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蛇花姥姥
    火光映衬着凤儿那张阴沉的脸,配合现在的场景,十分像是电影里面,谋害人性命的女鬼。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

    “林姑娘,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过来。就算你有办法避开蛇花姥姥的毒蛇,也是避不开其他的东西。别小瞧了姥姥,她老人家,可不像是我这么好说话。”

    果真是形势逆转,今天还对自己求饶的人,如今就是这样一幅胜券在握的模样。

    林梦雅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后,从山洞的深处缓步走了出来。

    “这就对了,姥姥,她来了。”

    刚走进去,林梦雅就闻到了一股子浓厚的腐臭的味道,她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神农系统之中,飞快的弹出了不少的东西出来。

    她粗略的看了看,烈性的毒药就有数十种,更别提其他的毒药种类了。

    看来,她还真是进了一个毒窝。

    “嘎嘎,这是哪里来的小娘子,长得还真是俊俏。用你这小脸养出来的东西,一定更加漂亮。”

    她到了里面,才看到还算是宽敞的山洞最深处,坐着一个人。

    那人坐在床上,身形显得十分的瘦小。

    腐臭的味道,大多数是从那边飘来的。

    林梦雅瞥了一眼凤儿,发现对方也有意不想靠的太近。

    看来,她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融洽嘛。

    “您老的眼光倒是不错,只可惜,我这颗脑袋可不是谁想拿就能拿走的。”

    她丝毫不慌乱的说道,果然看到身后的凤儿眼中那深沉的阴毒。

    冷笑一声后,却自顾自的找了一个黑黝黝的石墩。

    “坐啊,好歹我找到这里也不容易,干嘛还站着说话。”

    她是故意的!

    凤儿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只能选择继续干站着。

    毕竟,能坐的地方出了这里也没有第二处。

    至于其他的地方,只怕就算是凤儿,也不敢轻易的触碰。

    到她手里,还不吃注定要吃瘪。

    “嘎嘎嘎——这小娘子还真对我老太太的脾气。你放心,我一定会用最猛烈的药,让你体会这世间最难得的极乐。”

    蛇花姥姥的笑声,简直比乌鸦叫还要难听数倍。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指甲抓挠玻璃的声音给包围了,而且因为山洞的原因,还是3d体力环绕的。

    忍不住身上冒出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老家伙,笑声都可以当武器了。

    “什么极乐,越是烈性的毒药,带给人的越是刻骨铭心的痛苦而已。姥姥,你骗骗小孩子还可以,咱们都是同道中人,有话还是直说的好。”

    “同道中人?你才玩了几年的毒,也不怕闪了舌头。既然你有胆子来这里,那老婆子我也不会亏待你,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给老婆子养毒吧!”

    那声音瞬间变得极其阴冷,林梦雅立刻意识到这老妖婆要暗算自己。

    果然,一直站在一旁的凤儿立刻发难。

    林梦雅还没等站起身来,一阵药雾就从凤儿的袖子里头飞出。

    满天满地的,把她牢牢的笼罩在药雾之中。

    “没想到,这蠢货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姥姥,要是她成为了你的药奴,能否,借我一用呢?”

    早已经服下解药的凤儿退到一边,得意的说道。

    “可以倒是可以,嘎嘎,你不会又想要用她来笼络男人吧?”

    “没错!这蠢货的模样倒算是上等货,要是用她来当诱饵的话,估计会有不少男人上钩的。当然,这人是姥姥的,一切还得姥姥说了算。”

    “嘎嘎,无妨,不过是个药奴而已。从前的事情你做的不错,待我给她调教好了,你拿去用便是。”

    两个人一来一往,似乎已经把林梦雅的归宿定下了。

    反正她现在也是煮熟的鸭子,飞也飞不了。

    “你们——似乎还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药雾之中,身形一直坐在那里,从未倒下过。

    她挥了挥袖子,把药雾都挥开了,坐在那里,十分嫌弃的看着那两个人。

    “你,你怎么还没倒下?”

    凤儿惊恐万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不对!她方才用的药,即便是头牛也没办法脱困,为何那女子看起来,却没有半点的反应?

    不,那人的脸色,居然愈发红润了!

    “想要我倒下,你们问过我老师了么?杂质这么多,你确定你用来毒人的,不是用来呛人的么?”

    林梦雅淡定了,如果这两个货只会用毒耍阴招的话,那她还真的不怕。

    她最怕的,就是这两个人万一有一个什么武功盖世的绝世高手的话,那她今天还真会阴沟里翻船。

    果然,电视剧里头都是骗人的。

    藏在山洞里的,怎么可能都是高手,也许是个只会玩虫弄毒的老妖婆呢?

    “你老师是谁?”

    相比于凤儿的惊慌失措,蛇花姥姥也算是镇定。

    只不过嗓音跟之前相比又尖细了几分,活像是一只,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

    林梦雅瞥了凤儿一眼,这人居然还不跑,看来是觉得,她们还有翻盘的机会了。

    站起身来,林梦雅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一步步的往蛇花姥姥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一阵阵细细索索的声音,不断的有毒虫毒蛇,从山洞的内外涌出。

    就连凤儿都被迫贴在了洞壁上不敢再乱动,可惜却没有一只,敢靠近林梦雅的身边。

    “从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是个废人。”

    她靠近了,一把捞起挡在蛇花姥姥面前的树藤。

    在山洞的最里面,有一张特制的铁床。

    如今,铁床已经锈迹斑斑,散发出腐烂的味道。

    而铁床之上,坐着的那位蛇花姥姥,却出乎她的预料。

    本以为,她会看到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妖怪,却不想,那人看起来顶多四十岁上下。

    蛇花姥姥长得居然有几分姿色,只不过大概是因为常年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山洞之中,她的肤色白的有些吓人。

    眼睛也十分的黯淡无光,看来早已经适应了这里黑暗的环境。

    而之所以到了现在,蛇花姥姥只是在这里发号施令,驱赶毒虫什么的,都只是因为,她的脚被锁在了大床上。

    不知道被锁了多久,林梦雅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脚已经变成了焦黑的颜色,想来是早已经坏死了。

    看到林梦雅终于窥见了自己的真面目,蛇花气得只咬牙,只可惜,向来听话的毒虫们,如今竟然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任由她如何驱赶也不肯上前。

    心下一凛,她知道今天自己,算是碰到了一个硬茬子。

    “别白费力气了,就你山洞里的这些东西,没有能伤得了我的,至于其他人——早就溜了。”

    林梦雅转过头看了一眼凤儿,那人果然不见了。

    还真是薄情寡义之人,即便如此,凤儿也逃不掉。有红玉在外面,任她巧舌如簧,也会被红玉一眼识破。

    “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他’派来的么?嘎嘎,看来,他真的等不及要动手了!”

    蛇花状若癫狂,张开嘴狂笑几声。

    林梦雅这才明白,蛇花说话的声音为何会沙哑至此。蛇花所有的牙齿都已经脱落了,牙床也萎缩了不少,而且舌头是黑的。

    只瞧了一眼,她也看得出来,蛇花被人下了毒。

    “我不是他派来的,但一样可以要你的命。”

    她对于蛇花没有多余的同情,就在刚才,如果不是她运气好,恰好是可以克制住天下奇毒的体质的话,即便是不被毒死,也得被制成毒奴,受的万种苦楚。

    所以说,她平安无事不是她们心慈手软,而是自己运气好罢了。

    “杀我?你可知我是什么人?小姑娘,不如你放我一马,我也放你一马如何?”

    跟她谈条件么?林梦雅勾了勾唇角,冷笑了一声。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些?别忘了,现在你可是在我的手上,放不放你,我说了算。”

    蛇花自然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谈判的资本。

    但她不甘心就这样受制于人,于是冷下了一张脸,说道。

    “你以为我就这些手段么?惹急了我,你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你那老师再厉害,也未见得能抵御这天下第一奇毒。一旦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方圆几百里,寸草不生!”

    呦,改威胁她了么?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山洞里的坏境。

    从刚才她进来开始,就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

    但具体是什么,她还说不上来。

    最后,目光还是集中到了蛇花的身上。

    “谁把你弄到这里来了?”

    蛇花冷冷的笑了笑,转过头去,自傲的说道。

    “你还不配知道。”

    “不就是一个辛家么,除了他们之外,谁还能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

    听到她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自己的家族,蛇花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随后,蛇花偷偷的扣紧了自己背后的一个漆黑的小坛子,眼中杀机弥漫。

    “既然如此,那就绝不能把你留在这世上!”

    林梦雅只嗅得一阵腥风,随后手中便感触到了一阵温凉,手背一疼,她低头看去,手腕上居然缠了一只五彩斑斓的小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