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发现密道
    门口,小磊拉着小灵的手,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朝着他们张望。

    “是那两个孩子告诉我的,他们的身上,沾着跟那个家伙身上一样的味道。我猜想,熊霖大哥为了保护这两个孩子,所以才让他们在山下等我们。而那个家伙,一定暗中跟两个孩子有过接触。小孩子很单纯,想要套出话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了。何况,他一定还有其他的手段。”

    她的声音很轻柔,说完了才冲着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小磊还是愣愣站在那里,但小灵却眯起眼睛,冲着她灿烂的笑着。

    “去玩吧,以后你们就先跟我们住在一起。”

    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她的心下,就洒下了一片柔软,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是个母亲,更重要是,她也曾如他们一样的处境。感同身受,所以才分外的怜惜吧。

    “真是好险,万一他们用孩子威胁咱们的话,岂不是——”

    熊霖的眼中满是愤恨,想来是恼极了那人无耻的手段。

    林梦雅冷笑一声,缓缓说道。

    “哪里是他不想,只怕他早就这两个孩子的身上动了手脚。可惜,他哪里是我跟老师的对手。”

    她没说在两个孩子身上的味道,就是老师曾经的独门绝技九日绝命散。

    这药毒性强烈,但在下毒之后的九日内,却是任何人都察觉不出来,行动也一切如常。

    一旦到了九日之期,就会让人心悸而死,瞧不出半点中毒的痕迹来。

    所以,这毒是绝对的暗算良方,放眼当时的医毒两界,绝对无人可出其右,也无人能解。

    就连老师也觉得这毒有些霸道,所以轻易是不会配置的。

    没想到,被那个家伙窃走了,还配置成功了。

    不过,所有的毒,在她这个bug面前,都乖乖的变成了小绵羊的脾性。

    和老师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唉,无论如何,这事终归是我的不谨慎。差一点,就让你们受到了奸人的暗算。林家妹子,我熊霖欠你的实在太多。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林家妹子你尽管开口,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熊霖的眸中盈/满了对林梦雅的感激之情,林梦雅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你以后也是我的姐夫,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必说这样见外的话。”

    尽管如此,可熊霖还是有些激动。

    林梦雅知道这人生就一副憨直的性子,也就没继续在这上面打转,而是直接问道。

    “这人,熊霖大哥也是认识的么?”

    提起那个败类,熊霖的眼神之中,涌起了数道怒火,冷声说道。

    “此人的确是我熊灵部落之人,不过,他年幼时,曾经是熊灵献给辛家的童男之一。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了什么奇遇,竟然还能在成年之后回来。只不过,他仗着辛家的威势,又因为极少出门,所以才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没想到,这熊威居然是这种人!”

    林梦雅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又幽幽的笑开了。

    她没想到,原来这个叫做熊威的干瘦老者,居然还有这种身份。

    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一次,她要是不把熊威肚子里的那种东西逼出来,还真对不起他主动送上门来的‘好意’。

    “想必,他是看到了我,又从那两个孩子的嘴里打听出来你我二人的关系,所以才会想要抓住你的吧?”

    百里睿冷声说道,他的骨子里头,藏着跟林梦雅不相上下的睚眦必报。

    那熊威早年坑了他一把,如今又把狗爪子伸向了自己的学生,他要是不做出点什么来,岂不是对不起他毒圣的名号?

    一老一小各自冷笑,其他人自动回避,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

    只有不太了解内情的熊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咦,这是怎么回事?

    忽然间,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他,怎么会觉得有些冷呢?

    默默的抚平了自己的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看来,他是旧伤未愈的缘故吧。

    林梦雅跟百里睿并没有急着审问熊威,一来他们知道那家伙狡猾得很,晾他几天,就会让他感觉到,其实他也没那么重要。

    到时候他自乱阵脚,他们也就不用多费力气。

    这第二嘛,是她跟老师,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按照熊霖的说法,这老东西是毒蛊双修,其实毒蛊不分家,这一点他们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但林梦雅跟老师却知道,这家伙是个难得一见的试验品。

    也就是说,熊威在林梦雅的眼中,不过是一只珍贵的小白鼠罢了。

    既如此,那她还有什么客气的,自然是想做什么,就让那家伙的身上直接招呼便是。

    不过这几天,跟老师在研制毒药的空档时间,她还抽空审问了那几个,跟着熊威一起过来的家伙。

    据他们交代,他们都是先前那四位长老的亲戚,因为仗着长老的关系,在部落之中横行霸道惯了的。

    这次的事情过后,熊霖已经把部落里面,所有的反对势力铲除了。

    那四位长老,也是非死即伤,再也没有了为非作歹的能力。

    他们这些喽啰,也就没有了可以招摇的理由,他们又因为以前的事情,被村民们排挤,这才被熊威笼络了过来,供他驱使。

    而且,小磊跟小灵的事情,也是他们几个人在暗中煽风点火,也是因此,才让熊霖恼了他们,差一点就把他们给赶出部落。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却难得没有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这几个人的身上。

    无风不起浪,要是部落里的人真心接受了小磊兄妹两个,这些人再兴风作浪又能如何。

    看来这熊灵,活该有此一劫。

    红玉他们也陆陆续续的到了林梦雅的身边,白苏因为要张罗别的事情,所以暂时充当了与外界沟通的渠道,十天得有七八天不在这里的。

    而且熊霖特意吩咐过,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不得下山骚扰林梦雅他们。

    其实本不必如此,只不过林梦雅对这些人排挤小磊兄妹有些生气,故意让他们着着急。

    筹备了那么几日,林梦雅这边还没什么状况的时候,在外面奔波的白苏,却带来了一些意外的消息。

    “果然,他们偷袭了老师的朋友之后,发现了宁儿并不在他手中。转头又偷偷的潜入了小玉他们的队伍里。看来,是藏不住了。”

    上官慧那边的消息传递到她手中的方式极为的单一,经手的人越少,也就越意味着泄密的可能性越低。

    而且上官慧极其聪明,因为宁儿的模样长得很可爱,再加上因为是早产的缘故,所以比他这个月份的孩子,看起来稍微瘦小一些。

    所以一路上,上官慧都假称宁儿只是个三个月左右的小女孩。

    这样一来,也多少可以扰乱一下对方的视线。

    看来,把孩子交给上官慧,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还有一件事,不出主子所料,我们走后不久,有人就偷偷的潜入了那个小院。我已经派人暗中跟踪过了,到了那里之后,他们就好似无头苍蝇似的,半点也存不到我们的踪迹了。”

    有人能找过来,她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毕竟,人家都能找到她的人,递给她那封信,相信想要寻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也不算是难事。

    “哦?那我要你‘转交’给那些人的东西,你可办得妥当了?”

    白苏淡淡笑了笑,低声说道。

    “主子放心,白苏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知道了这件事。”

    挑眉,林梦雅赞赏的看着白苏。

    这些日子以来,这丫头看来也并非只是一味的修炼自己的武功。

    “那就好,咱们就好好的拭目以待,这颗阴雷,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

    点点头,白苏飘然退去。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嘴里带着几丝玩味的笑。

    想要暗算她,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能耐!

    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是,熊灵这个地方,下面居然是四通八达的地道。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从小磊跟小灵的嘴里得知的。

    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因为从前小的时候,有时候为了躲避被欺负,无意中发现的。

    这件事情,就连熊霖也并不清楚。

    林梦雅站在地道的入口,神色有几分古怪。

    她当然知道,有些地方会有这样的习俗,因为地道既可以抵御外侵,又可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逃生。

    可没道理,熊霖这个大族长也不知道这地道的事情吧?

    狐疑的目光转向了熊霖,后者立刻涨红了一张脸。

    “林家妹子,你不是怀疑我...我扯谎吧?”

    要是别人这样看他,熊霖早就暴跳如雷了。

    但面前的姑娘模样极美不说,实际上还是他未过门的爱妻的妹子。

    族里的青年们常说,宁可得罪老丈人,绝不冒犯小姨子,不然就等着被媳妇拧耳朵去吧。

    拧耳朵他倒是不怕,他主要是怕红玉一气之下,不嫁他就完了。

    因此,对待林梦雅,他几乎是按照祖宗的标准去讨好的。

    后者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我倒不是怀疑你,只是,我在想你是不是因为损伤过大,所以遗忘了这些东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