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是非黑白
    “你爷爷是谁?”

    林梦雅一脸的冰霜,意味着她久违的动了真气。

    本就被清狐的离开给弄得心绪不宁的她,在看到那些人,意图侮辱自己的姐妹后,心头之火再也压抑不住,‘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怎么,难不成那老头还是你的恩客。看你年纪不大,经历过的却不少呢!”

    青年斜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眼中的**深沉。

    ‘啪’的一声,本来已经被制住的红玉,趁着这几个人愣神的功夫突然跃起,狠狠的打了那家伙一耳光。

    “他妈的,臭*,居然敢打我,你——”

    男子抬起了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在一瞬间冻结。

    ‘噗通’的三声响动传来,三个人倒地不起。

    红玉看傻了眼,直到一双小手,替她拉起了被人撕破的衣裳。

    “没事了,我在这里,不用怕。”

    林梦雅柔声安慰着红玉,后者这才红了一双眼眶,在那些讨厌的人面前,她差一点就忘记了恐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这才怕了,林梦雅没理他,好生的安慰了几句红玉后,才走到了青年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这摊人形垃圾。

    “我问你,你爷爷到底是谁?”

    色胆包天的青年一下子就怂了,因为他能感觉得出来,女子的身上,杀机弥漫。

    “我...我爷爷是...是代长老!你不能杀我,杀了我,我爷爷绝不会放过你的!”

    代长老么?

    正式的她都不曾放在眼里,何况是所谓的代长老。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杀你。”

    她微微一笑,藏在裙袍下的小脚却突然抬起,狠狠的剁在了男子的脚踝上。

    “啊——”

    ‘咔嚓’一声,男子的脚歪在了一侧,冷汗急速的从他的额头上冒出,不过林梦雅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如法炮制,接连又踩断了他另外的一只脚裸。

    地面上有不大的石块,有这东西垫着,青年是痛上加痛。

    但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她又走到了男子的腰部。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惹恼我的代价!”

    看着她抬起脚,其他的两个帮凶都忍不住煞白了一张脸。

    只不过,想象当中,鸡飞蛋打的场景未曾出现,倒是女子重重的踢了那家伙腰间一脚。

    在对方联系的哀嚎之中,林梦雅再次走到了红玉的身边。

    “既然看不住,那就废了吧。”

    迟疑了片刻,两个帮凶立刻联想到了某种可能。

    不由得瑟瑟发抖,完全不见当初一星半点的凶恶模样。

    “你们,想变成他那个样么?”

    瞥了不停在哀嚎的男人一眼,林梦雅面无表情的问道。

    那两个人立刻摇头,整齐划一,现在,他们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才是令人绝望的恶。

    “既如此,那我问你什么,你们就如实的回答。不要企图有任何蒙混过关的想法,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我有的是法子,掏出你们的实话。”

    两个人差一点就哭出来,看了方才的一切后,他们哪里还敢有半分的欺瞒。

    “我问你们,你们出来找红玉的事情,谁还知道?”

    她的话才刚问出口,不远处的红玉,就向她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红玉本以为是因为自己落了单,才会差一点让这些恶徒得逞,可听主子的意思是,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不敢欺瞒小姐,我们两个本来是不愿意来的,都是熊...熊飞龙撺掇的。他说...他说反正那个娘...不是,是姑娘是个残花败柳,所以玩玩也没什么...”

    这话,说的越来越小声,可林梦雅却听得来气。

    转过身来,走到熊飞龙的身上,不解气的又用脚封住了他几处穴位。

    这些可是得了老师的真传,从此以后,别说那个恶心的家伙不能习武,就算是身体也要受到极大的影响,每到阴天下雨,不疼他个死去活来,都对不起林梦雅耗费的力气。

    “还有呢!你们知道什么,通通都给我吐出来!别以为那个代长老能救你们,一会儿,我就回去跟他讨债!”

    绝美的脸上煞气很重,也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狠厉。

    那两个家伙也没办法反抗,只能战战兢兢的回答她的问题。

    “没错!都是代长老跟熊飞龙的错!您不知道,如今四位长老死伤惨重,怕是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在部落里作威作福了。所以,代长老就打起了熊霖族长的主意!这家伙还有个妹妹,倒是也有几分姿色。这两个猪油蒙了心的家伙,就一心想要除掉这位红玉姑娘,好让他妹妹,当族长夫人!”

    “而且,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我们知道,跟她一起来的那些娘们都知道!她们,就是看不过一个外人当族长夫人,所以,才用计把红玉姑娘给骗出来的!”

    那两个人争先恐后,生怕自己说出来的消息,让这位大小姐不满意,然后落得熊飞龙那样的下场。

    林梦雅怒极反笑,眯起了黑眸冷冷的看了一眼山岗另外一边的方向。

    她就觉得这事怎么如此的蹊跷,明明说好一起采药,怎么就红玉自己在这边。

    而且,刚才闹出来的动静也不小了,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过来看看。

    闹了半天,敢情是所有人,都在算计她的红玉!

    “红玉姐,我们走!”

    拉着红玉就往回路走,可红玉听了这些话之后,眼神变得尤其暗淡。

    一言不发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不知不觉中,落了一脸的泪。

    “主子,我...我不想回去。”

    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让林梦雅心疼的悲伤。

    她转过身,目光温柔的注视着这个可怜的姑娘。

    “我知道你不想去面对那些人肮脏的眼神,所以,我会把你带走,再也不踏入这里一步。”

    她的红玉,温婉大方,知书达理,深的所有人的喜爱。

    尤其是家里头的那四个丫头,哪一个不是把红玉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的看待。

    “我...我不能让主子蒙羞。所以,请主子把我送走吧,送的越远越好。”

    深藏于骨子里的自卑,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红玉眼中的泪一串串的落下,她已经知足了,

    这一辈子,能有主子他们这样的家人,又有憨厚正直的熊霖对她一往情深,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值得。

    “你说的那叫什么话?谁让谁蒙羞?红玉,被伤害的人是你,该羞愧的,是那些人!”

    林梦雅气疯了,他们当真都是瞎了眼睛了么?红玉有多好,难道这些铁石心肠,就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么?

    “其实...其实我早就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他们说我是风尘女子,一天到晚勾三搭四。从前,我只当自己没有听到,现在看来,我已经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主子,求你,送我走吧!”

    林梦雅从来没有看到过,红玉哭得那么伤心,那么难过。

    真正的痛彻心扉,永远都不是大吼大叫式的歇斯底里。

    而是一点点的,把自己的心,搓揉得碎成了沫。

    她抱住了红玉,脸色阴沉如墨。

    “红玉,你听我说。从前的种种不是你的错,是那些人的错,所以,你不必来承担一切的后果。该承担后果的,是那些作恶的人,而不是被侵害的你,你明白么?”

    红玉依旧在无声的哭泣,林梦雅知道,这一次,这群王八蛋们,是彻彻底底的伤了红玉的心。

    不远处,那两个还在原地等待的后生,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今犹犹豫豫的上前,却被林梦雅冰冷的目光,钉住了脚步。

    “回去跟你们的族长说,红玉被我带回去了,还有,从今天开始,任何人都禁止靠近村子,触之及亡,后果自负!”

    说完,她扶着红玉离开。

    那两个后生一肚子的疑问,本来刚才还好好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本想要追上去,却被刚才女子最后的眼神所震慑,不敢再动。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默契的向山后走去。

    屋子里,小灵乖巧的站在林梦雅的身边,看着她给红玉吃了些药,又细细的掖上了被角之后,才伸出手指,指了指床上的红玉。

    “她没事,只是累了而已。小灵,我们出去等她,好么?”

    林梦雅拉过小灵,离开了屋子。

    从她回来之后,就雷厉风行的命人驱逐了所有属于熊灵部落的人。

    并且,未曾有过一句的解释。

    如今,外面站满了她跟龙天昱带过来的人,而且她当着那些人的面下了命令,谁敢靠近,杀无赦!

    村子里,恐怕只有小灵跟小磊还在了吧。

    不过,他们并不是这部落里的人。

    小灵点点头,跟着她一起走出了门。

    忽闪忽闪的水灵大眼看着她,林梦雅知道,这孩子是在问她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红玉姐姐,是个善良的傻瓜。”

    所以,红玉才觉得发生这一切的原因,都在她自己的身上。

    小灵似懂非懂的看着林梦雅,纯真的眼神里面,不曾掺杂其他。

    林梦雅低下头看着这个孩子,心疼得无以复加。

    她怎么能忘了,小灵之前也是因为差一点被残害的事情,所以成为了部落之中的异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