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报仇雪恨
    百里睿坐在屋子里头,毫不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带着一张得意的笑脸,跑到自己的面前邀功。

    “老师,你可没看到那个家伙的样子。想必他现在,一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林梦雅凑到老师的面前,眉飞色舞的说道。

    “你这丫头,那熊威纵横半生,哪里遭受过这样的屈辱,小心你把他给逼急了,适得其反。”

    看到老师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可林梦雅却不屑的冷哼一声。

    “老师你要是真的不同意的话,何必又下那么重的药。好了,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

    ‘噗嗤’一声,百里睿笑了出来。

    刚才勉强装出来的世外高人范儿不见了,反倒是一脸的冷笑,跟他的学生如出一辙。

    “这话说的有道理,谁让那个老家伙当初把我坑得那么惨。你没给他下的太重了吧?万一要是真的把他身体里的毒物都解决掉,这老东西,也算是活到头了。”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样。

    “这个老师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那药里虽然有解毒的成分,却也不多。老东西身体里的东西还真是不少,落在我们手里头虽说吉凶难测,但其实也没多惨。不过老师,他长得那么丑,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怎么您当初,还跟他成为朋友了呢?”

    百里睿看着学生眼睛里的疑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你老师,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是真的...好吧,其实他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表人才。不知道这些年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蹉跎成这个样子。不然,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暗算你了。”

    林梦雅这才收回了自己的鄙视,其实不是她太颜控,而是当初老师也是个恣意风流的人物。

    那熊威现在的样子,也就比僵尸强上那么一丢丢。

    顶着这样的一副面容,熊威想要结识老师很容易,但想要获得他的信任可太难了。

    更何况,老师的药方可不是街边的大白菜,那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想要顺利的偷走,除了聪明过人之外,至少也要在老师的心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才行。

    “岁月,还真是一壶滚烫的水,不让怎么能把他变成这个样子。”

    林梦雅感慨了几句之后,继续问道。

    “可是您还是没说,这方子,他到底是怎么拿走的。”

    说道这里,百里睿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当初我与云竹的那档子事,你应该知道得清清楚楚了吧?现在想起来,当初许多事情,我都是错信了他。其实,如果不是来到这里,我是绝对不会怀疑,当年就是熊威偷走了我的药方。我本以为他几年前已经过世了,却没想到,哼,一报还一报。他当初害我,如今我还回来,也算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林梦雅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说起来,老师跟云竹之间的孽缘,还真是牵扯了不少的事情出来。

    她以前,云竹就失去了音讯。

    但她知道,云竹绝对会想办法接近百里无尘。

    也是在有了宁儿之后,她对云竹也有了些全新的看法。

    没有一个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

    当初云竹的确是做了不少的错事,但刨除云竹本身的愚蠢所造成的误会之外,其实有很多时候,她都只是因为错付的爱,而选择了与她的初衷背道而驰的答案。

    唏嘘之余,林梦雅也在思考,如何去帮助老师这一家三口。

    但有些东西的形成不是一天的成果,太过粗暴的解决办法,有时候会适得其反。

    身体上的病能下猛药,可人心却是最脆弱的东西。

    不管是老师亦或是百里无尘,她都不希望让他们因为自己一时多余的好心,而陷入痛苦的境地。

    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之前,保持原状,未免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既然如此,老师就跟我演好这场戏。不过,虽然我们现在治得熊威没有还手之力,可他这人生性阴险,刁钻得很。老师可千万不想像是从前一样,轻易的就上了这家伙的当才是。”

    “哼!”

    百里无尘冷哼一声,脸上已经不见任何蹉跎之色。

    他是毒圣,纵横江湖数十载,有些当他能上第一次,未必就得上第二次。

    看着老师又重新打起精神的样子,林梦雅也露出了的欣慰的笑容。

    自己丢失的东西,就要靠自己找回来才能算数。

    不管是她,还是老师,都应该是如此。

    “梦雅,此间事情若了了,你能不能让无尘跟着你们一起,归隐山林?”

    刚想要出门,林梦雅就听到了老师,那略带着几分祈求的话。

    想了想,她才郑重的回答老师。

    “我知道您的意思,但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他自己做出选择才行。何况,现在的局势不明,想要说这些,未免还有些太早了。”

    身后,传来了老师的叹息声。

    “是我...糊涂了。罢了,你先去吧。熊威的事情就交给我,我定然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吐得一干二净。”

    冲着老师笑了笑,林梦雅脚步轻快的离开。

    其实如何处置熊威并不算是大事,如今堵在她心口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

    迎面,清狐正一脸煞气的走过来。

    好在看到了她之后,脸色渐渐的烟消云散,虽还做不出平日里那副轻松俏皮的样子,却也并不是生人勿进似的阴冷。

    “瞧你,我不是说了么,那几个人跑不掉,咱们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你又何苦,让自己不开心呢?”

    抽出手绢,林梦雅拉过清狐的手臂,细细的擦拭着他手指上,那淡红色的血液。

    清狐细长的眸子里,一阵清醒,一阵迷茫,猩红色的杀戮如岩浆一般的滚烫,烫的他的心,都跟着翻滚了起来。

    “没事,比起他们对我做的,现在,我不过是拿回来点利息而已。”

    尽管清狐尽可能的压抑,可她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不管不顾的阴冷。

    眉心不由得蹙起,这样下去,只怕仇恨会成为清狐的新的心魔。

    拉着清狐的手,林梦雅有些担心。

    “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所以清狐,我希望你能暂时的忍耐。你我,都不会放过那些人的,所以别再次被他们给影响了,让仇恨去主宰你。”

    她说这些话,都是出自于真心的。

    但这一次,清狐却并未露出让她安心的笑容。

    反而是抽出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抓住了她的双肩。

    “我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再次破坏我的一切?你安心便是,除了你之外,我已经不会再让任何人影响我。梦雅,我只是问他们一些问题而已。可惜,他们冥顽不灵,所以才会给他们一点教训。”

    她突然觉得,面前的清狐有些陌生。

    从前他也曾对敌人凶狠,却不会让她觉得寒意森森。

    一瞬间,她似乎觉得,眼前陪她同生共死的人,变回了当初那个杀人如麻,冷血孤独的人。

    林梦雅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衣襟,紧紧的,与他的眼睛对视。

    “清狐,你——”

    手指,挡住了她的唇。

    尽管清狐的表情让她陌生,可他对她,依旧是温柔如初。

    “别乱想,我还等着带宁儿那小子学武呢!”

    冰雪消融,清狐眼中所有翻腾的情绪都消失不见。

    林梦雅使劲的盯着他的眼睛,试图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出来。

    可惜,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那你自己小心,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诉我,不准瞒着我!”

    清狐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把自己推到了一边。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会儿见。”

    说完,不等林梦雅答应,人就渐渐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忽然觉得,心头微微泛起了冷意。

    这不是什么好事,清狐越是没有破绽,就意味着他心中的那根弦,就绷得越紧。

    如果不是起了什么念头的话,清狐又为何会在她的面前,也伪装得天衣无缝呢?

    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屋子里,没过多久,龙天昱就从百里睿那边,找了回来。

    “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

    看到爱人脸上的担忧,龙天昱心头微怔,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来的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抬起头来,林梦雅看到了龙天昱,心乱如麻的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帮忙的人。

    夜色清冷,清狐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内等待着。

    外面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得差不多了,唯有守夜之人来回巡逻的脚步声,偶尔在远处响起。

    支起耳朵,夜色之中所有的声音都瞒不过他的听觉。

    自从再次回到雅儿的身边之后,他已经极少会有这样紧绷的时候了。

    他已经下过决心,这辈子余下的所有时光,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但至少在这之前,他要把一切,都做一个了断。

    再三确定外面的喧嚣已经落幕之后,清狐才无声的打开了房门。

    但令他意外的是,浓重的夜色之中,迎接他的并非只有冷风,还有,那一抹极为熟悉的身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