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家族身世
    “我们,对你做了什么抱歉的事情么?”

    这情形,似乎不太对吧?

    对方不是来威胁她的么?她不是正在负隅顽抗之中,然后对方再各种威逼利诱,跟她讲条件,最后双方达成共识的么?

    安子晨的反应,明显是戏路跟她不对嘛。

    难道说,这家伙奸诈至此,很擅长进退维进!

    林梦雅跟龙天昱顿时心中竖起一道围墙,十二万分的谨慎,生怕中了这小子的套路。

    “没有没有,只是我在为先祖而羞愧。林姑娘,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去,在下绝不勉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些,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安子晨突然抬起头,眸中现出一抹决绝。

    林梦雅一下子懵了,这跟她之前脑补好的,完全不一样好嘛!

    “你先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

    她这个人向来如此,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

    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从来不会低头。

    唯独对付不了那些礼貌有加的人,别人一客气,她就更得客气。

    这人,还真是狡猾呢!

    “我知道我这个请求很冒昧,但我是真心诚意的,想邀请你回安家认祖归宗。而且,如果你一定要选择留在这里的话,只怕,只怕你在乎的人,都会有危险。”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那就是**裸的威胁。

    可从安子晨的嘴里说出来,却字字句句,都像是在为林梦雅考虑。

    她阅人无数,眼光极准。

    这人要不是真的心底单纯,那就是伪装得太过厉害。

    她不管怎么看,都越发觉得安子晨,似乎不像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

    安家到底是什么意思,派这么个人出来,也不怕叫人给拐卖了。

    “既如此,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安家为什么要找我回去?”

    说是补偿什么的话,那也太假了。

    现在她能想到的,无非是安家出了什么事情,非得让她这么个外人去救火。

    但普遍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都不会有多好,说不准就是去送死的。

    她的命很金贵,可不能随意乱送人头。

    安子晨有些为难,一双眼睛心虚的乱转,轻咬着自己的唇,好似在做什么剧烈的心里斗争。

    林梦雅跟龙天昱越发的有耐心,安子晨要真的是个君子,那必定会对他们透露出一些内幕。

    虽然,也有可能会是骗她的,但至少不会让她两眼一抹黑。

    气氛僵持了约有半刻,安子晨咬了咬牙,认真的看向那夫妻二人。

    “既如此,那我就实话实话了吧。其实,安家不是为了自己来寻你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宫家。”

    林梦雅跟龙天昱默默的摸向了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显然是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

    而安子晨也终于做好了打算,准备对林梦雅说明卫国的情况。

    “事情,源于五十年前的一场试炼。卫国但凡是有些势力的家族,都有自己的力量。而这里,曾经就是我们安家,跟宫家的流放地。只是过了几百年,这里的人们,都忘记了他们的祖先是来自哪里。像是这样的流放地,几乎每个大家族都会有。为了考验各家家主的继承人的能力,在成年之后,都会秘密的把继承人送到各自的流放地去。其实,也是为了能保护继承人。”

    随着安子晨的娓娓道来,林梦雅的狭窄的世界观,逐渐被刷新。

    卫国之大,超出她的想象。

    光是安家的封地,就比晋国还要宽敞,更何况,卫国更是有着十大家,三王,一圣的势力分布。

    他们安家跟宫家,在五十年前,曾经十大家之中的佼佼者,因为姻亲的关系,关系更是密不可分。

    但因为安家的先祖,是把自己的亲兄弟赶出了家族,后那位被赶出来的安姓先祖,则是因为机缘巧合,入赘到了宫家。

    导致安家的后世子孙,总是对宫家的人,抱有莫名的歉意。

    又因为宫家是卫国少有的可以有女家主的家族,所以几乎所有的家族,都会选择跟宫家的女孩联姻,不仅因为可以获得十分丰厚的嫁妆,而且因为宫家极其重视女性,所以联姻的效果,确实是比其他家族更好。

    就连卫国的历代皇帝,也都会娶几位宫家的女子为妃为后。

    因此,宫家曾经繁盛一时。但坏,也是坏在了这件事情上。

    有人在的地方,就不会少了勾心斗角。

    当时,外祖母乃是宫家唯一的嫡女,只怕就连天子的帝姬,也比不过她的地位尊贵。

    想要求娶外祖母的人,几乎可以从宫家的封地,绵延到安家的封地内。

    但外祖母冰雪聪明,又早早的看遍事实,早已经看透世家的那些心机手段,本是不准备成亲的了,所以她才借试炼为名,在中途逃脱。

    本来外祖母是诈死脱身,再加上安家跟宫家的人来这里之后,已经由明转暗,专去找那些代理人来处理事情,平安度过了这些时日。

    但没想到,事情却在母亲那里,出了差错。

    “其实,也不是令慈不谨慎,实在是宫家的嫡出女子们,样貌都有些相似。二十五年前,我们安家得到了消息,说是有疑似有姑奶奶的人出现。这事,我们虽然极力的阻止,可还是有几个家族知道了这个消息。祖父想尽办法,给令慈传了一封信,让她多加小心。又过了几年,令慈身陨的消息传出,又听闻你先天有所不足,失了神智。这事,才不再被人提起。可谁想到,就在不久前,有人说你杀了别家的镇守使,各家群情激奋,非得要宫家给个说法。无奈之下,祖父才派我来寻你。其实,也是为了护住你。”

    安子晨倒是大方,而且说得清清楚楚。

    林梦雅勾起眉头,她也听明白了。

    “宫家,这五十年来,难道就没有家主么?”

    安子晨摇摇头。

    “宫家有组训,历代宫家家主,除非夭折身陨,否则不得以旁系继承。上一任的公家家主,是姑奶奶的亲妹妹,老家主只有三个儿子,并没有女儿。而你,你在名义上才是真正的宫家家主,现在不管是谁当家,不过是替你执掌家主之职罢了。”

    这下子,林梦雅算是彻彻底底的清楚了。

    “那我就辞掉家主之位不就行了,这事,不就跟我没关系了么?反正我只是个外人,又跟你们不熟。”

    安子晨点点头,忧心忡忡。

    “本来是可以如此的,但大概是天意使然。自姑奶奶失踪之后,宫家所有的嫡系旁系,诞育的都是男孩,所以——”

    林梦雅实在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得,她居然成了唯一的一块骨头肉了。

    “真的,一个女孩都没有么?”

    骨头肉尤不死心,还是在继续的挣扎。

    在一旁实在是等得焦急的安瑾,悄悄的跑了过来,恰好听到了林梦雅的问话,忍不住插了句嘴。

    “哪里有女孩,都五十年了,你们宫家早就从娘子营变成了君子营了。外头的人都说,要是谁家没儿子,去你们那拜拜肯定能成。”

    “阿瑾,不得无礼。”

    阿瑾的嘴的确是快,安子晨还没来得及拦,这小子就说了出来。

    抱歉的看着林梦雅,又瞪了阿瑾一眼,少年立刻低垂着头,一副会好好认错的模样。

    “抱琴,虽然阿瑾说的都是一些传言。但宫家的情况,的确如此。”

    林梦雅彻彻底底的无语了,好嘛,看来这是阴盛阳衰到了极点,她还真的成了一根独苗苗。

    “所以,现在宫家无人继承。各方家族都在虎视眈眈,而这次所谓的镇守使被杀,也不过是针对宫家的一个借口,可对?”

    看到林梦雅终于明白了她的处境,安子晨也松了一口气。

    “没错,现在宫家苦苦支撑,早已经不是从前的盛状。说起来惭愧,因为安宫两家交往颇多,安家也有人想要趁机分一杯羹。所以,祖父才派我来的,希望能接你回去。”

    这可就让人脑袋疼了,林梦雅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靠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唉,你说你们自己玩就好了嘛,干嘛要带上我呢?我一个外人,进去了也是搅局。要不,你就说我死了,不就行了么?”

    有气无力的建议,如果事情真的像是安子晨说的那样,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怀璧其罪,就因为她是宫家现存的唯一女性,所以那些对宫家虎视眈眈之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安子晨为难的看了看她,认真的回答她的话。

    “这个我们也想过,但是,恐怕现在没有那么好糊弄了。昨日在药场下,那个吞吃了彼世花的人,其实就是隐藏在这里的细作。你的消息,都已经被他传到了卫国。所以,即便是我们说你身亡了,他们也绝不会信。到时候,只怕这里,会被翻得天翻地覆。”

    她就算是可以带着男人跟孩子归隐,但是所有跟她有关系的亲戚朋友,可未必都藏得起来。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被她连累。

    “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会跟大家商量。多谢你今日为我解惑,但我还有一事不明。”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