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绿翠玉牌
    白苏身轻如燕,几步就跑到了她的面前,想要拉住她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

    林梦雅冲着她晃了晃自己受伤的殷红,闪身躲开了白苏的触碰。

    “你的手!”

    看着她受了伤,白苏咬紧了牙关。

    “我没事,下面的情况如何了?”

    她身体的恢复力一向不错,手上的伤口虽然有点深,却不至于会造成什么太大的麻烦。

    “是来了不少人,不过,我看阿瑾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太对。后来,那位安公子也杀了上来。我看他们还撑得住,就马上上来找你了。”

    点点头,林梦雅心里头也有不少的疑问。

    “他们是不是好像知道,如何去对付这些活人傀儡?”

    白苏愣了一愣,随后点头回应。

    “主子,这会不会是,他们做的苦肉计?”

    之前,安子晨跟阿瑾明明说过,这些活人傀儡,是别人家培养出来的。

    既然如此,那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得心应手?

    “你还记得之前,我在出了地宫山洞之后,给你的那个玉石的碎片么?”

    白苏立刻从随身的荷包里头取了出来,小心的放在林梦雅的手上。

    后者翻来覆去的看,最后,从喉咙里溢出一句冷哼。

    “走,去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

    白苏立刻在身前开路,林梦雅正想着玉片的事情,却觉得一道微凉,缠上了自己的脚踝。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条花鬼小蛇,就缠到了她的手腕上。

    回身看了一眼满地的虫尸,看来,这小东西应该是最后的胜利者。

    鼻间嗅到花鬼身上,发出的淡淡的香气,似藏有一股子悠然冷意。

    看着自己的衣裤上,留有的泥土跟血的痕迹,她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好在,既然是用她的血养出来的,那这条花鬼,自然也会听她的话。

    拢了拢衣袖,跟着白苏下了山。

    山下的拼杀也已经告一段落,几十条尸体,纵横交错的躺在林间。

    几步之外,安子晨跟阿瑾,则是形容狼狈的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哪怕是在看到林梦雅之后,也只能微微点头致意。

    抬眼看了一下那些尸体,辛家的手段她领教过,自然知道,那些人,被培养出来就是做杀人之用的。

    如今尽数都死了,想必也是一种解脱。

    安子晨跟阿瑾已经脱力,如今再也没有一战之力。

    林梦雅心中转了三转,最终还是把那枚在黑衣人身上寻得的玉牌,丢给了安子晨。

    “林姑娘,你这是何意?”

    安子晨接住了玉牌,抬眼问了一句,他只觉得林梦雅的态度,似乎跟之前稍有些不同。

    这几天的相处之中,他们之间倒也算得上是融洽。

    “这东西,是从一个袭击我的人身上拿下来的。我想,你们应该能认识。”

    林梦雅扯了扯袖子,淡然说道。

    如果这是一场苦肉计的话,那安子晨之前说的话,她可一个字都不会信。

    既如此,她才不会傻乎乎的跟他们去什么卫国,也许,这些都是假编的,为的,只是骗去她的信任。

    但这几天,她也是在言语之中有诸多试探。

    安子晨说的字字句句,都不漏痕迹,她才信了他。

    如今,她却只能把这信任,暂时搁置在一旁。

    定定的看着那两个男子,她,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是,这是我们安家的绿翠牌。只有安家的内室子孙才可以佩戴,怎么会...”

    安子晨突然间沉默了下去,想必是也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我,需要一个解释。”

    她看向安子晨,神色不变,却让安子晨的心头,略略发紧。

    紧紧握住手中的玉牌,安子晨心中所想,盘旋不定,最终,也只能落在,那个他最不想相信的答案上面。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明。但请林小姐,相信我的诚意。”

    “三哥,难道是,是四叔那边的人?”

    阿瑾极为细小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林梦雅不动声色,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安子晨并没有现出躲躲闪闪的心虚之色,反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玉牌,良久,才开口回应道。

    “难说。”

    安子晨在这方面,还算得上谨慎,所以,即便是心里头有所怀疑,在未确定之前,也绝不会乱说。

    林梦雅心里头还是有个疑影,但如果真是苦肉计的话,他们也应该矢口否认。

    可现在,他竟然一声不吭的应下了,如此一来,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我暂时可以信你,而且如果这东西真的出自安家的话,只怕你们的麻烦,要比我大得多。我也不妨告诉你们句实话,我林梦雅的确是没什么大本事,但绝不会任人欺负。想要我的命,那就得做好,以命偿命的准备。”

    如今,花鬼已然不同凡响。

    而且拜她体质所赐,那些能够杀人于无形的蛊跟毒,对她全然失去了作用。

    之前,只是因为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的她,可不会对任何人留情面了。

    “多谢林小姐。”

    安子晨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依旧是硬撑着向她行了一个礼。

    四个人缓步走到了山下,他们的马车已经被烧成焦炭,看来,唯有用双腿,在天黑之前,走到城里面去了。

    不过,从天亮到天黑,四个人只找到一个还算是热闹的村子。

    白苏前去交涉,直说林梦雅跟安子晨是一对出来游玩的兄妹,路途上碰到了强盗,好不容易脱身,这才狼狈不堪的跑了出来。

    村里民风也算是淳朴,更何况有白苏拿出来的一锭银子作为陪衬。

    很快,他们四个,就被以位王寡妇迎到了院子里。

    “公子小姐,我家就我一个人,你们四位需要点什么,尽管开口,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得了银子,王寡妇脸上也是喜气洋洋。

    林梦雅进门观察了一圈,这院子虽然不大,但胜在干净整洁。

    王寡妇这人眼睛里透着精明,但神色也是坦坦荡荡,不藏半点祸心。

    衣着也朴素,说话办事也着实响快,看来,倒是个稳稳当当过日子的女人。

    “那就多谢大嫂了。”

    她样子本就长得漂亮,说话也柔声细语,王寡妇看着喜欢,做事也就尽心。

    王寡妇带着两个姑娘到了主屋,又烧了不少的热水给她们二人洗漱。

    等到再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裳过后,王寡妇也做好了饭菜。

    “二位姑娘,委屈你们穿我年轻的时候的衣裳了。我们这个村子,年轻的女孩本来就少,你们来的匆忙,我也不好打扰人家。”

    王寡妇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想来是收了人家的钱的关系。

    林梦雅也不嫌弃,摇了摇头。

    她正想买几身普通的粗布衣裳来穿,免得惹人注目。

    此时,安子晨跟阿瑾也从厢房走出来。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忍不住脸上都带了一抹笑。

    他们这样子,哪里像是什么王公贵族,倒像是这村里头的小年轻一样。

    用过了粗茶淡饭,王寡妇自己在厨房里收拾,四个人坐在院子里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经过了白天的事情,林梦雅对安子晨虽然起了戒备之心,但她还是想要知道,关于卫国的一些情况。

    但她很快发现,关于安家的事情,安子晨大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一旦她提到宫家,不管是安子晨还是阿瑾,态度都极其微妙。

    要么就把话题岔开,要么,就顾左右而言他。

    林梦雅现在,对于这个神秘的宫家,可是越来越好奇了。

    安子晨想必是也看了出来,清了清嗓子之后,才开口问道。

    “林小姐如果回到宫家的话,想必这名字也是要改一下的。”

    林梦雅迟疑了几秒之后,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姓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林梦雅。”

    她之所以跟着安子晨跟阿瑾回到宫家,不是为了执掌宫家,成为那个什么家主的。

    她的目标从未改变过,只希望能和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而已。

    安子晨也没再劝她,只是苦苦思索一会儿之后,才低沉开口。

    “其实,你回到宫家也不是什么坏事。”

    “三哥!”

    阿瑾急急的喊了他一声,冲着他摇了摇头。

    安子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告罪一声,起身跟阿瑾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里头。

    “主子,天色不早,您也早点休息吧。”

    才不过一晚,林梦雅手上的伤口,就结成了薄薄的血痂。

    白苏把她换下来的布条烧掉,然后掺上药粉,埋在了土中。

    又给她的双手包扎之后,两个人才并排躺在王寡妇家正房的里屋。

    这里的夜里,除了月亮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光源。

    林梦雅双目微闭,却有些睡不着。

    “主子,你睡了么?”

    白苏轻轻的叫她,林梦雅缓缓的吐出一个字来回应。

    在马车上晃了这么几晚,如今住在床上,她却是睡意全无。

    “我总觉得,这个安子晨不像是坏人。但是,今天我在山下看到,他们分明是知道如何应对那些活人傀儡,所以,我觉得有些不安。”

    本来,白苏是要给林梦雅守夜的。

    但碍于她一再坚持,所以也脱鞋上了床休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