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幻境之毒
    林梦雅立刻笑意盈盈的挡在了自家男人的面前,省得他被老师欺负。

    “老师这话就不对了,要是他脾气特别强硬,打老婆怎么办?到时候,您不是还要担心我?”

    林梦雅早已经把老师的心态给摸得透透的了,比起自家那个粗线条的将军老爹,老师是那种十分典型的老丈人性格。

    刚拜师那阵,老师就十分忧愁自己会吃亏。

    着意教了自己很多,可以对付武功深厚的高手的招数。

    后来两个人分隔两地的时候,老师每天都替自己监视龙天昱,据白芨她们说,一有个风吹草动的,老师就好几天不眠不休,不知道自己在密室里头捣鼓啥。

    总之,她现在是充分的体会到了,人家说岳父跟女婿,是人间天敌的关系。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百里睿的心情着实好了不少,眼也不瞪,胡子也不吹了。

    “这话倒是没错,你小子要惜福。我这学生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为她做的那些事情,也不算亏。”

    看着老师心满意足的离开,林梦雅偷偷的冲着自己男人眨了眨眼。

    对方冲着她也勾了勾唇,林梦雅暗中捏了捏男人的手,暗示她一会儿回去安慰龙天昱,这才哄走了自家男人。

    瞧她,一天天过得其实也很是艰难。

    “我陪老师说说话吧,好像自从到了烈云之后,咱们俩个都忙得跟陀螺一样。”

    笑眯眯的挽着老师的手臂,两个人往院子外走去。

    这个小镇名叫平双镇,因为周围都是山,所以会有不少倒卖药材的商队。

    林梦雅出门前,都会先把自己的脸挡起来,免得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嗅闻着满街上飘荡的药材的味道,师生两个一脸的迷醉。

    “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的话,我倒真的很想在这里定居。”

    百里睿感慨的说道,年轻的时候,他总想着闯荡江湖,离开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现在想来,他这半生发生的事情不少,但他从未觉得后悔过。

    只是现在稍微上了些年岁之后,不免怀念起平淡安稳的生活来。

    “老师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咱们也可以带着宁儿来小住。正好,我想着以后,这孩子什么可以不学,唯独一定要继承我跟老师的衣钵。”

    行走江湖,保命要紧。

    她不想当个虎妈,让孩子一辈子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那对于孩子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毕竟,她这辈子走过的地方,做过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可宁儿还没有。

    她遇到的世界有险恶之处,也有美好的地方。

    但她不能代替宁儿,所以,她想要让宁儿自己去体会。

    “这话有道理,宁儿那小子一看就是很聪明。但男孩子太过娇惯,对他将来没有好处。是男儿就应该顶天立地,不要像我一样,到了最后,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认。”

    老师的语气里面,有让她心疼的苦涩。

    当初的事情,她也不得不承认,其实老师也有不对的地方。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永远不可能以一个人的错误来告终。

    至于百里无尘,他可是这里面,最最无辜的牺牲品。

    “老师何必这么悲观呢?我相信,以百里无尘的聪慧,等到事情平息之后,他也未必察觉不到。那到了那个时候,不如让他自己来做个选择。我觉得,他有知道事情真相的权利,不是么?”

    自从龙天昱来到烈云之后,她问过几次百里无尘的去向。

    可龙天昱只说,原本他不放心自己一个人来烈云,所以派了百里无尘来保护。

    谁知道,到了烈云的地界之后,那人却消失不见了。

    有一个要无音讯的,不过百里无尘这个人机敏善变,就连晋国那位曾经的太子殿下都识不破他的真面目,又何况是别人了。

    要么,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不得不断开跟他们的联系。要么就是,他发现了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更谨慎的去做才行。

    总之,百里无尘绝不是龙天昱手中,简单的提线木偶。

    他有他自己的判断力,也许哪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也是说不定的。

    比起这个,她更担心单纯可爱的顾盼。

    这丫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二人四处走走逛逛,也不敢在街面上停留得太久。

    又谈了几句家里人的事情,唯独谈到红玉的时候,老师沉默良久,最后才叹了一口气。

    “红玉那姑娘不错,熊霖也是个不错的男子,只可惜造化弄人。希望他们,别落得跟我一样的境地,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她也是这样想的,只可惜那两个人都是死脑筋,做什么事情都认死理的。

    要不是如此,也不至于成劳燕分飞的下场。

    “他们的事情,他们自然会去解决。不过老师,熊霖前后两次都中了那个凤儿的招数,您可知道凤儿到底用的是什么毒了么?”

    天下间的奇毒何止千万种,她跟老师必须永远都抱持着一种谦虚的态度。

    因为总会有很多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比如说两次让熊霖吃了大亏的玩意儿,直到现在,她跟老师都未曾研究出来个结果。

    原因无非是两种,第一,这东西极难配置,可以说除非拥有方子,否则很难配置出来。第二,配置这东西的药材,他们听都没有听过。

    如果是第一种的话,那还有救,早晚会摸索出来。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他们想要研究出来,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唉,我也没想到。玩了半辈子的毒了,居然没见过这种毒。这毒也不算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左右不过是让人深陷幻境,要么发疯要么发狂。但普遍这类的毒,都会有些缺陷在。毒性太轻的,只要心智稍微坚定,或者是疼痛都可以让人轻易的清醒过来。毒性太过剧烈的,那这人也就废了,一辈子疯疯癫癫的也是有可能的。可你说这毒,奇就奇在,它可以让人分不清楚幻境跟现实。我派人问过了,熊霖那晚遭遇的一切,其实在前半段是真的。但是后半段,如果不是他找到了在林子里躲藏的族人后,他是绝对不相信,那是假的。你说,奇不奇怪?”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催眠或者是这一类的手段,也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但这不仅仅需要这种药,操作之人,必须要受过十分专业的训练。

    况且,还是群体催眠,那更是需要十分厉害的手段。

    凤儿心机还可以,手段就差了那么一些。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凤儿一定是从她母亲的手中,获得这些毒药的。

    她不是没有想过,再次深入蛇花姥姥的山洞之中去一探究竟。

    但她怕这样一来,可能会打草惊蛇。

    毕竟龙天昱部署在那里的人可是传过来消息,说是周围的林子也有些不安静了。

    唯一让她值得庆幸的是,目前还没有除了她之外的人进入那个山洞。

    显然,对于辛家来说,还不到时机。

    也是,有那个赝品蛇花姥姥来看守,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即便是进去了,没有合适的方法,也打不开那道大门。

    如此,还能给她多争取一点时间。

    “关于这件事情,老师还是多研究一下。我知道那一天快要到来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有充足的准备。对了老师,我带回来的那个花鬼,您研究得怎么样了?”

    那条小蛇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虽然还是不能承受更多她的血液,但如果老师在搭配了其它的药物之后,稍稍的减弱一些毒性的话,对于花鬼来说,可就没有什么伤害了。

    但是,花鬼本身的毒性是极强的,在混合了她的血液之后,毒性也会越发的剧烈。

    就现在而言,如果那小东西咬了她一口之后,她大概身子也会酥麻半刻。

    当然,花鬼会死,但是那同时也代表着,花鬼的毒,有可以跟她的血毒抗衡的潜力在。

    如果用它的毒液,来配置更好的解毒剂的话,那么他们在进入仙城遗迹的时候,也就会多一份保证。

    “花鬼的毒液很珍贵,你的血更珍贵。所以,你可得想好,到时候你都要带什么人去。”

    林梦雅早有打算,如今也正好跟老师说了,让老师早做准备。

    “龙天昱一定会跟我去的,白苏估计也要跟我一起,不过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是给清狐多准备一些吧。他这次走,应该会很危险。但我总有种预感,我们会在那里见面,只希望到时候,是友非敌。”

    提到清狐,林梦雅总觉得一阵阵的心酸难过。

    那家伙,总是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带着满身的伤痕回来。

    这一次,她可不想那么轻易的原谅他了。

    “也行,不过你只准备带他们两个进去么?”

    面的老师的疑问,林梦雅点点头当做回应。

    “我们进去是冒险的,又不是去打群架的。况且,那里头那么多宝贝,傻子才会让自己的大部队跟着进去呢。除非,他出去之后,能封住所有人的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