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新仇旧怨
    屋子里,早早的有人准备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林梦雅优雅的落座,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找死还想加塞的老家伙。

    “那你说说,我们怎么个考虑法?哦,你是不是担心,自己死后沾染了这一方水土,觉得愧对父老乡亲呢?你放心,我会一把火把你的尸身烧个精光,然后让你彻彻底底的回归大抵,当肥料,你觉得,这样的处理方法如何?”

    她明知道对方是在威胁自己,但是却故意的曲解。

    看到她这样的一副模样,熊威气得眼睛瞪得溜圆,几乎可以跟金鱼媲美。

    “你...你...”

    半天,这老头愣是气得没讲出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估计他也没有预想到,眼前的这个丫头,会如此的横蛮不讲理。

    “行了,你也不用这么激动。甭管怎么说,你跟我老师有交情。这样看来,也算是我的长辈。虽然你是为老不尊,我却得礼数周全。现在,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我问,你说什么,这样咱们好聚好散。不然,我的待客之道,相信会让你终身难忘。”

    她的套路换得勤快,先前是置之不理,后来又是这样胡搅蛮缠,现在又换成了审问的惯用套路。

    熊威一时之间,拿不准对方到底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但他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黑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

    “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些东西。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我我熊威还不怕你这无知妇人的手段!”

    呦,还挺硬气!

    林梦雅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则是直接笑出了声音来。

    “你可真是——可爱啊!先前我还在想,万一你不上钩怎么办,如今看来,倒是我多虑了。老师,你也已经听到了,该给的面子我可是给你了,可惜,人家不领情。”

    一直站在角落的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多余反应的百里睿则是长叹了一声。

    缓步走到了熊威的面前,此时,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恨意。

    “罢了,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早已经有了了结。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想要如何做,为师都不会帮他求情的。”

    这下子,熊威是真的傻了。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那我就放心了,我这个人最听老师的话,先前我还在想,万一要是老师替你求情,我岂不是进退两难。没想到,您一点都不怕。那就好办了,既如此,先前老师替你求的那份情,如今可就算不得数了。老师放心,不管怎么说,熊威也算是我的长辈。我一定会让他,走的体体面面的。来人,送老师出去。”

    熊威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突然发生的情况。

    怎么回事?难道百里睿居然为他请求了?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梦雅就收敛起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随后,有人从外面,抬了一直巨大的木头箱子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回身,林梦雅打开箱子,用力的嗅闻了一下箱子里东西的味道。

    “你...你要做什么?”

    同样嗅觉出众的熊威,也闻到了毒药的味道。

    不对,那不是简单的毒药,而是,他从未见过的味道。

    难道,这丫头要拿他来试药?

    “我要做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你身负毒术,不会不明白试毒的重要性吧。这里的毒药,都是我跟老师精心研制出来的。药性虽然不那么猛烈,但一般人可试不出来这东西的效果。所以,我才想请前辈帮忙呢!”

    一滴冷汗,从熊威的额头上滑落。

    他眼看着这丫头,从箱子里头,取出一个个盛药的盒子或者是瓶子出来。

    他自己钻研毒术,当然知道,在他们这种人的手中,人命如同草芥。

    跟何况,是他们这种有旧仇的关系的呢?

    怪不得,那丫头一进来,就用话激怒自己,分明,就是她在耍诈!

    可惜此时,他刚才才装出一副忠贞不屈的样子出来,总不好现在立刻就认输了吧?

    这一次,熊威可算是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更加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子,当真是一副蛇蝎心肠。

    林梦雅现在的心情,其实还是不错的。

    尤其是在她拿出一枚黑漆漆的丸药,让人强行灌入熊威的喉咙里的时候,愉悦上升到了最顶峰。

    “前辈放心,这药不会即刻发作的。一旦发作的话,疼得死去后来的是小事,就是可能会遇到那么一点点的小麻烦。”

    她笑得像是一只小恶魔,深处小手指来,掐了那么一丢丢,假装好心好意的说道。

    “也没什么太大的麻烦,只是会腹痛难忍。哎呀,我得告诉大家伙,今天晚上,还是离这个屋子远一些。实在是躲不开的,就发一个香草的荷包吧。”

    这下子,熊威的脸色,直接变成了青乌色。

    “你...无耻小儿,你怎么敢...”

    ‘咕噜’一声,巨大的声响从他的腹部冲出。

    而林梦雅立刻退到了一边,其他的几个人,也帮着她拿着药箱,奔向了门外。

    “熊威前辈,您还是好好的在这里享受吧。对了,千万别忍着,会更加难受的。”

    话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喂!啊——”

    屋子里最后传来的,是熊威的大喊大叫之声。

    林梦雅冷哼了一声后,命人把门给关的死死的。

    “从今天开始,除了水之外,什么都不许给他。还有,要是他扛不住了,就用水冲。冲完了以后,记得用火烤。”

    她依次吩咐了下去,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她的安排,有条不紊的进行。

    倒是方才围观了全过程的熊霖,面色有些小小的犹豫。

    林梦雅以为他是不忍心,于是问道。

    “熊霖大哥,可是觉得我处理的手段,不够妥当?”

    哪里是不妥当,简直是匪夷所思。

    熊霖直来直去的惯了,再加上也不把她当外人,忍不住问道。

    “我说林家妹子,我的话你可别不爱听。熊威虽然是我们部落里的人,但是我这人你是清楚的,恩怨分明。既然他害了百里先生,又想要对你不利,你惩治他也是应当的。不过,你想要想要审他,直接重刑伺候,直接打死也省事。你又何须,用上这种...这种不太磊落的手段呢?”

    除了熊霖之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几分笑意。

    林梦雅却觉得这个汉子,分外的直爽憨厚,爱憎分明。

    回身,让大家都各自散去,只留了自家相公在身边,这才和颜悦色的解释开。

    “这人的确是重要,不过,却没有我们想象当中的重要。你想想看,他一个贡品,如何会回到部落之中呢?还不是因为,他除了这个之外,没有其他的用处。”

    熊霖也不是个傻子,有些事情,林梦雅无需说得很明白,他也能清楚个大概。

    林梦雅见他听懂了,也就不再这上面继续废话。

    “所以,为了更好的清除这里的威胁,我是必须要从他的嘴巴里头套出话来的。可你也看到,这家伙心狠手黑,要是我们真的用了大刑,他必定会觉得,我们十分迫切想要他招供,那么主动权,可就掌握在他的身上了。所以我现在做的,无非是摧毁他的自信。想想看,他受到这种刺激,方寸必然大乱。到时候,可就由不得他了。”

    经过林梦雅的这样一番解释,熊霖总算是明白了。

    点着大脑袋,连连称赞他的手段高明。

    林梦雅也十分的谦虚,跟他笑着说了几句话之后,带着龙天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子。

    “你呀,怎么如此记仇?”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的时候,龙天昱终于绷不住面皮,轻轻柔柔的笑了出来。

    手指头点了点自家娘子额头,声音满是宠溺。

    “哼,谁让他敢坑我师父,还敢算计我。不弄他个精神错乱,算我输!”

    在外面还是一副云淡风轻,智谋出众的高手模样。

    唯有在他的面前,还是那个刁蛮可爱的少女。

    龙天昱抱住了自家娘子的纤腰,抚摸着她柔顺的黑发。

    “那老家伙惹了你,活该他倒霉。只是你可别玩得太过了,免得误了正事。”

    吐了吐舌头,她刚才的那些话,唬一唬别人行,但却是瞒不过他的。

    这样阴损的招数,哪里是她用来审问人的,分明就是来公报私仇,故意整治熊威的。

    “我知道啦,你放心,那老家伙暂时死不了。何况,他可没有那么简单。”

    龙天昱把她抱在怀中,淡淡的应了她一声。

    是啊,她一向是剑走偏锋。总是会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而有些时候,只不过是有些太过不拘小节而已。

    只要她高兴,这又有什么要紧?

    “对了,这几天你也不要靠近那个地方。那个老混蛋这些年身体里积攒了不少的毒物,我猜,那味道一定是分外的浓重。你要是去了,以后可别想进我的屋子!”

    她揪着龙天昱的衣襟,一字一句的警告着。

    后者却真的有些无奈的点着头答应着她,唉,他到底是娶了个什么样的娘子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