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双方对峙
    即便是脸被彻底的砸坏了,但是她摸了尸体的其他部分,确定是个少年人无疑了。

    之前,只有熊霖他们曾经在这里停留过,而且她派出去的人,也回禀说熊霖在林子里头找到剩余的族人,也以少男少女们为主。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辛黎的话,只怕现在,他已经隐藏在熊霖他们身边了。

    “主子,我们现在,要不要继续跟着他们?”

    到了现在,林梦雅对这个所谓的仙城遗迹,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么辛黎下来的原因,就很简单了。

    “不,我们不用跟着他们。我想,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

    突然到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又完全无法掌控的地方,尽管白苏武功高强,可心思却不如林梦雅敏捷。

    “那我们...”

    “继续跟着尸傀的方向走,最好是可以加快一点速度,我想,这里很快就会热闹起来了。”

    白苏没说话,但是却紧紧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

    两个人迅速的在黑暗之中行走,甚至在体力允许的情况下,开始了小幅度的奔跑。

    此时,体力的极限不断的被刷新,而白苏身上幸好还带着一些层层包裹之后的干粮。

    沉默中吃上几口,然后继续在黑暗之中奔驰,纵然神农系统的存在,不会让她完全丧失对时间的感觉,但是一成不变的黑暗,真的很让人崩溃。

    所以,她只能在不停的想念着自己所在乎的那些人。

    其中,最让她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的,唯有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宁儿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晋国的皇宫了吧?

    也不知道那臭小子有没有好好的吃东西,长大了多少,胖了还是瘦了。

    还有他那个让人不省心的爹,明明大家约好了一起来一起走的,怎么才刚来没多久,他们就失去了彼此的踪影了呢?

    他...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答应过自己呢,那个臭家伙什么都不好,唯独有一点,很守信。答应她的事情,都能做到呢。

    她,好想他。

    “主子,你哭了?”

    白苏的声音,有些沙哑。

    林梦雅立刻擦了擦自己的眼眶,眼眶里的泪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就连她自己都毫无察觉。

    “没什么,大概是迷了眼睛的关系吧。你听声音,是不是弱了下来?”

    她们两个几乎走了一天一夜,这是神农系统给她的提示。

    白苏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侧耳细听。

    “真的是,前面好像是停了下来,我们是不是找到地方了?”

    白苏的语气里有迟疑,也有少许的兴奋。

    也是,任是谁被困在黑暗里一天一夜,也会有这种迫切想要走出去的**吧。

    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还是没什么大用。

    立刻把神农系统所有的功能打开,林梦雅却倒吸了一口冷气。

    “主子,怎么了?”

    白苏有些慌张,可还是下意识的护在了她的身前。

    要说这一天一夜之中,她们两个还有什么收获的话,那便是更加默契了。

    “什么仙城遗迹,什么宝藏,世人都被骗了。这里非但没有什么宝藏,而且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白苏感觉到了自家主子语气之中的凝重,心头不由得悬了起来。

    如此,她还能护住主子么?这一点,就连她也没有底气了。

    “前方,好像有打斗的声音,要去看看么?”

    的确,就连林梦雅都听到了。

    略微迟疑了片刻之后,两个人才互相搀扶着,悄无声息的靠近前方。

    “啊——”

    一声极为熟悉的痛呼之声传来,林梦雅眉头一拧,那声音,听着像是熊霖的。

    有些无语,想来她都成了熊霖救命的专业户了。

    但这一次,她即便是有心也是无力。

    “小方,你怎么可以对族长出手?”

    她听到一个稚嫩声音气愤的喊道,随后,便有另外一道少年的声音,也急慌慌的回答。

    “我没有!不是我干的!”

    “你还狡辩!刚才就你离族长最近,除了你之外,谁还能在这里看清楚!”

    刚才质问小方的少年振振有词,似乎很有道理。

    又有几道声音附和,小方显然有些急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们不要听他瞎说,刚才偷袭熊霖大哥的人,真的不是我!”

    林梦雅思考了片刻,立刻明白了出手的人到底是谁。

    想来,是她们的行踪暴露了,所以辛黎才会在偷袭之后,把责任都推倒那个叫小方的孩子身上。

    剩下的少年少女们,恐怕早就在连续的惊吓之中,失去了判断力。

    很快,那些孩子就开始针对排挤小方,而这,恐怕就是辛黎的目的。

    “主子,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虽然不知道辛黎有什么目的,但他应该是想要引自己出来。

    不如,她就将计就计,看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把自己的那块照明石拿出来,却按住了白苏的手。白苏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她的手,后退几步,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

    光亮刚刚出现的之后,那些少年就发现了,惊呼了一声之后,显然有些畏惧,不敢靠近。

    “前面的,你们可是熊灵部落的人么?”

    他们的火把,应该在熊霖遭到偷袭之后就熄灭了。所以,林梦雅看不清楚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只能站在原地。

    “我们,是...不是,我们不是熊灵部落的人,你找错人了!”

    回答的孩子声音颤抖,极力的否认,恐怕是把她们当成了敌人。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可以告诉我,被偷袭的人伤势如何了么?”

    再伪装下去也没有意义,少年们可能不认识她,但辛黎一定认得。

    听到她的问话之后,少年们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个小女孩怯生生的说道。

    “不知道,熊霖叔叔被推到下面去了,我们看不到他。”

    前面还有什么?林梦雅现在越发的小心起来,生怕那个辛黎,也会来偷袭自己。

    “你们先不用害怕,慢慢的过来,小心一些不要再掉下去了。我这里有些饼子,你们可以先吃一些。”

    她把照明石往前面伸了伸,好让少年们可以更明显的看到她所在的地方。

    开始还有些迟疑,但食物的诱惑力太大了,她开始听到,有脚步声往她这边移动。扣紧了手中的暗器,只要有什么异常,她就立刻按下机关。

    闭上眼睛,她细细的分辨着对方的脚步声。

    一个,两个...七个,八个,九个,十...

    不对,第十个脚步声太轻了,如果不是她的听觉超出常人数倍的话,她一定难以察觉。

    此时,第一个孩子已经到了她的身边,那是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在看到她之后,立刻红了一双眼眶。

    而她也无暇顾及其他,一个个的看着往自己身边走来的孩子。

    直到第十个,那人,就是辛黎!

    辛黎的脸色变态的苍白,行若鬼魅,如果说,两年前他跟小玉还有些相像的话,那么现在,他跟小玉则是完全不同。

    她看到他的唇色很深,在莹绿色的光下,现出了黑色的唇形。

    而他勾着一抹笑,那是掌控一切,无比得意,却又诡异至极的冷笑。

    但她想要发动暗器的手却停住了,因为,辛黎只张开唇,吐出两个字来。

    “墨言。”

    只这一句,她就再也没有办法按下机关。

    辛黎,笑得更加得意了。

    “这些是干粮,你们自己分着吃。”

    林梦雅紧紧的盯着辛黎,但还是从怀中,掏出了她的那份干粮,递给了那群孩子。

    少年们在她的身旁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可林梦雅现在的神经,比任何时候都紧绷住了。

    “墨言在哪里?”

    自从她封闭了自己所有的消息通道之后,关于墨言的消息,也断开了。

    同时,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挟持墨言的一方,也因为偷偷的把消息传递给自己,被另外一方人怀疑。

    消息跟线索,都是她故意放出去的,而且做得很奇妙。

    那两方的确是闹翻了,可墨言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所以安全无虞。

    但是现在,辛黎却可以用墨言来威胁她。

    难不成,又出了什么变故?

    “他已经不在辛家了,不过,也不在别人手中。你想要救回他,就得听我的。”

    辛黎故意吊着林梦雅的胃口,那双眼睛里,暗含着狠戾。

    林梦雅握紧了拳头,眼神不善的瞪着辛黎,片刻之后,她却冷笑了一声。

    “你一个弃子,如何跟我谈条件?”

    辛黎的眼神,在一瞬间泛出阴沉的杀机。

    林梦雅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家伙说白了也没什么可怕的,扣紧了手中的弩箭,淡淡说道。

    “别动,除非你想死。”

    “我死了,你更加救不回墨言。”

    辛黎说的斩钉截铁,林梦雅想不相信都不行。

    双方对峙,林梦雅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随后,她像是掐到了辛黎的心脏似的,不屑的瞥了那家伙一眼。

    “你能不能救回墨言不一定,但是如果没有我帮助的话,那下面的东西,你连碰都不能碰吧?辛黎,就算是现在我让你跪下,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是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