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贪心之人
    凤儿只觉得自己昨夜深陷地狱之中,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死掉。

    不过好在她命大,奄奄一息间,总算是熬到了结束。

    “气色不错,看来这一夜,你过得也算是舒心。”

    低下头,林梦雅冲着凤儿眨了眨眼,心里头那股气总算是出得干净了。

    昨晚她只不过顺便问了一嘴,凤儿到底做了什么,才惹得龙天昱生这么大的气。

    后果,就是被折腾的更惨了。

    她的腰啊,到现在还觉得似乎被巨石碾过了似的钝痛着。

    还好不是在她自己的府邸,不然她可就尴尬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好像,没有跟你结什么仇怨吧。如果是为了红玉出气的话,那你也应该去找别人,而不是我!”

    凤儿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即便是到了现在,林梦雅还是能看到凤儿眼底闪动的算计。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都落到她手心了里,还企图蒙混她。

    “你跟我的仇怨,我们以后再说,先来谈谈,你的事吧。”

    被泡在水缸之中,炎火丹的药力渐渐消退之后,水带来的温度,慢慢的侵入了凤儿的身体之中。

    林梦雅居高临下的看着凤儿,眼神深沉,让人轻易的没有办法看透她的心思。

    “什么事。”

    “熊霖身上的毒,是你下的吧?”

    话刚说完,她就看到凤儿的眼神一震。

    寒冷带来的效果,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迟钝。

    这么折腾一夜,受过训练的人尚且也是扛不住的,更何况是凤儿这种胆大包天,但是实力不济的选手。

    玩弄心机手段也许凤儿还可以,但这种事情,凤儿可不是她的对手了。

    “的确是我下的,但我也是受人指使。是有想要对付熊霖,我一个弱女子,又能怎么办呢?”

    这人,还有些小聪明。

    林梦雅笑了笑,看向凤儿的眼睛深处,藏着冰冷的戏谑。

    “如此说来,你也是被人迫害的了?”

    她故作装出一副惊疑的模样,凤儿以为她相信了自己的苦肉计,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一脸的悲戚。

    “没错,你应该知道,我们熊灵的女子地位极低,不像是你们。我要是不做的话,他们...他们就会把我许配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我能怎么办呢?要是可以选择的话,谁又想害人呢?”

    还真是一朵,清纯可怜的白莲花啊。

    再配上凤儿那瑟瑟发抖的模样,还真有点——抱歉,她实在是不能我见犹怜来形容凤儿。

    毕竟,经过这么一晚的折腾,凤儿的发髻早就胡乱的散开,脸上的妆容也冲的七七八八。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其实更像是女鬼多一些。

    如今,凤儿在她的面前上演的这一出甩锅大戏,早就大打折扣了。

    但林梦雅,还是不得不继续配合下去。

    “原来如此,照你这么说,你也是个苦命人。我这人啊,恩怨分明。你只要告诉我,在背后指使你的那个人是谁,我就考虑放了你如何?”

    她漫不经心地抛出诱饵,只等着凤儿会上钩。

    后者转了转眼珠儿,犹犹豫豫的试探。

    “只要说了,你就会放了我么?这里,你真的能做主?”

    点点头,林梦雅掩盖住自己内心的冷笑。

    虽然有些痴心妄想,不过,这也没什么的。梦这么美好,谁不想去做呢?

    “可是,我要是告诉了你的话,你不把放了怎么办?而且,要是让部落的人知道是我背叛了他们,以后,我可就没办法在生活下去了。”

    这还是一条狡猾的小鱼,频频试探,就是不咬钩。

    不过,林梦雅是一个足够耐心的狩猎者,她投下的诱饵是如此的美妙,最终,凤儿会上钩的。

    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如果你生活不下去的话,那你可以留在这里。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你从小就生活过的村子。我们,不可能永远的占据在这里。”

    凤儿的眼前一亮,随后,面上努力的做出一副柔顺的样子出来。

    “不,我的意思是,我能否跟你们一起。我知道你们都是做大事的,我虽然是个小女子,但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的事情还是能帮得上忙。”

    还想要加入他们?林梦雅微笑不语,脸皮厚成这种程度,大概也是没几个了。

    “哦?这可就难办了,你之前跟红玉和熊霖有些过节。我要是把你轻易的留下来,只怕他们会不高兴。”

    见林梦雅一脸的为难,凤儿急切的说道。

    “不是的!你误会了!其实之前,是我爷爷跟哥哥,希望我能嫁给熊霖。我对他,没有什么非分的心思。只不过昨晚,你们这边,有个男人看了我的身子...”

    低下头去,凤儿的一脸的扭捏。

    幸亏如此,她才没有看到林梦雅脸上,即将要喷发出来的怒火。

    呸!还看了她的身子!要脸不要?

    明明是她主动送上门,结果被龙天昱恶心了一个晚上才是。

    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调节自己即将要达到顶峰的愤怒值,林梦雅还是选择咬紧后槽牙然后继续微笑,面对着面前这个贪心不足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想要嫁给那个人是么?”

    她保证,只要凤儿敢点头,她就一定不顾一切的给凤儿一刀。

    但凤儿却摇了摇头,羞涩的说道。

    “我...我哪里有这个福分呢?只是,希望那位公子能对我负责罢了。”

    淡定!林梦雅在心里头拼命的告诫自己,对方只是想一想而已,实际行动上绝对不会成功的。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啊!

    “这...这我可做不了主。算了吧,我还是把你送回去,你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

    凤儿看到林梦雅马上准备离开,哪里肯放她走,立刻开口喊道。

    “姑娘,你可千万别把我送回去。你不是想知道陷害熊霖的人是谁么?我告诉你,他就是现任的族长熊樾!这个人表面上跟前族长称兄道弟,背地里,其实早就想要族长之位了!”

    “哦,是么?”

    背对着凤儿,林梦雅藏起了自己脸上的冷意。  从凤儿说想要留在这里开始,这女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踏上了一条绝路。

    试问以她林梦雅有仇必报的性子,不管是熊霖跟红玉的旧恨,还是龙天昱的新仇。

    总之,她是绝不可能放过凤儿。

    可惜,那傻瓜并不懂。

    “没错,还有他手下的几个人,他们都是陷害熊霖的帮凶。我可以把他们的名字都告诉你,你让我留在这里,如何?”

    冷笑一声,林梦雅背对着凤儿,想着如何处置这个女人。

    放与不放,既然已经把她给抓过来,那她必定要在这人的身上,获得最大的利益才行。

    心思转动之间,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好吧,我可以让你留在这里。不过,不是现在。”

    转身,她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

    “你可知,我是怎么知道,你是下毒陷害熊霖的凶手的?”

    此时,凤儿的脑袋里,已经满是如何要留在这里的想法,根本分辨不出来,眼前的女子,是如何蓄意图谋自己的。

    “是熊霖告诉你的,可对?”

    林梦雅摇摇头,继续笑着说道。

    “熊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到了现在还没醒。所以,我们才如此憎恨这个下毒的人,你明白了么?”

    林梦雅看到凤儿的脸,渐渐由迷惑,变成愤怒,而后闪过片片压抑的狠毒。

    看来,这女人应该是狠狠的脑补了一场大戏。

    也好,任由她去胡思乱想的话,也省了自己的好多麻烦。

    “是熊樾,告诉你们的么?”

    轻轻的摇摇头,林梦雅继续引导。

    “对我们来说,熊灵的任何人都是敌人,你觉得,我们会去轻易的相信敌人的话么?除非——除非我们不得不相信。行了,你也累了这一夜,到底你说的是不是真话,我们自然有法子判断。所以,还是先麻烦你,在这里住上几天。”

    林梦雅表现得的确是像是手中握有证据的样子,而且从刚开始开始,她的态度,就迷惑了凤儿。

    按照凤儿自己的想法推测,他们如果真的确定自己就是害了熊霖的凶手的话,哪里还会容她活着。

    他们留着她,必定是为了确定事情的真伪。

    而且,他们也是因为忌惮熊灵部落,所以才不敢轻易的杀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利用这一切,给自己寻一条活路。

    站在门口的阴影处,林梦雅看着女子低头,像是一个刚从地狱里面挣脱出来的水鬼一般,狼狈却还是谋划着如何去害人。

    “怎么不杀了她?”

    龙天昱从她身后走了过来,之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对那个蠢女人,更是厌恶到了家。

    “杀她还不容易?不过,我要用她来钓一条大鱼。”

    “你觉得,熊灵部落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么?”

    对于熊灵部落,除了熊霖之外,龙天昱对他们没有哪怕一丝丝好的感受。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我只知道,共生之毒,绝不可能是他们一个小小的部落能拥有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