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熊霖自刎
    少年含泪的愤怒,突然让熊霖觉得万念俱灰。

    没错,他的确是部落的罪人。

    抬起头来,他看到了一张张仇恨的脸,看到深藏于他们眼中的怒火。

    此刻,他的心里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只要他死了,部落之中的人们,是不是就能恢复成之前的模样。

    而一切的罪责与仇怨,也就能通过他的鲜血净化。

    脑中一直回旋的这个念头越来越大,自责折磨着他的心,让他根本无力再去挣扎。

    “如此,那么好,我就以死来谢罪吧。”

    他藏起了嘴角的苦涩,因为该死的是他,他是心甘情愿的。

    蹲下来,捡起了少年掉落的刚刀。

    沉甸甸的刀,看在他的眼中,泛着让心都揪疼的冰冷。

    “你终于要死了,我要你下去,给我哥赔罪!”

    少年终于笑了,不过那笑容却多了几抹残忍。

    熊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应该的,小方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

    可人群已经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们从四面围住了熊霖,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癫狂一般的扭曲的表情。

    “死!死!死!”

    一声又一声的催促着他,蚕食着熊霖本就不多的求生意志。

    熊霖缓缓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不舍的看着山下的方向,他,终究是负了她。

    “不!不要!”

    肝胆俱裂的呼喊,从远处传到了他的耳中。

    在生命的最后,他看到了红玉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似乎有鲜血飞溅在他的脸上,呵,他还觉得如何疼呢,怎么就...

    “熊霖,你这是要做什么?快放下!”

    红玉扑到了熊霖的面前,哭喊着让他放下手中的钢刀,可熊霖就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两眼失神的握着那把刀,试图往自己的脖子上砍。

    “别动!他中毒了!”

    随后赶到的林梦雅,一下子就诊断了出来。

    熊霖现在的感觉,非梦非醒,显然是处在幻觉之中。

    手腕翻飞,手心里多了几根银针。

    飞速的插入了熊霖头上跟胸口处的几个穴位,林梦雅又从口袋里头,翻出一枚可以解毒醒脑的药丸,塞在了熊霖的嘴中。

    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如果刚才不是龙天昱用自己的剑鞘来格挡的话,只怕熊霖现在早已经人头落地。

    即便如此,龙天昱还是脸上带着几许凝重,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剑,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他这个样子,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

    手已经青筋暴起,英俊的脸上也渐渐的有了几许狰狞。

    林梦雅迅速的查看之后,稍微用力的拉了一下龙天昱的手臂。

    “没事了,你现在不会有多余的动作,只要你把剑鞘放在他脖子上,挡住了就可以。”

    毫不迟疑的放手,果然,就像是她说的那样,熊霖果然只会用向一个方向用力气。

    林梦雅谨慎的查看四周,却发现,这里离熊灵部落的聚集点还有一段距离。

    奇怪了,熊霖怎么会在这里?

    ‘咣当’一声,宝剑落地。

    龙天昱立刻上前,捡起了自己的剑,也扶住了熊霖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我怎么在这里?”

    如大梦初醒一般,熊霖迷惑的看着身边的众人。

    对了,他不是在自刎前,看到了红玉了么?难道说,大家都跟着他一起下了地狱了么?

    ‘啪’一声,眼中还有泪的红玉,狠狠的给了那个家伙一巴掌。

    随后,又抱着他放声哭泣。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可知道,主子为了救你的命,废了多少心血么?你怎么就怎么糊涂!当初,不如不救你!”

    红玉这次也是真的吓坏了,从来都是坚强的一个女人,如今却哭得稀里哗啦,小手还不停的捶着熊霖的胸口。

    “我,我不是跟凤儿一起来给族中赔罪的么?对了,凤儿呢?”

    林梦雅站在路口,轻轻的抽动了一下鼻子,眉头却紧蹙了起来。

    “出事了,我们快走!”

    回身,顺手抽下了熊霖头上的钢针,林梦雅跟龙天昱先行一步,疾步往熊灵部落的聚居地跑去。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逐渐加深,就连龙天昱也嗅到了。

    后者自然而然的把林梦雅护在了自己的身后,急匆匆的跑到了半山坡上。

    “我的娘啊!”

    林梦雅看着山坡上的一切,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滚了起来。

    山坡已经被鲜血覆盖,她看到部落之中,那些曾经熟悉或者是陌生的面孔,如今都像是被宰杀掉的牲畜一样,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但诡异的是,他们的凝固的表情,却并不都是挣扎之后的绝望,而是——愤怒!

    单单纯纯,而且还是得意的愤怒!

    不对劲,这完全不对劲!

    “小心些!”

    龙天昱把她护在了怀中,低声叮嘱了她一句话,两个人谨慎的,一步步的靠近。

    躺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老人,黝黑的面孔上,那双眼睛早已经暗淡。

    但唇边的一抹笑,却有着狡诈跟得意。

    “这是熊灵的代长老,凤儿的祖父!”

    龙天昱低声,在林梦雅的耳边介绍。

    点点头,她低头看了看,发现那位代长老的致命伤,是几乎要砍掉脖子的那个刀口。但是,那人的腰下三寸,似乎也被人砍了个稀巴烂。

    这事,一定是女人做的!

    而且没准还是被这个老头子给糟蹋过的女人!这样的仇恨,她一点都不陌生!

    躺在那个老头子身边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强壮的年轻人。

    “这是熊灵的新族长!”

    龙天昱的语气里,已经是掺杂了说不出的凝重了。

    林梦雅也看到了,这人的死因,是贯彻胸口的一刀,现在,血液还未凝固,这人也才刚死不久。

    其他人,他们两个也顾不上细看,只发现伤口都是被利刃所伤。

    林梦雅的心里头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两个人立刻跑到了山洞之中,果然看到,摇晃的灯光下,有一人举起了染血的利刃。

    “住手!”

    林梦雅大喝一声,那钢刀迟疑了片刻,却狠绝的想要继续落下。

    不过,龙天昱立刻出手,破空之声响起,那身影趔趄了一下,而此时龙天昱早已经赶到,一把夺下对方手中的刀,并且制服了行凶者。

    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等到慢了一步的林梦雅到了面前的时候,那人已经再不能逞凶了。

    “怎么是你?小磊!”

    她原本以为行凶的会是凤儿,没想到,眼前那个疼得呲牙咧嘴,却依旧眼神凶狠的少年,居然是小磊?

    “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女人!放开我!”

    林梦雅循声看去,那个缩在角落之中,还瑟瑟发抖的女人,不正是凤儿么?

    不过,凤儿为何是满身的鲜血?

    “都是他杀的!是他杀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他还想要杀我!”

    凤儿指控着小磊,但林梦雅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迟疑之间,凤儿却趁机扑过去,捡起了被龙天昱仍在地上的刀,转身就想要冲着小磊扑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凤儿飞了出去。

    重重的磕在了石壁上,吐出了好大一口血。

    “果然是死性不改,在我相公的面前,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原来,是龙天昱差一点就一脚踢死了凤儿。

    看着那个狠毒的女人,再也没有了起身的力量,林梦雅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走到了小磊的面前。

    扬起手来,狠狠的给了那个少年一个巴掌。

    刚才还在反抗的少年,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棕色的眸子,茫然无措的看着林梦雅。

    “清醒了没有?小小年纪,你就学会杀人了!你知不知道,一旦你这刀砍下去,她不会死,死的倒是你!”

    林梦雅对于小磊,从未有过如此的疾言厉色。

    如今听到她的冷喝,小磊突然间大哭了出来。

    “姐姐,我错了!我不应该听她的话,是她骗了我!”

    少年的哭声充满了悔恨,林梦雅的眉头,也缓和了不少。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又骗了你什么?”

    “她给小灵下了毒,说我要是不听话,小灵就会死。可是,小灵真的病了,我上山找她来拿解药。可是,可是这个女人,她说,她说...”

    “那不是毒。”

    凤儿挣扎着起身,想要坐起来,但她的嘴角不停的溢出殷红的血,再也止不住。

    “那是我给她的一场造化,身为那个贱女人的女儿,就得承担这样的命运。”

    凤儿笑得十分的猖狂,好像是觉得,谁也拿她没办法了一样。

    林梦雅眉头一拧,冷冷的盯着凤儿。

    “你知道,他们的身世?”

    抬起手来,凤儿艰难的擦了擦嘴角的血,她那么爱惜自己的容貌,当然不想让自己变得那么难看。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除非,你让他来抱抱我。”

    顺着凤儿手指的方向,林梦雅看到了一脸冰霜的龙天昱。

    “怎么样?我既然活着当不了他的女人,那我也要成为第一个在他怀中死去的女人。哈哈哈哈,这样,你百年之后,也只能排在我的后面。”

    凤儿十分得意,仿佛笃定了林梦雅,一定会接受她的条件。

    可惜,她遇到的是林梦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