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寻找红玉
    “老师不要担心,我绝不会走上歧路。”

    林梦雅轻声说道,冲着百里睿柔柔的笑了笑。

    她知道老师在担心什么。

    当初老师年少成名,自然是收获艳羡万千。

    哪怕老师出身不凡,却依旧不能压抑住心中的轻狂。

    所以才会在尘世之间,苦苦打滚几十载。

    她如今的情况,倒是跟老师有几分类似,只不过,跟老师不同的是,她从前受过那么过的苦楚,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实属不易。

    因此,她才更能认清自己的心。

    她活一世,不过是为了守护住自己的一切而已。

    其他的,她不屑于争抢。

    “你这孩子,有时候连我都怀疑,你心里头到底藏了个什么样的怪物。你的天赋绝不比我第,但是心境却胜过我数倍。唉,我终究是老了,以后这天下,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林梦雅微笑,沉默。

    她要怎么跟老师说,她可是开了挂的。

    还是别炫耀了,否则真的把老师气出个好歹来,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怎么,还赖在我这里做什么?”

    百里睿假装冷脸赶人,可林梦雅最之道他的性子,立刻扬起笑容迎了上去。

    “老师哪里的话,学生我不管以后如何,在老师的面前,我永远都是一个小学生。对了老师,这几天熊威可招供了?”

    她并非是有意隐瞒辛鹰身体里的忆蛊,只是一旦事情被老师察觉之后,清狐的事情就保不住了。

    也不是信不过老师,只是林梦雅觉得,这其中一定要蹊跷,还是先保持原状的好。

    提起熊威,百里睿的眼中,划过了一抹冰冷的厌恶。

    老师对于那人几乎已经没有了恨意,因为熊威在老师的心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既如此,又怎么可能真的会为了那个家伙动了真气。

    “他倒是狡猾得很,真真假假的,跟我说了不少的事儿。比如说,他之所以被辛家放回来,是因为辛家想要让他看守熊灵。而他在辛家的地位其实也是很高的,我要是私下里放走他的话,他一定会报答我之类的废话。”

    林梦雅冷笑了一声,这家伙还真是敢说。

    “报答?我看是报复才是,不管他说的话有用没用,我们目前还是多听一听的好。不过,我觉得让他看守熊灵的事情倒是不错。老师,熊灵到底有什么秘密的地方,值得他们这样大动干戈呢?”

    百里睿瞥了瞥嘴,无奈的说道。

    “我可不觉得那个废物会知道。”

    这一点,林梦雅深表赞同。

    光是上次辛鹰他们来大闹了一番之后,辛家居然毫无动态,就能知道,其实辛家在乎的,并非是熊灵的人。

    难道——

    她的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地道跟石门。

    也不对,既然作为‘牧羊犬’的小磊跟小灵都知道的话,辛家也应该清楚这个密道才是。

    辛家,果然是神秘莫测。

    从老师这边出来,林梦雅独自一人,信步闲逛。

    这里如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尽管面上看不到,但暗哨极多,说是铜墙铁壁也毫不为过。

    在清狐消失的当晚,她跟龙天昱,就秘密的问过了当晚执勤的暗哨。

    看到他的人,只说他是神色匆匆的离开,具体去了哪里,也无人注意。

    这个该死的家伙,就不能让她省点心么?

    不知为何,她走到了半山腰上的临时安置点。

    恰好此时他们正在搭伙做饭,林梦雅停住自己的脚步,看着不远处的人群忙忙碌碌。

    他们的脸上,恐慌的神色已经淡化得几乎寻不到了。

    很多人,尤其是男子,似乎都挂着一些伤。

    她知道,这是当初蛊毒发作的后遗症。

    对于这些人,她的心情称不上怜悯,但也没到厌恶的程度。

    正站在那里指挥着众人的熊霖,不经意间看到了身后的林梦雅。

    健壮的汉子,立刻疾步走了过来,眉眼之中,满是凝重。

    “什么事情,还要你亲自来一趟?”

    林梦雅立刻笑了笑,看来自己好像是成了麻烦的代名词了。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红玉姐,她人呢?”

    说起来,自从上官慧秘密带着宁儿回晋国之后,白苏也成天的不见人影。

    小灵年幼,再加上患有失语症,能跟她谈心的,也就唯有红玉了。

    提起自己心爱的女人,饶是熊霖这样的铁汉,也不免眸中浮现千万种柔情。

    摸了摸脑袋,嘿嘿的笑了笑。

    “红玉带着部落里的女人们,去后山找些药材。”

    说到红玉的去处,熊霖脸上便升起了几丝心疼来。

    林梦雅看到他的拳头,悄然握紧了。

    还好,这个男人没有觉得,红玉为他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的。

    不然的话,她就算是让红玉伤心一时,也绝对要带走自己的姐妹。

    “你先忙着吧,我去看看她。毕竟药材这种事情,我应该比她们在行。”

    “这怎么行,你是我熊灵的贵客,何况,你又是红玉的妹妹,不行,绝对不行。”

    也不知道红玉究竟是如何教育的,就连对人情最最迟钝的老师看了出来,熊霖对她的态度,几乎等于讨好。

    “哪里就那么严重了,红玉要是看到我,一定比看到人参还高兴。行了,我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看到林梦雅一再坚持,熊霖也不好再阻拦。

    但还是给她派了两个得力的人保护,再三叮嘱之后,才犹犹豫豫的让她离开。

    顺着熊霖所指的路,三个人飞快的翻过了一道山梁,到了一处背阴的坡地。

    不远处,她就看到了红玉纤细修长的身影。

    唇边携了一朵笑,却是放缓了自己的脚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要是能吓红玉一跳的话,也算是小小的报复那家伙一下。

    谁叫她有了男人就忘了姐妹,真是该罚!

    “二位先在这里等我。”

    那两个人不敢怠慢,立刻点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林梦雅凭借着几棵树木隐藏身形,林梦雅静静的看着红玉越走越近。

    但不知何时,红玉的身后,出现了几道陌生的身影。

    红玉正专心致志的挖着一株草药,因此并没有看到那些人。

    为首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长得一副面黄肌瘦的刻薄样儿,实在是不像是什么好人。

    此刻,他正带着自己的两个伙伴,藏身在红玉身后的不远处。

    林梦雅往树后面藏了藏,收起了要出来的心思。

    奇怪了,熊霖大哥不是说,红玉是跟部落里的女子们出来采药的么?

    那三个年轻的男子,鬼鬼祟祟的,怕是也没怀着什么样的好心思。

    果然,那三个人看到周围无人,红玉又没有警惕之心后,竟然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们怎么慢...怎么是你们?”

    听到脚步声,红玉还以为是跟她一起采药的女子。

    笑着抬起头来,却看到了三张坏笑的脸。

    本就心存戒备的她,立刻站起了身子,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三个人给包围住了。

    “啧,那个傻子还真是舍得,居然让你这细皮嫩手的小娘子做这种事情。既如此,不如跟咱们快活快活,如何?”

    比蟑螂还要恶心的话,顺着风,传到了林梦雅的耳朵里。

    她心中有气,眼里更是冒气了火。

    果然,渣滓不管是在哪里都有?

    好,今日他们撞在自己的手上,算是他们倒霉!

    但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她迈出去的脚步,再次收了回来。

    “你们放尊重些!要是让熊大哥知道了,饶不了你们!”

    红玉疾言厉色,却并不慌张。

    但是为首的那人猖狂一笑,毫不在乎的说道。

    “你还以为旁人不知道你的底细么?不过就是一个残花败柳而已,也只有熊霖那个愣头青会把你当回事。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吧?多年前,我爷爷曾经去过临天,在一个花楼内,曾经点过你的牌子。我爷爷至今对你还念念不忘,所以,我们今天兄弟几个,就来领教领教!”

    三个人淫笑着冲着红玉扑了上去,处在震惊之中的红玉,一时间竟然忘记了闪躲,被他们三个制止住,扑倒在地。

    林梦雅只觉得胸中之火,瞬间腾空而起。

    欺人太甚!她双眼赤红,几步就走到了挣扎不休的几个人的面前。

    红玉拼死抵抗,那青年一看,竟然扬起手就要打她。

    “你要是敢打下去,死!”

    清冷的声音,自头顶上传了过来。

    那青年一抬头,看到远处一位模样绝美的女子,冷冷的盯着自己。

    此时,已经被浴火焚烧得只剩下灰烬的脑袋里,哪里还记得住旁人的叮嘱。

    面前的红玉终究失了几分颜色,还是面前的女子,看起来让人欲罢不能。

    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哈哈,这又是哪里来的小娘子,怎么,你也想来让哥哥疼爱疼爱。”

    因为其他两个人的钳制而狼狈不堪的红玉,也一下子就听到了主子的声音。

    “主子,你快走!不要管我!”

    红玉一时心急如焚,撕心裂肺的大叫着。

    可林梦雅却在青年贪婪的目光下,一步步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