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诱问辛黎
    辛黎疯狂,她的态度也强硬。

    两个人僵持在石坑边上,气氛愈发紧张起来。

    “下去,否则,死!”

    辛黎逼近了一步,声音里带着摄人的凉。

    林梦雅看着那双已经被**冲击得浑浊的眼,俏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决绝。

    “你杀了我,就没办法得到那个东西!”

    看似是辛黎更得意些,因为他可以找到别的东西,或者是人来代替林梦雅。

    但她更加清楚的是,辛黎绝不会等到那个时候。

    因为神农系统显示,下面木箱子里盛放的东西,马上就要成熟。

    她完全清楚,这里不过是辛家用来炼蛊养毒的地方罢了。

    皇宫那边的地宫的确是个障眼法,而辛黎之所以要混入熊灵部落之中,是想要在偷得那药之后,有个脱身的法子。

    所以,他再想要独吞的话,太难了。

    “哼,即便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就凭你,是救不回那个孩子的!”

    林梦雅听出了他语气里暗藏的丝丝妥协,因为寄生在藤上的虫子,还可以起到保护那东西的作用。

    一旦虫子全部在那些人的脑袋里产卵完毕,他们也就失去了最佳的机会。

    她能耗,辛黎耗不起。

    “救得回还是救不回,你说的不算。我问你,墨言到底被谁带走了,又是谁想要这孩子?”

    为了不再进一步的刺激辛黎,无奈之下,林梦雅迈下了台阶。

    在辛黎狂热,催促的眼神下,她走了约有三分之一的路。

    “是被晋国的那个公主带过来的,不过,她也不过就是个工具而已。背后之人我也不清楚,我看,就连整个辛家都不知道。”

    辛黎不情不愿的说道,但林梦雅却能看得出来,这家伙说的是实话。

    因为现在辛黎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木箱子上,看来是顾不上编瞎话骗她了。

    “我曾经收到过一条消息,说这孩子跟烛龙会魁首的秘密有关。难道,烛龙会的那位魁首,还能凌驾到你们辛家之上么?”

    引诱一般,林梦雅拾级而下。

    这一次,辛黎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吐出了自己的答案。

    “什么魁首,不过是个失败者。只是他找到一个好主人,所以现在情况才比我好上那么一点而已。除了那孩子之外,你也是他们的目标。”

    暗中挑了挑眉头,事情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先前,她以为烛龙会抓她,应该是为了讨好辛家,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他们是谁?为什么连辛家跟烛龙会都会听从他们的命令!”

    这个问题,却让辛黎迟疑了片刻。

    林梦雅并没有立刻停下自己的脚步,而是缓缓的下到了最后一个台阶,作势伸出了自己的一只脚。

    辛黎已经被磨得几近疯狂,所以,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突然像是下了什么狠心似的开口。

    “他们,是万蛊王的使者,来自神之乡。辛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万蛊王的命令跟恩赐。但除了历代家主之外,没有人见过那些人。”

    脚,踏在了平地上。

    辛黎的五官的,也因为兴奋而扭曲。

    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木箱子,比方才的样子,还要让人颤栗。

    “去打开那个箱子,把它拿给我!它是我的,是我的!”

    林梦雅安全下到了坑底,在看到辛黎那副样子后,打消了继续套他话的念头。

    只怕现在,不管她问什么,这家伙都不会听的了。

    稍微振了振精神,她步步谨慎的靠近石像,从这里看,只觉得那石像并没有巫后庙里面那么的精致。

    不过是神似而已,却也足够她惊讶的了。

    “熊霖,熊霖!”

    那个倔强的汉子,就趴在离她不过几步远的距离之外。

    虽然是被偷袭,但好在这里并不太高,以熊霖的身手,也不至于被摔死。

    林梦雅叫了他两声,看到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后,也就暂时把他扔在了一旁。

    终于,靠近了木箱子。

    而在自己的眼前她才发现,这箱子并不是个人工打造的东西。

    有可能是因为双手之间距离的原因,使得整颗植物,看起来像是个木箱子。

    想了想,从头上拔出一颗尖锐的钗子,轻轻的戳了戳那个东西中间的部分。

    很坚韧,显然是已经木质化了。

    林梦雅抬起头,看向了趴在坑边上的辛黎。

    “你有没有刀,这东西,我就算是手断了也拔不开。”

    因为光线的关系,她看不太清楚辛黎脸上的表情,但猜也能猜到,他必定是有诸多不耐烦的地方。

    “等着!别想故意耍花招!”

    “你要是不放心,就自己下来看看好吧。”

    她故意十分嚣张的挑衅着辛黎,那家伙自然是不敢的,把脑袋收回去,不知道鼓捣了什么东西,却还是探出头来,手中拿着一把刀的样子。

    “就这个东西可以砍断!”

    ‘呼啦’一声,刀从坑边上掉落了下来。

    林梦雅一看那个位置,就知道辛黎这家伙绝对是不怀好意。

    刀正正好好的落在了熊霖的脚边上,锋利的刀锋,离他的小腿不过寸于。

    林梦雅垂下眸子,眼神里带出了几许微寒。

    即便是现在,那家伙还是想着如何害人,只不过碍于东西没有到手才有所收敛。

    那是一把小巧却锋利的弯刀,上面还残留着致命的毒药。

    林梦雅一边装着砍箱子的样子,一边继续思考。

    拿到这东西后,最好的办法是用来要挟辛黎,让他把自己跟那些孩子放出去之后,再把药给他。

    但是,按照辛黎的性格,只怕他恼羞成怒,毕竟这里头,他可他们熟悉多了。

    万一他使坏,再次让他们陷入黑暗之中,那就危险了。

    “林梦雅,你到底在干什么?”

    上方突然传来了辛黎气急败坏的声音,她猛地抬头,却看到辛黎居然挟制着一个少年,到了坑边上。

    “你放开他!”

    糟了,辛黎的耐心快要被耗光了。

    林梦雅皱起眉头,冷声喝道。

    “那你就快点把这东西给我拿上来,不然,每隔一刻钟,我就杀一人!”

    疯了疯了!这个王八蛋,还真的是丧心病狂。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杀人的话,我就毁了这东西!”

    说是这么说,可林梦雅却不敢再怠慢了。

    两只手飞快的砍着这木质的保护层,辛黎手中的少年,也终于发出了声音。

    “姐姐,救我!救我!”

    声音透着几分嘶哑,看来刚才辛黎是用手掐着他的脖子来的。

    这个变态!

    终于,木质的保护层被她给破坏掉,露出了里面的核。

    但是与此同时,被砍掉的保护层的断面,渐渐的渗出了不少乳白色的汁液来。

    糟糕!

    “带他们走!快点!”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辛黎宁愿受她折辱,也要让她下来拿东西的原因了。

    为了保护里面的东西,这些保护层在被破坏掉之后,会慢慢的分泌出一些汁液。

    这些东西原本是无毒的,但是在大规模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后,会慢慢的释放出一种有毒的气体!

    而且,在保护层没有长好之前,汁液会源源不断的渗透出来。

    辛黎这个王八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

    “跑!尽量往出口跑,这东西有剧毒,你们没办法抵抗!”

    见辛黎不动,林梦雅立刻喊道。

    谁知道,那家伙居然一松手,把少年给扔了下来。

    “小心!”

    林梦雅扔了手中的刀,立刻扑了过去,但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少年的脑袋就要撞在地上,此时,一双大手却及时的接住了少年下降的身体。

    “熊霖,你没昏?现在来不及说了,你们快走,这里我来应付!”

    那人刚想说什么,林梦雅立刻摆了摆手,转身回到了石像的位置。

    无论如何,这里的东西她都要拿到,不然的话,她就缺少了一枚重要的筹码。

    熊霖也不再扭捏,背着少年就飞快的跑了上去。

    汁液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开始低落在了地上。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触碰到的时候,裸露的皮肤,觉得一阵阵微微的刺痛。

    这东西,浓度太高了!

    手不断的往里面挖掘,终于,林梦雅看到了那个最为核心的位置。

    而那里面,此时已经沁满了粘稠的液体。

    她用来挖掘的刀,如今已经被腐蚀得不成样子了,扔到之后,她伸出手去取。

    “嘶——”在接触的那一瞬间,她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似的疼。

    抽出来一看,果然红了不少。

    但她的心中,也多了几分自信,这东西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她毒!

    一狠心一咬牙,林梦雅直接伸手进去抓。

    手指传来钻心的疼,终于,她的皮肤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自动破开了。

    一丝丝血液流出,她的手却感觉到了阵阵的清凉。

    趁现在!

    用力的在里面抓,终于抓到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林梦雅把它攥在手里里头,还没来得及看,转身就跑。

    耳畔传来了昆虫特有的嗡鸣声,林梦雅只来得及看一眼,原来,是那些寄生的虫自动飞回。

    她立刻用出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深坑。

    而背后,那些藤条也在此刻被收回,再次,蛰伏到了木箱之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