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章 擅入者死
    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小灵搬了张小小的凳子,坐在了她的腿边。

    爱怜的抚摸着那孩子柔顺的黑发,小小的身子躺在了她的膝头,脆弱却温暖。

    “小灵,你以后千万不要像是你红玉姐姐一样傻,如果有人敢欺负你的话,一定要还击。绝对不要把别人的错误,都扯在自己身上。无论别人怎么说,你一定要知道,错的不是你,而是那些恶人。”

    这些话,她也曾原封不动的告诉过红玉。

    但终究红玉还是被禁锢在自己的心墙之中,想要踏出来很难,因为逃避才是这世上最简单的选择。

    小灵似懂非懂,只觉得林姐姐的手很温柔,一下下的摸着她的头,让她很想睡。

    卷翘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最终合在了一起。

    “她还那么小,你教她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呢?”

    百里睿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站了有一会儿的,她的话,也都落入了老师的耳中。

    “没错,与其教她这些空洞的道理,我还不如传授她可以杀人的毒术。”

    林梦雅的语气太冷了,哪怕是百里睿,都觉得似乎有些陌生。

    “唉,丫头,你总想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个冷酷无情之人。所以你在面对敌对之人的时候,从来不会手下容情。但你却太在乎自己身边的人,你可知道,早晚,这会成为你的弱点。”

    转头,看了老师一眼。

    “您是希望,我真的变成一个无情之人么?老师,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我就是一条毒蛇,盘踞自己的身体,守住自己在乎的一切罢了。你是来劝我,要我不要把事情,弄得这样剑拔弩张的,可对?”

    百里睿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

    “何况红玉也未曾受到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只要略施惩戒,给他们一个教训,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我说的对么?”

    他要说的话,如今都已经被林梦雅说了,一时间,百里睿只觉得师生二人之前的气氛,从未有过如此的冷淡。

    他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此时此刻,什么话说出来,她都不会听的。

    林梦雅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老师。

    “我并不恨他们,我只是觉得,他们不应该来伤害红玉而已。但如果,杀光了他们能让红玉的心情能好上那么一点点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百里睿继续沉默,因为他猛然发现,自己,似乎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学生。

    “从前,我也曾经遇到过这种事情。我哥哥那位未过门就去世的妻子,老师可还记得?”

    是叫岳婷吧?百里睿的脸上,略微有了些动容的神色。

    他陆陆续续的从雅儿跟白芷的嘴里,听说过那位小姐的事情。

    的确是个聪慧良善的女子,只可惜,却被命运推向了死亡。

    “岳婷姐姐有错么?也许是有的吧,错就错在,她不应该生为女子。也不应该,与人为善。我是亲眼看到她纵身跃下了悬崖的,那样鲜活美好,如同娇艳的玫瑰一样,才刚刚盛放的生命,到底,是谁结束了她的一切呢?大概是那些人,一人一下的,把她推到了悬崖边上的吧。”

    百里睿长叹一声,他知道,岳婷的死,是林梦雅的一块心结。

    纵然她平常不说,可每每在看到与岳婷有相同遭遇的人的时候,她的情绪,会格外的强烈。

    “世人都应该有羞耻心,但什么才是羞耻?凌辱他人的人,竟然被轻轻放过。反倒是千百双眼睛,千百只手,去凌迟被害者的身体?老师,是我错了,还是世人错了?只因为她们身为女子,只以为她们曾经被人侵害过,所以,一切的错,就在她们的身上了么?是她们不应该出生,不应该身为女子,也不应该反抗么?”

    林梦雅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不自觉中,红了一双眼眶。

    她还当医学生的时候,就接触过一些受害者。

    这些女孩子在出事前,或是娇艳活泼,或是温柔贤惠。

    但在出事以后,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忍气吞声,这一缕黑暗,完全遮挡住了她们一辈子的阳光。

    有人选择了报警,却终生都活在别人的唾骂之下。

    好女孩才不会穿那么短的裙子,好女孩才不会穿那么细的高跟鞋,好女孩才不会走夜路...

    诸如此类的话,每一个一个音符,一个字节,都是在凌迟着那些女孩子们的尊严,刺伤着她们早已经血流不止的心。

    可错的,真的是她们么?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人活的还不如野兽。

    起码在野兽的世界之中,被人咬了一口的野兽,永远不会被同伴,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

    因为,它们可以选择毫不迟疑的咬回去!

    百里睿看着自己的学生,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这些事情,他之前从未考虑过。

    甚至于,多年前当他得知云竹已经另投他人怀抱的时候,不也是用她早已身陷风尘,自然是个浪荡妇人来宽慰自己的么?

    以至于,当熊灵部落里的人,辱骂小灵跟红玉的时候,他甚至还在心底,悄悄的同意他们的某些观点。

    想到这里,百里睿羞愧难当。

    亏得他平日里觉得,自己总是清醒的,而世人则混沌不明。

    却原来,他也不过是这尘世之中,浑浑噩噩的幽魂,跟众生,又有什么区别?

    转头就走,远远的,一道声音传来。

    “把这些毒物毒粉的,都给我布置在外围。任何人敢进来,老子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若是有人敢言语一声,我就让他这辈子发不出声响!”

    低下头,看着趴在她膝头睡觉的小灵,林梦雅的嘴角,淡淡的酿出了几朵笑。

    还好,一切都不算是太晚。

    夜晚,有人看守的村子,被火照的通明。

    前几天还只敢蜷缩在山中的村民们,今天却聚集到了村落的外围。

    他们义愤填膺,因为有人鸠占鹊巢,霸占了他们的家园。

    所以,此刻他们手中拿着可以被当做武器的东西,誓要驱逐那些‘坏人’。

    熊霖就站在所有村民的前面,只不过,此刻他却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

    因为,他派去保护林梦雅的人,告诉他红玉被梦雅给带走了。

    紧接着,不管是在村子里养伤的病患,还是他派来协助他们的人,都被驱逐了回来。

    甚至,梦雅那边已经放出了消息,任何人,只要靠近村子一步,就会被她无情的杀死。

    消息回传到部落里之后,所有人先是震惊,继而愤怒滔天,纷纷要林梦雅给他们一个说法。

    他一边安稳住那些村民,一边派人想要跟林梦雅重新沟通。

    没想到,他派出去的人,差一点就死在了对方的手中。

    最重要的是,由始自终,没有人给他一个解释,也没有人告诉他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无奈之下,他只能约束着众人,到这边想要一个说法。

    “族长,这些人欺人太甚!不如,我们冲进去跟他们拼了吧!”

    几个冲动的后生,眼神之中怒火充盈,手握柴刀,愤恨的说道。

    “不行!你们都退后,林家人绝非是暗中蛮不讲理之人,其中必有什么误会。”

    熊霖自认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林家人的个性,所以,他才觉得这事,绝不会是村民们想象的那样。

    不过,他这边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可至今梦雅那边,也不曾有人说来说句话。

    “出来了!有人出来了!把村子还给我们!滚出熊灵!”

    人群之中,已经有眼尖的人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愤怒一旦被点燃,这么多人无异于火上浇油。

    熊霖好不容易控制着大家不要往里面冲,眼神,则是焦急的在另外一方,寻找自己熟悉的身影。

    “梦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急切的冲了上去,只是在跟林梦雅有几步之遥的时候,被突然冒出来的侍卫们,给挡了回去。

    眼前的女子浅笑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映衬着火光盈盈,但此刻,却流转出雪山似的冷冽。

    熊霖不得不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至少,他不想跟对方起冲突。

    “没什么,这块地从今天开始归我了。你们要是想抢,那就过来试试看。我保证你们,会死的连骨头都不剩。”

    女子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丝毫不在乎那些人的态度,让人群更加的激动。

    终于,那些人冲破了熊霖所设的防线,想要凭借着人群的优势,往村落里面冲去。

    ‘噗’的一声,一张脸上带着得意笑容的男子,突然间停住了他的冲势,因为一把银雪尖刀,已然刺入了他的胸膛之中。

    所有人都凝固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人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了看胸口上的利刃,接着,跌落在地上。

    因为一时冲动而聚集的勇气,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一刀给戳破了。

    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刀上沾上的鲜血。

    林梦雅一步步的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娇艳的唇瓣,划开了好看的弧度。

    “擅入者,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