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杀害亲族
    此时的熊灵部落之中,灯火通明。

    凤儿被人解开了绳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素净的一张脸,更显得她楚楚可怜。

    部落之中,所有人都对熊霖怒目相向。

    但熊霖的目光下,唯有苦涩的隐忍。

    这里,终究曾经是他的家。

    “既然凤儿已经过来了,那我们就问问她,事情的经过,是不是像是熊霖所说的那样。”

    精明的代长老熊启泰,跟脸色阴沉的新任族长熊樾,站在熊霖的面前,隐隐对峙。

    凤儿被族中的一个老妈妈陪着,到了几个人的面前。

    “一切事情的缘由,凤儿都清楚。我熊霖的为人,你们应该清楚。有些事情是我做的,我会认。但不是我做的,休想栽赃到我的身上!”

    大病初愈,哪怕是熊霖的体质异于常人,但人也难免消瘦了许多,脸色也有些憔悴。

    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真正让他伤心的是,那些他的亲族们,如今却用愤恨的眼神瞪着他,如何,不让他觉得心痛难忍?

    “哼,是不是栽赃,你心里难道不应该最清楚么?熊霖,我们当初真的是看错了你,还以为你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想到,却是个连自己的兄弟都下得去手的杂种!”

    熊樾的脸色之中,掺杂着对熊霖的嫉妒与愤恨。

    他的确是想要族长的位置,也对熊霖暗中使了不少的手段,但他从未想过,背叛过自己的部落,抛弃自己的亲族。

    在他的眼中,熊霖,已经不配跟自己一战了。

    “我没有!”

    熊霖怒目而视,头上青筋暴起。

    他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曾经的伙伴下得去手,但当时的情况,他已经记不得了。

    凤儿说她知道些内情,所以,就连他也急需一个答案,到底,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几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凤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更加惶恐无助的靠在那位老妈妈的身上。

    “不怕不怕,现在你已经到家了。有什么说什么就好,族长跟长老,会给你做主的。”

    慈爱的拍了拍凤儿的手臂,示意她不要怕,心里头也觉得这个姑娘,应该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了吧。

    “嗯,我会的。”

    垂下头来,凤儿做出一副柔顺的姿态。

    但被掩住的水眸之中,却燃起了癫狂冰冷的火。

    熊霖,总算是落入了她的手中。她要让这个男人,为自己所遭受的屈辱,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抬起头来,她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柔弱模样。

    盈盈跪拜在自己爷爷跟未婚夫的面前,凤儿低着头,怯生生的说道。

    “代长老,族长,凤儿来请罪了。”

    未婚的女子失踪了两天,对于熊灵部落的人来说,不亚于已经失贞。

    所以,代长老也好,还是那位新上任的族长,对于凤儿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

    甚至于,碍于颜面,才能勉强的压抑住内心的厌恶。

    在他们看来,凤儿不过是一个女人,还是个已经败坏了名声的女人。

    即便是留在族中,也没有了前途。

    所以,两个人竟然一句问候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你还知道回来,我们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代长老冷哼一声,沉声呵斥。

    凤儿脸上溢出三分的不屑,当初那林家人来的时候,她这个急功近利的祖父,还不是让她不要脸面的去勾引林家父子。

    如今,是看到自己没办法为他所用,所以才摆出这样的嘴脸来。

    咬着唇,凤儿啜泣着告罪。

    “爷爷不要生气,都是凤儿的错,是凤儿给部落蒙羞了。此间的事情一了,我自愿被放逐在后山之中,不管是豺狼虎豹吃了,都与他人无干。”

    凤儿本就生的清秀,如今被折腾了那么几日,俏脸越发的清瘦。

    再加上她有意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裙,跪在那里瑟瑟发抖,越发叫人怜惜。

    “代长老,凤儿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这孩子也够可怜的,从小就没了爹娘。要是这孩子不嫌弃的话,以后就跟老婆子我做个伴吧。”

    说话的,正是扶着凤儿出来的那位老妈妈。

    她年少丧夫,中年丧子,最是悲苦无助。后来跟着巫医学了几手,成了部落之中唯一的稳婆。

    这活计总是见血腥,不干净,但又缺不得。

    她见凤儿可怜,才帮忙说了这么句话。

    “多谢莲花奶奶,凤儿愿意。”

    凤儿立刻给莲花奶奶磕头,这回就算是代长老跟新族长也不好说什么。

    看到这里,熊霖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他以为凤儿的事情有了着落之后,必不会再做恶事。而且也没有伤了她的性命,正暗自庆幸。

    可他又哪里知道,欲壑难平。凤儿是个心思活络之人,哪里会真的甘心平庸一辈子。

    “好了,你的事情容后再说。我问你,熊霖说你知道内情,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从实招来!”

    代长老威严的质问道,那双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死死的盯着凤儿。

    害怕了吧?凤儿在心中无声的狂笑着,当初,下毒陷害的主意的确是她提出来的,她的那个祖父跟新任的族长也清楚。

    但他们本以为,自己下的毒,只是让熊霖不明不白的死去,却根本不知道,那毒药,还能使人发狂。

    而那些人都曾经是熊霖的部下,祖父不放心,才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那些人去挡住熊霖。

    所以,这件事情,只有她跟祖父两个人才知道。

    凤儿与自己的祖父对视着,两双眼睛里,流动着彼此才懂的意味。

    是在威胁她,不准把实话说出来么?

    凤儿嘲笑着自己的祖父,可语气,却依旧是别样的轻柔。

    “这件事情——我的确是知情。”

    人群哗然,而她看到了祖父的眼神一缩,狠厉的目光,丝毫没有因为他们有血缘关系而有半分的和缓。

    她看到祖父捏着拐杖的手渐渐用力,她更知道,祖父的拐杖的顶端上,其实藏着一把暗器。

    她相信,只要自己一会儿说了些不该说的,恐怕就会立刻被人刺穿心脏,死得不明不白。

    “你知道,还不快照实说来!”

    新族长疾言厉色的质问着她,年轻的脸上带着愠怒。

    “我知道,熊霖因为不满大家剥除了他族长的位置,所以,他故意说自己有事情交代给以前的兄弟。是我亲眼看到,他把那些人都带到了后山,也是我亲眼看到,他是如何,打杀自己曾经的手足!”

    “你,你胡说什么!”

    明明在路上,凤儿跟自己说,陷害自己的另有其人。

    可为什么,她居然现在又改了口?

    瞪着面前的女子,熊霖不由得上前一步,想要捉住她,问她到底哪一个才是实话。

    没想到,别人却以为他要报复凤儿,脚步还没迈出去,一把钢刀,挟裹者对他的恨意,狠命的戳向了他的胸口。

    危机感,让熊霖几乎是下意识的侧身闪过。

    那一击不成的袭击者,再次挥动着钢刀冲了过来。

    熊霖不想出手,因为他认出了这青涩的刀法,到底出自谁的手中。

    如闪电般,看准时机砍向了那只小手。

    “咣当”一声,笨重的钢刀掉落子地上,少年捧住了自己的手,双眼微红的瞪视着他。

    “小方,你怎么也不相信熊霖大哥?”

    站在熊霖面前,用一双充满了恨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的少年,正是他从前最好的兄弟的亲弟弟。

    他还记得,这孩子从小就极为崇拜自己,总是缠着自己学刀法。

    可不过才短短几天,为什么连这个孩子,也都一脸恨意的看着自己。

    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么?

    “你杀了我哥哥!”

    少年癫狂的哭叫,嘶吼着再度冲向了他。

    熊霖愣在了原地,生生的承受着少年,对他的撕咬跟捶打。

    “你,你也认为,是我杀了他们么?”

    心痛至极,熊霖沉声问道。

    “不是你又是谁?是我哥哥临死前亲口说,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杀人的恶魔,我要替哥哥报仇!”

    少年已经被仇恨所驱使得完全丧失了理智,抓住熊霖的手腕狠狠的咬了下去。

    熊霖依旧没有闪躲,任由着少年,把自己的手腕咬得鲜血淋漓。

    如果说之前,他还能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是因为他并不觉得亏欠部落里的每一个人。

    但现在,他却是个罪人。

    一个,向自己的同族,挥动武器,夺取他们性命的罪人。

    “你真的,想要我死么?”

    闭上眼睛,熊霖压下心中所有的苦涩,轻声问道。

    “我恨不得,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熊霖,你还我哥哥的命来!”

    少年的嘴角,被鲜血所染红。

    熊霖睁开眼睛,看着不再纯真,而是如同地狱之中的小鬼一般的少年,心痛得无以复加。

    “小方,如果我死了,你就能放弃心中的仇恨的话。那我愿意去死,但是,不要弄脏了你的手。你还小,不可以这样。”

    他拉开了依旧哭得哀戚的少年,想要再次摸一摸他的小脑袋,却被他挣脱开。

    “那你就去死啊!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恢复之前的日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