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下马之威
    “所以,你觉得安子晨他们,并不可靠,对么?”

    “嗯,我怕万一在路途上,会出什么意外。既然,你能带我走,那是不是也能带别人走呢?干脆,我们多带上一点人,这样,即便是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还是别带了,白苏,你只要记住,不管是在哪里,你都不能离开我身边一步就可以了。咱们姐妹二人联手,恐怕也没人能杀了我们。”

    “嗯。”

    话是这么说,可林梦雅跟白苏一样,心里都没什么底。

    经过昨天的突然袭击之后,林梦雅跟安子晨改变了路线。

    听安子晨说,这些家族一来是不屑于跟这些试炼地的人打交道,二来,他们为了保护好自家的继承者,一般情况下,都是在试炼地找一个势力还算是不错的家族,用本家的资源去培养。

    所以,除了辛家之外,他们倒是跟别的家族没有什么太大的牵连。

    他们与其在山中抱头鼠窜,还不如走大路。

    安子晨也觉得很有道理,几个人在村子里头买了一辆简陋的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城镇。

    之后又采买了一些物资之后,继续上路。

    有了前车之鉴,安子晨这一路上倒是极为的小心。

    他断开了跟自己的人的联系,甚至何时达到碰头的地点的事情,他也没跟自己的人提起。

    林梦雅越发确定,问题,是出在安家自己人的身上了。

    只是,安子晨有他自己的骄傲,林梦雅也不能越俎代庖。

    不过暗中,却是跟白苏商量了不少防身之策。

    一个半月的路程上,倒是意外的风平浪静。

    “大小姐,明日我们就能到了。”

    阿瑾的脸上有些喜色,想来,是觉得要回家了,所以才如此高兴。

    林梦雅点点头,心里头却有些怅然若失。

    真的要离开了,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回来。

    “我们要在床上,航行多久呢?”

    她开口问道,阿瑾难得快言快语的回答她。

    “至少需要八个月。”

    林梦雅点点头,怪不得无人知道海那边还有一个强大的卫国。

    原来的临天国不过是个小小的渔港,后来左家先祖费尽心思,才有今天的规模。

    在航海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想要横跨这一片海,无异于天方夜谭。

    况且,卫国一定会阻挠这些周边国家的发展,想要彻彻底底的挣脱这些家族的限制,表哥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又在马车里过了一夜,天不亮,他们便再次上路。

    直到午饭时间,车子,才行驶到了一条小路之中。

    周围,都是悬崖峭壁。但林梦雅却并不担心,会有什么伏击。

    因为那些悬崖顶端都十分的狭窄,几乎没有容人落脚的地方。

    除了这一条小路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林梦雅跟白苏在马车里对视一眼,稍稍的有些紧张。

    不知道,她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大小姐,我们到了。”

    终于,马车停止了摇晃。

    阿瑾先跳了下来,而安子晨则站在下面等她们。

    等到白苏扶着林梦雅下了马车的之后,面前,已经站了不少的陌生人。

    男女都有,不过那些女人们,大多数都柔弱无骨的贴在男人的身上。

    他们的身后,是一处极大极华丽的宅院。

    不知为何,林梦雅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不喜。

    “子晨,见过董叔。”

    安子晨向其中的一个男人行礼,那人不过五十岁上下,一身的绫罗绸缎,倒是无边富贵。

    五官还算是俊朗,只不过眉宇间多了几分煞气。

    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如今安子晨这样礼貌周全,那位董叔却并不在意面前的安子晨。

    只扯了一抹笑在唇边,几步迎了上来。

    “宫小姐一路辛苦,还是去宅子里面休息吧。”

    纵然他努力做出一副亲和的模样,可林梦雅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不屑来。

    心思微微一转,她微微颔首,姿势优雅,大方得体。

    跟随董叔,往院子里走去。

    “站住!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污了我们安家的宅子。”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林梦雅身子顿了顿,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正要阻拦白苏。

    那丫头倒是不为所动,只是周围的人,却都是一脸的不满。

    旋即,她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碍于她是宫家的人,那些人才不敢造次。

    可白苏不是,她算是这试炼地里的人。

    只怕在这些安家人的眼中,试炼地的人,就如奴隶一样。

    林梦雅眉头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位董叔。

    “宫小姐莫要误会,你乃是明珠蒙尘,自然是与那些下贱之人不同的。我已经为你安排了更为伶俐的侍女,她们都出身名门,必不会如旁人一般的粗俗。”

    当她傻么?

    瞧这架势,分明是想趁着她还没到宫家之前,就先变成安家的傀儡。

    “董叔,这,不合适吧。林小姐毕竟是宫家的人,我们,不好做这个主。”

    此时,安子晨那不合时宜的坚持,又犯了董叔忌讳。

    “子晨,你怎能跟董叔顶嘴。莫不是忘了,你已经是安家的人了么?”

    董叔身边,立刻有人跳出来教训他。

    可安子晨尽管弯腰行礼赔罪,可依旧据理力争。

    “董叔莫要生气,子晨只是按照规矩行事。临行之前,祖父一再叮嘱,我们寻回宫家的后裔,也只是为了还宫家一个人情。切不可,插手宫家的家事。”

    这小子,倒是耿直得让她有些意外。

    他说完之后,董叔的眼神越发的冷意盎然。

    “子晨,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董叔的语气,却是越发的轻柔。

    “我只不过是觉得,以宫家小姐的身份,若是要一个奴隶贴身伺候,未免失了她的身份,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

    这下子,安子晨无话可说了。

    但是,他依旧选择站在林梦雅的身边,其立场,不言而喻。

    短短几句话,林梦雅倒是对安子晨改观不少。

    那董叔也不敢真的拿他如何,只能示下手下,去拿下白苏。

    林梦雅不言不语,甚至也没开口求情。

    董叔脸上带着客气,可心里头却是对她的无情蠢笨而冷笑不已。

    他还当宫家的女人有多大的能耐,到头来,不过还是一个贪图富贵的俗物罢了。

    “来人,拉下去!”

    一声令下,几个下人打扮的男子,便亲自去抓人。

    可没想到,几道银光闪过,那几个男人却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岂有此理,你们,把她给押到后山,即刻处死!”

    董叔显然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敢反抗,眸中划过一抹阴鸷,冷声命令。

    “安子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可不仅仅是你们安家的试炼地吧?”

    一直没吭声的林梦雅,此刻却恰好发问。

    安子晨知道她定然是不满了,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是,这里的确是安宫两家所有。”

    “哦,是么?我还以为,这里以后只有你们安家能做主了呢?看来,我回不回宫家也不怎么重要,以后,都让你们安家说了算就好。”

    她的声音绵绵软软,任是谁,也听不出她话里有什么不满的意思。

    但这话,却是好说不好听。

    登时,安家的几个人,都楞在了原地。

    “宫小姐,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常年在外,不知道家里头的规矩。这些试炼地的奴隶,一般是不能带回卫国的。若是让人知道的话,难免会看轻你些。”

    林梦雅笑了笑,漫不经心的看着董叔。

    “要看轻,那也是回到宫家之后了。难道说,安家现在已经可以代替宫家执掌家规了么?安子晨,这一点,你怎么没跟我说明白呢?”

    看她只冲着安子晨说,分明是不把董叔放在眼里头。

    其他人的眼里头,对她不满的情绪渐渐滋生,想来,是觉得她不识抬举。

    可惜,林梦雅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介意这种事的人。

    转过身,笑容可掬的看着众人。

    “还是你们觉得,现在是震慑我的大好时机呢?说实话,我要是你们的话,最好是选择怀柔政策,比如,买通我身边的侍女。好让我在你们身上,落下一个好印象。可你们,上来就要拿我的人,怎么,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头么?”

    林梦雅这话,直直的戳了这些人的心窝子。

    不过,她原本也不想闹得这么僵,谁让这些人,做事做事的这么直接,半点面子也不给她。

    她知道,若是在此事上她态度稍微软一些,只怕以后,就会受到这些人永无止境的摆布。

    与其如此,她还不如撕破了脸,看看他们究竟还有什么招数。

    “宫小姐,你这可是误会我们了。我们宫家跟安家世代交好,董叔也算是你的长辈,难不成,我们还会害你不成?”

    立刻有人跳出来当和事老,同时,林梦雅心里头也有了几分算计。

    看来,至少在表面上,宫家的人,还是不能对她如何的。

    如此,她也算是有了底线。

    “既然是我误会了,那我就向各位致歉。至于亲戚不亲戚的,还是回到宫家再说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