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幡然醒悟
    人群退去,来时如猛虎,退走之时,却如溃败如丧家之犬。

    林梦雅不再管那些人究竟会如何处理此事,回身先去看了看那个受伤的人,幸好她之前早有准备,不管是上好的解毒剂还是止血药都准备了不少。

    “我看到刚才有不少人都被抓伤了,都下去好好料理自己的伤口。”

    她十分的气愤,方才她的手下们守在村口,顶多是用手臂把那些人给挡回去。

    可那些村民们,暗中下手的却是不少。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曾经是在战场上厮杀的将士,何曾受过如此的屈辱。

    “是,只是夫人,我们若是都撤了下来,那谁去守着呢?”

    林梦雅看了看眼前的人,唇边溢出一抹讥讽的笑。

    “他们要是不怕死尽管来,我可不像是他们,随随便便的,就能牺牲别人的命。”

    下属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想到之前,林梦雅在那些村民的面前表现出的模样,又把质疑咽回了肚子里。

    说实话,他们之前行军打仗的时候,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横蛮不讲理的村民。

    没想到,如今那些无赖们,又遇上了这么一位,比他们还要蛮横的主儿。

    看来,倒霉的不一定会是谁了。

    从侍卫们的院子里退了出来,林梦雅想了想,转身走到了父兄他们暂时所居住的院子里。

    还没等进门,龙天昱便从里面,疾步走了出来。

    拉住她的手臂,上上下下的仔仔细细的检查过之后,一直紧皱的眉头,方才有了片刻的舒展。

    “放心吧,这群乌合之众,要是能伤了我的话,那你带过来的那群侍卫们岂不是成了无用之人?你就算是信不过我,也得信得过他们吧。”

    林梦雅目光柔柔的看着龙天昱,这人没别的缺点,就是对自己有些过度保护了。

    她又不是少不更事,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不过在他的眼中,显然是看不到的。

    “我不放心。”

    他将她贴在自己的胸口,固执却坚定的说道。

    “你...好吧,真是服了你了。我们先去见父亲跟兄长,有些事情,也该是时候打算起来了。”

    龙天昱看着她,点点头,二人相携进到了院子里。

    屋前的石桌旁,林南笙跟林牧之早已经严阵以待。

    随身的长剑就放在了石桌上面,看得出来,父亲跟兄长,是随时准备冲出去保护她的。

    “情况如何?”

    林牧之开口问道,剑眉在看到女儿完好无损的回来后,才稍稍的舒展开来。

    只是,神色依旧凝重。

    “暂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我觉得麻烦不会小,那些人,只怕是熊霖也快控制不住了。”

    熊霖是什么性格,林梦雅很清楚。

    别看他暂时被那些人所蒙蔽,可今日回去之后,熊霖必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查一个水落石出。

    到时候,熊霖的选择她不难猜到。

    “未必就会像是你想的那样,他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部落之中的乡亲,他也许,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所以,我才要再加一把火。以熊霖的心智,他不应该困在这里。而且,已经坏到核里的苹果,傻子才会守着它一辈子。”

    林梦雅的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

    原先她对熊灵部落的人,没抱有这么大的恶意的。

    但是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在看到那些人是如何对待无辜的小灵之后,她心中仅存的善意,也在慢慢的消耗着。

    哪怕他们明明知道,是自己救了熊霖的命,而且红玉这段日子以来,也不断的忙上忙下。

    部落里不管有什么事情,那个傻姑娘都会记在心里,然后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大家。

    但这次的事件,很明显,他们所有人都是知情的,唯独隐瞒了熊霖跟红玉。

    包括那些,熊霖以为是自己人的那一部分。

    所谓的长老特权已经在辛家人的操纵下,毁灭得一丝不剩,尽管如此,那位代长老居然还拥有一呼百应的本事,只怕,是得了某些人的支持或者是授意吧。

    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以怨报德。

    一个不知道感恩的部落,至少在她的眼中,也就没有了争取了的必要。

    她可不想放这样一群白眼狼到自己的羽翼之下,也许某一天,他们就会反咬自己一口。

    唯独熊霖,是她所看重的,因此,她才要逼着他,做出一个选择。

    如果他选择了继续留在这里,她也无话可说。只是红玉,她再也舍不得她的红玉,受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了。

    “天昱,你觉得呢?”

    林南笙的想法,其实是跟他的妹妹相同的。

    不过此时,他急需一个赞同的人。

    龙天昱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过林梦雅片刻,听到林南笙的话后,低头思虑了一番。

    “我跟雅儿的看法相同,熊霖本性纯良,就像是雅儿说的那样,他不应该窝在这个小部落里头。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选择我们。”

    说着,视线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有些事情,熊霖一定会懂。

    “看吧,连我夫君都这么说了,爹爹还是不要再忧心忡忡的了。说起来,我还有事情,要求你跟哥哥呢!”

    到底,林梦雅才是他们的主心骨。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

    “一家人,说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什么事情,说便是了。”

    宠溺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虽然女儿已经大了,还给他生了一个孙儿,但在他的眼中,女儿永远是那个娇娇弱弱的小家伙。

    “此事,除了爹爹跟哥哥之外,只怕也没人肯帮我了。”

    甜甜一笑,林梦雅亲热的拉住了爹爹的手臂撒娇着说道。

    紧张的气氛也被她缓解了下来,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更多了几分的其乐融融。

    跟林梦雅那边的气氛相比,铁青着脸色的熊霖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言不发的从山下回到了临时寄居的山腰上,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因此也鲜少会有人开口。

    人群之中,凤儿看着静静的坐在石头上的熊霖,眼神之中有几道精光闪过。

    没错,她的确是想要族长夫人的位置,而且是想要得不得了。

    那个女人,不过是个花娘,是个荡妇而已,如何跟冰清玉洁的她相比。

    没想到,刚才闹成那样,红玉那个女人却未曾出现。

    她不由得有些小小的窃喜,看来,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只要红玉跟熊霖翻了脸,那族长夫人的位置,她已经是唾手可得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凤儿一脸悲伤的走到了熊霖的面前。

    “表哥...你是生凤儿的气了么?”

    她故意在自己细软的声音里面,掺杂了几分颤抖。

    这些事情她从前是不屑为之的,但族里的婶婶们说的好,男人嘛,哪一个不会喜欢楚楚可怜的女子呢?

    她小手紧紧的狡在一起,一双水灵大眼,怯生生的看着熊霖,试图引起那人心中,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怜惜。

    只要一点点,她就有自信,把他变成自己的男人。

    “没有。”

    熊霖怪异的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红玉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姿态来。

    那个他放在心坎上的女子,即便是真的害怕,也从来都只会硬挺着,尽力的掩饰她心种的心悸与脆弱,然后努力的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出来。

    他从前很不喜欢看到红玉的那副样子,并非是不喜欢,而是觉得心疼,觉得自责。

    而现在,他却疯狂的想念起红玉来。

    那样有时逞强,有时却又能坚强的支撑起自己女子来,早已经在他的心中造了一片影,独一无二,再也无人可以代替。

    “表哥如果生气了,就惩罚凤儿吧。千万,不要伤了大家伙的心。表哥,其实大家,也是为了你好。”

    凤儿错把熊霖在一时之间,因为想念红玉而恍神的模样,当成了可以促成自己计划的助力。

    现在,表哥一定是心乱如麻。

    尽管他很喜欢那个女人,但这里可是他从小长到大的部落。

    为了他族长的位置,他也会放弃红玉的。

    得意,根植于凤儿骄傲的心。

    为了更加深刻的引起熊霖的注意,她拉起了他的手,贴在了自己俊俏的脸蛋之上。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大家不是觉得红玉姑娘她...她配不上表哥的话,大家也不会铤而走险。表哥,你要恨就恨我,要气也气我吧!”

    一串串眼泪,从她的眼中滑落。

    熊霖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少女,深棕色的瞳仁,却渐渐被心底里,翻涌而出的冰,慢慢的冻结。

    是从何时开始,他习以为常的一切,都被一层的虚伪的表象所覆盖?

    从前,凤儿也是他的小跟班之一。

    那个喜欢在阳光里笑,喜欢在雨幕之中奔跑的少女,何时开始,心机居然如此的深沉了呢?

    是了,他其实从未改变过,变过的人,从来,都是他们。

    心头,最后一片柔软温热,只留给了红玉。

    林梦雅说的很对,他要感谢她,替他撕毁了他用来粉饰太平的假象。

    “放开,我不想打女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