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红玉失恋
    “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不仅这辈子要记得,下辈子还要记得。”

    龙天昱深情款款,更让林梦雅无法招架。

    “那我下辈子的话,你要怎么办?”

    她歪着头,故意为难他。

    “那我便来生当个哑巴,旁人的话,我自己的话都不必记得,这样可好?”

    ‘咚’的一声,她的心中,像是被人投进了一块甜兮兮的蜜糖。

    搅动得她所有的感觉,都带着无穷回味的甜。

    “你学坏了!”

    小拳头故作恼怒的捶在了他的胸膛上,别看她做出来的样子凶恶,但其实一点都不疼。

    “你教的好。”

    天啊!林梦雅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强塞了一把糖,甜到齁了。

    “我懒得理你了,红玉他们回来了没有,我要去看看他们两个。”

    她急匆匆的往跨院跑,路过不远处下人提着的灯光前面的时候,龙天昱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她脸上的红。

    “噗嗤”一声,轻笑声穿得很远,林梦雅不由得加快的脚步,一边还暗骂自己的不争气。

    “还不快点跟上来!”

    没好气的冲着后面喊了一句,如愿的听到了他沉稳的脚步声。

    急急的跑了几步之后,她才停了下来,捂住了脸蛋。

    真是的,她激动个什么劲儿嘛。

    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几丝笑纹,只有在他的身边,她才能把一切,都彻彻底底的放下来吧。

    意外而甜蜜的插曲过后,两个人还是一起来到了跨院。

    不过,刚进门,林梦雅只看到了红玉。

    “主子,您来了。”

    红玉迎了上来,有些强颜欢笑。

    “怎么了?难不成,是那头狗熊又犯蠢了?”

    林梦雅伸长了脖子瞧了瞧,果然,屋子里除了红玉之外,没有其他人在。

    “不,是我想通了。主子,我跟他,终究不是一路人。”

    听了这话,林梦雅气不打一处来的就想要去找熊霖算账。

    可谁知道,红玉却跪在了她的面前,给她磕了一个头。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怎么值得你这么做!”

    红玉努力忍住的眼泪,可她还是努力的笑了笑,看得林梦雅一阵心疼。

    “不是的,我明白的,我都明白。熊霖在林子里找到了其他的族人,他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是他觉得,如果部落好好的,他大可以离开。但现在,他不能那么自私了。”

    终究,林梦雅还是不忍心再让红玉伤心了。

    把她扶了起来,轻柔仔细的给红玉擦去了眼角的泪。

    “那你怎么办?”

    林梦雅知道熊霖心里是有红玉的,但那个男人,终极还是没能放下他肩上的责任。

    她可以说熊霖傻,但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傻里傻气,才会让红玉,与他惺惺相惜吧。

    “我...我还有主子,还有小主子。我真的已经想通了,这辈子,除了他之外,我也有想要护着的人。所以无论如何,都请主子不要再怪罪他了。”

    林梦雅想看清红玉真实的想法,但是,她真的没有从红玉的脸上,眼睛里,看到哪怕一丝丝的绝望。

    看来,怕是真的如红玉自己所说,是真的想通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去为难他。你有你的选择,熊霖也有熊霖的坚持。但他若是再想来折腾你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咬着牙,林梦雅只能忍住想要冲到部落里,暴打熊霖一顿的冲动。

    天下有的是好男人,她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更好的,让红玉幸福一辈子!

    “谢谢你,主子,谢谢你。”

    红玉抱着她失声痛哭,而向来巧言善辩的林梦雅,在这一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她。

    轻柔的,像是拍着小孩子似的拍着红玉的后背,龙天昱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些碍眼,悄然的退了出去。

    姐妹两个,窝在床上聊了半夜,直到天光微微放亮,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时候,林梦雅却在床边,看到了一个意外的身影。

    “白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坐在床边上的少女,可不就是她的贴身小可爱白苏么?

    只见那丫头眼神有些不太对劲,视线落在红玉的身上,然后又偷偷的弹开了。

    林梦雅迟疑了片刻,这才反应了过来。

    敢情这丫头,是吃醋了。

    “时辰还早,你要不要躺上来歇歇?”

    小丫头还有些犹豫,听到动静的红玉也惊醒了,迷迷糊糊的看到了白苏,却是自动自发的往里面拱了拱。

    “来吧,你红玉姐也怪想你的。”

    白苏这才磨磨蹭蹭的到了床边,脱了外衣以后,也躺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红玉姐的眼睛怎么肿的那么厉害?”

    白苏小小声的在林梦雅的耳边问道,看了红玉一眼后,她才用更小的音量回答。

    “她跟熊霖分手了。”

    “什么?熊霖敢变心!我去宰了他!”

    说着,白苏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幸好林梦雅早就有所准备,一下子拦住了白苏。

    “嘘!他们是和平分手,再说,你想让你红玉姐伤心么?”

    有些无奈的看着白苏,这丫头的护犊子个性跟她简直是一毛一样。

    当初她还讽刺过老师,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如今,可不真是有样学样?

    唉,看来话还真的不能乱说,免得脸疼。

    “那以后红玉姐怎么办啊?”

    白苏担忧的说道,生怕红玉会想不开做傻事。

    “傻瓜,你们除了爱情之外,不还有我么?要是你们以后能找到合适的人嫁了,能幸福一辈子最好,要是不幸福,我养你们一辈子。”

    刮了刮白苏的鼻子,那丫头终于笑了笑。

    紧紧的依偎在林梦雅的身边,闭上眼睛甜甜的睡了过去。

    日上三竿,外面还静悄悄的。显然都是得了吩咐,不准随意来院子里吵闹。

    三姐妹睡了个饱,又互相帮助着梳洗打扮。

    白苏显然是把自己的东西也都搬到了院子里,之后还当着林梦雅的面,把自家主子的东西,一股脑的都交给了红玉。

    看着一箱箱的东西搬进来,红玉有些哭笑不得。

    “我,我不擅长这些东西。从前都是白芨姐姐她们收着的,你看看主子,披头散发,衣不蔽体的,多可怜啊!”

    ‘噗——’

    正在一旁喝醒神茶的林梦雅,差一点没噎死。

    好吧,最近在她身边生活的女性数量急剧下降的关系,导致她天天素面朝天,长发也顶多是梳一根辫子之类的简单打扮。

    但好歹,也没有那么惨吧。

    只是,红玉为什么看她的眼神里,也包含了几许的愧疚。

    “是了,白苏妹妹说的在理。怪不得什么人都敢打陛下的主意,这样可不行。白苏妹妹放心,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姐姐了。”

    呃...她低下头,看着茶碗里头映衬出来的自己。

    其实,真的还好啦。

    虽然不怎么化妆,但是她每天都会用自己研制出来的药妆。

    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嘛。

    为什么到了那两个姑娘的嘴里头,自己就个街边的乞丐没什么分别了一样呢?

    “那就有劳姐姐了,咱们主子从小吃苦,以后可不能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了。”

    白苏一边说着,一边暗地里冲着林梦雅挤眉弄眼。

    好吧,她知道是因为白苏怕红玉胡思乱想,所以想要给她找点事情做。

    伸出自己的大拇指,林梦雅点点头,给了那丫头一个鼓励的眼神。

    后者立刻收到了她的鼓舞,拉着红玉一一盘点去了。

    “昨晚我把你借给了她们,今天可不能再借了。”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林梦雅转头,就看到了一脸不悦的龙天昱。

    “什么借不借的,咱们俩刚成亲那阵,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睡在书房里。”

    冷哼了一声,林梦雅毫不客气的翻旧账。

    谁知道,某个脸皮越来越厚的男人丝毫不在意,反倒是把她扛在肩上就走。

    “所以,我要连本带利的都补偿给娘子。”

    补偿个头啊!

    天旋地转之间,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好像是上当了。

    说好的冰山美男禁欲系呢?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了飙车不用挡的老司机?

    被人扛回了房间,林梦雅又是赔笑又是保证的,这才堪堪逃出了魔爪。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她才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

    “白苏!白苏!”

    从龙天昱的怀中艰难起身,她大声的叫着白苏的名字。

    “来了,主子我在这里,怎么了?”

    有旁人在,龙天昱总算是收敛了些,默默起身,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坐在椅子上当他的壁画。

    “我让你请来的人呢?”

    白苏这才恍然大悟的说了一句。

    “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忘了,不过您不用着急,现在人就在百里先生那里。一路舟车劳顿,我看她的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先请了百里先生给她诊治。我过来之前,她喝了药正在休息。百里先生,等她醒了,会叫人来告诉我一声的,主子放心。”

    原来,是在老师那里。

    她这才舒了一口气,她就说嘛,以白苏的性格,即便是吃醋也是要分场合的。

    瞪了自家那个醋王一眼,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

    “等到人醒了,你立刻来告诉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