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一刀两断
    “表...表哥,你这是...”

    凤儿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熊霖,表情有些细微的不自然的紧绷。

    “你们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反手,熊霖狠狠的抓住了凤儿的手臂,低声严厉的质问。

    “我,我什么都没有做。表哥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凤儿想要挣脱开熊霖的手,在对方咄咄逼人的眼神之下,她不断的闪烁着对方的目光。

    熊霖的心,也渐渐的沉到了谷底。

    猛地松开了自己的手,眼神里面,一片淡薄的寒意。

    “我曾发过誓,任何让她伤心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最好祈祷她平安无事,不然,我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来偿还。”

    揉着手臂,凤儿不甘心的看着熊霖。

    她好恨!明明他们才是儿时的青梅竹马,可为何,这个男人,却唯独只对那个女人,用情至深。

    熊霖看也不看她一眼,越过她往人群之中走去。

    嫉妒就像是沸腾的水,熏得凤儿理智全失。

    “她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罢了!我哪里比不上她,还是你,只喜欢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话刚出口,凤儿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熊霖的眼神,在此刻变得十分的可怕。

    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因为她似乎感觉到,只要自己再靠近一步,就会被卷入深渊之中,粉身碎骨。

    恐惧,让她不由自主的选择了闭嘴。

    “你来评断她的好坏,配么?”

    熊霖冷冷的说道,他如今不仅仅是觉得失望透顶,更觉得无比厌烦。

    除了他之外,谁又曾真正的了解过红玉,谁又知道,她是一个最善良的姑娘。

    在这些人的眼中,他的红玉,不过是阻挡他们摆布自己的障碍罢了。

    所以,他没必要解释,也根本无需解释。

    转身,继续走向了人群。

    独留凤儿在他的身后,瑟瑟发抖。

    她刚才没看错,熊霖,的确是对她起了杀心!

    怎么会变成这样,都是那个女人,那个叫红玉的女人的错!

    眼神折射出恶毒的光芒,凤儿暗中捏紧了自己的手。

    族长夫人的位置,她绝对不会让给他人。

    既然熊霖不想要她,那她就换个人当族长,反正,盯着这个位置的,还大有人在!

    人群有些沉默,至少在看到熊霖后,没有一个人迎上来。

    甚至于,还有人用憎恨的目光看着他。

    熊霖原本以为自己会心痛难忍,但他没想到的是,他只是觉得有些诧异罢了。

    这些人,竟然是如此的愚不可及,而他当初,又是为何觉得,自己可以为了他们,奉献自己的一生的呢?

    可笑,原来最可笑的人,是他自己。

    “熊霖,你太让我们失望了!阿强本就是死在那个女人的手中,你贪生怕死,见色忘义,我们可不怕!”

    人群之中,一个跟他一样强壮的男人跳了出来。

    熊霖认识知道他,熊喜良,那个跟他同辈,却因为妹妹成为贡品,而在部落之中才有了一席之位的男子。  他冷冷的看着那人的嘴一张一合,却觉得熊喜良可笑得要命。

    他还记得熊喜良的妹妹,那是个可爱绵软的女孩子,曾经也是他的玩伴之一。

    被送走的那一天,他还记得熊喜良脸上,得意的笑,却强迫自己,选择性的忘记了那个女孩子脸上的泪。

    也许,比起辛家来,他们才是真正的魔鬼。

    一个把自己的亲妹妹送入魔鬼的口中,用她的血肉当做自己赖以存活的养分。

    他突然明白了,父亲临终前,那无奈却又带着几分解脱的笑容之中的含义。

    他们,也是帮凶啊!

    “你现在就去吧,你们谁想去,我都不拦着。但从此之后,生死,便于任何人都无关。”

    熊霖面无表情的说道,呵,他看到所有人的脸上,那义愤填膺之中,又多了几许犹豫。

    很快,熊喜良再次扬起声音说道。

    “你才是族长!这件事情,你必须要给我们讨回一个公道,否则,你这个族长,也别当了!”

    现在,就说出自己的目的,是不是有些早?

    熊霖看着他,渐渐的,那人的面目有些模糊了,剩下的唯有四个字——面目可憎。

    “因为我是所谓的族长,所以我就要替你们去死,你,是这个意思么?”

    熊霖冷声说道,语气之中,就连失望都消失不见了。

    “你!为了部落的生死,这不是族长应该做的么?好,你若是贪生怕死,我们也不强求你。”

    熊喜良觉得自己已经胜利在握,眼神之中,又翘起了熊霖熟悉的得意洋洋。

    可惜,他却不是这家伙的妹妹。

    想踏用他的血肉垫脚,熊喜良还不配!

    “你现在就是族长了,所以,你去吧。”

    微微挑高了眉头,熊霖双手抱肩,挑衅的看着面前的家伙。

    “你——好你个熊霖,你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连脸面都不要了!既然如此,这个族长的位置,我熊喜良就担下了,从今天开始,部落里的一切,都归我来管。你,把族长的东西都交出来!”

    熊喜良大喜过望,厚脸皮的竟然真的自封为族长。

    可他没有看到,身后的那些村民眼中的鄙夷。

    那家伙不过是个无赖,哪里可以真的服众?

    熊霖冷哼了一声,随手抽出了自己从不离身的弯道。

    ‘唰’的一声,利刃出鞘,熊喜良瑟缩了一下,戒备的瞪着面前的熊霖。

    “你...你想要干嘛?我告诉你,你不能杀我!同族相残乃是大罪,你就不怕,不怕长老们审判你么?”

    因为恐惧,他的声音,就像是一直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尖细而急迫。

    熊霖却只是冷笑了一声,越过他走到了旁边的大石旁边。

    “我熊霖,熊灵部落第三十七任族长,在此立下誓言。凡族中老少,谁能拔出我手中的宝刀,便可以成为下一任的族长。”

    他环视一周,发现不少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真是,又自私,又可笑的一群人啊。

    他不再多言,运气,挥动着着自己手中的尖刀。

    ‘咔嚓’一声,那锋利的尖端被他用力的刺入了石头中。  坚硬的石头上,尖刀一直没入,只剩下了还遗留在外面的刀柄。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那石头有多坚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般的铁器,哪怕是被他们用力的刺向石头,也顶多是留下一条浅浅的划痕罢了。

    没想到,他居然能把刀插进去!

    “以后,熊灵部落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你们想要如何,那边如何吧。”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他的手指,慢慢滑落,然后落入土中,留下一个深色的印记。

    熊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欲走。

    “站住!熊霖,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得么?”

    身后传来的声音,他很熟悉。

    那是他曾经引为兄弟的一人,而他们,也曾经推心置腹。

    “所以,这就是你们背叛我的理由?”

    他甚至连头都没回,语气淡漠而疏离。

    “我——”那人地下了头,不过片刻之后,又抬了起来,眼神早已坚定。

    “我是为了你好,红玉...的确不适合当熊灵的女主人。我也不希望,你一辈子承担着污名,毕竟她,她曾经是个烟花女子。”

    “你们有什么权利替我决定我一生的幸福?红玉不好,那你们之前为什么不说?所以,你们觉得好的,只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对方的本性,相信她的伪装的一切而已。多说无益,背叛就是背叛,永远不会有任何的理由。”

    熊霖又迈出了一步,一点点的,他离开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朋友。

    他感觉到很疲惫,身心俱疲的那一种。

    心中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倒塌,现在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空空荡荡,就像是小时候,阿妈给他讲的那个,游荡在山间之中的山鬼一样。

    随风而起,又随风而逝。

    在尘世之间,不曾留下蛛丝马迹。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茫然不知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生还是死。

    三十多年的一切,如今全部化为了泡影,那他的归处,又该在何方呢?

    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脚步声。

    细微的,生怕引起他注意似的,却又锲而不舍,不论他走到哪里,走得有多快,脚步声都从未停歇。

    如灰烬一般的心,渐渐的有了一丝丝的好奇。

    到底是谁呢?是人,还是那个山鬼?

    他终于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而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随着他一同停下来。

    于是,他看到了一抹消瘦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苍白的脸上,泪痕不曾消失过。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心里头却是在无声的说着,别哭!

    “熊霖,你看看我,看看我,我是红玉啊,熊霖!”

    女子的哭诉,传入了他的耳中。

    明明他们离得那么近,但他却觉得,她的声音,视乎是从天边传来。

    耳中,一堵无形的墙,因为她的哭声,而渐渐的龟裂,透出细微的缝,然后摧枯拉朽般,轰然倒塌。

    “红玉,别哭。”

    他终于记起来了,面前的这个女子,正是他的心爱之人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