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章 天成惨死
    “请讲。”

    “你们种的那个彼世花,到底有什么用?而且那东西,对于常人来说,可是极其危险的。”

    关于这件事情,安子晨倒是没做过多的犹豫。

    “的确,彼世花的确是极其危险。但种这东西,其实只是为了圆陛下的一个梦而已。”

    只是那位卫国皇帝的一个梦,所以那些人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么?

    纵然知道安子晨算得上是一个君子,但只怕在他的眼中,这片土地上的人,也跟工具没什么两样。

    从头至尾,安子晨都是客气礼貌,林梦雅对他的印象还算是不错。

    送走了安子晨跟安瑾,林梦雅转身,就扑到了龙天昱的怀中。

    “我不想离开你们。”

    她的声音闷闷的,带着离别独特的伤感。

    龙天昱只能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藏匿起自己眼中的冷意。

    “那就不去,我能保护好你们。”

    这话,更让她觉得难过。

    她知道龙天昱为了她,什么都能放弃,什么都能牺牲。

    她也知道,如果她不顾别人死活的话,也能潇洒一世。

    可惜,她不是那种人。

    “我当然知道,从前到现在,我从未质疑过你的能力。但天昱,我必须要去。”

    龙天昱心疼的把女人抱进自己的怀中,从前,他总觉得两个人的时间还很充足。

    这一生余下的时光,他们会一起分享。

    但现在,她却要离开自己,去往他也无法掌控的未来。

    龙天昱只觉得像是,要活活剜掉自己心头的嫩肉似的,疼得他死去活来。

    “我会去找你,所以,要等我,知道么?”

    泪,几经努力还是没能忍住,滴落在他的胸前,也烫进了他的心。

    用力的点头,林梦雅咬紧了自己的唇,不想让自己的哭声,加重龙天昱心中的痛楚。

    “如果你真的做好了能来找我的准备,那就赶快来。如果还不可以,不管你如何想我,也不要来。我不会红杏出墙,你也不许停妻再娶。不然,我可是会哭的哦!”

    明明是这么伤感的时刻,林梦雅的话,却还是让龙天昱的心头,泛起淡淡的涟漪。

    轻柔的刮了一下她的额头,龙天昱把她的脸,从自己的怀中挖出来。

    “这里,装的除了你,就不再有其他。”

    她看到龙天昱,指得是自己胸口的味道,那般郑重其事,许下了今生的承诺。

    垂下头,龙天昱印上了她的唇。

    今夜他要记住她唇上,沾染的泪的味道。

    这辈子,无论她在天涯海角,他都会再把她追回,护在怀中。

    一夜缠绵,直到天明方休。

    林梦雅静静的窝在龙天昱的怀中,睡意全无。

    “主子,您醒了么?”

    门外,白苏的声音很小,龙天昱也睁开了眼睛,把她捞在怀中,难得耍赖,不让她起床。

    “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想要搬开那双充满占有欲的大手,可对方今天打定了主意,就是不放开她。

    林梦雅试了几次,都被那家伙像是玩偶似的牢牢抱在怀中。

    无奈之下,只好讨好的亲亲他的下巴,又亲了亲他的耳垂。

    “我马上就好,乖。”

    又是不甘心的讨了几个吻,林梦雅红着一张脸,起身穿了衣服出去开门。

    “什么事?”

    白苏看了看周围,确定龙天昱没跟出来之后,才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塞在了她的手上。

    拆开信,里面的内容林梦雅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回身看了看房间里的龙天昱,轻手轻脚的,关起了门。

    “这封信,是谁送过来的?”

    白苏摇摇头,眉宇之间有些沮丧。

    “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林梦雅知道,自从白苏回到自己身边之后,这姑娘总是变着法子的,对自己好。

    可惜,后来她们遇到的人越多,白苏能够应付的事情,也就越有限。

    她会有这种想法,也不稀奇。

    但林梦雅想要她知道的是,对于自己来说,白苏是独一无二,无人可以代替的。

    “谁说的,你可是我最最有用的白苏呢。说起来,这次我虽然不能带龙天昱他们过去,但是你是必须要跟我走的。”

    白苏的眼前一亮,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梦雅。

    点点头,林梦雅拍了拍白苏的肩。

    安家之所以不让她带龙天昱跟宁儿回去,应该是因为,她这个名义上的宫家家主,实际上是一块大肥肉。

    想要吃掉宫家的人,必然是会冲着她先下手的。

    既如此,她的丈夫跟儿子,则是首当其冲。

    所以,不管是为了哪个方面考虑,至少现在,在她还没有自保能力之前,龙天昱跟宁儿,绝不能露面。

    至于这份信的内容,则是说如果想要墨言的话,就马上独自一人到后山来,否则后果自负。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去。

    让白苏远远的缀在后面,林梦雅默默的走向了后山。

    不远处有个人影,林梦雅倒是觉得有些熟悉。

    警惕着走近了之后,才发现那人,竟然是失踪了许久的天成!

    “真的是你拐走了墨言!”

    天成背对着自己,背上背着一个襁褓。

    林梦雅低声质问,却不见天成回答。

    她站在几步之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天成的性子她很清楚,‘阿嚏’一声,她打了个喷嚏。

    而暂停了两天的嗅觉,总算是恢复了灵敏。

    但没想到,浓重的血腥味,一下子冲了进来。

    林梦雅立刻上前,发现天成双眼紧闭,脸色灿白,而在她的身下,血液已经流成了一窝黝黑的泥泞。

    她这才发现,天成的尸首还站着的原因,是因为她是被人,从头贯穿至尾的。

    天成,是被人活活钉在地上的。

    孩子,墨言呢?

    林梦雅立刻解开襁褓,却没有看到墨言的踪迹。

    忍不住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墨言没事。

    可天成,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呢?

    “大小姐,你没事吧?”

    正在思忖间,阿瑾的声音传来。

    林梦雅立刻转身,看到阿瑾急急的向自己跑了过来,在他的身后,则是一脸着急的白苏。

    “我没事,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难不成,人是你们杀的?”

    当然,林梦雅只是想了想,就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阿瑾也是气喘吁吁的到了她的跟前,用力的把她给拖了过去。

    “不是的,这个女人我们的确认识,但不是我们下的手。三哥在等你,有人来了。”

    阿瑾的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但林梦雅一看到他眼中的严重之后,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我们走。”

    没想到,那些恶狼们的嗅觉居然如此的灵敏。

    匆匆的看了一眼天成的尸体之后,林梦雅三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山下的小院。

    此时,恰好龙天昱跟安子晨,从小院里出来。

    林梦雅心中有事,也就没看到那两个人脸上并不寻常的神色。

    “三哥,那个女人真的被杀了!”

    阿瑾冲了过去,火急火燎的喊道。

    林梦雅也立刻跟龙天昱解释。

    “是天成,早上我收到了一封信,是天成让我去后山接墨言。没想到,她死了。”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龙天昱也没什么感情。

    但是听到林梦雅的话之后,眉头还是拧了起来。

    “事不宜迟,你还是尽快跟他们走。”

    捏住了她的肩,龙天昱的眼神之中,再也没有了半分的犹豫,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他为何改变,但也知道,龙天昱说得对。

    “他们的动作还真快,但林小姐你放心,我们安家还不至于落于下风。龙公子,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龙天昱点点头,揽住自己的娇妻,把她送到了村外的马车上。

    林梦雅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安子晨对待龙天昱的态度,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昨天他尽管没说,但她也感觉得出来,安子晨好像并没有把龙天昱放在眼中的意思。

    今日,又怎么会。

    “乖乖听话,不要担心任何事,知道么?”

    他把自己抱上了马车,在她的发间,落下了一个吻。

    “嗯,我知道。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天成死的很蹊跷,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林梦雅反手紧紧的抓住了龙天昱,急急的说道。

    “傻瓜,也许在卫国,我现在尚且不如他们。但如果在我们的地方,我要是还斗不过他们的话,岂不成了废物。你安心便是,安家之强,尚且还需要隐在暗中行动。其他人,只怕也不如他们。”

    说得倒是,可林梦雅知道,自己这一走,只怕再想见面就难了。

    龙天昱吻了吻她的唇,趁着她还愣着的功夫,把她妥妥帖帖的塞进了车里面。

    “记住,我们很快就能相见。”

    他的话,掷地有声,林梦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满的都是不舍。

    “我等你!”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白苏也跳上了马车,安子晨跟阿瑾,也骑上了自己的马。

    在渐行渐远中,林梦雅跟龙天昱,久久相望。

    这世上,唯有那么一个人,何其幸运有那么一个人,能活在自己的心里头,哪怕跨山隔海,也无法阻断名为思念的牵绊。

    林梦雅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心口处。

    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