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从内到外
    不过,他们都不是一般人。

    最初的恐惧过后,更多的却是对这种诡异现象的思考。

    “先把这里恢复原样,密道的事情,我们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

    无数个念头在大脑中回旋,林梦雅总觉得这个地道有些不对劲。

    当然,不仅仅是那两扇消失的大门,而是整个地道,都给她一种违和感。

    如果——

    身后,熊霖跟龙天昱还有清狐三个,正在把供桌恢复成原样。

    “等一下。”

    她一开口,三个男人都同时停下了动作,看向了她。

    只见林梦雅快步的走上前来,仔细的观察着地道的入口。

    “这里,有什么问题么?”

    龙天昱走到她的背后,看着林梦雅伸出手,仔仔细细的摸索着地道入口的那道铁门。

    之前为了下去方便,是熊霖先过来发开,通风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才过来的,所以一开始,林梦雅并未仔细的瞧过这扇门的样子。

    “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这扇门,好像从里面并不能打开。如果真的是为了避难用的地道的话,应该是里外都能打开才对劲。”

    他们出来的时候,地道的门都是敞开的。

    所以许多细节,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现在林梦雅一提,另外的三个人,也终于发现了异常之处。

    “还真是像她说的那样,里面是打不开的。”

    清狐对于这种东西有些心得,也接过手来,发现这门是在里面推不开的,而且也没有任何把手之类的,可以在里面拉开。

    林梦雅又突然钻入了地道,往里面走了几步之后,她转过身子,看向了门口的三人。

    “你们那里,是不是可以看到我大半个身子?”

    “恩,的确是这样。”

    龙天昱回答到,而林梦雅这边,因为光线的原因,其实并不能看到他们具体的模样。

    这下子,她心里头的某个念头,更加得到了印证。

    默默的从地道里面走了出来,林梦雅看向了熊霖跟清狐。

    “你们看到的那些个出口,是不是可以从里面推开?”

    二人对视一眼后,都迟疑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怪不得,她觉得这个地道异常之处那么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地道,应该不是为了抵御外敌,而是,为了抵御从通道的尽头来的人。”

    林梦雅的话刚说出口,三个人的脸上,就浮现出不同的表情来。

    怎么回事?通道的尽头,不是一扇石门么?

    其实得出这个结论,林梦雅心中的讶异,不弱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因为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按照神农系统的地图显示,当时他们已经深入了地底。

    但是,不管是其中流动的空气,还是那两扇隐秘的门,都指向了这个大胆的答案。

    “难道,这地底下,还藏着什么恶鬼不成?不会,是地狱吧?”

    熊霖一脸的惊恐,这种表情让他这样的壮汉做出来,实在是让林梦雅的身体,泛起一阵阵的恶寒。

    摆了摆手,虽然她并不知道要抵御的是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修建这条地道的人,并不是对那些人起了杀心。

    不然的话,这里面更因该是机关重重才对。

    难道,只是为了困住他们么?

    没想到,这条意外发现的密道,居然会纠起更多的迷雾。

    林梦雅只觉得,淤积在自己心中的疑惑,倒是越来多了。

    四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密道的事情,还是不要公之于众的好。

    毕竟,至少在熊霖所经历的三十年来说,这里从来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去找了小磊跟小灵。

    自从他们来了之后,那两个小家伙脸上的笑容,似乎比之前多了不少。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不会排斥他们,也不会说他们兄妹两个是妖孽的原因吧。

    “小灵,你在这里做什么?”

    刚出门口,就看到门口坐着的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丫头听到林梦雅的声音后,立刻跑了过来,水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

    “你是有事找我么?”

    习惯性的摸了摸小灵的头,小姑娘虽然还有些瑟缩,却并没有躲开她的手。

    似乎,很喜欢她的抚摸。

    她知道,因为之前治疗的原因,小灵会对她渐渐的产生十分牢固的信任。

    但小灵之前受到的刺激过大,导致小丫头到了现在,还不敢开口说话。

    小灵拉了拉她的衣角,指了指他们放在院子外面的马车。

    “你是想要坐马车去玩么?”

    小丫头却又摇了摇头,咬着手指,眼睛里,似乎有些懊恼。

    “别着急,你可以慢慢的想,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对于小孩子,林梦雅总是特别的有耐心。

    而且从前,她遇到的孩子,都是一些男孩。

    虽然小玉很乖巧,墨言跟宁儿也很可爱,但终究,不如小姑娘这么柔软贴心的。

    其实小灵很聪明,只不过是被那些天杀的家伙给吓坏了。

    眼珠儿转了转,小灵轻巧的爬上了马车,然后冲着林梦雅招了招手。

    她走过去,发现那孩子好像是从衣服里掏出什么东西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但那只小手里面,确确实实是空空如也。

    然后,小灵又从马车里面轻轻巧巧的跳了下来,跪在马车门口,磕了个头。

    这下子,林梦雅有些懵了。

    到底,小灵想要跟她说什么呢?

    “你是不是想说,你曾经看到过这样的马车?”

    猜测着说道,小灵立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刚开始,林梦雅以为小灵是看到了什么人,所以有样学样。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孩子绝对是觉察到了什么,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做这些动作的。

    心里头刚刚转过几分心思,就听到后面,传来小磊的声音。

    “小灵,你在这里么?”

    小丫头听到哥哥的声音后,就像是一只寻找到了归处的小兔,蹦蹦跳跳的跑向了小磊的方向。

    “你瞧你,又在哪里滚了一身的土。走吧,红玉姐姐给咱们做了不少的甜糕,你一定会喜欢的!”

    少年的声音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关心。

    林梦雅站在马车旁边,看着逐渐远处的身影,心里头不由得泛起了丝丝暖意。

    这个倔强又坚强的小少年,的确是很疼自己的妹妹。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身上的监视蛊不能轻易的清除的话,其实她倒是很想,把这连个孩子,也送到晋国去生活。

    不管是什么样的动乱,最不应该波及的,就是这群无辜的孩子们。

    可惜,烛龙会跟辛家,却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去敬畏生命。

    密道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林梦雅的主张是先不要轻举妄动。

    既然之前密道的使用者有意把它封存,却又没有损毁,那么就说明,这密道还是有些用处的。

    如果他们贸贸然的打开了尽头的那扇大门,也许,又会出现什么变故。

    与其如此,保持原状,才是最好的方法。

    她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比如,审问那个叫熊威的人。

    关押熊威的房子很破旧,他们几个人进去的时候,熊威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

    他的脑袋被一个黑色的布袋套着,只在鼻孔处剪出连个孔洞来。

    视线的剥夺,在他这种人的心中,会带来更多的恐慌。

    有些人总是喜欢掌控自己的一切,如果有一天他无法掌控,那么他的内心,就会一寸寸的崩溃。

    林梦雅只是让人绑着他,按时按点的给他喂一些水跟食物,然后其他的时间,蒙住他的双眼,塞住他的耳朵,捆住他的手脚。

    失去了五感之后的熊威,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嚣张。

    破屋子里透下的光,让他许久没有见过阳光的眼睛有些刺痛。

    而已经渐渐失去了知觉的双手跟双脚,让熊威心中的怒意,如同炙热的岩浆一般的奔流。

    “你...你们...”

    声音,是林梦雅意料之中的沙哑。

    这几天,他唯一能动的地方,只有他的嘴。

    先前熊霖还怕他会寻死,但林梦雅只是不屑的冷笑一声之后,告诉他这个家伙怕死的很,绝对不会自寻短见,这才作罢。

    这几天,他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言不发,到了后来,先是不停的吐出诱惑的话,而后发现没有人上钩之后,又开始了无尽的谩骂。

    可熊威做梦都没有想到,林梦雅给每个来看管他的人,都配置了一副效果优良的软木耳塞。

    当然,她可不是怕自己的人禁不住那老家伙的诱惑,纯粹是因为,她怕大家觉得吵而已。

    “熊威老前辈,就是我们,怎么样,这几天在这里,过得如何?”

    林梦雅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笑得分外的明媚。

    被阳光刺痛了双眼的熊威泪流满面,可还想强撑着些架子来,只可惜,显然是有些失败了。

    “哼,既然落在你们这狼狈为奸的师徒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你们得先考虑好后果。”

    到了现在,这个老头子还在大放厥词。

    林梦雅一点都不生气,反正对方只是自己的阶下囚,想要怎么处理,还不都得看她的心情。

    现在的她,就像是玩弄着老鼠性命的猫,残忍,却又处处透着致命的生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