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真正目的
    爬出深坑,林梦雅匆匆的辨别了一下方向,便向出口没完没了的跑。

    她倒是不怕这些被稀释过后的毒气,但是她怕辛黎万一等不到她,再加害那些孩子。

    而且白苏,也一定会跟在他们的身边。

    辛黎此人是个变态不说,最重要的是,他是个用毒的高手。

    到了现在,她倒是可以肯定,龙天昱真的不在她的周围。

    奇怪了,这人到底去了哪里了呢?

    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林梦雅终于看到了前方的人影。

    果然,辛黎那家伙凶性大发,正想要对那几个孩子下毒手。

    而熊霖也追上了他们,拼了命的抵抗,除了他之外,白苏也纠缠在其中。

    但毒气扩散的太快,对于他们来说也有影响,几个人的动作有些迟缓。

    可辛黎大概是真的疯了,林梦雅赶到的时候,他已经一发狠,拿出了一些剧毒的药粉。

    “要死,咱们就一起死在这里!”

    辛黎眼睛通红,已经丧失了理智。

    “慢着!东西我已经拿来了!”

    林梦雅在他身后突然大叫一声,所有人都迟疑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她。

    而此时,辛黎则是趁着这个档口,掠劫了一个少年,死死的扣在了他的怀中。

    其他的少年,因为没有防毒的办法,早已经气息奄奄的倒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绝地不会让我失望。东西呢,给我!”

    辛黎脸上的笑容很危险,他手中的少年晕晕沉沉,毫无反抗之力。

    “东西可以给你,但是现在,你也走不出去,我们先到洞口再说。”

    林梦雅眉头紧皱,她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如果这个东西对辛家那么重要的话,又怎么可能会那么放心放人下来。

    除非,他们有把握,让这里成为所有人的坟墓。

    “给我!”

    辛黎咆哮着,赤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林梦雅,而手中的少年因为他收紧的手臂,而皱起了眉头。

    “主子,不能给他!”

    好在白苏身上,装着一些避毒的药丸。

    她的情况,比其他人要好一些。

    跑到林梦雅的身边,挡在了她的面前。

    “外面,有人埋伏。”

    低声耳语一句,林梦雅却明白了面前的处境。

    怪不得,辛黎会那么着急要回那东西,原来,他们都是瓮里的鳖。

    “给我!快点给我!”

    显然,辛黎的比她更加清楚外面的状况。

    反倒是现在,林梦雅却冷静了下来。

    “辛黎,这东西我暂时不能给你。如果你想活着出去,就得听我的!”

    语气一转,林梦雅不再有任何的畏惧。

    现在看来,他们似乎都被利用了。

    而算计他们的人,恐怕除了辛家之外,只有辛黎口中的‘他们’了。

    “你知道什么?只要我吃了它,他们就再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给我,快点给我!”

    他放开了少年,径自的冲着林梦雅扑了过来。

    白苏也跟辛黎缠斗在了一起,但辛黎身上处处都是毒,白苏又没带武器,导致她处处掣肘。

    两个人之间的交锋愈发的激烈,林梦雅也十分的担心。

    可没想到,就在此时,她只觉得手腕一麻,手掌不自觉的张开。

    “啊,住手!”

    林梦雅回身,看着自己身后的少年。

    少年已经捡起了她手中掉落的东西,那张清秀的小脸上,此刻带着莫名的笑容。

    明明是人畜无害的一张脸,但此刻,却让林梦雅心惊肉跳。

    “果然是你。”

    到了现在林梦雅才看清楚,自己冒险从石像里头取出来的东西,到底长成了什么样子。

    黑黢黢的一个圆球,很像是某个东西的种子。

    但是少年好像并不在意,反倒是一上一下的,抛送着。

    “什么意思?你是辛家的人?”

    白苏机警的挡在林梦雅的面前,现在的情况,她也知道是相当的危险。

    “辛家?那群废物,还不配与我相提并论。喏,给你。”

    年少挑起眉头,不屑的笑着,

    随后,像是给狗狗扔骨头似的,随意的把那个圆滚滚的黑色种子扔给了辛黎。

    后者立刻接住,一脸狂喜的吃了下去。

    “哈哈哈,长生!我终于得到了长生!”

    除了林梦雅跟少年之外,所有人都面色难看的看向了狂笑着的辛黎。

    “主子,这...”

    白苏堪堪护住自己身后的主子,除此之外,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他是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林梦雅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辛黎,其实她方才已经知道了这东西的用处。

    之所以刚才死活都不给辛黎,无非是想要找个机会出去。

    她终于知道,自己刚才的危机感,恐怕就是面前的少年带给她的。

    “你很聪明,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那个叫龙天昱的男人,配不上你。”

    少年的语气狂傲,提到龙天昱的时候,眼神里却带着几丝轻蔑。

    “是你们抓了他?”

    林梦雅定定的看着少年,努力的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意。

    少年点点头,清秀的小脸蛋上,绽放出更加无辜的笑容。

    “不,不是抓了他。而是已经杀了,只有这样,你才会死心,才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去。”

    心头的愤怒,在一瞬间汇聚到了顶峰。

    但转眼,又渐渐的回落了下来。

    少年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她,他刚才明显的感觉到了林梦雅所有的理智被愤怒焚烧殆尽,但只是一转眼,又冷静了回来。

    “杀了他?你确定?”

    她挑起眉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没错,他武功的确是不错。但双拳难敌四手,我们带来的高手,耗费了很大的一番力气才杀了他。啧,真是可惜,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说呢。”

    少年越说越得意,煞有介事。

    林梦雅却越发越确定,龙天昱现在安全无事。

    “看来,你不信。”

    看着林梦雅沉默,甚至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自己,少年终于沉下了一张脸。

    片刻之后,少年却‘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仿佛他刚才,不过是开了个玩笑。

    “还是没能骗过你,的确,我们本以为他会跟你在一起。但很可惜,我们的人并没有找到他的行踪。但是,如果你不乖乖跟我们走的话。你的夫君,还有你的孩子,哦对了,还有那个临天国的小皇帝。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都会死哦。”

    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梦雅,少年轻轻松松的摆出了自己所有的威胁。

    “你们,想要我去哪?”

    恍惚之间,林梦雅终于记起了月姨跟自己说过的话。

    这些人,难道是寻找外祖母的人么?

    “卫国,你真正的故乡!”

    少年骄傲的说道,但林梦雅的心中,却像是一颗原/子/弹炸开,久久不能回神。

    “卫国?卫国不是已经灭绝了么?”

    林梦雅的话,让少年冷笑了一声。

    他背着手,眼神好像是在看一群井底之蛙。

    “我卫国乃是诸国霸主,你们偏安一隅不思进取,又怎能了解我大卫雄风!”

    林梦雅的大脑,空白了一阵。

    她盯着面前的少年,似乎在看一个疯子。

    这...这绝不可能!除非——

    许多线索,在这一瞬间,串联了起来。

    母亲之所以要离开临天,舅舅甚至不惜诈死也要加入烛龙会,都是为了,隐藏好自己的身份,躲避这些卫国人!

    “我不去!谁也别想让我去!我不是什么卫国人,你认错人了!”

    林梦雅的连连否认,让少年的神色十分的不悦。

    眯起眼睛,不耐烦的看着她。

    “没想到,你跟你的外祖母一样,都是冥顽不灵!我实话告诉你,你的儿子,已经在我们的人手中!”

    宁儿?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气血倒流,因为少年正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只小小的鞋子。

    “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少年冷着脸,把小鞋子递给了她。

    林梦雅死死的捏着那小小的鞋子,那是宁儿被上官慧带走的那一天,穿在脚上的!

    她只觉得所有的力气,在这么一瞬间被抽离。

    柔软精致的小鞋子,上面却有滴滴点点的痕迹,难道——

    “你们要是敢伤害我儿,我即便是身堕地狱,也要把你们斩杀殆尽!”

    林梦雅从未肆意的起过杀心,但这一刻,她心头所有暴虐的情绪,尽数涌出!

    眼神如刀剑,死死的锁定着面前的少年,那张俏脸上的神色,足以让人胆寒。

    仿佛,只要她愿意,那么她便可以做到。

    少年缓缓收敛起自己脸上所有的不恭之色,眼前的女子,气势太过迫人。

    “放心,我们绝不会伤他。只是,如果你真的希望他能平安度过一生,就不要再想着跟他见面。在卫国,你有你的使命,这是你们整个家族的宿命!”

    少年依旧是在威胁着她,但却少了几分轻佻,多了几分认真。

    紧紧的握住儿子的小鞋子,林梦雅痛苦的闭起眼睛,片刻之后,再度睁开。

    “你们所谓的家族,会因我而毁灭。”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泯灭掉了所有感情带来的温度。

    少年愣了愣神,眼神之中,也有着她所不能理解的坚定。

    “至少现在不会,当你真正见到你的族人的时候,你就不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