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大胆假设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片刻之后,龙天昱才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说的这个忆蛊,可是能唤醒人前世记忆的蛊虫么?”

    林梦雅的面色有些难看,摇了摇头。

    “哪里有什么前世今生...”

    好吧,她想起自己好像就是个bug,虽然到了现在,她也不明白当初那个老和尚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但这种事情,在科学上未必就没有合理的解释。

    而且,她相信那一定是个别的现象,要是能批量唤醒前世的记忆,世界岂不会大乱?

    所以,这一切一定都是个幌子,为的,不过是掩盖背后的真相。

    “先不说什么前世今生,当初那个人是怎么死的,你我都清楚。按照我们对辛家的了解,不管是清狐也好,还是那个辛家的人也罢,不过都是个牺牲品罢了。”

    所以她才会害怕,才会怕清狐是不是受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忆蛊的影响。

    但有一点她始终不了解,之前怕此地还有什么遗留的蛊虫,所以在到这里之前,除了她之外的大家,都服下了她跟老师特制的药。

    尽然如此,清狐为什么还会中招呢?

    难道说,这又是一场苦肉计?

    不对!清狐的态度十分的不对劲!

    哪怕是为了苦肉计,清狐也绝对不会对她有那么大的防备之心。

    到底,辛鹰又是如何,引动清狐的心魔的呢?

    “无论如何,真相都会水落石出,你也莫担忧。所有的事情,都是逃不开的。不管是我们,亦或是清狐。”

    龙天昱只能如此安慰,其实横在他心中的疑惑,不比雅儿少一丝。

    清狐的遁走所带来的麻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少。

    至少那家伙在暗中也带来了不少的势力,清狐走的这么突然,如今可以说是群龙无首。

    现在事态紧急,万一出了什么乱子的话,他们岂不是自乱阵脚。

    “对了,清狐那边的事情,你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摸了摸雅儿的长发,龙天昱柔声说道。

    他并非是觊觎她手中的力量,事实上,他还怕她身边的那群人不够得力,累坏了他的爱人。

    林梦雅想了想,垂下了一双眸子,眉间掩盖着几分倦色。

    “恩,石不破心思敏锐,八面玲珑,内里有他坐镇必不会出什么大乱子。许山骁勇善战,我有意培养他跟石不破的默契。外面的事情有他处理,他也能压众。”

    听了她的意思,龙天昱的神色微微一怔,内外都有了先锋大将,那统领众人之人,却是哪一个?

    “雅儿,你这是——”

    “我要亲自接手清狐遗留下的一切,从前我只觉得,术业有专攻。鼓捣些毒药之类的东西我在行,其他的就不行了。但我现在,御下之术,跟配药一样。药材各有药性,而我们不过是起到居中调和的作用。根据药性的不同,互相搭配,互相克制,相辅相成。只要能掌握好这一点,轻易的就不会出现什么矛盾。”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龙天昱渐渐的放开了自己的手,站在一旁,眉间微微蹙起。

    眼神之中,似有流光浮动。  他的雅儿,总是会给她最大的惊喜。

    依旧是那副娇俏玲珑的样子,哪怕是在生育了宁儿之后,她的心思,也未曾有过片刻的迟滞。

    她站在那里,却比天上的明月,还要耀眼。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全力支持,哪怕,臣服于你。”

    龙天昱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林梦雅有些淡淡的惊讶。

    随后,挑高了自己的眼尾,她勾起一抹笑柔柔说道。

    “你不早就臣服了么?”

    两个人相视一笑,许多事情,尽在不言中。

    对于清狐的离开,林梦雅最终还是没有对大家说实话。

    不过好在清狐一向不喜欢搭理众人,而且又神神秘秘的,林梦雅只说他出去有要紧的事儿办,大家也不会起什么疑心。

    “听说,你昨天冲进院子里折腾了一番?”

    第二天,林梦雅出现在百里睿的面前。后者用疑问的眼神看向她,而林梦雅也只是耸了耸肩,面上一派轻松。

    “没什么,只是过去报了个小仇而已,好了一些利息。怎么,老师还信不过我么?”

    所谓知女莫过夫,在某些方面,百里睿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梦雅的个性。

    “我倒是能信得过你,所以昨天开始,我就让人给那个辛鹰下了一些猛药。只要你不把他脑袋砍了,他就不会死。”

    百里睿冷哼了一声,十分骄傲的说道。

    林梦雅还以为老师是在吹牛,不过片刻之后,就扑到了老师的面前,眼睛里精光闪闪。

    “难道说,老师您真的成功了么?”

    如今,百里睿已经鲜少看到自家学生,会露出这种崇拜的目光了。

    说实话,他的心里头还是有些小遗憾的。

    不过目前看来,自己的地位,似乎还是有的。不由得十分自豪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呃,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人家蓄胡子也是有用的。

    比如他现在,就继续一个法子,来纾解自己内心的得意。

    “那是自然,别说是什么金甲蛊了,世上有什么东西,能难得住你老师我呢?”

    又来了,林梦雅在心里头翻了个白眼。

    自家老师别看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高人的模样,但是在她的面前总是这么的——幼稚。

    “好了好了,我知道老师最厉害了。快给我看看,这金甲蛊到底在哪里?”

    实在是拗不过自家的学生,百里睿只能闪开身子,拿出一个小小的药罐子递给她。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移开了盖子,却发现里面,竟然只有一只黑黢黢的小虫子。

    “这,就是金甲蛊?”

    自从看到烛龙会甚至是辛家的手段之后,她跟老师,就在不断的研究。

    当然,主要靠的就是神农系统跟青筝谱。

    到了现在,她对于那些诡异莫名的蛊虫之类的,有了几分自己的独到的猜测。

    想要用药物改造一个人的身体,这并非是天方夜谭,也绝对不是科幻电影的脑洞而已。

    相反,她自从跟老师到了烈云国之后,发现对于毒药跟蛊的运用,烈云国的人,似乎有着自己一套非常特殊的方法。

    对此,他们只不过了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尽管如此,林梦雅也发现了一些,与众不同之处。

    那就是这些寄生在人体之内的小玩意儿,可不是普通的虫子。

    “没错,这就是咱们之前研究了很久的金甲蛊。虽然比不得他们养成的,但是现在的威力也不可小觑了。至少,它的恢复能力极强。不过,这蛊虫却不对。之前我们琢磨出来的方子,稍稍改良就承受不住了。”

    百里睿的脸上有些遗憾的神色,这些蛊虫都是梦雅派人,在当地搜罗出来的。

    有买也有换,只不过,真正厉害的东西,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出让的。

    所以,这东西的承受能力,也是极其有限。

    “那我之前跟老师说过的,蛊虫可能只是一种媒介,通过这些蛊虫,能让这些药物的效力发挥到最大的想法,到底能不能成立呢?”

    让蜘蛛咬一口就成蜘蛛侠的事情,林梦雅倒是不怎么期待。

    但是自从跟对方接触之后,每每遇到的奇怪的蛊种,她其实都会收集回来,研究个透彻。

    神农系统每每显示出来的,都是蛊虫内部的药性。

    所以说,并不是这个小虫子有多厉害,或者说,蛊虫跟这些药物,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才更为恰当些。

    百里睿看着自己冰雪聪明的学生,也只能不甘心的点了点头。

    这丫头的脑袋瓜,的确总是会冒出一些,对于他来说,显得极为荒谬的念头。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就得需要她这么大胆的推测。

    “如果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忆蛊,有没有可能,也只是一种药物的作用呢?”

    事关清狐,她不得不谨慎。

    百里睿想了想,才回答她。

    “你的意思是,忆蛊会让人产生幻觉么?我觉得不太可能,其实忆蛊带给人的记忆,未必都是假的。不然,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苦苦追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要知道,幻觉大部分都是因为人自身的原因产生的。所以,我觉得不太可能。”

    老师的一番话,也让林梦雅的思想,有了新的变化。

    的确,如果是只是幻觉的话,倒不至于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但是,唤醒前世这种事情,她还是无法接受。

    除非——

    那也太匪夷所思了,即便是现代的医学,恐怕也难以做到。

    林梦雅瞧了瞧自己的额头,把那些不符实际的念头,强行驱逐到了脑海的最深处。

    “这金甲蛊,你准备怎么用?”

    百里睿看到她一脸的苦恼,还以为这丫头只是在为忆蛊的事情懊恼。

    林梦雅看了看老师,才郑重的说道。

    “虽然我之前的确是有意用它来武装我自己的势力,但是现在副作用还不明确。其实我让老师在辛鹰的身上试验,还有研究的用途。这种东西...我们能不用还是不用吧。”

    看到她拒绝,百里睿才在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