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清狐遁走
    入夜之后,林梦雅一直觉得有些惴惴不安。

    今天清狐的态度,已经让她足够担心的了。

    但让她觉得更加棘手的事情是,一向对她不设防的清狐,如今却对她筑起了厚厚的高墙。

    现在的情况,好像跟之前,没有什么差别了。

    不,只能说更加严重。

    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林梦雅立刻跑了过去。

    犹豫之中的龙天昱还没等开门,就被她一把打开,露出了一张焦急的俏脸。

    “怎么样?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急慌慌的问道,之所以让龙天昱去询问清狐,无非是因为,他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因为他们毕竟都是男性,有些事情,的确是要比自己方便的多。

    但...天昱的脸色,难道说,他们动手了么?

    “你有没有受伤?你们两个,真的打起来了?”

    她急急忙忙的扶着龙天昱坐了下来,小手顺势就要去检查他的伤势。

    没想到,却被龙天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别紧张,我们并没有起任何的冲突。只是——只是他走了。”

    林梦雅楞了一下,随后嘴角掀起,露出了一丝仓促的笑。

    “走?他能走去哪里呢?是不是只是出门散心去了?”

    揽住了爱妻的纤腰,龙天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从前他总是会为了清狐跟雅儿亲近的关系而生气,但自从有了儿子之后,他才渐渐的体会到,雅儿对于清狐的心情。

    这样孤单又脆弱的人,以雅儿这样善良的心地,断然是没有办法看着清狐深陷在泥沼之中的。

    不过,今天的事情,就连他也觉得有些束手无措了。

    “我也不知道,等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雅儿,别怕。这世上能杀了他的人的确有,但想要不惊动我们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清狐...又离开了么?

    林梦雅倚在爱人的怀中,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发寒。

    不应该的,在这种事情清狐是绝对不会乱跑的。

    除非——

    “我要去看看那几个辛家的人,天昱,我们一起去!”

    说着,林梦雅就抓着龙天昱,急匆匆的奔向了黑暗之中。

    辛家的几个人被折磨得极惨,不过因为林梦雅跟百里睿高超的医术,虽然已经伤筋动骨,却并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姓名。

    再有骨气的人,只怕也受不了这无边无际的酷刑的折磨。

    何况,他们所依仗的一切,如今在人家的眼中,丝毫作用都没有,所以,这几个人都只能躲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

    等到林梦雅进来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唯有恐惧的神色。

    “你们,今天跟他说了什么?”

    冷着脸,林梦雅低吼着。

    一把拽回了爱人,塞进自己的怀中。龙天昱能感觉得到,因为清狐的贸然离开,雅儿已经几乎失去了理智。

    眸子流转,淡淡的落下了那几个人的身上。

    却是锁定了杀机,无比的危险。

    “今天,来审问你们的人,说了什么,你们最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的话,这几天你们所受到的所有酷刑,从明天开始,都会加倍。”

    他的声音,像是地狱魔音。

    辛家的几个人,如今吓得更是魂飞魄散。

    当下,颤颤巍巍的说道:

    “我们没有说什么,真的没说什么。只是,那位大人从进来之后,就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回答龙天昱的,是一个辛家人带过来的侍从。

    这个人因为到了熊灵之后,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所以受到的惩罚是最少的。

    而且这个人机灵得很,发现了对方是那种恩怨分明的性格后,更是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倒得个干净。

    显然,也并不是所有的辛家人,都是那种变态。根据他自己的供述,他在辛家的位置也是特别低的那一种,那几个辛家的使者们,从来也没把他当成自己人。

    所以,他的话,倒是有极高的可信度。

    “有什么不对劲的?快点说!”

    龙天昱一边温柔的安抚着怀中的爱妻,一边皱着眉头,冷声催促。

    那侍从立刻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刚开始那位大人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后来他在审问辛鹰的时候,辛鹰喊道...说这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宿命,任何人都逃不开的。然后,辛鹰就狂妄的大笑。再后来,那位大人就亲手拔出了他的舌头...”

    怪不得,林梦雅从清狐的身上,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可到底是什么,让他产生了如此大的巨变呢?

    她立刻找到了那个叫做辛鹰的家伙,只不过此时,那家伙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眼看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何况,他的舌头是被清狐给连根拔断的,即便是救活了他,也没有再说话的可能了。

    他们又询问了当时,周围的人。

    可惜,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怎么会这样?

    林梦雅只觉得胸口处,暴戾与担忧的情绪在她的心头交织。

    不过,越是这样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她就越是容易找回自己的冷静。

    轻轻的从爱人的怀抱之中退出,林梦雅给了龙天昱一个眼神,示意自己已经不会再冲动了之后,转身又回到了辛家那个侍从的面前。

    “你说,辛鹰说这是他们的宿命,在这之前,他们两个可曾有过什么奇怪的举动么?”

    侍从有些惧怕面前的女子,如果是刚才的男子是酷寒的冰,那么眼前的女子,就是包裹在鞘中的利刃。

    同样的致命,也是同样的不可忽视。

    赶紧咽了咽口水,脑袋里也在飞速的运转,生怕得罪了面前的这个女阎王。

    就在林梦雅几乎要按捺不住的时候,那侍从立刻喊道。

    “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位大人来的时候,不让小的们靠近。但是,小的看到辛鹰大人,似乎跟他说了些什么。那位大人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然后,才有后面的事情。”

    果然有事!林梦雅的视线,不可避免的放在了辛鹰的身上。

    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滚滚杀意,林梦雅知道,现在让他去死,只能是便宜了这个家伙。

    “来人,用最好的药把他给我救活!然后,我要让他尝一尝,深坠无间地狱的滋味!”

    她极少会这样疾言厉色,但了解她的人都清楚,一旦林梦雅动怒,她就会不惜任何代价,达到她的目的。

    这样的时候不多,却很可怕。

    何况是用在一个折磨人的事情上,那辛鹰,只怕会品尝到世人只要听到,就会在噩梦之中惊醒的酷刑。

    从关押辛家人的小院之中走出来,林梦雅站在夜色之中,双肩微微的抖动着。

    “别哭,我在这里。”

    将人拥入怀中,龙天昱心疼得要命。

    玉白色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襟,他用自己的胸膛,承担着林梦雅的泪水。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明明,明明已经让他断开跟过去的联系了,不是么?他...他是我的哥哥啊。不是说,他们会永远的守护在我的身边么?骗子!都是骗人的话!”

    龙天昱无言无语,只能紧紧的把她裹在自己的胸怀之中。

    她,一定是觉察到了什么了吧?

    不然,又何必会哭得这么伤心。

    轻声的哄着她,就像是对宁儿那样做的一样。

    在她的发间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轻吻,一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念着‘好了,没事了’之类的轻声细语,帮着她慢慢的平复着情绪。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么?”

    柔声的询问着她的意见,他是最了解她的人。

    他的雅儿可能是会因为一时的情绪而哭鼻子,却绝不会轻易的放弃。

    瞧,她就是这样可爱的小人儿。

    哪怕还抽噎着,却早已经胸有成竹的,准备算计让她伤心难过的家伙们。

    “你...你还记得顾盼之前的说过的话么?”

    顾盼?龙天昱突然想了起来,那人不是龙轻寒的妻子么?

    说是来寻自己娘子的那一位。

    不过,说起来他这次来烈云的目的,也是为了替清寒找回这个不省事的女人,只不过,他们的人在出了大晋的国境之后,居然半点都找不到那女人的消息了。

    怎么?这事居然也跟她有关系?

    “之前顾盼帮了我一个大忙,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的身上,都有些古怪。不过,好像并不是每一个辛家的人都是这样。后来,我一直跟老师在私下秘密的研究,始终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只知道,他们身上的某一样东西,能让他们发疯。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熊霖他们身上的也是。可后来,老师又否决了我的猜测。而这样东西,我们却在那个死去的辛家人的身上发现了。老师给这个东西起了个名字,叫忆蛊。我怕,清狐的身上,也有这个东西。”

    这才是她害怕的缘由,当初,忆蛊在那个人身上发作的所有征兆,她现在还历历在目。

    而辛家那个也带着忆蛊死去的人身上,也发现了药物改造的痕迹。

    所以,她跟老师都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可要命的人,除了顾盼之外,其他人根本对这种东西,没有半分辨认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