚才安子晨没有袖手旁观,她对安子晨和阿瑾的看法,就改观了不少。

    更何况,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她们周围便是危机四伏。

    “我知道了,大小姐,你们早点休息。一会儿,我会把餐食送过来。”

    林梦雅点点头,让阿瑾离开。

    白苏正好去关门,也去检查左右,确定平安无事之后,才回到林梦雅的身边。

    “没有人看着,还算是安全。”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歉意,看着白苏。

    “方才的事情,你受委屈了,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

    表面上,这群安家的人,只是在为难白苏。

    但林梦雅哪里不知道,他们在骨子里,也是看不起自己的。

    真是可笑,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凭什么他们卫国的就能高人半头呢?

    “哪里是委屈,不过,他们可不知道,费了千辛万苦带回去的人,可不是一只听话的小绵羊呢!”

    这点小事,白苏半点没放在心上。

    她跟在林梦雅身边那么久,主子的心思,她比任何人都明白。

    “这话不能这么说,本来我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是他们非得要我去,既如此,我要是不做出一些事情来,岂不是对不起他们?”

    安子晨说,其他跟宫家有姻亲关系的家族,都对宫家虎视眈眈。

    可宫家跟安家的关系可是最近的,就连她的外祖母,都流淌着安家的血脉。

    他们,恐怕也是宫家最忌讳的那只狼。

    在这个节骨眼上,安家力排众议,把她给接回去,只怕也没安什么好心。

    倒是宫家的态度,值得琢磨。

    明明知道那些人都对她不怀好心,为何还要让一个并不牢靠的安家来接回自己呢?

    还是说,宫家根本就不想她活着回去?

    无论是哪个理由,风雨飘摇之中的宫家,都让她心生警惕之心。

    “行了,咱们俩也别瞎捉摸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对方划下道来,咱们就得接着。这几天你跟我都机警点,还有我之前交给的东西,万不可离身,知道么?”

    白苏机警,而且伸手很好。

    所以一切她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是尽数交给了白苏。

    “主子放心,东西一个都不会少。”

    “我不是说那些东西,而是,我昨天交给的那个荷包,你一定要揣好了。尤其是晚上,千万不能丢了。”

    白苏不解其意,但还是本能的点头答应。

    主仆二人用过了简单的晚饭之后,早早的洗漱休息,躺在了床上。

    今夜,她们俩个依旧睡在一个屋子里,但意外的是,林梦雅并未让白苏替她守夜。

    一晚好眠,林梦雅跟白苏早早起床。

    而此时,阿瑾已经端着早饭,在院子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

    白苏开了门,少年就蹭的一下蹿了进来,嘴里头鼓鼓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的倾诉欲。

    只是安子晨的规矩严格,现在到了宅子里头,阿瑾更不敢放肆了。

    倒是林梦雅瞧着他好玩,有心想要逗逗他,不紧不慢的问道。

    “你这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了?我猜猜,这荒山野岭的,难不成,昨晚有精灵鬼怪到访了么?”

    阿瑾立刻逮到了机会,嘴巴连珠炮似的往外倒。

    “比那还奇呢!昨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两个人!大小姐,您是没看到董叔的那张脸,比石头还硬呢!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人死了,董叔却不着急找凶手。难道,他们真的是被精怪杀死了的?”

    林梦雅慢悠悠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温水,喝了一口气之后才说道。

    “我哪里知道,人家故事里面的精怪,都会化身成女人,吸取男人的阳气。我跟白苏都是女流之辈,人家精怪不稀罕。”

    阿瑾似懂非懂,只觉得今天的林梦雅,格外的——格外的难懂些。

    “好了,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今晚上,你可要告诉你那三哥,门窗一定要插好,千万,别忘女妖精钻了空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