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所谓赝品
    “骗局?可你不是说,山洞里面的是那个蛇花姥姥的转世么?”

    龙天昱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有一点,他跟林梦雅想的几乎一样。

    那就是所谓的长生不老跟转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

    但有些事情,他也觉得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该怎么说呢?我之前不是问过老师,几十年前,他见到的那个蛇花姥姥,有没有什么特点,或者是成名的绝技么?老师告诉我说,蛇花姥姥出身烈云国一个很神秘的部落,除了蛇花姥姥之外,别人并不知道那个部落的事情。她很厉害,不管是控制毒虫跟毒蛇都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但同时,她的毒术,即便是现在的老师,也堪堪只能跟她打个平手而已。但是,我在山洞之中,见到的那个人,她不管是控制毒虫还是毒术,都远远赶不上老师。所以,她只是一个赝品罢了。”

    关于这些,龙天昱虽然不如林梦雅专业,但他也有自己的判断。

    百里先生有多大的能耐,他当然清楚。

    如果是能跟百里先生不相上下的话,那雅儿那天,绝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脱身。

    他就说嘛,雅儿一向谨慎,怎么那天会如此的冒进。

    原来,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你呀,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但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赝品,就是那三个人的母亲呢?”

    其实,当林梦雅说出凤儿想要用来要挟的秘密后,龙天昱的确是有点惊讶。

    林梦雅的神色,却在那一瞬间,暗淡了不少。

    “大概,是一种本能吧。那时候我跟蛇花姥姥在山洞之中对峙,凤儿趁机逃之夭夭了。但是,我从她的身上,并未发现任何可以躲避毒虫的药。那个女人在那里的任务,应该是消除掉一切想要靠近山洞的人吧。既然如此,她为什么没有杀了凤儿,反而还会帮助她呢?也许,即便是她已经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可她依旧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她不能伤害的人吧。”

    她也是别人的女儿,如今也当了母亲。

    有些东西,绝非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只可惜,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那个女人终究是变成了疯疯癫癫的蛇花,而凤儿的结局...即便是咎由自取,但中间也掺杂了不少的因素在。

    “至于小磊跟小灵,我发现,小灵的模样,有点像是山洞里的女子。你想想看,熊灵部落十分偏僻,一般人又怎么可能来这里。何况,又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猜想,那个女人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丧失所有的自我意识,以至于她还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到了后来,她的意识完全被蛇花姥姥的意识所取代,放松了对那两个孩子的保护,所以凤儿才能得手。唉,这一切,都是人的**在作怪。”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暗暗伤神。

    “是啊,是人都会有**。别担心了,我们很快就到。”

    “嗯。”

    林梦雅点点头,像是个孩子似的,在龙天昱的怀中,找到了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是让她坚定了凤儿跟小灵,还有那个疯女子是母女三人的原因。

    她们的身体,很干净。

    当然,她说的干净,并不是指表面意义上的清洁。

    事实上,熊灵不落里的人,身体里或多或少,都可能会有一些毒跟蛊的痕迹。

    也许是辛家的试验,也有可能,是因为本身的生活习性。

    但她们三个的身体里,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且就算是她给小灵用了什么药,这些药的代谢速度非常快。

    这些,难道是跟那个忆蛊有关系么?

    心里头有千百种疑问等待着她去解开,但她却并不着急。

    快了,她告诉自己,就快了。

    忽然间,她有些心悸。

    睁开眼睛,压住了自己的胸口。

    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跳得那么厉害?

    “快起来吃饭吧,睡了那么久,跟小猪一样。”

    龙天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看到她睁开眼睛,立刻把她扶了起来。

    “怎么脸色这么差,可是做了什么噩梦?”

    灯光下,林梦雅的俏脸毫无血色,细密的汗珠儿满满的铺在额头上,让龙天昱看得直心疼。

    转身拿了块温热的布巾回来,轻柔的给她擦拭了一下脸蛋。

    林梦雅抓住了龙天昱的手臂,眼神有些迷茫。

    “我...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你说,会不会有人要出事了?”

    把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安置在自己的怀中。

    “不会有事的,应该是你太累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立刻叫人去查看。”

    想摇头拒绝,毕竟龙天昱也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但想了想,她还是点了点头。

    顾虑太多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她也迫切的想要知道,大家的安全问题。

    “你说的对,我可能是这几天紧张过头了。对了,我们这是在哪里了?”

    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渐渐的,狂跳的心平复了下来。

    “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撤离了熊灵部落,不过,这个小镇是去往熊灵的必经之路。另外一条路上,也有我们的探子,不必担心。”

    点点头,林梦雅倒是不担心会错过辛家的那群人。

    而且现在,他们已经算是一团藏于暗处的影子。

    虽然这样一来,跟他们自己的人联系都已经不是很顺利了,但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那,何况是敌人了。

    “小玉那边怎么样了,迁都的事情,应该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吧?”

    迁都是大事,至少在这一年之内,小玉都别想抽出时间来忙别的事情了。

    “都差不多了,不用担心小玉,他知道轻重。”

    摸了摸林梦雅的脑袋,龙天昱把她抱在椅子上,又给她添了一碗鸡茸粥。

    “不让小玉掺和进来也是为了他好,这种事情太危险,小玉的情况并不稳定。不过,有阿秀他们在,小玉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且,我总有一种预感。”

    她的预感总是能成真,所以龙天昱也是格外的重视。

    “什么预感?”

    “不管是忆蛊也好,还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好,真的是辛家人捣鼓出来的么?而且,仙城之内到底有什么呢?我总觉得,打开的仙城的大门,并不是这些事情的终点,很有可能,是另外一个,更大的阴谋的开端。”

    其实,这个想法有些让人泄气。

    他们一路战战兢兢的走过来,经历了许多令人匪夷所思之事,才追查到了现在。

    如果进入仙城还不能解开的话,只怕有许多人会被逼疯。

    但林梦雅真的不是信口胡说,因为辛家培养出来的那些东西,真的令人胆战心惊。

    她相信,在辛家真的要倾巢而出的时候,所带来的东西,会更加的震撼。

    可是,仅凭着一个小小的辛家,就算是有烛龙会的底蕴在,即便是这些东西,是从千年前的仙城传承下来的,她也觉得难以办到。

    要知道,现在医学的研究,也是需要为数众多的专业人员,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的。

    如果辛家真的有那种好本事的话,只怕四国之中,早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对手。

    这一点,才是一直让她心惊肉跳的原因所在。

    难不成,还真的有她不知道的势力存在么?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现在,还是先吃饭。”

    看着那双水眸之中,流露出让他心疼不已的愁绪,龙天昱握了握她的手,柔声安慰道。

    “是啊,至少还有你在我的身边。”

    甩了甩脑袋,林梦雅总觉得,最近自己似乎有些过于悲观了。

    大概是见惯了太多人性的阴暗面吧,也许自从自己再次回到这里之后,从前的那个冷冰冰的医学研究生就不见了。

    她何尝冷漠过,只不过是因为一直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才习惯了寂寞,习惯了独自封闭自己的所有吧。

    幸好,她现在,已经拥有了许多。

    用过了算是晚饭的宵夜,林梦雅跟龙天昱出门消食。

    这里是龙天昱之前就准备的一处宅院,跟以前要多偏僻有多偏僻,要多冷清有多冷清的庄子不同,这宅院处处透着一股子富贵的气息。

    “你这是,变了风格了?”

    龙天昱引着她逛了一遍,虽然比不得曾经的昱亲王府,但确实有几分庭院深深的味道。

    前院是门房跟会客厅,中间的院子算是正房,也是他们两个住的地方,至于后院,则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外加东西两个跨院。

    东面的跨院划拨给了老师,现在灯火通明,想也知道老师在做什么。

    西面的院子则是客房,本来是给红玉他们准备的。但红玉死活不肯离开她太远,只能在他们中间的院子的跨院内先住着。

    “你不是说过,大隐隐于市么?”

    龙天昱浅浅淡淡的一笑,在夜色里显得别样的俊美。

    林梦雅呼吸一窒,孩子都生了,怎么她还跟小姑娘似的,见不得半点的荤腥?

    “我说的话,你倒是都记得清清楚楚。”

    天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说的,自己都忘了好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