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杀镇守使
    再次踏上远离之路,林梦雅却没有多余的时间伤心难过。

    安子晨的确是个君子,而且十分有诚意。

    关于天成的死,他也告诉了林梦雅真相。

    “那个叫龙梦茹的女子,不知是从何处得知了你的真实身份,她知道那孩子对我们来说关系重大,所以带着孩子来跟我们谈条件。说你一定不愿意跟我们去,而她知道你的一切,也可以模仿你的言行,想要代替你去宫家。我自然是没有同意,所以,她才私下里约了你,想必是要说服你的。”

    马车奔驰,安子晨跟阿瑾坐在车外,侧着身子,跟车里头的林梦雅说道。

    天成的野心还真是不小,这样的事情,也唯有她才能干得出来了。

    “她恐怕是跟别人合作了,才知道宫家的事情。此人野心不小,不过,那孩子,你们可知道他的下落?”

    天成的死,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她也不想一想,若真的那么容易,宫家跟安家,何须费那么多的力气,找个人冒充不就可以了。

    “那孩子...”

    “三哥,我们的人,要到了。”

    安子晨刚想说,阿瑾的声音便隔了一段。

    这少年,倒是比安子晨更有心眼一些。

    隔着门板,林梦雅也看不到他们二人有什么交流,转念想了想,她还是继续说道。

    “那孩子是我收养的,等于我半个亲生子。你们若是知道他的消息,不妨跟我说句实话,无论如何,那孩子我都是要找回来的。”

    她以前以为墨言,不过是个被人抱养的孤儿,却不想,这孩子的身世,居然如此神秘。

    外面的一大一小沉默了许久,直到她都觉得有些不抱希望的时候,才听到了安子晨的回答。

    “那孩子,的确是我们人手里头。”

    “三哥,你!”

    阿瑾又想阻止,语气有些气急败坏,显然是拿这个家伙没辙。

    “阿瑾,林小姐如果回到宫家,那爷爷跟九叔,必定也是要跟那边决裂的。到时候,谁还顾得上圣体?”

    安子晨的语气有些击破,林梦雅虽然听得不是太明白,但有一点她听明白了,安家想必也不是铁板一块。

    “好...好吧,但是...唉,可是,得到圣体,是四老爷那边的人,谁知道,他会不会还给我们。”

    林梦雅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得,她这还没走呢,就得面对内斗。

    “应该不会,圣体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林小姐,到时候你就一口咬定,那是你兄长的孩子。我跟阿瑾从中斡旋,希望能救得了那孩子。”

    “多谢了。”

    这几天她算是摸透了安子晨的性格,他并非只是一味良善直率,相反,从他的话里头,她能品得出来,这是个明白人。

    在这种水深火热的世家里头生活,‘明白’才能让人活得长久。

    怪不得,安家会派他来主事

    能屈能伸,也能刚能柔,这样的人,才不至于出什么大的纰漏。

    就连那天在山洞外面,他也是觉察到了自己的人被龙天昱他们所发现。

    也只是驱逐,并未造成多大的损伤。

    可想而知,要真的像是阿瑾说的那样,哪怕是伤了龙天昱的一根头发丝,她跟他们之间,也就再也没有了周旋的余地。

    所以,安子晨的话,她是信的。

    “我明白,多谢安公子了。”

    对方不再多言,继续安心赶马车。

    白苏拉着林梦雅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握着手中长剑。

    想要去卫国,必须要渡海。

    烈云国境内没有任何的海港,所以他们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一处隐秘的海港才可以。

    据说那里,除了卫国的安家跟宫家之外,不管是卫国还是这里本地的百姓,都是不清楚的。

    但这一次,卫国其他世家的人,居然也能停靠,其原因,自然是不言而喻。

    安家,或者是宫家,出了内鬼!

    安子晨这一队人,是为了保她而来。剩下的人,想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与其让一个陌生人的人来掌控宫家,不如让她彻彻底底的烟消云散,断绝宫家的所有可能。

    这样的话,那些跟宫家有姻亲关系的外枝儿,才能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

    林梦雅只觉得,这也是宫家的劫数。

    当年,宫家是以联姻矗立在十大世家之中,如今要是毁在这上面,倒也是应了劫。

    马车在山中疾行了两天两夜,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除了换马换车补充东西之外,极少停下来。

    就连休息,都是除了林梦雅之外的三个人,轮流在马车里面休息一会儿。

    安子晨跟阿瑾都是极其重视礼数的,即便是迫不得已跟她共处一室,也必须要有第三人在场,且都是蜷缩着身子,脸冲着外面躺在门口合衣而眠。

    尽管如此,她也看到有几次,安子晨的脸上,都有些意外的红晕。

    这人,还真是纯情得出乎她的衣料。

    本以为那两个人是世家公子出身,必定会受不了这样的煎熬。

    没想到,到了第三天,倒是她这个不用赶马车的人先撑不住了。

    “我们,还要有多久?”

    虽然她可以在无人之处,把脑袋探出去吹吹风,但摇摇晃晃的马车,坐久了必定是会让人头晕脑胀的。

    林梦雅半靠在白苏的身上,脸色有些苍白。

    “就快了,我们只要到跟九叔约定的地点,就不用担心别家了。”

    其实安子晨的心里头,也有些没底了。

    他们派出去的人,早就应该在此时跟他们汇合了。就算是他们的速度再快,那些人也应该可以追上来。

    可是现在,却连半个消息都没有,想来,是遇上了一些麻烦。

    所以,他才越发的心急,只想早点到达汇合的地点。

    “主子,你再坚持一下。”

    白苏心疼的揉了揉林梦雅的太阳穴,希望她能精神一些。

    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这点难受的程度她倒是可以忍耐的。只是,她有些担心龙天昱。

    之前他们商量好,等到她一离开,龙天昱就带着三绝堂跟他自己的所有人,由明转暗,彻彻底底的销声匿迹。

    不管是安家,还是别人,虽然在自己的封地,乃至在卫国的确是风光无限,但在这里,因为受到了海域的限制,他们顶多就会派出一些精英,且并非是家族之中的顶级高手过来办事。

    既如此,可能会给龙天昱造成一些麻烦,但不会太多。

    现在,她无比庆幸,自己在走之前,给三个国家都掀了一个底朝天。

    不然,万一这些家伙,要是控制住了一些庞大的势力,那龙天昱可就危险了。

    局势越乱,对龙天昱他们就越是有利。

    只是卫国目前的局势对于她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乱的只有宫家,跟和宫家交好的安家。

    也就是说,她要在一群饿狼的面前夺食,听起来就像是在找死。

    她现在,也完全清楚了母亲必须要死的理由。

    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

    一个柔弱的女子,在那样的危险下,只能以死来保护住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女人,没有人会用软弱来形容她。

    她,有一个十分勇敢的母亲。所以,她也一定会勇敢。

    “对了,你们之前说,有人说我杀了什么镇守使,那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强打精神,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因为试炼地每一家都会有,起先是为了防止各家在试炼地里,做一些对皇尊不利的勾当,所以一般会有另外一家,派遣镇守使来试炼地镇守。不过,皇尊觉得,这样一来,万一镇守使是敌对家族派遣而来,有可能会失了公允。所以,以后的镇守使,都必须是在海间岛出生,长大。在送到试炼地之前,还必须服用能让记忆消失的药。只有在镇守使完成任务之后,吃下解药,方才会恢复记忆。说实话,这些镇守使基本上已经失去了作用。我们这里的镇守使名叫方月,曾经是烈云的神巫。”

    呃...

    林梦雅觉得额头拉下三条黑线,不会吧,这么巧?

    “那个,镇守使不是我杀的,但她的死,的确是跟我有点关联。”

    如果她为了自保,说出月姨还没有死的消息的话,那无异是真的推月姨去死。

    怪不得,关于卫国宫家的事情,母亲就连父亲都不曾说过,唯独,告诉给了月姨。

    看来,外祖母应该是知道月姨就是镇守使来的。

    好嘛,这回挖的坑,够大的了。

    “镇守使虽说早就失去了作用,但好在,是皇尊亲封,此事关乎皇尊颜面。只是,这一次他们追究,无非是想要一个,能名正言顺斩杀你的理由。”

    这个,她能理解。

    反正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如果她要真的是宫家的家主,他们反而不敢这样小题大做。

    “唉...”

    幽幽的叹了一声气,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前途渺茫啊。

    “那,宫家有什么反应没有?”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宫家现在都是男人,一定是恨死了自己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儿里头蹦出来的野猴子了。

    “这个嘛...你还是自己回去看看比较好。”

    “恩,没错,大小姐,你还是自己去看吧。我们...我们有些不方便。。”

    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