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见安子晨
    “如果先说结论的话,那就是我必须要跟他们走。”

    良久,林梦雅才开口说话。

    “我不同意。”

    龙天昱眉头紧皱,语气霸道得厉害。

    “主子不能跟他们走!”

    白苏也很急切,想来是不希望自家主子,被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给带走了。

    无奈之下,林梦雅同时握住他们两个的口,随后,把自己整理的结果,一一说出来。

    “事情,大概要从几百年,甚至千年前说起。古籍里不是有过记载么,当年的古卫国在一夕之间沉没了么?现在看来,他们大概只是举国搬迁了吧。至少,那些留下来的遗族们,的确是搬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

    听了这些话,龙天昱只是点点头,看来,接受能力还不错。

    所以,林梦雅继续说道。

    “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的外祖母,恐怕就是从现在的这个卫国的家族之中,逃跑出来的。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现在他们正在寻找外祖母的亲人。而我,恰好就是。”

    单单把这件事情给摘出来的话,其实很好理解。

    无非是就是人家追回逃跑的女儿,但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呢?

    “还有就是,我们在人家的眼睛里头,只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井底蛙。也就是说,卫国可能要比四国加起来还强大。以至于,他们把我们其实都当成了试验的小白鼠。”

    其实晋国有多大,她一直没有个准确的数字。

    但四国加在一起的话,至少也比现世的国家要大一点。

    可她忽略了一件事,现在的情况,可跟她所有已知的历史完全不同。

    也怪她,来到这里之后,一心扑在医书上,怎么就没好好的恶补一下地理呢?

    “难道,是海外之国?”

    龙天昱拧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林梦雅立刻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家男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哈。

    “可是,海外之国不只是个传说么?有人说,那里是仙境,也有人说,那里不是人臆造出来的。何况,横跨大海的船,只怕就连临天国都造不出来。也许,只是他们信口雌黄而已。”

    还真是...不禁夸啊!

    林梦雅的表情垮了下来,这也不怪龙天昱。

    晋国是一个内陆国家,江河湖不少,但是靠海的地方却没一个。

    他不相信,也是情理之中。

    林梦雅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我觉得未必,这世上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我们之前经历过的一切,哪一件不是超出了我们原有的认知呢?所以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月姨没跟她说那些话的情况下,她有可能会觉得,这些家伙指不定是哪里放出来神经病。

    但现在,她不得不信。

    甚至于她猜想,月姨,也应该跟外祖母一样,是来自于卫国的。

    只可惜,现在来不及求证了。

    “即便是真的又能如何,我绝不会允许,他们把你带走!”

    龙天昱是认真的,林梦雅觉得只觉得心里头一阵酸,一阵甜。

    手,跟他的五指肆意交缠。

    她又何尝想要,离开他呢?

    白苏偏过头去,十分的自觉。

    “天昱,我去一趟就回来,不会有事的。”

    她安慰着龙天昱,但是心头却是泛着嘀咕。

    别看阿瑾口口声声的叫自己大小姐,但实际上,她能看得出来,阿瑾并不怎么看重她的性命。

    其实他的主要目的,因该是来这里看试验的进展吧。

    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但阿瑾的态度有很坚决,说明自己的出现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惊喜。

    所以,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不行!你不能去!”

    龙天昱也有他自己的坚持,林梦雅是他的一切,他决不允许,任何伤害她。

    “你听我跟你说,他们之所以用烈云来试验那些东西,恐怕,都是为了争权夺利。如果我不去解决掉的话,我们俩个谁能保障,宁儿跟宁儿的下一代,能平安度日呢?即便是我们现在有办法,除了烛龙会,除了辛家。但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所以,我一定要把事情所有的根源斩断,这样,我们才会平安度日。”

    如果说是之前的话,她绝对不会这么想。

    但是这一天冷静了下来,她渐渐想清楚了。

    就算是杀了阿瑾他们,难道卫国就不会派人来了么?

    他们在烈云培养试验这些药物、蛊毒,想也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一旦他们失败,卫国的敌对势力,只怕也会把这里连根拔起。

    到时候,一无所知的他们,只能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这种历史,她在书上已经看过了无数遍。

    所以,她绝不能当一只坐井观天的蛙!

    “那我跟你去!”

    说服龙天昱,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白苏不知何时悄悄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看到自己男人脸上的坚持,林梦雅叹了一口气。

    “不行,天昱,你是我唯一的依靠,知道么?”

    她的声音很轻柔,但却让龙天昱觉得,心口闷闷的不舒服。

    “如果你去了,我只能受制于人。如果你不去,那我还有一拼之力。”

    他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所以,她不会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受辱。

    龙天昱拥她入怀,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拥抱,不发一言。

    许久许久之后,龙天昱才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

    “我会保护你,永远都会。”

    她把手收得更紧,差不多要与他融为一体,却仍嫌不够。

    “嗯,我知道。”

    这一次,换她来保护他吧!

    两个人默默相拥,共同体味着离别的痛楚。

    第二日,阿瑾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带来了一个年轻人。

    与昨天在那个地下洞穴里脏兮兮的少年不同,今日的阿瑾,衣着华美,颇有几分傲气。

    少年圆鼓鼓的一张脸,眼睛大而有神,行动举止,都有着不错的教养。

    只是在看到跟林梦雅一同出现的龙天昱后,神色颇有些不满。

    “三哥,就是他!他就是大小姐在这个蛮荒之地找的夫婿,我看,除了皮相之外,其他的并不怎么样嘛!”

    阿瑾其实想说一无是处来的,但今日朗朗乾坤,对方也梳洗得干干净净之后,那张即便是他,也觉得没法诋毁的俊美容颜,就别样的刺眼了。

    “阿瑾,不得无礼。在下安子晨,见过二位。”

    青年拱手行礼,礼貌周全。

    林梦雅仔细的打量着安子晨,那人倒是年轻,左右不超过二十二三岁。

    面皮干净,五官也算得上俊俏,一双眼睛总是噙着温和的笑意,让人没办法讨厌他。

    一袭精白的衣裳,手中带着一把折扇,嘴角弯弯翘翘,神情也温和。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八个字放在他的身上,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龙天昱就算是有满腔的怒火,也没办法发作。

    只是龙家的教养,也是不同寻常。

    丝毫不失教养的回了礼,但是却始终,把娇妻护在身侧。

    “阿瑾,你先退下,我有事要跟他们二位谈。”

    虽然阿瑾不情不愿,但好像不敢违背安子晨的话。

    立刻退到了不远处,却足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林梦雅看了一眼白苏,后者也是如此。

    这样一来,就剩下了他们三个。

    “安公子,请坐。”

    安子晨点点头,优雅落座。

    龙天昱跟林梦雅也是如此,但是他们知道,笑面虎,最是不好对付。

    “阿瑾顽劣,昨日失礼了,我代他,向二位赔罪。”

    安子晨的态度极其陈恳,目光之中隐隐都是歉意的恳求。

    让人不由得觉得,他是在诚心诚意的道歉。

    若他们两个都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倒是可以拒不接受,然后借题发挥。

    可惜,他们两个都是极有教养的人。

    人家都这样说了,他们自然不好继续揪着不放。

    “无妨,安公子既然来了,不如说说你的目的何在吧。”

    林梦雅单刀直入,省了寒暄的时间。

    安子晨闻言,脸上却现出一抹愧疚之色。

    “其实,其实这事是先祖不对在前。是先祖误听谗言,才跟自己的手足起了争执。后来,姑奶奶,也就是您的外祖母被人陷害,无奈之下才流落至此。如今,祖父秉持先祖的遗言,想要弥补过错,还请林小姐,能体谅祖父的一片苦心。”

    安子晨的笑容极其苦涩,说话也不似之前那般流利,显然,是撒了谎的。

    林梦雅心思转了转,却是冷笑了一声。

    “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我虽不知道我外祖母家的事情,但有些东西我也能看得清楚。有人当初把自己的手足踢出门去,如今遇到了麻烦,才想要拿人家流落在外的子孙来顶锅,算计得倒是好。可惜,谁又会为了素不相识的人去送死?”

    安子晨的头垂得更低了,甚至于,林梦雅都能看到他耳后的一抹红。

    等等——

    这家伙,不会真的面皮这么薄吧?

    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愣了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