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共生之毒
    “也有你不能解的毒了么?”

    龙天昱疑惑的问道,在他的认知里,天下任意一种奇毒,只怕都难不倒自家小女人的,能让她觉得棘手的毒,看来并非凡物。

    “什么嘛,它不仅仅是单纯的毒药而已。老师说,这东西叫同生共死毒。熊霖被下毒的那一刻起,就跟那毒物同生共死。我解开这毒并不难,难就难在,我解了毒,就等于杀了熊霖。不过,这毒并非是单独生长的。青筝谱上有过记载,这种毒来源于一种名为‘剌’的毒草。而且在剌的周围,会有一种蟾蜍专门以它为食。想要解开这种毒,就必须要找到以剌为食的蟾蜍。可这种东西,必须要在终年不见天日的地方才会生长,我们虽然派人出去寻找,始终一无所获。终年不见天日的地方,普遍都是寸草不生,所以才难办嘛。”

    撅起嘴,林梦雅对于龙天昱怀疑自己专业素养的行为十分的不满。

    详详细细的解释了前因后果,为的就是告诉他,不是自己没用,而是这东西实在是太偏门了。

    “原来如此,是我少见多怪,娘子莫生气。”

    笑着摸了摸雅儿的头发,龙天昱讨好的说道。

    “哼,念在你认罪态度较好,又实在是没什么见识的份上,本夫人就慷慨大度的饶过你了。”

    她仰起头,骄傲的说道。

    龙天昱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家小娘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在以专业知识碾压了龙天昱这个毒药小白之后,林梦雅的表情又垮了下来。

    “可是,熊灵部落的人跟疯了一样,一定要我们交出熊霖。要是他们真的不管不顾的袭击我们,只怕要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我是不在乎他们的生死,但我觉得,熊灵的人,至少现在是不能死。”

    林梦雅的担忧,要是龙天昱心中所想。

    “要不,我派人去把他们都擒下?”

    不是龙天昱吹牛,他带来的人都是万里选一的精英,抓那些村民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任何人,都不能让他的娘子担忧太久。

    林梦雅点了点他的胸膛,无奈的说道。

    “你没看到那些人的态度么?他们无非是想要对我们再多讹诈一些钱财罢了,要是你真的派人去抓他们,保不齐他们会跟我们起鱼死网破的心思,到时候,可就难办了。而且你不觉得,辛家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么?”

    她不说,龙天昱也注意到了。

    他们明面上的实力不容小觑,其实藏在暗中的更多。

    这些天来,不管是熊灵部落的周围,还是来这里的两条必经之路上,都布满了他们的眼线。

    但即便是如此,还是没有捕捉到辛家的风吹草动。

    要么,他们是彻彻底底的放弃了熊灵,要么就是,熊灵部落之人的生死,完全不会影响他们的计划。

    这两者可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前者,是意味着熊灵已经完全失去了靠山,以后只能任由别人搓扁揉圆。而辛家的目的如果是后者的话,只怕他们还要尽力的保住那些人的性命。

    毕竟活人跟死人,还是有着不同的地方。

    “之前我生宁儿的时候,不管是辛家亦或是烛龙会这些人,他们全部都停下了活动。除了我们在熊灵看到的那几个外围人员之外,辛家跟烛龙会的核心成员,现在可都是毫无动静了。他们一定是在合谋什么,我想,等他们再次活动起来的时候,人间恐怕可就要面临一场浩劫。所以,我们必须赶在那些人的前面,找到打开仙城遗迹的大门。”

    林梦雅窝在龙天昱的怀中,静静的不再开口说话。

    她稍稍闭起眼睛,在神农系统的界面上,飞快的查看着所有的事情。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仙城遗址的大门,是在烈云国的旧王宫之中。

    但开门的那四把钥匙,现在却是七零八落,已经失去了效用。

    别的不说,小玉身体里的那只王蛊,很快就会被他所炼化,为他所用。既然如此,想要得到小玉身体的王蛊,可就是难上加难。

    那些人,也是一样,静静的潜伏在暗中寻找机会。

    仙境遗址、地下、地...地下?

    林梦雅突然睁开了眼睛,眸中藏着某种狂喜的色彩。

    “你想到什么了?雅儿,你没事吧?”

    龙天昱担忧的看着自家娘子,不是因为熊霖的事情受挫,所以性情大变了吧?

    没想到,林梦雅却喜滋滋的抱住他的脸,狠狠的在他的嘴上啃了一口。

    “我知道该找谁了,哈哈,真是众人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龙天昱,其实仙城从未消失过,只是后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而已!”

    愣了愣神,龙天昱却是为她偶然间冒出来的一句话而抽空了心思。

    还真是,应景得很。

    他们之前的感情,之前不也是在寻寻觅觅,最后蓦然回首,才发现他们始终在彼此的身边,未曾远离么?

    看着她神采奕奕的小脸蛋,还好,他们从未真正的错过。

    “龙天昱,你帮我去办一件事情好不好,我觉得熊霖中毒这这件事情,跟她脱不开干系。”

    “好,要我做什么?”

    “我希望,你能把那位新上任的族长的未婚妻,就是那个叫凤儿的女人给我带回来。为了以防万一,你先服下我的解毒丹,免得中招。”

    龙天昱挑了挑眉头,看来,他家娘子可是让他亲自出马。

    不过这样也好,他也该稍微活动一下筋骨。

    “放心,今夜,我就把她擒来。”

    林梦雅低头奸笑,既然如此,那她就得好好的准备准备,给这位未来的族长夫人,一个特殊的见面礼才好。

    要,准备什么才好呢?

    眸光闪烁,深藏在心中的小恶魔放声大笑,终于,又到了做坏事的环节了。

    不够,神色冷峻的龙天昱出门的时候面色还算是温和,等到带人回来的时候,却是面露风雷之色。

    人,是他装在麻袋里面扛...不对,应该是拖回来的。

    当林梦雅解开麻袋,看到里面那张完全变成猪头三的小脸蛋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啧,人都磕成这个样子了,她还怎么玩?

    用谴责的目光看向了龙天昱,没想到他还挺委屈。

    冷冷的瞥了地上的女子一眼后,大步流星的走到院子里去了,只留下一个手下人,为难的跟林梦雅赔笑解释。

    “夫人,您也别怪主人了。实在,实在是这个女人不知道检点。主人刚到她面前,那女人就企图用美人计诱惑主人。没把她当场打死,已经是主人最大的让步了。”

    那人的面色有些发苦,解释的也尽量委婉了一些。

    现实的情况下,这个不怕死的女人,只不过瞧了他家主人一眼之后就开始发/浪。

    不仅主动把自己弄得衣衫不整,还企图贴到主人身上求欢。

    她哪里知道,他们的这个主人,平常除了自家夫人之外,任何雌性都是不得沾身。

    看到那女人靠过来,主人当场就抽出他的佩刀,狠狠的把她给敲昏了。

    最后,还是让苦命的他给装进麻袋,生生在山道上拖回来的。

    要不是他时时刻刻谨记夫人的嘱托,一定要抓活的回来,因此在路上避开了不少尖锐的石块。

    唉,他可是没少受到主人的死亡瞪视。

    这年头,怎么当差越来越难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她活该,要是我啊,回来直接在她脸蛋上划上九九八十刀,然后在她脸上印上荡妇两个字。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给老娘抢男人。”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说道。

    那侍卫立刻脸色青紫,不愧是一家人,手段果然各个毒辣!

    不过林梦雅并不准备立刻就审问这女人,她绝对不是为了蓄意报复,绝对不是!

    “先把她给我泡到凉水缸了,要最凉最冰的井水,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再来叫我。对了,你等下去我老师那边,要一颗炎火单给她吃。”

    那女人不是热情如火,喜欢温暖人家冰冷的胸膛么?

    今儿她就好好的治一治凤儿这喜欢抢男人的毛病!

    “是,属下遵命。”

    侍卫带着人退下,林梦雅这才心情大好的,站到门口看着那个倔强的身影。

    “哎呀,相公,人家胸口好痛痛,你快过来给人家看看是怎么肥四!”

    她故意捏着嗓子,恶心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身影明显的震了震,只不过依旧没回头。

    哎呀,还挺倔强。

    林梦雅笑着走到了他的身后,伸出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相公,你回头看我一眼嘛。”

    情到浓时,她总是喜欢喊他相公,这一声下来,龙天昱就算是有了十分的气,总也会消了七八分。

    他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子,却发现身后的娘子,香肩不知何时半露,衣衫也被她拉的散乱,面色微微发红,水眸笑意盈盈的注视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比那个女人好看?”

    话音还未落,人就被龙天昱打横抱了起来。

    “没看,丑。”

    方才还冷若冰霜的男子,现在早已经化成了一团火。

    林梦雅得逞的笑了笑,看来,今晚最得意的,还是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