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母亲嘱托
    也没用她等多久,老师那边就派人传了话过来,说是那位贵客已经醒了。

    林梦雅立刻带人赶了过去,才一进门,就看到老师正在和一个女子谈笑风生。

    “神巫大人,许久不见,您的身体如何了?”

    神巫大人,亦是白芷的亲生母亲,也是她娘亲的旧友,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朝着她微微笑着。

    “别叫我什么神巫了,现在,我已经不是神巫。你若是愿意的话,不妨叫我一声月姨。”

    因为之前受伤的原因,神巫,不,月姨的脸上还有些苍白,但精神尚可,且面上也没有从前那股子清冷的愁绪。

    失去了神巫的身份,月姨更像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夫人,也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气。

    但却比那些寻常的妇人们,又多了些自然而然的高贵优雅。

    如果她自己的母亲,也能活到现在的话,也许,也会是月姨这般的模样吧?

    “我听白苏说,月姨的身体不太好,现在如何了?”

    林梦雅关切的问道,月姨招了招手,她立刻走过去,捉住月姨的手腕替她诊脉。

    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其他的状况良好。

    “多亏你,不然我真的会死在他们的手中了。后来的事情,我都听他们说了,委屈了你。”

    慈爱的摸了摸林梦雅的头,月姨对这个孩子,是真心的喜爱。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梦雅之所以会鼓捣出这些事情来,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够脱离苦海。

    那座冷冰冰的神巫庙对于她来说,跟监狱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孩子,有心了。

    “没什么的,不过我这次请月姨过来,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月姨看着她,眼神有几分疑惑。

    “我想知道,月姨的家乡。”

    这话一问出来,月姨的脸色立刻变了变。

    林梦雅知道,有些问题即便月姨已经不是神巫了,也不一定能回答她。

    只是,她迫切的需要月姨,给她证实一些东西。

    但没想到月姨却是苦涩的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说道。

    “孩子,有件事情你应该还不知道。其实,每一代神巫,对于家乡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即便是有人想起了什么,也不过是一些片段。而我,也仅仅是记得,我的家乡,总是沉浸在黑暗之中。”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早就预料到了。

    毕竟神巫是整个烈云国的精神信仰,如果没有那么神秘的话,大家也不会信奉那么久。

    “没关系,我可以想办法让你找回记忆。”

    月姨依旧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孩子,你觉得,在我之前的神巫,真的没有人对自己的家乡好奇么?但最终的结果,都是无功而返。神巫庙内,有历代神巫的记载。我们只知道,我们是从地底下上来的。而且所有想起来片段的神巫,都会有一段同样的记忆。我们,是被人刻意豢养的。”

    这...倒也算是一条信息。

    果然,神巫所在的家乡,也就是巫后墓那里,的确存在一个地下之城。

    “那月姨你觉得,神巫的家乡,会是传说之中的仙城么?”

    不过,林梦雅觉得,可能性不大。

    月姨想了想,为难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仙城是在哪里,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根据历代神巫的记载来看,巫后墓的那个所谓神巫的故乡,可能只是个中转之处。其他的,我也知道得不多。”

    这件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难不成,是有人利用那个地下之城,来炮制神巫的传说么?

    不过有些事情也就能说得通了,这样一来,即便是有人找到了那个地下之城,也找不到神巫的族人。

    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别人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原来,神巫的秘密,居然是这样。

    “那,关于你们真正的家乡,月姨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呢?”

    月姨苦思许久,最终也只能抱歉的看了看她。

    “原谅我没能帮上你什么忙,关于真正的神巫的家乡,我翻遍了整个神巫庙的记载,都没有找到。但孩子,有件事情,我希望能跟你单独谈谈。”

    对于月姨的要求,林梦雅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让老师跟其他人都退出去之后,林梦雅静静的等待着月姨开口。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月姨,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月姨犹豫了一下,踌躇片刻之后,方才淡淡的开口。

    “我知道你们现在正在做什么,这些事情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知道。”

    点点头,林梦雅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娘,其实并不单单是临天国的长公主。她之前跟我说过,她的母亲,来自于一个很神秘,很强大的家族。如果不是当初,她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外祖母诈死逃脱的话,只怕现在,就不会有你们了。所以,她希望我能让你,尽量远离这些王公贵族。我知道,你已经跟大晋的皇帝陛下成婚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不要成为皇后,也不要成为他的后宫。相信我,也相信你的母亲,我们只想,让你平安度日。”

    月姨的话,让林梦雅有些不能了解。

    她知道母亲是个很聪慧的人,既然是她说的,那必定不会有错。

    况且,龙天昱已经为了她放弃了晋国皇帝的宝座,他们原本也是打算找个地方隐居起来的。

    “月姨放心,我跟龙天昱已经约好,等到这边的事情了了,就不理世事,隐姓埋名的生活。”

    听到她的回答,月姨这才放下了心来。

    爱怜的摸了摸林梦雅的脸蛋,虽然她也很想见到自己的女儿,但能看到故友的孩子,她也觉得无比欣慰。

    “那我就放心了,别怪月姨之前没有跟你说。其实,我原本是打算,找个由头把你留在我的身边,用我所有的力量保护你一辈子的。对了,你母亲还说,如果你能见到你的舅舅的话,记住,千万要相信他的话。因为你的舅舅,会在关键时刻保护你的。就连你母亲的出逃,也是你舅舅的主意。他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保护你的母亲跟你!”

    这件事情,舅舅也参与了么?

    林梦雅倒是没想到,何况之前,她还怀疑过舅舅来的。

    但人心易变,何况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舅舅的心意到底有没有改变,这她也是说不准的。

    可有一点她能肯定,那两位对她的确是真心实意的。

    为了安全的考虑,她早已经让人把左丘羽给扔回了京都。

    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做什么了。

    “月姨的话,我都会记在心上的。不过,月姨,你可知道我母亲跟外祖母,究竟在躲避些什么呢?难道,不仅仅是因为烛龙会跟辛家么?”

    显然,母亲也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月姨。

    月姨也仅仅知道,外祖母的家族势力很强大,而且自己,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

    不过关于这一点,她还是心存疑虑。

    毕竟,从外祖母到她这一辈,少说也过了六七十年了吧?

    而且月姨说,外祖母的母家极为强大。

    既如此,那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多年,找不到一个人呢?

    所以,这件事情,她姑妄听之罢了。

    总之,她现在的所有力量,还是集中到仙城遗迹中去比较好。

    “月姨,我想把你送到晋国去。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去?”

    如今烈云动荡不安,再过不久各方势力齐聚之时,月姨的安全就有了很大的隐患。

    何况,她更想让月姨,跟白芷母女共聚天伦。

    月姨的眼中,有着压抑的渴望。

    也难怪一向冷静的月姨会如此,这生不如死的十几年来,一直是想见女儿一面的信仰,支撑着她。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跟女儿团聚的机会,她又怎么可能不激动?

    “有什么能不能的呢,自从我失去了这一双腿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能限制我的东西了。”

    一抹狠绝,划过月姨的眼睛。

    林梦雅不知道十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月姨的决心,显然超过了她的想象。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去准备。把您接过来,也是想要让我的老师,给您彻彻底底的调养一番。一路上那么辛苦,可别累坏了您的身体。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安排。”

    月姨感激的看着她,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梦雅拍了拍她的手,点点头,有些事情不必挑明了,她们也都能明白。

    转身,林梦雅出了房门,却看到院子里,老师正在长吁短叹。

    “老师这是怎么了?”

    捅了捅亲自来给她当门神的龙天昱的腰,后者只看了百里睿一眼后,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百里先生觉得自己一身毒功毫无用武之地,还说你强人所难,好好的毒医,如今变成了庸医。”

    “嗳你这个软脚虾,我不过抱怨几句,你怎么就在我学生的耳朵边搬弄是非了?一旦担当都没有,亏得我之前还把你当成知己。”

    听到背后有人说自己坏话的百里睿一下子跳了起来,冲着龙天昱吹胡子瞪眼,显然是不满他这种‘出卖’的行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