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你跟我走
    一群疯子!

    林梦雅冷眼看着少年,心中却是思量着逃脱之法。

    转瞬之间,情势急转,就连她也似乎没有了还手之力。

    从少年方才的话里头,她听到了十成十的威胁。但她并非全然相信,至少如果她要是跟他们拼死的话,对方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但她不傻,她还有男人,还有孩子,死才是最傻的法子。

    现在能做的,唯有拖延时间。

    “想让我跟你们走可以,但我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还费心布置这么大的一盘棋引我入局,我想你们,应该也不会那么无聊吧?”

    少年看她的态度有些软化,忍不住喜上眉梢。

    “引你掺和到这里面,是九叔的意思,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你对于家族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但我们可不想找一个蠢货回去。现在看来,你的确跟你的外祖母很相似。”

    林梦雅的心头微微一凛,当初她知道烛龙会,知道辛家的时候,就已经觉得焦头烂额。

    如今,有冒出来一个她一无所知的卫国家族。

    心头一阵阵发寒,到底,她被牵扯进了什么样的事件之中呢?

    “这些——”

    林梦雅指向了周围的枯骨,然后又指了指远处的石像。

    “还有那个,都是你们弄出来的么?”

    少年目光轻佻的随意看了一圈之后,点了点头。

    “没错,这些东西太过危险。所以,只能在这蛮荒之地种植。不过这些人可真够蠢的,真相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

    这下子,林梦雅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什么仙城遗迹,古卫之遗,不过是用来引诱人们的诱饵罢了。

    烈云也好,亦或是临天跟晋国,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一块比较大一点的试验田而已。

    打击越大,她的心绪就冷静得越快。

    虽然这少年行事说话都很猖狂,但他再厉害,带来的,也顶多是一些先遣来的使者。

    所以,如果把他们都留在这里的话,她跟龙天昱,就有充分的时间隐居起来。

    当初,外祖母能躲他们一辈子,自己未必就不能。

    心头杀机已现,细细的盘算了一番之后,林梦雅打定了主意。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还是出去看看的好。”

    少年点点头,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辛黎。

    “别着急啊,我得看看这株彼世花的作用呢。”

    林梦雅戒备的拉着白苏后退,生怕辛黎会突然发疯。

    熊霖也费力的把少年们拖到一起,眼神之中,带着几许不安。

    辛黎站在那里低着头,悄无声息。

    渐渐的,林梦雅听到辛黎在地上说话。

    他的声音很细很小,饶是以她的耳力,也听不到一句完整的话。

    随后,他又换了一种腔调,声音铿锵有力,声音也粗了不少,但依旧不成语调。

    到了最后,他又换成了孩童的银色,那故作尖细稚嫩的声音,听得林梦雅心里头直发慌。

    一会儿的功夫,辛黎不知道变换了多少人的语气。

    旁人可能觉得差不多,但林梦雅却听得出来,每一种语气,都不同。

    这,怎么回事?

    “啧,还是不行吗?看来这具身体,也并不适合彼世花。罢了,我们幸好还有其他的。这个失败品,就这样好了。”

    耸了耸肩,少年显得有些沮丧。

    林梦雅却听得毛骨悚然,他们到底在培养些什么东西?

    辛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林梦雅看到,他的眼睛已经瞪得溜圆,凸起得像是一只被挤压的金鱼。

    随后,他的舌头跟牙,开始颤抖了起来。

    就像是突然被两个人控制了似的,没过多久,她就看到辛黎的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四肢也开始不协调。

    林梦雅想要上前一步查看,却被白苏死死的抓住了手臂。

    “主子,危险!”

    辛黎后退了一步,然后毫无预警的倒在了地上。

    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而后他的动静,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死了?还以为顶多就是疯了呢。”

    撇撇嘴,少年不甚在意的看了一眼,满脸的惋惜。

    但林梦雅比谁都清楚,他觉得可惜的,不过是因为试验失败了。

    “我们走吧,大小姐。”

    少年再次笑面如花,不过这一次,黑眸里却带着几分恶意的威胁。

    林梦雅知道,他之所欲会留自己在这里看辛黎是如何死的,无非是想要震慑自己。

    可惜,他选错了对象。

    “的确可惜,这花种子成熟得不容易。不过还在,二十年之后,他身体里的种子,会结出新的种子来,到时候,你们再来试试不就可以了?”

    她突然开口,少年的眼眸之中,却有些诧异的神色。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林梦雅自顾自的带着白苏往出口的方向走,顺便,还从怀里头摸索出来一个小布袋,扔给了熊霖。

    “不多,只不过比一无所知好一点。这种子你们培养的时间也够久远的,少说,也得有个二三百年了吧?”

    少年继续吃惊,良久,才勉强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心头却是冷笑不止。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不要太过于自信。这东西,你们可没办法控制。”

    说完,林梦雅只沉默着赶路,不再跟少年多言多语。

    她们进来的时候走了一天一夜,出去却能稍稍快一些。

    头顶上的灯光逐渐暗淡,想来这东西应该是一次性的。为的,就是彼世花成熟的这一天。

    一路上,她跟少年的交流变得更加少。

    到了现在,她也仅仅知道,少年叫阿瑾,其他的,她不问,阿瑾也不回答。

    倒是白苏,一路上都防备着阿瑾,不过对方并不在意。

    出口,近在眼前。

    “主子,我们要不要——”

    最后一次坐下来休息,白苏悄悄扯着她的袖子,眼神之中,满是杀意。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想要杀这个家伙很容易,但这一天,她却把事情想了个透彻。

    她,不能逃!

    不管是为了龙天昱跟宁儿,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必须铲除所有的后患。

    握了握白苏的手,林梦雅只觉得心头阵阵如刀割一般的痛楚,折磨得她快崩溃了。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人。”

    阿瑾低声说道,人率先走到了她们下来时候的那个水塘。

    “同枫,梓楠,我把大小姐带回来了,你们快放木梯下来。”

    阿瑾一连说了好几遍,外面也没什么反应。

    气得嘟囔了一句之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玩意儿来,扔了上去。

    ‘吱——’的一声,那东西叫了一声,林梦雅觉得像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

    但是阿瑾听到之后,却气得直跺脚。

    “这两个懒东西,就知道躲懒。要是让九叔知道了,非得扒了你们两个的皮不可!”

    阿瑾骂了几句之后,洞口终于放下了一个软木梯。

    “哼,两个懒鬼,你们还是怕九叔吧!”

    伸手拽了拽木梯,阿瑾回头冲着林梦雅跟白苏说道。

    “我先上去。”

    点点头,两个人站在了他的身后。

    看着阿瑾身轻如燕的跳上了木梯,林梦雅跟白苏也有样学样。

    等到她们两个都爬上去之后,却发现刚跳出来的阿瑾的脖子上,正架着一把细长而锋利的剑。

    “天昱!你没事吧?”

    林梦雅觉得有些意外,欢喜的扑了过去。

    龙天昱一手揽住了自己的爱人的,另外一只手,依旧毫不犹豫的,握着自己的长剑。

    “原来,你就是那个没用的家伙。看来,你不像是传闻之中的那么无能嘛。”

    尽管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别人的身上,可阿瑾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龙天昱并不会因为这种低级的激将法,而有什么反应。

    反倒是移开了自己手中的长剑,不屑的瞥了阿瑾一眼。

    “自大狂傲。”

    短短四个字,就总结了阿瑾的一切。

    阿瑾面色阴沉的盯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林梦雅眸光一转,淡笑着说道。

    “既然你们有求于我,那就过来跟我好好的谈。我家相公虽然没有翻天覆地的本事,但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还是,叫你家大人来吧。”

    阿瑾不自觉的撅起嘴来,无论如何,他的心性都比不上林梦雅的千回百转。

    而且就目前看来,他也没什么反抗的能力了。

    最后,只能在两个人的面前,心不甘情不愿的推开了。

    “你发现了他们?”

    林梦雅回身,抱住了龙天昱。

    后者点点头,收起了自己的长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熊霖他们出来了,我们先退回去再说。”

    龙天昱已经习惯了听她的话,等帮熊霖把那些孩子都给弄出来之后,几个人一路无言,回到了山下,熊灵部落的村子里。

    桌前,三个成年人都默不作声。

    今天的所见所闻,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熊霖也知道,这事是林梦雅的私事,他不便参与。

    而龙天昱跟白苏,也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是,林梦雅现在正在脑袋里,整理一切线索。

    干巴巴的坐了足有半个时辰,她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