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熊霖醒转
    “你终于醒了,要是再不醒的话,只怕我红玉姐姐要哭死在这里了。”

    旁边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熊霖艰难的转过头去,就看到林梦雅,站在他的身侧。

    纵然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嘲笑,但她身边的龙天昱却拉着她的手,朝着她摇了摇头。

    林梦雅愤愤的咽下了到了嘴边的嘲讽,但其实她脸上的表情,早已经没有了那一晚的冷若冰霜。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熊霖摸了摸自己的头,一时之间有些混乱。

    他只记得自己跟部落之中的人彻底的决裂,至于是如何到这里来,红玉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主子,熊霖他,他这是怎么了?”

    红玉匆匆的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痕,着急的看着林梦雅。

    后者虽然不情不愿,但是看在自家男人跟红玉的面子上,还是板着一张小脸,坐在了熊霖的身边,摸了他的脉象。

    “你被人暗算中了毒又受了伤,倒在路边。要不是我红玉姐不放心你,硬是要去山里寻你的话,现在,你不是被人杀了,就是被狼给吃了。”

    挑起眼皮,林梦雅闲闲的说道,不过转头就柔声安慰红玉。

    “没什么大碍,不过是一时元气没恢复过来,多吃点药喝点鸡汤就可以了。对了红玉姐,之前你不是给他熬了一大锅鸡汤么?要是再不去看看,保证就都进了我老师的嘴里了。”

    她这话是故意开红玉的玩笑的,可这个实心的丫头却当了真。

    “没关系,要是百里先生喜欢的话,我可以再给他做来吃。如果不是你们两个,熊霖他...他可能已经...”

    转眼间又红了一双眼眶,熊霖虚弱的靠在床上,眼神似有万千柔情。

    这个傻姑娘,为他付出的太多太多。

    “看到没有,我家红玉对你什么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有点数。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好了,看你们这郎情妾意,情意绵绵,我们两个也回屋黏糊去了。不就是恩爱么,谁不会秀。”

    林梦雅仰起头,装作十分不满意的样子离开。

    倒是逗笑了其余的几个人,尤其是红玉,立刻破涕为笑,掖了掖熊霖的被角。

    “你别怪主子,要不是她不放心一直暗中派人跟着你的话,我也不能那么轻易的找到你。她是怕我难过,怕我太过担心你。你们先聊,我出去看看。”

    熊霖哪里不知道,此时他的心中早已经是五味陈杂。

    一夕之间他失去了所有,恍惚之间,命运又再次把他最重要的东西推到了自己的身边。

    其实他已经别无所求,只要今生不再辜负红玉的心意便好。

    “唉,我终究是一个糊涂人。龙兄弟,你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龙天昱点点头,他并不觉得熊霖有多可恶。

    作为一个男人,他更加知道对方心头的寂寥与无奈。

    当初,他为了陪在雅儿的身边,主动放弃了皇位,其实心中也曾经有过不少的纠葛。

    他跟熊霖有些地方相同,他们并非是留恋权势带来的虚幻泡影,无非是因为,那曾经是他们的责任,所以,才会觉得不舍。

    还好,熊霖并没有让红玉失望。

    雅儿的朋友家人,他从来都不去做任何的评价。

    只要是她喜欢的,那便是好的,他绝不会有任何反对的心思在。

    更何况,他也觉得,熊霖不应该只一辈子只活在这一方小小的部落之中。

    爱才之心一起,他便更加支持自家娘子的一切行动了。

    “你不后悔么?”

    熊霖摇了摇头,如果他现在应该后悔的,那大概是因为,醒悟得太晚了吧。

    其实部落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他也有责任在。

    从前他以为大家跟他一样,都是因为想要让部落变得更好,所以才反抗那四位长老的淫威。

    现在想起来,不过是因为,他们都不喜欢有人骑在自己的头上作威作福罢了。

    现在,四位长老虽然已经不在部落之中了,那不久之后,一定还会有跟他们一样的人出现。

    只要人心坏了,那部落之中便会永无宁日。

    他之前以为,自己至少可以把这些人都引到回正路。

    却没有预料到,其实他才是最傻的那一个。

    “没什么可好后悔的,自从有了红玉之后,我才知道我从前都白活了。即便是不再是族长了,我也能保护好她,你们放心把她交给我。”

    龙天昱倒是没想跟他说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况且雅儿说过,要如何选择,那是人家红玉自己的事情,他们顶多就是敲敲边鼓,谁也不能决定他人的事。

    “雅儿绝不会让红玉吃苦头,据我所知,她给每一个人都准备了十分丰厚的嫁妆。至少,你们这辈子,衣食无忧。”

    看到龙天昱十分认真的样子,熊霖忍不住露出了几分苦笑。

    瞧他,到了最后,竟然要女人来供养他。

    不过,他也不是个废物,有手有脚又有一把子力气。

    从前在部落里的时候,耕作打猎他也一样没有落下。

    “那是她的私房钱,既然我要迎娶她,必定要靠自己的能力才行。”

    龙天昱倒是没觉得有多意外,因为他一直觉得,熊霖绝不会甘于平庸。

    “这些,你还是回头跟红玉说。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要跟你说。”

    “请讲。”

    “你真的完全不记得,你是如何被人谋害的么?”

    熊霖愣了愣,努力的回想。

    眉头深深蹙起,甚至他脑袋都有些疼了,才堪堪的想起一丝丝的回忆来。

    “我只记得自己,好像是漫无目的的在山间行走。好像,好像有人在我背后跟着。其他的事情,我就想不起来了。怎么,方才我发生了什么事?”

    龙天昱听到他的回答后,眉头也淡淡的拧起。

    “方才?你受了重伤,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

    熊霖大吃一惊,不可能的啊!他明明感觉到,那些都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那,那我们之前起冲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龙天昱挑了挑眉头,盯着对方的回答道。

    “那已经是五天之前的事情了,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我们是第二天把你救回来的。就在昨天,他们已经有了新的族长,而他们要求我们把你送回去。说你,带走了族内的宝物不说,还打伤了不少的族众。”

    “不可能!我老爹留下的族长的宝刀,已经被我钉在石头上了。况且在那之后我就离开,从未回去过!他们,是在血口喷人!”

    龙天昱也猜到,其中肯定发生了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想了想,看到熊霖稍稍安定下来之后,他才继续说道。

    “刚开始,我们也以为对方是在撒谎。但雅儿已经派人去看过了,部落之中的确是一片大乱,也有不少人受了重伤。他们一口咬定是你做的,我派去的人亲自查看了一下那些人的伤势,看起来的确是你一贯的武功路数,所以你要提前有个准备。”

    熊霖满腔的怒火,渐渐化为浓稠的苦涩。

    现在连他自己都说不准,到底会不会是他做的了。

    毕竟,他也失去了几天的记忆。

    说不准,真的是他凶性大发,所以才——

    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到底做了什么,谁能告诉他,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门外,红玉去而复返。

    龙天昱冲着她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熊霖的房间。

    “都告诉他了?”

    院子外面,林梦雅正等着他。

    “嗯,怎么不回去,日头这么大,晒到你不好。”

    揽住她的腰,几步就带着她走到了他们所居住的院子里。

    林梦雅倒是没觉得晒,只是她家男人这个样子惯了,不是怕她冷就是怕她热。

    在他眼中,自己恨不得每天变小,躲在他的怀中就好了。

    可惜,不管她抗争多少次,龙天昱都不会听的就是。

    “我没有那么娇弱啦,不过你觉得,这件事情,会是熊霖做的么?”

    龙天昱想了想,低声说道。

    “如果是清醒时候的他,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熊霖有他自己的骄傲跟坚持,我觉得,他不是那种,会对自己的族人出手的小人。”

    林梦雅仔细的品味着龙天昱话里的意思,继而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也许是有人故意让熊霖失了神智,然后,再去部落之中伤人么?这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呢?要是我们去做的话,也许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但即便熊霖心情低落,他也没那么好暗算的吧?”

    这才是让林梦雅觉得费解的地方,虽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但这并不代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偷袭成功。

    何况,熊霖当时应该只是一时失意,他后来变得如此浑浑噩噩,也是因为伤口跟毒药的原因。

    难不成,熊灵部落之中,还隐藏着他们不知道的高手?

    “他身上的毒,你可都解了?”

    提到这个,林梦雅突然有些垂头丧气。

    “这是共生毒,也不知道是何人做的,居然如此毒辣。老师说,要是能在一个月内找到共生之物的话,那熊霖还有救。不然,即便是我强行解开了他身上的毒,只怕他也会因此而丧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