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解毒之法
    一响贪欢,腰遭罪。

    林梦雅觉得,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是一点错都没有。

    昨晚,她家的那只禽兽,以肉偿的形式向她讨走了所谓的精神赔偿。

    害得她今天,只觉得自己像是是坐了一夜的碰碰车,浑身上下都酸软的不行。

    谁说冰山男神不热情的?出来跟她谈谈!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尽管如此,她还是准时的出现在了老师的面前。

    只是,老师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梦雅只好不太雅观的瘫在椅子上,冲着老师哼哼了两声算是回答。

    “不舒服就去休息,熊霖的事情又不着急。对了,你昨晚让人上我这里取炎火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提起来这个,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吧,虽然到了最后,是她主动诱惑龙天昱的。

    但是!如果不是凤儿那个女人对着她的男人发/浪,龙天昱又何必气成那个样子。

    “当然是为了整治人了,老师你不知道那个有多可恶,她不仅欺负了红玉,还欺负了我呢!”

    说到这里,林梦雅一双眸子更是水汪汪的,那叫一个可怜兮兮。

    百里睿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手里头抓了几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就准备冲出门去找人算账。

    “反了他了!谁敢欺负我百里睿的学生!老子这就让他知道知道,毒圣的厉害!”

    顾不得身体的酸疼,林梦雅立刻把老师给拦了下来。

    要是让他看到凤儿那还了得,只怕是刚打了个照面,就能让老师给她变成死人。

    “没关系,人已经被我给抓回来了。昨天的炎火丹,就是为了治她的。老师,我今天来,是有正事要问您的。”

    尽管如此,百里睿还是默默的在桌面上,划拉了几瓶子毒药,想了想又觉得不放心,转身去里屋翻了不少资金的家底出来。

    等到再度回到林梦雅面前的时候,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她,也被这些东西给惊呆了。

    天!老师是洗劫了哪一家的暗器库了吧?

    桌子上面,簇新的暗器,恕她眼拙,还真没瞧出来什么是干什么用的。

    但就是觉得,好厉害,好强大,好...好诡异。

    “这个,是之前我一个老朋友送给我的连发暗弩。”

    百里睿把一个手掌大小的机关弩,放在了她的面前。

    “箭头我已经给你抹上了毒药,这里面共有五发,可连发也可单发。用起来也很简单,只要藏在袖子里就可以。以你一个女孩子的力气,也不过觉得太为难。其他的么?不是太重就是太难,就这个吧!”

    林梦雅好奇的摆弄着手中的机关弩,材质她看不太出来,像是金属,但却没有那么沉。

    她放在手腕上试了一下,正好有一个手镯模样的机关,可以严丝合缝的扣住。

    而且只要袖子稍微宽大一点就可以遮住,倒是个好东西。

    “那我就谢谢老师了,不过老师放心,一般人哪能进得了我的身,又不是不怕死了。”

    百里睿却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看着林梦雅,担忧的说道。

    “你这一身的奇毒虽然厉害,但却并非没有破绽。难道,你就不怕人家跟你同归于尽么?我看,你万事还是要小心,免得阴沟里翻船。”

    点点头,林梦雅觉得老师讲的很有道理。

    的确,很多武功高手最后都会败在一个萌新手中,不是高手不厉害,也不是萌新太聪明。

    而是因为一时的疏忽,很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让这东西离身的,老师放心。”

    “那就好,刚才你不是说,想要跟我说正事么?现在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林梦雅仔细妥协的把机关弩扣在手腕上,这才郑重的对老师说道。

    “还是关于熊霖的共生毒的,老师,我有个新的想法。”

    点点头,百里睿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熊霖现在的身体,其实已经异于常人。您也看到了,他的恢复能力堪称逆天。那么严重的伤,这才几天就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我们也猜测过,这可能是因为,他身体里的那只蛊可以促进身体的变化。而且,因为在熊霖身体寄生的关系,它就是熊霖,熊霖就是它。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上面做一做手脚?”

    这,倒是个大胆的想法。

    百里睿深思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这我也没想过,不过,蛊就是蛊,毒就是毒。它们又没有神智,怎么可能为我们所用呢?除非,是大罗神仙才会有办法的吧?”

    对于她的提议,老师还是不抱持乐观的心态。

    林梦雅低头想了想,才继续跟老师讨论。

    “但其实,这个同生共死毒,并非是因为它可以跟中毒者同生共死。我研究了一下,它之所以能在解开之后,让人在一瞬间死于非命,是因为它的药效十分的强大,人体在中毒之后,脏器会渐渐的受到这种药物的滋养,而解毒,就是在一瞬间抽离所有滋养的成分。但不解毒,一个月后,脏器也会因为太过滋养而出现问题。说起来,跟我的身体差不多。我吃毒药,对人有害的那部分药性,会被我的身体转变成对人有益的药效。老师不也说,有些东西毒药,其实还是可以救人命的不是么?”

    百里睿渐渐的明白了林梦雅的思路,没错,这种共生毒狠就很在这个地方。

    但其实如果药效慢慢减弱的话,其实人应该还不至死。

    反倒是因为之前的滋养,身体受到的那么一点点的伤害,也许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慢慢的解毒,然后在熊霖的身体受到伤害之后,由他体内的蛊先进行滋养。但我一时之间还拿不准解药的计量,不知道老师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其实,这是一个馊主意。

    毒药又不是馒头,能让人一点点的蚕食。

    有时候剂量不对,可能带来的就不是解毒的效果,反而会加重中毒的症状。

    但目前看来,似乎可以一试。

    “我觉得虽然有些危险,但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这样吧,你一会儿把熊霖带回来,我好好的问问他。这小子虽然不怎么样,但红玉还是个好姑娘。我总不能,做出让自己人伤心的事情来吧?”

    自己人?林梦雅暗地里用眼神谴责了老师一把,明明是吃人嘴短。

    她可是清清楚楚,因为前几天熊霖还在昏迷中,红玉精心熬煮的鸡汤,可都到了老师的嘴里。

    真是没节操!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我要开始忙了么?”

    被自己的学生鄙视,对于百里睿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忙不迭的红着脸赶人,然后把房门关上,彻彻底底的杜绝了这个丫头对自己出言不逊的可能性。

    好歹是自己的亲老师,要是说得过了分也不好。

    龙天昱一大早爬起来,就神清气爽的出了门。

    绕到红玉那边,正好看到她扶着熊霖出门晒太阳。

    那两个人坐在院子里,总归是一副岁月静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模样。

    林梦雅实在是不想打扰,转了一圈后,想起了还泡在水缸里面的凤儿。

    活生生的泡了这半宿,也不知道浇灭没浇灭这家伙的爱火。

    门口早有人看守,一看到是她过来了,纷纷行礼。

    “好了,你们大家先出去一下,这个人我亲自来审问。”

    侍卫们还有些不放心,但林梦雅只沉下了一张脸,淡淡的看了他们几眼之后,所有人即刻退下。

    院子里的女人,可是活活哀嚎的一夜。

    听说,都是他们这位夫人的手段。

    虽然说,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吧,但听了缘由之后,大家都觉得活该。

    谁让她,竟然敢觊觎那一位呢?

    侍卫们走的干干净净,林梦雅好整以暇走到了水缸边上。

    此时的凤儿泡了一宿的冷水不假,而且林梦雅还吩咐,一定要用最冷的,最好是刺骨冰凉的那一种。

    所以,后半夜惯性来巡逻的侍卫们,都会自动自发的顺手打上那么一桶井水,然后兜头浇下。

    按说这么对待,这家伙不被冻死,也得面色惨白吧。

    可惜,凤儿的脸蛋却红得滴出水来,狼狈不堪之中,又多了那么一丝丝的诡异。

    “这一夜,你可满意?”

    林梦雅站在不远处,笑容可掬的看着凤儿。

    那双刚刚才合上的眼睛,突然间睁开。

    黑色的瞳仁之外,眼白之处布满了血丝。

    “你...你好狠毒的手段!”

    一句话,已经是凤儿勉强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了。

    这一夜,她着实是过得生不如死。

    把她扔到这里的人,不知道给她吃了什么毒药。

    她只觉得一把火在她的肚子里头烧,几乎要把她给烧成了灰烬,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后来,那人把她又投入到了冰冷的水缸之中。

    外面刺骨的寒冷,五脏六腑却是火急火燎的热。

    冷热交困,她几乎要被折腾得昏死过去。

    偏偏,她刚觉得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就会有人给她再浇一桶冷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