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跳入入口
    那人不知道嗅闻着什么样的味道,却迈动双腿,冲着他们的方向,越走越近。

    林梦雅看着那人越走越近,不由得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平复着紧张的情绪。

    过速的心跳跟情绪的激动,会带来气味的改变。

    虽然她知道,自己身上仿制尸体腐臭味道的泥土,会掩盖绝大部分的气味。

    但辛家人各个邪门,她不能冒险。

    大鼻子男越来越近,甚至于,林梦雅都能借由灯光看清楚,那家伙其实是个,秃子,脑袋上没有几根毛毛。

    但那人越走越近,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行动,不去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甚至于在她前后的白苏跟龙天昱,她都没办法查看一眼。

    “哈哈,找到你了!”

    林梦雅心头一惊,手也暗中扣住了绑在腕上的弩箭,准备趁人不备,给他来上一盒。

    大鼻子狂笑着,手向着她抓来。

    她明显的感觉到了白苏跟龙天昱的气息,有些细微的变化。

    暴露她一人就可以了,大家千万不要——

    咦?

    她感觉身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然后,人就不自觉的往前走了几步。

    却又正正好好的,错过了大鼻子的手。

    ‘咔嚓’一声,站在她身后的那句尸体,被大鼻子给捏断了脖颈。

    她听到大鼻子骂了一句,想来是因为那具真正的尸傀,脖颈也跟硬的原因吧。

    而她因为这几步,也被迫跟龙天昱和白苏分开,被其他的尸傀,夹着一起到了山洞的里面。

    她不敢回头,生怕那个前后还会有人注意到她。

    但她侧耳细听,后面却没有传来什么打斗的动静,看来,他们两个应该没有被发现。

    刚才推她的,会是谁呢?

    白苏的确是在她的身后,但是方才推她的那人,手掌却是冰冷冰冷的。

    难不成,这里还有其他人混了进来?

    从方才的情况来看,那人至少现在,对他们还没有什么敌意。

    但事关生死,她除了自己带来的人之外,对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的相信。

    通过放才最为狭窄的地方之后,她很快到了之前,假蛇花姥姥看守的地方。

    那个被折磨疯,被人当做看门狗一样使唤的女人,此刻却是静静的躺在了她的铁床上。

    林梦雅只看了一眼,就别过了自己的眼睛。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估计也没机会知道了。

    因为那个女人就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体被人劈成了两半。

    血与肉都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大概是因为,这个女人再也没有用处了吧。

    林梦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辛家人的眼中,生命,到底是什么呢?

    尸傀没有任何的情感与感知,所以没有人会看那个女人一眼。

    林梦雅于心不忍,忍不住躲瞧了她几眼,却意外的看到,那个女人的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渐渐的放缓自己的脚步,林梦雅以周围的尸傀做为掩护,慢慢的靠近了那女人的位置。

    离得近了一些,她才看到了那女人的手中,似乎是攥着一朵花。  她刚想蹲下去仔细的观察,后面突然涌过来不少的尸傀,一个躲闪不及,她差一点被挤出人群。

    ‘啪嗒’一声,她看到有个从铁床边上过来的尸傀,重重的踢了那女人的手一下。

    那人手中攥着的东西,正好落在她的脚边。

    迅速的踩了上去,好在她鞋底的泥不少,一下子就粘住了那东西。

    虽然有点搁脚,看来,应该是金属玉石一类的东西。

    大门,就在以前放着铁床的下面,而且下面还是中空的,那些尸傀一个接一个的跳了下去,就跟下饺子似的。

    林梦雅也跟着队伍,到了一人多宽的洞口。

    里面,那浓厚的毒气已经散去了不少,想来这个洞口,已经开了不短的时间。

    林梦雅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噗通’一声,跳入了一个水池中。

    腥臭酸涩的味道,尽管她已经做好了闭气的准备工作,可还是钻入了她的嘴巴跟鼻孔。

    不过,这池水含有的毒素倒是不太多,显然前面已经涮过水的尸傀们,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她立刻从池子里爬起,因为这些尸傀都去自动的去往了同一个方向。

    林梦雅迅速的观察四周,发现这里不是一般的黑,且没有任何的光亮。

    既如此,看来唯有跟着那些尸傀走才行了。

    不过在这里,黑暗成了最佳的掩护色。

    她身形本就纤细,隐入黑暗之中的话,倒是也无人能发现她。

    她浑身湿透的趴在地面上,发现这里的地面,还真是冰冷彻骨。

    哆哆嗦嗦的紧紧的盯着那个水池,相信如果龙天昱跟白苏跳下来的话,一定会跟她一样,选择在这里寻找或者是等待自己的同伴。

    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一个大冰柜里面,唯有咬紧牙关,才能克制住上下打颤的牙。

    好在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一个身影,轻盈的从上面落了下来,甚至都没有跳入水池。

    尽管她看那人的剪影,很像是自己的白苏,但她还是不敢动,生怕是旁人。

    那人很快也隐没在黑暗之中,很快,林梦雅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些微微的颤动。

    真是白苏!

    林梦雅惊喜的起身,朝着方才的方向摸了过去。

    在来之前,她已经预料到,可能会走失的方向,所以给他们提前准备了一种小虫子。

    这种小虫子有种特性,一旦听到某种特定的声音之后,会十分的兴奋。

    老师恰好有几只可以发出这种声音的竹笛,而且一般人,是听不到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她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很快便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

    “主子?主子?”

    那压抑的声音不大,若不是她听觉过人的话,估计肯定会错过。

    “我在这里。”

    她也低声回应,没过几秒钟,就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臂。

    “是我!”

    白苏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让林梦雅安心不少。

    她也回手握住了白苏的手,有神农系统在,她一下子就可以辨别出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白苏。

    “您没事吧?怎么这么湿?感冒了可怎么办!”

    她从白苏的语气里,听出对自己的关心。

    不过这里,可不是交谈的好地方,他们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龙天昱呢?你可看到他了?”

    按照他们之前的位置来看,龙天昱应该是白苏的前面。

    但是她一直盯着来的,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而且,除了白苏下来之外,她胸前放着虫子的小布袋,也没什么反应。

    难道说,这人还没有下来么?

    “刚才你被撞进去的时候,我跟陛下一时心急,都想去找你。谁知道那个大鼻子的家伙,不知道闻到了什么,连连折断了不少尸傀的脖子。我们都被冲散了,后来陛下到底进没进来,我也没看到。”

    原来是这样,林梦雅只觉得一颗心悬了起来,那家伙,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我们是再等一会儿,还是现在就走?”

    林梦雅想等,但是越等,她们就越危险。

    现在她算是明白,为何辛家的人,要准备那么多的尸傀了。

    地下的空间应该很大,而且充斥着毒气。

    让这些没有生命的尸傀来趟雷,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可是,那些尸傀的终点到底是哪里呢?

    又看了看洞口,林梦雅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带着白苏离开。

    龙天昱不会有事的,他知道他对自己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保护好自己。

    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跟着尸傀,在黑暗之中,视觉已经完全的失去了作用。

    还好,她身边还有白苏这个武功高手。

    即便是被剥夺了视觉的情况下,白苏搀扶着她,依旧走得还算是平稳。

    但磕磕碰碰是少不了的了,直到林梦雅第三次被绊倒在地上的时候,毫无意外的,她摸到了一具,人类的骸骨。

    “这里,好像是死过不少人。”

    林梦雅低声跟白苏交谈,这里的空间,比她想象的还要大一些。

    因为,这里没有回应。

    “主子你有没有受伤?难不成,这里是某个大人物的墓葬么?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

    白苏立刻搀扶住了她,用手摸了摸林梦雅的腿,确定她没有任何伤口之后,这才继续扶着她上路。

    尸傀依旧漫无边际的走着,而她们也不用再可疑的控制距离。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光亮,没有人能发现她们。

    “墓葬么?我觉得不太像,你记不记得,上一次我被骸骨绊倒的时候,我说过那骸骨,还是个孩子吧?”

    白苏点点头,又意识到主子是看不到的,只能小小的‘嗯’了一声来回应。

    “虽说,古人的墓葬也会有孩子跟女人殉葬,但大多数都会分开。但是,如果这里是古墓的殉葬坑的话,你不觉得,这里太过宽敞了么?”

    在这里,林梦雅觉得第一个不对劲的因素,就是空间。

    “主子的意思是。”

    “墓葬越大,工程也就越浩大。想一想,我们现在走了也有好半天了吧,周围,可曾有过墙壁?”

    “没有,半截都没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