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章 我不贪心
    两个针孔似的牙印落在她的手背上,诡异的是,林梦雅非但没躲,反而还一脸的欣喜。

    “真是的,你早把它拿出来不就好了。我费劲力气的露出那么多破绽,跟你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不就是为了它么?”

    小蛇的颜色艳丽得很,而且眼睛是鲜红色的,撇开其奇毒无比的毒素来看,其实还是个挺可爱的小东西。

    蛇花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对面的女子,欣喜的摸了摸小蛇的脑袋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布袋,把已经昏厥过去的小蛇装进了袋子里。

    “你...你到底人还是鬼?”

    蛇花要疯了,这小蛇她只知道叫花鬼。要是能长大,一条蛇的毒液,就可以让河流下游十里之内的人畜都毒死。

    只是这东西极难得到,得到了也大多养不活。

    她困在这里三十余年,耗费最大的便是养花鬼。

    没想到,今天居然落入了旁人的手中。

    “我当然是人,只不过跟你有些不同而已。现在我问你,这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你敢骗我,我就让你感受到地狱的滋味。”

    林梦雅的脸色有些潮红,就像是喝醉了似的。

    这小蛇还真是个好东西,从她进来开始,注意力其实就被这小蛇完全吸引住了。

    好厉害的小家伙,竟然能承受住她少量的血液。

    所以她才不做多余的反抗,为的就是逼得蛇花亮出绝招。

    如今好东西已经入手,接下来的,就是审问蛇花的时间了。

    “哼,你以为我会说么?地狱?老婆子在这里困了三十多年,何尝不是地狱!”

    蛇花马上就要丧失理智了,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碰到这么个人。

    一切引以为傲的手段,似乎在那女子的面前,都不痛不痒。

    就连花鬼都被人给收走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视线却是不自觉的看向了困住自己双脚的铁链的方向,如果那样做的话——

    眸中闪动着某种疯狂,她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呢?

    “不过,你要是能把花鬼还给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

    本来已经做好逼供手段的林梦雅,听了这话有些怀疑。

    虽然她知道,蛇花可能不会太好对付,毕竟对方已经困在这里三十多年,受过的苦楚也不会少。

    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挺在乎这条小蛇。

    想了想,她把盛放着花鬼的布袋子拿了出来,拿在手中。

    “花鬼可以还给你,但你要先说,别想跟我讨价还价,我没那个时间跟你磨蹭!”

    她疾言厉色的说道,蛇花冷哼了一声,翻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你过来,离我近一些。这件事情,只怕是天底下最大的秘密了。我保证你知道了之后,会成为天下最有权势的人。”

    蛇花抛出了魔鬼的诱惑,只要那女子心中存有一丝丝的贪婪,她就可以让这个小贱人,堕入无间地狱。

    她忍住即将要狂跳出来的心,看着那该死的贱人果然禁不住诱惑,抬起了一只脚。

    对了,只要一步,只要向她靠近一步,就...

    “我改主意了,还是不听的好。”

    女子把花鬼的袋子往怀中一塞,居然收回了自己的脚,好整以暇的站在她的面前。

    “你...你真的不想知道么?那可是天下人都想要知道的秘密,你就不好奇,不心动么?只要你知道了这个秘密,不管是辛家,还是什么皇室,都会把你奉若上宾。到时候,你就拥有数不清的财富,撼动天下的权势!只要过来,我就告诉你!”

    蛇花压抑着心中的暴怒,颇为急切的说道。

    可没想到,那贱人就是不上当,反而退后了几步,笑容可掬。

    “不用,我这个人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对了,你还是安心的守在这里比较好,谢谢你的花鬼,我先走了。”

    说完,林梦雅转身就走,竟然没有半点犹豫。

    “回来!你这个贱人!贱人!”

    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声在身后回荡,林梦雅却脚步轻快,最后干脆撩起裙摆,直接用跑的。

    嘴角上的笑容不断的扩大,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化成一串得意的笑。

    该说她运气好呢,还是该说辛家的人运气差。

    居然找这么一位头脑不太清楚的人来看守这么重要的地方,真是活该被她知道这个大秘密。

    就这么一路狂笑着出了山洞,却看到外面的人,一个个面色凝重的看着她。

    林梦雅立刻意识到,大家好像是都误会了什么。

    心情大好的冲着外面的大家挥了挥手,眼角眉梢都带着压抑不住的笑意,倒是看得大家越发的心里没底了。

    “主子,您没事吧?糟了,别是中了旁人的奸计了吧?贱人,我主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千刀万剐都不能赎罪!”

    方才还算是和颜悦色的红玉,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变得如此的愤怒。

    被捆得如同生猪的凤儿只能瞪大了她的双眼,瑟瑟发抖里,还带着几分恶毒的期待。

    可惜,当林梦雅完全从山洞之中走出的时候,却是安抚性的拍了拍红玉的手臂。

    “无妨,我非但没有中别人的阴谋,还捡了个大便宜。凤儿,你可是立了头功。所以,我决定给你留个全尸。”

    她低下头,在夜色之中,咧开嘴笑得寒光森森。

    凤儿看到她竟然能全身而退,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了可以挣脱的希望后,软软的瘫倒在地。

    “把她给我带回去,这里要严加看守,记住,要派最善于隐藏之人守在这里。如果有人还会来,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拿下,明白了么?”

    林梦雅低声命令,所有人都神色凝重的点头。

    无愧是从晋国带来的精锐,一下子就分派好了各自的任务。

    而凤儿则是被林梦雅捏开嘴巴,又灌了一丸药,被人扛到了山下。

    红玉始终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她了解自家主子,所以尽管心里头有些疑问,可还是乖巧的没有提起过任何事。

    直到再次平平安安的回到村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红玉才悄声问道。

    “主子,你方才是怎么了,真的没事么?”

    看到红玉那副小心翼翼的担忧模样,林梦雅却是勾了勾嘴角,对着她轻轻的笑了笑。

    “你看我,像是得了失心疯么?”

    灯光下,主子面色虽然还有些微红,但是眼神却是清明无比。

    红玉摇了摇头,的确不像,可她们都极少会看到主子失控的模样。

    从前百里先生都常说,主子的心智根本不像是她那个年龄应该有的。

    而且那山洞之中的东西,实在是令人觉得毛骨茸然,因此,她才会担心。

    “我笑,是因为我觉得可笑而已。如果,你发现很多人都犯了一个错误,而你也曾经是那些傻瓜当中的一个,你会不会也觉得很好笑?”

    错误,红玉知道自己经常会犯。但主子说的情况,自己好像还没有过。

    即便如此,她却知道,主子说的都不会是错的。

    只是,以她的能力还无法理解而已。

    既然如此,红玉终于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主子觉得对就对,我得先回去看看熊霖了,至于那个凤儿,主子你可千万不能心软。俗话说的好,女追男隔层纱,纵然陛下对你是情深义重,可男人未免都有些尝鲜的心思,主子,您的眼里头,可不揉沙子!”

    林梦雅有些无奈的看着一脸凝重的红玉,她知道红玉是为了自己着想,但有些事情,她还真的不希望红玉误会。

    “红玉,你觉得熊霖会背叛你么?”

    迟疑了片刻之后,红玉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我跟龙天昱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会对彼此忠诚。什么尝鲜,或者是顶不住诱惑的话,只不过都是为了自己的背叛所找的借口。所以,别担心,好么?”

    最终,红玉只能笑了笑。

    林梦雅知道,一时半刻之间,想要扭转红玉被余毒过的思想,可能还有些困难。

    但至少,她要让红玉慢慢了解,在感情之中,她们跟另外一半的地位,不管在哪一方面都是平等的。

    送走了红玉,林梦雅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只不过,最初的狂喜过后,如今的她,只剩下了冷静的思考。

    “所有人,守住院子,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她下了命令,让人团团围住了老师所在的院子。

    龙天昱也被她叫人请了过来,此刻正在跟老师低声交谈。

    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两个人立刻出来查看,却看到林梦雅正走进来。

    “我们到里面去吧。”

    只淡淡的一句话,就打消了那两个所有的顾虑。

    关闭门窗,林梦雅从怀中拿出那个装着花鬼的布袋,放在了百里睿的面前。

    “这是...”

    “这就是老师一直在找的,可以承担我血液的活物。”

    百里睿立刻来了兴致,小心翼翼的打开袋子,立刻,露出了一小截色彩斑斓的细长身子。

    “这东西,真的有用?”

    林梦雅点点头,露出了自己手背上的伤口。

    “就是它咬的,不过应该只是昏迷过去了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